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证它个四五次!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陈茹自苏白身上摸出一条黄泉,这一幕确实是震撼,安吉尔姑妈的瞳孔猛地一缩,目光死死地盯住之前一直被她忽略掉的苏白。

下方的七名法兰西高阶强者面对头顶上的这一幕也是惊诧无比,一条黄泉如此突兀地出现在这里,一直到黄泉水狠狠地砸在星辉上时,引得七名负责维系阵法的高阶强者身体同时一颤,下一刻,他们马上沉下心去全力催动阵法以扛过这凶猛一击!

陈茹站在黄泉之上,目光微凝,仿佛现在的她已经彻底的超然物外。

安吉尔姑妈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厉啸,不复慈祥长辈模样,缓缓地闭上了眼,而当她再度睁开眼时,在她的眼眸中出现了巴黎王子公园球场的全部轮廓甚至仔细看的话还能看见里面的每个人。

而一直笼罩在球场上方的漫天星辰开始飞速地旋转,从高远的方向上看下来,化作了一只眼的形状。

黄泉水开始被疯狂地挤压出去,似乎里面的一切都被抽空,一滴不剩。

身处其中的苏白只感觉自己四周被彻底的阻塞住,且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正在拉扯着自己,这里,竟然在刹那间化作了绝境!

安吉尔姑妈神情严肃,在此时,她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带着一种属于上位者属于星辰的威严!

星辰在天,俯视众生,

是星辰,引导人类从愚昧走入文明!

无数代以前的蛮荒时代,先民们对着星辰顶礼膜拜,念诵赞歌!

而如今,

自己是星辰的化身,是命运的主宰,

今日,

自己必然证道!

安吉尔姑妈的气息开始再度飙升,同时发出了一声冷哼:

“你没有道,你只有力量,你没有道,这一场,你输了,你输定了!”

当听到安吉尔姑妈的这句话时,陈茹缓缓地抬起头,一缕血光稍纵即逝,

是的,

对方说得没错,她没有道,她一直不清楚自己在追寻着什么,

很久以来,她一直追求着力量,想方设法的去提高自己的力量,哪怕一丝一毫的进步,她都愿意豁出一切去获得!

她本以为这种情况会一直继续下去,她原本以为对力量追求的道路上将没有终点,

但在证道的门槛下,她止步不前,哪怕她的力量其实还在提升,哪怕她没证道却可以和一名初阶大佬平分秋色,但越是这样她越是迷茫。

她找不到自己的道,

这一次,

她想的是以杀证道,

所以她在孤儿院外接连击垮奇科斯等人,然后一路追随到了西方,连杀了两批西方听众,如果继续让她杀下去,陈茹相信自己肯定能证道。

她需要杀戮去堆砌,她需要外界的刺激,她觉得自己已经找对了路。

但是在这里,她被阻拦了下来,

这该死的星辰,这该死的光辉将其困锁住,

她无法再痛快不停地杀人,就像是一辆原本飞驰的跑车没办法继续发力踩油门,速度自然无法再提升上去。

黄泉水被榨干,面对茫茫然的星辰压迫,陈茹虽然不至于狼狈,但是对比那位安吉尔姑妈的气息一路走高,随时可能证道的强势姿态,陈茹确确实实是落入了下风。

而这一次,她可能真的会沦为别人的嫁衣,化作他人的垫脚石。

“你甘心么?”一直平静地站在旁边的苏白问道。

“她赢不了我。”陈茹如是说道,但是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兴奋和喜悦之色,因为如果自己不去打断的话,面前的这个法国姑妈可能就真的能够顺势证道成功了。

“但是?”苏白接话道。

“我赢不了我自己。”陈茹深吸一口气,目光中带着一抹惆怅,“不证道,就是死。”陈茹说完看向了苏白,“现在,你比我着急了么?”

苏白耸耸肩,虽然陈茹一个人挡去了大部分的压力,但苏白现在还真的不太好受,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被盔甲人强行挤压和隔绝的状态,这几乎是苏白的梦魇,因为那一次如果不是老富贵的后手,苏白早就已经陨落了,完全是没有丝毫的机会。

“所以,你需要我给你打气,让你重获斗志么?”苏白问道。

陈茹摇摇头,“但我真的很迷茫。”

在这个时刻,说出我很迷茫这种话,几乎相当于高考前一天晚上你忽然在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一样让人无法理解。

“杀了她,就可以了。”苏白建议道,“你不是想以杀证道么?”

“杀不了她。”陈茹实话实说道,“她的积累,不比我差。”

法国姑妈开始疯狂的收缩下方的星芒,同时,她也沉浸在自己即将证道的激动之中,停滞了太久的境界在此时终于开始沸腾起来了,她本该和上一批大佬一起坐上火车,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没了机会,但是眼下,曙光在她眼前出现!

只要证道,

就有机会活下来!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从我这里把黄泉抽出来的,它只存在于我的记忆中。”苏白问道。

“模仿。”陈茹回答时微微皱眉,因为那位法国姑妈的强势,四周的空间正在被疯狂地压缩,乃至于陈茹自己都有些感到力不从心了。

“因为我擅长模仿,所以我学什么都很快,但也是因为我太过于擅长模仿,所以我找不到自己本该有的模样。”

苏白叹了口气,忽然觉得心好累。

“你现在,终于恢复正常了?”陈茹看着苏白问道,浑不介意四周的星辰已经将这里的空间压缩到了只剩下一间小房间的空间。

“你猜。”

苏白的眼眸里,依旧是灰白二色流转,但整个人似乎比之前多出了一种生气,经常做运动的人都清楚,人体到达一种极限后如果能够坚持撑下去,等这个极限劲儿过去你会发现豁然轻松,而此时的苏白,更像是一种由极度的疲惫进入一种新的临界点。

其实,这一次陈茹是之所以跟着皮亚尼奇的阵法过来是想来借助苏白的因果以杀证道,而苏白则是因为在和莱曼的交手过程中有了新的明悟,他也需要不停地战斗和高水平的杀戮来获得这种明悟的持续。

只是陈茹是要证道,而苏白则是想要从中阶进阶成高阶。

四周的空间还在不断的压缩,这个局,是一位即将证道的强者携同整个法兰西境内的巅峰强者布下的,其目的如果是拿来猎杀两个非大佬级听众的话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确实是有些奢侈了。

“你说,你会以什么证道?”陈茹问道,“呵呵呵……”

陈茹问着问着忽然笑了起来,

“忽然想到,如果证道之地还在的话,你证道时埋下墓碑,墓碑上会不会只写着三个字‘精神病’?”

苏白没搭理陈茹这个调侃,看着四周已经近乎快要触及到自己身体的空间,他直接开口道:“你再不振作一下,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我本来以为能和你一起过来,可以借着你的东风一路开无双的,结果你忽然告诉我自己迷茫了,萎靡了,这是不是太坑人了?”

“我的小男人,我就坑你了,怎么了?”陈茹指尖轻轻抖动,继续道,“和我死同穴,不好么?”

“你真的不适合说这种挑逗的话,太生硬了。”苏白忽然想到了颖莹儿,可惜了,那个能时刻懂男人内心心思的女人现在应该已经在美国了吧,她已经离开了自己的生活。

下方,七名高阶法国强者眼见着目标即将被星辰沉底碾碎,全都激动地再度添加一把力,今次之后,西方也将出现一名大佬了,否则一直想着自己这边没大佬而东方有两位就让人没安全感,而且,如果这个时候西方有大佬坐镇的话,这两个东方人也不会敢在这个时候肆无忌惮地追杀过来,甭管他们有没有因果理由。

安吉尔姑妈目光中的激动之色愈发地浓郁,

到了,

要到了,

就要到了,

道,

星辰之道,

自己的指尖已经触碰到了,

证道,

证道,

就在眼前!

达米斯有些怜悯皮亚尼奇了,那个家伙如果此时能够还在这里亲眼看着这两个东方人湮灭的话,兴许对于他克服这个心理阴影还能有很大的帮助,可惜……

“这……怎么可能!”达米斯脸色骤然一变!

“你真的不急么?”陈茹问道,“可是会死的。”

“当初在证道之地我以毁掉所有证道者墓碑作要挟,最后是谁先怂的?”苏白反问道。

陈茹点点头,柳腰挺起,一头黑发飘逸起来,原本略显萎靡的她在此时尽显英姿,同时,她看着上方的安吉尔姑妈,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你的果子快熟了,我该来摘了。”说完,陈茹侧过脸看向苏白,“当初帮你打了刘德,说好的墓碑拓印,你还没给我。”

“自己来取。”苏白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我怎么知道你要哪个。”

陈茹伸出柔荑,轻抚苏白额头,像是情侣间的亲昵动作,但下一刻,一尊恢宏古朴的墓碑虚影显现而出,刹那间,属于证道者墓碑的可怕威压携带着证道者自身残留的恐怖气息席卷四方!

但接下来,陈茹又请出了第二尊、第三尊、第四尊……

“要哪个?”陈茹冷笑一声,昂然道:

“一次怎么够?

今天,

我要证它个四五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