第一百四十七章 吃不吃激?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暂时让胖子那边稍安勿躁,苏白和陈茹在希尔斯的安排下一起用了晚餐,随后,苏白和陈茹一起去了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

其实,苏白心里也清楚,陈茹现在不适合出现在这里,证道之前或许还能获得些许自由,但证道之后,就很难再有那种自由度了。

广播可能不至于现在就像是对待血尸一样杀鸡儆猴,但换个法子封印你让你“保鲜”下去还是没问题的,昔日的荔枝虽说在证道后去过英伦抹去了一座城,但根据胖子所说荔枝在那之后也消失了半年,这半年可能是去赎罪也可能是被广播封印,虽然最终还是获得了自由,甚至可以坐着火车回来看看,但终归也是付出过代价。

教堂深处的禁地位置,死去的初阶高级听众残骸还凌乱地洒落在那里,苏白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算是一个可怜人,皮亚尼奇没死,结果他这个帮皮亚尼奇打开接引法阵的家伙却成了自己和陈茹来到西方时第一个杀死的对象。

“我会去孤儿院把你儿子带出来,然后再帮你尝试打开东方证道之地,你想好第三件难事是什么了么?”陈茹一边修复着阵法一边问道。

她一直是这个性子,既然现在她欠了苏白三件事,心里肯定也是想着早点完成早点两不相欠。

“我儿子还是等我证道之后再去把他接出来吧,至于东方证道之地,确实需要你去尝试一下看能不能再打开。”苏白回答道。

对于苏白的回答,陈茹显得有些意外,因为她本以为苏白会迫不及待地让她去把他的儿子给救出来,要知道荔枝所布置的阵法并不难破,但想要在破的时候同时将里面的孩子给安全地救出来必须由一名大佬级听众亲身涉险,哪怕以陈茹的实力,想要完成这件事成功率也就五成多一点,如果拼得自己陨落的话,成功率应该能提到七成左右,不到八成的样子。

但即使是这样,陈茹也没有反对,甚至主动提出这件事,一是一,二是二,她不会因为有危险就去推辞和食言。

“我能感觉到,他在孤儿院里安静地睡着,我想等我以后证道后,亲自去把他接出来。”

“信不过我?”

“是的,信不过你。”苏白实话实说,“父子间的那种感觉和不惜一切保护对方的冲动和意愿,你不能理解。”

当初小家伙为了救自己,自己一个人爬向了妖穴,苏白自然也能为了小家伙不惜一切,倒不是苏白担心陈茹会故意放水,苏白相信陈茹肯定会实打实地完成对自己的承诺,但苏白不愿意将小家伙的安危寄托在别人身上,因为他不能承受那不到三成的不测;

等到以后自己证道后,自己亲自进去,能安全地将小家伙救出来最好,如果没办法或者出了什么意外,那么父子俩一起死在里面,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至于说苏白想不想早点见到小家伙,当然是想,但也不急于一时,毕竟等证道后自己是要坐火车离开这里的,小家伙会和吉祥留在这里继续他的人生。父子二人,终归是要分别的。

“证道之地我不能百分百打开,如果打开了,算是一件事,没打开的话,可以不算。”陈茹说道。

“你还真是个实诚人。”苏白摇摇头,“我也用不了多久就会开始尝试证道了,到时候其实需要你做的事情,我自己也能做,最不济,胖子和尚他们距离证道也不远了,也能让他们去帮忙。”

“比如,杀荔枝呢?”陈茹忽然问道。

苏白目光一凝,似乎有些不理解陈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问这个问题。

“别告诉我你不想杀她,她当初绑走了你的儿子且将其置于这个险地,你的性格,说好听点是冲动和精神病,说不好听点,其实是一种极端的睚眦必报。”

“这个,以后再说,现在,还不是时候。”苏白顿了顿,继续道,“或许,找到成功将信号发出去的方法后,在那边的荔枝,可能也会陨落。”

“或许吧,但是,你找到方法了么?”

“血尸当初是怎么隐瞒身份的?”苏白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

“呵呵,反正自我成为听众以来接触的人之中,能够躲避掉广播目光追查的人,只有五个。

我那对便宜爹妈是因为跟广播有协议,现在也已经和广播融合,算两个,但那是广播对他们二人故意的网开一面,所以他们只需要低调,在规则的制约下,他们不需要去瞒过广播的目光,只需要瞒过其他听众的目光就可以了。

有点类似于高官的贪腐,潜规则,他那个层面的人以及更上面层面的人都会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小心别被抓到把柄捅到网上造成太大的舆论效应和关注就没什么问题,其实,没什么可以借鉴的。

另外,荔枝也算一个,因为荔枝曾算计过一批在那个世界里企图回来的听众,而且自己也能坐火车回来再离开,我不知道她是否和广播有什么交易,但至少可以确定的是,她有着某种特权。

老富贵,也算一个,只是老富贵比较特殊,他可能早就已经死了,所以在广播看来,一个死人,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最后一个,就是血尸。

当初血尸在陕西屠杀一大批听众在兵马俑陵里铸造京观,广播根本就没办法去对付他,因为广播不知道他的身份,一直到等到机缘巧合下胖子嘴里说出‘叶姿’两个字时,广播才确定了血尸的真正身份。”

“所以,难道,你知道血尸隐藏自己身份的方式?”

“不确定,但能猜出来。”苏白这般回答道。

这时候,陈茹也修补好了阵法,当阵法闪烁起白光时,苏白和陈茹一起走入了其中。

……

奇科斯、马克隆、扎克,三个人像是人棍一样被放置在三个酒坛子里,酒坛子位于三清祖师爷的下方,颇为应景,一人一个。

倒不是胖子和尚他们故意虐待俘虏,实在是这三个家伙不是普通人,高阶听众的生命力和手段到底有多恐怖大家心里都有数,再者,他们之前基本就被陈茹打碎了身体,也正好方便塞进去。

不过,尽管如此,胖子跟和尚还分别加上了好几道封印,尽可能地隔绝他们恢复的可能,甚至每隔一段时间再去给他们来点伤害,确保他们还处于虚弱状态。

老实说,哪怕是之前交战时,胖子都没觉得这么累,就像是拆弹一样,拆成功了万事大吉,失败了就是一爆,生死一瞬间,来也干脆去也干脆,但要是变成让你带着一枚炸弹吃饭睡觉洗澡敲大背,那就没那么好受了。

“呼呼呼……”

胖子靠着供桌打起了呼噜,他实在是累坏了。

和尚和佛爷坐在远处喝着茶,佛爷伤势也很严重,且他刚刚在战斗中进阶,所以还需要一段时间调理,暂时不能再出手了,和尚虽然也受了伤,但以和尚如今的底蕴,倒是扛得过去。

小庙外面还有一些西南地区的高级听众停留在那里,显然,他们也是嗅到了特殊的风声,只不过因为之前交战时他们没第一时间加入帮忙,所以这个时候倒是没人不知趣地选择进庙来看看,最重要的还是陈茹离开前三下五除二解决掉三名高阶强者的强悍,给了他们太大的震撼。

“胖子,你累的话就回去休息吧。”和尚开口道。

胖子睁开眼,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有些发懵地走到茶桌旁直接拿起茶壶对着嘴猛灌了一气,摇摇头,道:“我等大白回来吧,应该也快了,大白之前在电话里告诉我,说陈茹证道成功了。

唉,后悔啊,我当时也应该跟着一起过去的,还能去西方装波B,后悔啊。”

“之前,也没人拦着你。”佛爷在旁边拆台道。

“靠,那能一样么,我又不是精神病。”胖子拿起茶桌上的一块茶干丢入嘴里咀嚼着,“这茶干味道不好,没白蒲茶干好吃。”

佛爷没搭理胖子,继续跟和尚分析道:“这盔甲现在看起来还不能乱试,广播有着它的安全机制和行为准则,这使得广播行事有些迂腐和僵硬,它不可能提前来破坏我们的行动,但它完全有能力在我们行动前一秒钟打断它。”

“对了,大白在电话里还让我去找一下解禀。”胖子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喊道,“妈的,光顾着给那仨加封印了连这件事都忘了。”胖子拿出了手机,扫了几眼,有些疑惑道:“我给解禀发了消息,也问了一些人,根本没打听到解禀在乐山和我们分开后的行踪,这奇了怪了。”

“你可以去问一下梁老板。”

“我可没那么大的脸子,而且我也没梁老板的微信,算了,这事儿等会儿再说吧,对了,苏白告诉我说陈茹答应帮他做三件事。”穷极无聊,胖子开始了八卦。

“呵呵。”佛爷笑了笑。

“要我说啊,三件事很简单。”胖子的八卦之魂开始熊熊燃烧:“救出我儿子,做我儿子的妈,再给我生个儿子,嘿嘿,你们说吃不吃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