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谁是谁的……垫脚石!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位于巴黎的王子公园球场,是法甲球队巴黎圣日耳曼的主场,因为近期是国家队比赛日,各国联赛都暂时停摆,所以这座球场现在显得很是安静。

一名身穿着黑色法袍的青年端坐在正中央区域的一个位置上,左手拿着汉堡,右手拿着一瓶可乐,他不像是此时来球场观光的游客,且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看空中的情况。

不久后,一道白光自上方坠落下来,准确无误地落在了黑袍青年的身边,皮亚尼奇衣服残破,身上的气息也很是紊乱,地地道道的丧家之犬观感。

“达米斯,我叫你喊的人呢?”皮亚尼奇质问道,当他看见这里只有黑袍青年一个人时,一颗心仿佛都沉入了谷底。

被称作达米斯的青年笑着摇了摇头,将手中的汉堡和可乐丢下,拍了拍手,

“就是这里。”

“什么?”

“我的意思是,就是这里。”达米斯似乎不屑于继续废话的样子,“他们,也差不多要到了。”

皮亚尼奇很是担心地看了看自己的身后,有些紧张道:“达米斯,他们已经……”

“比利时跟荷兰的那帮人已经被他们杀了,都是你干的好事。”达米斯毫不客气地伸手指着皮亚尼奇的脸说道,“是你,给了他们足够的因果理由来追杀你,甚至,一切阻拦他们的西方听众都将成为他们合理攻击的目标,因为他们占据着因果。”

“达米斯,我觉得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皮亚尼奇盯着达米斯吼道。

“我当然知道,但你也应该清楚,你都被吓成这个样子了,再加上一个我,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达米斯,你到底要说什么?”

“没什么,你看,那两道一直追逐着你的气息,是不是故意放缓了动作?”达米斯笑了笑,道:“他们在等着给你预留时间逃跑,在等着你去继续找帮手,皮亚尼奇,你真的太愚蠢了,你竟然真的听信了莱曼的话去东方找那件东西。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西方现在连一名大佬都没有么?

但现在东方有两尊大佬!”

“这个女人,他不是大佬,那个苏白,更不是。”皮亚尼奇解释道,“我没去招惹……”

“Fuck!既然那个女人不是大佬,你们这帮人是怎么出事的?”达米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沉声道:“安吉尔姑妈说了,是一个渴望杀戮证道的女恶魔搭乘了一个人的因果降临了西方,是你,给了他们这个机会!”

“我……”皮亚尼奇这个时候真的很想翻脸,但是眼下英伦他是没办法回去了,毕竟英伦的高阶听众强者之前全都跟他一起去了东方,结果就自己一个人回来了,眼下,也就指望着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高级听众能够帮自己挡灾了。

“安吉尔姑妈?那个吉普赛女巫?”皮亚尼奇像是看见一株救命道菜,“告诉我,她准备怎么做?她准备怎么做?”

“怎么做?”达米斯笑了笑,面露阴狠之色,沉声道:“这里,毕竟是西方的地盘,它东方的人想要证道,想要靠西方听众的命去堆砌她证道之路,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我能告诉你的是,现在整个巴黎的所有高阶听众强者都正在向这里汇聚,无论如何,都必须将他们留在这里,或者,我现在直接封印住你,让他们直接杀了你,这样就没有因果来继续借着追杀你报仇的理由去猎杀其他的听众了。”

“莱曼、奇科斯他们并没有死,他们驱使我和驱逐莱曼他们的灵魂继续找借口也是可以的,所以,封印我,并不能解决问题。”皮亚尼奇拼命地解释道。

“当然,封印你当然不能解决问题。”

一个身材臃肿的女人从前方的水泥墙位置走了出来,那里原本贴着一张球星“内马尔”的海报,女人手里捏着一颗巨大的水晶珠,“刚刚,又有三名前去查看情况的高级听众被他们直接当作阻拦给杀了,自从你皮亚尼奇横渡英吉利海峡过来,已经有八名高级听众被他们给猎杀了,这是纯粹地拿我们西方听众不当人看了。”

“安吉尔姑妈。”皮亚尼奇在这个时候也是很恭敬地对这个女人问好,若是放在平时,他是不屑于这么做的,他承认这个女人很可怕,似乎拥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且是上一批火车离开之后西方听众圈子里最接近证道的几个人之一,现如今,也就只有她以及她所代表的身份和背景才能救自己了。

其实,换句话来说,东方虽说现在有两个大佬,但其中的一个大佬是本来就是的,因为没上火车所以留下的,另一个则是靠着前人的点拨感悟之下证道成功的,西方这边其实也没落后太多。

“那个女人,怎么还不下来。”安吉尔挪动着自己臃肿的身材,向天上看了看,随即,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她,下来了。”

水晶球飘浮起来,悬浮在安吉尔的身前,安吉尔露出一抹惋惜之色抚摸着自己的水晶球,而后嘴里年初晦涩难懂的咒语,紧接着,水晶球开始开裂,很快就彻底崩散开,化作了漫天的星辰光辉洒落四周。

也就在这时,苏白和陈茹的身形自空中落了下来。

空旷的球场,倒是很适合当作一个擂台的条件,不过,当苏白看见不远处看台上的皮亚尼奇以及他身边的那一男一女时,充斥着灰白二色的瞳孔在此时流转出异样的色彩。

“我真的很好奇,你现在,到底醒来了没有?”陈茹还是飘浮在苏白身后,仔细地盯着苏白的眼眸,“按理说,你犯病的时间,应该也结束了。”

苏白沉默不语。

陈茹也就不再多言,身形向前一闪,出现在了看台前方,直接拉近了自己和对面看台的距离。

“杀了两拨人了,总算出来一个能够让我多看一眼的。”陈茹的双手负在身后,说话时,自然而然地有一股傲气弥漫出去。

皮亚尼奇看着陈茹的目光带着无限的恐惧,他是亲眼看见陈茹是如何轻轻松松解决掉那些个高级听众的,这个女人,太可怕了,而且,更可怕的是,她居然没证道。

达米斯本想向前一步说点什么,但是当陈茹的目光扫向他时,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变重了许多,重得他都无法呼吸,当下,只能强撑着不往后退,身上当即被汗水打湿,只是在这个时候,是没人会注意也没人会嘲笑他的狼狈。

在场的众人里,似乎也就只有身材肥硕的吉普赛女巫在圈子里被成为安吉尔姑妈的女人才能继续保持着属于她的气定神闲。

“来自东方的朋友,你的这种举动,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要知道,广播可不是傻子,你这么做……”

“别告诉我广播要执行听众销毁计划这件事你会不知道。”陈茹直接打断了安吉尔姑妈的话语,“所以,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安吉尔姑妈目光一凝,微笑地点头道,“你说的很对,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广播管理最宽松的时代,甚至,是一个大赦前夕的时代。

证道了,就能活,不证道,也活不久。”

安吉尔姑妈拍了拍手,

刹那间,

下方球场的七个均匀的方位位置都分别走出了一道人影,人影有男友女有老友少,但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惊人的气息,

这一个个,

都是高阶强者!

每个地区的高级听众高阶强者其实数目都不会太多,英伦那边算上希尔斯的话也就是七个的样子,而眼下,加上看台上的安吉尔以及达米斯,整个法兰西境内的高阶听众强者基本都聚集在了这里。

安吉尔姑妈其实卡在证道的境界也很久了,甚至,他其实是属于上一批坐火车离开的那批大佬的同辈人,也因此,她的资格在西方听众圈子尤其是法国听众圈子里足够老,而且她擅长结交关系,也多以提点后辈著称,这也使得其人望极高。

陈茹看了看自己下方走出来的高阶强者,脸上倒是没有丝毫的意外之色,而是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对着自己的指甲吹了吹,

“来了这么久了,总算是看见有点意思的人了。”

“哦?”安吉尔姑妈的左眼眼眸中释放出了一缕星芒,整个王子公园球场的也在此时被一片星芒给包裹住。

下方七个法国高阶强者每个人手牵一条线,分为真格阵法的一角,共同维系整个阵法的运行。

“我卡在这个境界也很久了,所以,我很感谢你给我送来的这次机会。”安吉尔姑妈整个人飘浮起来,来到了和陈茹不到十米的位置,此时的她身体几乎变得半透明起来,在其体内,似乎有无数的星辰正在流转,“今日,我们就看看,是你证道,还是我证道。”

想上位,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踩着别人往上走,失败的那一方将成为成功者一方的垫脚石。

陈茹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对于她来说,

真正有意思的事情,似乎才刚刚开始,

而站在她身后的苏白,一双眼眸中的灰白二色仿佛比之前更浓重了几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