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证道,成功!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证道之战,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比精神力的交锋更加凶险,因为肉体交锋损伤后还能够恢复,如果得到一些天材地宝还能加速修复,而精神力交锋稍有差池就会对灵魂产生极大的影响,灵魂的问题更为敏感和尖锐,也更难以料理和善后,而证道,则更加的残酷,胜者一方可以踩着另一方登顶,失败的那一方将面临永久的阴影基本上无缘再度证道。

之前,安吉尔姑妈气势如虹,几乎就差一步就能证道成功,似乎西方将在上一次火车离开后再度拥有大佬级听众,只是,随着陈茹一座墓碑一座墓碑的取出来,形式,再度发生了变化。

“我陈茹,今日在此证道!”

一座墓碑虚影被陈茹压在自己身前,而后,墓碑崩溃,陈茹的气息得以提升一截,但没有证道成功,但很快,陈茹又将另一座墓碑虚影移送到自己面前,墓碑再度崩溃!

墓碑一次次的崩溃,但苏白记忆中观摩过的墓碑实在是太多,这其实也能算是公务员的隐性福利,只是也就陈茹有这个能力将其变现出来。

流水的墓碑,一次又一次地证道,和尚当初以青龙寺诸位祖师爷们的法神修为为代价压缩进阶,可以说是奢侈无比,但是和眼前陈茹证道的排场相比,似乎还真有些相形见绌。

苏白站在陈茹的身后,此时的他,倒是有点站在成功女人背后的那个男人的意思,只是这个女人实在是生猛异常,虽说她一次次地从自己记忆里拓印出东西来自己倒是没什么难受的,那一点点精神力的消耗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也仅仅是毛毛雨而已,但看她这种浪费方式,还真的是有些……眼红。

没了证道之地,没了墓碑落黄泉,有时候人们总是批判形式主义的可恶,但是这时候苏白却有些怀念那种形式主义,不管怎么样,总比现在大家一起野路子瞎鸡巴乱搞好多了。

陈茹的双眸里此时深邃无比,一座座墓碑虚影的崩溃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是其证道的一次次失败,但是她的气息以及境界却在此时一次次地攀升着,与此同时,原本被压缩到极为狭窄的空间开始慢慢地撑开,那漫天星芒在遇到此时这个状态下的陈茹时,仿佛也有些黯然失色了。

安吉尔姑妈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怒吼,像是一只野兽在咆哮,俗话说,砸人饭碗犹如杀人父母,证道之争,是切切实实的失败的那一方将彻底失去活下去的机会最终会沦为被销毁和处理的杂碎。

所以,安吉尔姑妈此时自然是不惜一切,

争,

要争,

也必须争!

“赞美星辰,你是造物主赐予生灵的明灯,你是混说人间最为清明的殿堂,你是我一生守护和坚持的信仰!

星辰永存!”

安吉尔姑妈的身体开始慢慢地分解开来,此时的她,已经将自己的一切献祭给了星辰,她没有给自己留下丝毫的退路,

与其在失败中苟且,

不如孤注一掷最后一搏!

巴黎王子公园球场的上方开始了燃烧,如同烟花般绚烂的光景带给附近居民一种如梦如幻的憧憬,但是这其中所隐藏的凶险,足以让高级听众都畏惧和退却。

下方的七名法兰西高阶听众在此时都停下了自己手中的事情,因为在这一刻,战局已经不再由他们所影响,上面的两个人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战斗了。

证道,对于他们来说,其实也已经不再遥远,更像是近在眼前的事情,也是他们为了逃离听众销毁计划所必须做成功的一件事,现如今,这一次的对决其实也是一次很好的观摩。

达米斯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这一刻,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证道者的伟大和恢宏,或许,高级听众象征着人类实力的顶峰,而证道者,更像是“人定胜天”的另一种阐释,超脱了寻常的意义,类似于开宗立派,落地成圣。

怪不得证道的难度这么大,达米斯摇摇头,有些唏嘘,但更多的,还是艳羡,因为他清楚,不需要多久之后,自己也会走上这一步,是一定会走上这一步。

巴黎城郊区域,背着一个银质箱子的希尔斯站在原地,看着天空上方的光华绚烂,眼中带着些许的不屑:

“不过是两个无法证道的可怜中交织在一起的最后挣扎而已。”

希尔斯坚信,自己证道时绝对不会这么困难,也不会遇到这种情况。

“苏,万一你身边的那个女人输了,你也就死定了啊,我也救不了你。”

……

星辰在燃烧,

墓碑在崩塌,

两个积累深厚的女人在这一刻开始了超脱一切物质上的比拼。

但绚烂的僵持注定不可能持久,因为根据自然规律,越是美好的东西时间也越是短暂,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讲,人们总是会对司空见惯的东西而司空见惯。

两个女人的气势都已经提升到了一个临界点,

其实,她们挺可悲的。

至少,在苏白看来,是这样。

无论是陈茹还是安吉尔姑妈,她们比之其他证道了的人,有哪里差了?

越是这个时候,苏白就越是感念那位怂强怂强几乎就差以怂证道的梁老板,人比人,还真的得气死人。

当然了,屁股决定脑袋,苏白还是希望陈茹能赢,否则,自己就得跟着陈茹一起陪葬,但正如下方七名高阶强者已经什么都不做在看戏一样,苏白此时也帮不上什么忙,也根本就找不到搀和一脚的位置。

但结果,

还真的没让人等太久。

漫天的星辰,是这位法国姑妈的信仰,更是她一往无前的勇气支柱,相较而言,陈茹就比较另类,一座座墓碑破碎得看似轰轰烈烈,但有点像是一个个二踢脚点燃“砰”两声也就烟消云散了,比起对面的这位法国姑妈,陈茹确实差那么点意思。

但她,其实真的胜券在握,之前所做的一切,无非也就是一种互相的激励,若是自己不坚持,自己不陪着对方玩,对方也不可能被刺激得进入这种状态。

本想以杀证道的陈茹,最擅长的,其实还是模仿,或者说,是山寨。

这一刻,

陈茹的眼眸里闪现出了一抹星辉,她的手轻轻地扬起,仿佛星空下舞姿优美的舞女,带着一种属于她的风华绝代。

星辉,

星辰,

伟大,

美好,

这一切,在今天之前,其实对于陈茹来说,还是那么的陌生,至少苏白是清楚的,这个女人,绝对没有什么天文学爱好,也没有什么宗教信仰,她就是一个死钻牛角尖对除了提升实力以外都无欲无求的异类,但眼下,她又一次开始了自己的模仿。

星辰,

爱就爱吧,

信仰,

换就换吧。

刹那间,安吉尔姑妈看见了令她无比惊恐的一幕,自己的星辰之力居然在此时穿透了对方的身体,而对方,不仅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仿佛像是一条美人鱼重新回到了水里,变得酣畅,变得自由,变得惬意。

这一切的变化让安吉尔姑妈有些措手不及,更是有些难以置信。

但对于陈茹来说,只是自己一直所设计好的步骤,一切,皆有定数,也皆有理法,擅长模仿的人,自然懂得每一步到底该如何去安排。

就比如现在,

星辰,开始围绕着陈茹打转,似乎在簇拥着它忠诚的信徒,正在给她赐福。

而陈茹也不停地操控四周磅礴的星辰之力,慢慢地汇入自己的体内。

紧接着,

陈茹抬起头,她的目光里,不再只有安吉尔姑妈,只剩下,

这一片苍穹!

随即,她的声音开始在整个巴黎回响:

“今日,吾证道于此,

葬下星辰,

立吾道心!”

水,

沸腾了,

让人意外,让人无奈,也让人措手不及,似乎剧本被拿错了,像是太阳,从西方升起。

安吉尔姑妈早已经身化星辰孤注一掷,但她的一切,却在开始拼命地向陈茹的脚下汇聚,

“你这个小偷,你这个盗贼,你这个无耻的骗子!”

愤怒的指责在空中回响,

身材臃肿的法国姑妈在此时彻底的暴跳如雷,

比死亡更恐怖的结局,

是为他人嫁衣,

而这个结局,

她碰到了。

下方,巴黎王子公园球场的七名高阶强者在此时都面露惊骇之色,他们万万没想到,之前觉得势在必得的一场胜利,竟然扭曲到了这样子的一种地步,而眼下的他们,也根本无力阻止,只能等待上方的剧目落幕才能被动地去承担这一结果。

达米斯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他清楚,

安吉尔姑妈,输了,输得很惨,也输得很彻底。

一座巨大的墓碑虚影在陈茹的面前凝聚,

墓碑上,星辰点缀,葬下什么,收获什么,失去什么,得到什么,有失有得,才是这个世界运行的本质。

但对于陈茹来说,她葬下的,是别人的东西,

或许在这一刻,她所坚信所坚持的自己的道路,她的模仿,她的习惯,她的行为,给予了她最丰厚的报答。

星辰墓碑虚影被陈茹狠狠地砸向了地面,

同时,

她的气息像是东流至海的江河一样,

瞬间换了一个磅礴气象!

证道,

成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