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陈茹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在最关键的时候赶回来了,他的及时出现,所带来的不光是一个堪比高阶的即战力的加入,同时也代表着一个决断,或者说,一个抉择;

一个不留。

苏白要做的,是赶尽杀绝。

这一刻,胖子单臂猛地一拍胸口,粘着自己的鲜血开始重新融入阵法,更是毫无顾忌地将以自己鲜血为祭坛的阵法强行扩充出去,笼罩住了这一大片区域,若是对方强行破阵,胖子将会遭受可怕的反噬,甚至都有陨落的危险,但胖子这时候却无所畏惧了。

毕竟,这一次这帮西方人的目的,是要动小家伙,动他胖子的干儿子,作为干爹,胖子若是以后还想着等小家伙从孤儿院被救出来后还有脸凑过去逗弄他,在这个时候,就绝对不能怂。

况且,之前苏白没来,这边大家的局势不占优,所以优先考虑保护住小家伙这是正确的,但既然苏白回来了,那下面,

就得让那帮西方人见识一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了。

佛爷周身魔焰再起,手中的柴刀再度挥舞出新的弧度,可能这一战之后,佛爷身体得透支到进入下个故事世界开始才能恢复过来,但佛爷也无所谓了,人家找上门来欺负你,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是脾气本就不是很好的佛爷。

和尚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但之前一段时间自己还没进阶时,苏白跟胖子他们帮了自己很多,保护了自己好几次,再者,哪怕抛开这些人情不算,当初小家伙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海梅梅偷走的,这种事情居然差点来第二次,和尚虽然面色如常,但心中的杀戒,早就已经蠢蠢欲动了。

胖子留在原地继续维持阵法进行控制,佛爷跟和尚则是直奔吉祥那边,和尚一个人的战力就足以压制一名高阶强者,再有神出鬼没的吉祥以及肉身强悍的佛爷打打辅助,此时面对奇科斯以及扎克两位高阶,也依旧不落丝毫下风,同时胖子的阵法也向这边倾斜过来,各种负面属性强行往奇科斯以及扎克身上丢。

大家的角度其实很明确,那就是苏白一个人抗住另外俩货,自己这帮人则是集中全力对付这边二人,尽可能地先解决掉一个剪除对方的一个即战力。

辰光不知道到哪里开小差去了,虽然胖子可以笃定辰光没有跑远,但他既然现在不出手,估计也是觉得现在这个局面还没彻底明朗起来。

听众们都是自私自利的主儿,辰光如是,那帮刚刚来势汹汹却忽然见势不妙打算撤的西方听众也是如此,而眼下,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想要对小家伙出手威胁到小家伙的安全,胖子这帮人可能也不会这么团结且做出了不惜一切代价杀敌的决心。

那边的局面自然是一片大好,但是苏白这边的压力却很大,其实,苏白完全可以选择更轻松的一种应对方式,比如避免正面交锋和纠缠住他们,但刚刚携着解决掉莱曼归来之势的苏白在此时仍旧选择了最简单最疯狂的打法。

双方的每一次交锋,马克隆和皮亚尼奇都能击伤甚至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称得上是重创苏白,但苏白也能从他们身上讨要到一点利息。

有了之前对付莱曼的经验,苏白这一次的战斗看似自己次次处于下风,但每次苏白都能够以极快的速度卷土重来。

皮亚尼奇和马克隆现在就觉得苏白比狗皮膏药都难缠,而且还带着烈性的腐蚀性毒液每一次交手之后他们都能发现无论自己二人合力如何将其击退,对方总能在自己身上留下一些伤势。

这是一个疯子,彻彻底底的疯子,

除非大佬级听众,否则根本就杀不死他,他的恢复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是马克隆心中的想法,同时也是皮亚尼奇心中的想法,但皮亚尼奇想的更多的一点是,如果面前的这个叫做“苏白”的中国听众日后也证道了,那该有多可怕?

要知道自己现在是和马克隆联手同时自己二人还比对方高一个境界,就这样都觉得有些无力,如果等到对方也进阶成高阶,那是什么感觉?等到对方证道后,是不是也是意味着哪怕是其他的大佬,也对他毫无办法了?

或许,这个叫苏白的家伙唯一的弱点就是境界了吧,一旦其境界足够了,他或许不能成为现实世界里最强听众,但绝对是最不可能陨落的听众,而后者其实往往也可以呼应前者,一个最不可能被杀死的听众谁能说他不强?

其实,如果现在皮亚尼奇和马克隆之间有一个人可以主动留下来断后将苏白给拦下来,那么另外一个人是完全可以潇洒离去的,那边的扎克和奇科斯虽然也有点被压制,但问题并不大,无论是那个喇嘛还是胖子又或者是和尚以及猫妖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再抽出手来管自己这边。

但问题是,苏白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悍不畏死,越战越勇越战越疯狂的态势和气势,皮亚尼奇跟马克隆心里都有一种预感,那就是如果谁留下来断后局面很可能就会从原本二打一的压制变成一打一的平衡局势,但对方加上那个令人难以想象的恢复力,迟早会被他耗死!

莱曼,

对了,

莱曼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

皮亚尼奇像是想通了什么,心下当即骇然,他之前还认为莱曼是在某个东方大佬手中栽了又或者是被东方高级听众围剿时栽了,但现在看来,莱曼很可能是面对这个变态家伙的长时间消耗战中很憋屈地战败了。

其实,别看苏白一次次重创复原后又毫不犹豫地再冲上来,但苏白自己也累,和莱曼的消耗战固然自己赢了,但真的是身心疲惫了,此时的他,又开始进行之前一样的机械式的战斗、受伤、复原、再战斗、受伤的循环,可以说,苏白的意识已经渐渐的开始模糊,他的生命力是没有减弱,但整个人已经有点昏昏欲睡的意思。

但苏白的杀机却依旧浓郁,在这种犯病状态下的苏白,就像是一辆疲劳驾驶的高速跑车,司机已经睡着了,但跑车还在继续地往前开,除非撞到某个大铁板或者前方出现了悬崖,不然不可能停止下来。

这一次的行动,从整体效果上来看,已经是失败了,莱曼可能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甚至可能已经陨落,如果从结果论上来看,这是一次很不理智很愚蠢的行动,但如果时间往前推两天,可能这批西方高阶强者真的不认为自己的方案有什么问题。

首先他们保持了一定的克制,其次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拿到那件东西,而如果能够靠威胁毁掉孤儿院让苏白父爱大发牺牲自己直接完成那件东西的使命则是绝对的意外之喜,或许,他们贪心就贪心在了这一点上吧,但这次行动确实是在行动前难度系数很低很低,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一个又一个仿佛被刺中逆鳞的东方听众无论实力高低都表现得很顽强,而这个之前被打算拿来牺牲胁迫的苏白却表现出了一种令人胆寒的意志和能力。

皮亚尼奇清楚,别看现在那边奇科斯和扎克还没到危机地步,自己和马克隆也能压制住苏白,但是附近,其实已经出现了几道陌生的气息了,其中还有一道气息,带来的压力更是非比寻常,这是……即将证道的强者气息!

这边的战斗所造成的影响肯定会惊动西南地区的高级听众,甚至已经有人已经过来了,但是他们选择了暂时观望,没有直接加入战局,但无形之中,皮亚尼奇等人的处境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微妙,原本想着拿到那件东西就迅速离开的计划算是彻底破产。

为此,皮亚尼奇直接触发了自己身上的那一套卷轴,这是空间法则卷轴,在上一代的大佬们离去后,现实世界里暂时还没有听众能够再制造出来这个,这也足以可见这枚卷轴的宝贵,但皮亚尼奇是个性格很干脆的人,无论之前胖子出来后他命令迅速出击不留余地还是之后他果断地准备后退放弃这次行动,都展现出了属于他的果断。

讯息已经发出去了,下面,就等待那边的阵法接应吧。

“反应速度还挺快。”

这时候,一个身穿着藏青色登山服的女人缓缓地走了出来,

“我不就是去泸沽湖下面的实验室又吸了一会儿精气么,没想到回来时这里居然变得这么热闹。”

陈茹轻轻侧了侧自己的脖子,发出了一连串的脆响,泸沽湖本就在四川境内,而且,陈茹绝对不是想和尚那样恰好回来赶上的,肯定是被这里这么多名高级听众混战所引发的声势惊动了的。

正在操控阵法给和尚那边帮忙的胖子见到陈茹的出现,美得鼻尖的鼻涕都冒了一个泡,当即像是见到活菩萨一样对陈茹十分亲切地喊道:

“陈大姐,你终于来了,我是你忠……”

“胖子,你再用那么恶心的自称我马上退出去站旁边继续看戏了。”

“……”忠诚的胖儿觉得自己很受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