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完败!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成都的今天,天气诡异异常,先是天空中乌云滚滚,然后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冰雹,紧接着雪花飘飞,随后又很快云销雨霁,天气又恢复了正常,只是那不断传来的轰鸣声让居住在武侯区的居民们一个个吓得不行。

毕竟四川是多地震地区,虽说一般的地震对成都的影响不大,但已经足够人们为此胆战心惊了,好在,这种轰鸣声开始慢慢地转移,随后就不得闻了。

“轰!”

成都西郊高速公路一侧的山坳上,莱曼被苏白狠狠地砸入了地下,但自莱曼身上也是射出一道冰剑将苏白的头颅给直接切割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十分诡异的一幕。

无头的苏白还飘浮在半空中,身上伤痕累累白骨可见莱曼则是踉踉跄跄地爬出来,二人打着打着就都很有默契地转移了战场,因为谁也承担不起在人口密集的大都市里搞出一场天罚的代价。

但莱曼不清楚的是,成都市区毕竟是一个主要有钢筋水泥土构建起来的城市,植被覆盖率其实并不多,而一旦离开了城市范围进入了附近的山区之中,对于苏白来讲,其实是更方便他补充元气了,当然了,以这个状态的苏白,如果莱曼继续坚持在成都战斗的话,谁也不知道苏白会不会做出直接拿活人的命补充的事儿,要知道当初犯病时的苏白差点就带着八千怨魂进上海,把那几个搞事情的喇嘛给吓懵了。

全部力量都集中在速度和攻击力上的苏白,身体其实变得很脆很脆,不过一条条的血线开始活跃起来重新编织出了苏白的头部轮廓,而后就是皮肉的再生和覆盖,刚刚丢掉头的苏白很快就重新恢复了正常,只是附近的一座山上有一片植被陷入了枯黄。

莱曼重重地喘着气,他的胸口位置肋骨都已经清晰可见了,其他地方更是有着多处的创伤,同时还有好几处对方留下的尸毒随时准备反噬自己。

一开始,在这场对决中,莱曼是可以压制住苏白的,但是却根本杀不死苏白,紧接着,随着冰霜巨龙被苏白污染远遁而后冰系审判之枪被苏白以诡异的血线崩断反击了自己,形势也就开始急转直下了,这也算是一种此消彼长吧。

如果说,一开始的莱曼只是得势不得分的话,现在的他已经开始被苏白压着打了,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他莱曼只能苦苦支撑的局面。

这个家伙,

真的是……不死之身么?

莱曼的喉咙有些苦涩,这一刻,他明白了苏白之前所说的,大佬之下,没人杀得死他,这并不是狂妄的虚言,因为自己刚刚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其实苏白这边也不是那么好受,一次次的消耗一次次的恢复,看似苏白吸收了很多的力量,但其实他也依旧处于一种半透支的状态了,哪怕他可以向四周索取生机,哪怕古僵二转的副作用被徐富贵留下的后手给填补了大部分,但这种纯粹将自己当作能量快速转换器的作战方式对于他来说,压力也确实很大,尤其自己只着重于攻击直接无视防守的时候。

“你杀了我,会被广播惩罚的,哪怕你名正言顺,但我毕竟没伤害到你的儿子。”

莱曼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空中的苏白说道,他其实还想再说一句这件事就算了吧,但是苏白没给他说下一句的机会,整个人再度消失,以先前那种令人震惊的速度再度冲向了自己。

莱曼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怒吼,只是这声怒吼中却带着些许的外强中干,哪怕他是一头老虎,也已经被虽败一次又一次不计其次的给榨干了,无论是自身力量上还是战斗意志上都陷入了一种深度的疲惫。

“轰!”

与之前那一次次一样,面对苏白这种纯粹不讲理的攻势速度,莱曼没能提前预判和挡下来,之前他还能靠着其他的方式做一些拦截然后在自己被击中时顺带给苏白也来一下,但这一次他完全落于了下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了。

这座小山被苏白和莱曼一起撞穿了过去,大地在此时都开始了震动,终于,当沙尘和石屑都落下去后,场面,清晰了许多。

缺了一只胳膊少了一条腿就连脑袋都剩下半截的苏白却依旧稳稳当当地用仅剩的一只手刺穿了莱曼的胸膛将自己当作了钉子,将莱曼钉在了这里。

而莱曼的胸口几乎被彻底撕裂,已经不能再称得上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你……”

莱曼还想张开嘴说什么,一缕鲜血就从他嘴角溢出,莱曼的瞳孔内闪现出了惊恐之色,因为现在流出的鲜血,并不是他的。

“吼!!!!!!!!!!!!!!”

缺了半个脑袋的苏白裂开嘴抬起头对着空中一声厉啸,而后,自己注入莱曼体内的鲜血也随之沸腾起来。

莱曼本就无比残破的身体在此时几乎分崩离析,甚至,当莱曼以冰霜裹挟着自己的灵魂想要逃出去时一层血雾直接将其笼罩强行压迫了回去。

苏白厉啸结束,他低下头,仅剩的一只眼带着嘲讽和戏谑的目光看着自己身下的莱曼。

这一场对决,苏白打得很舒服,甚至可以说是自己成为听众以来面对境界比自己高的对手所打得最舒服的一场战斗。

不再是单纯的以伤换伤的结局,而是自己仗着强悍的身体和变态的恢复能力一路将莱曼给压制了回去,

莱曼,

根本就没有机会。

之前苏白曾说过,大佬之下,没人能杀得了自己,现在,他已经完成了这句豪言,同时,他也亲自将其向前更推进了一步,大佬级听众之下,哪怕是境界比自己高一个层次的高阶听众强者,自己都有绝大的把握将其击败。

当然,类似于陈茹或者希尔斯那种极端优秀的存在可能存在例外,但苏白现在笃定,哪怕是陈茹亲自出现和自己交手,她也很难杀死自己,自己也有信心和她一战。

这些,都是这场和莱曼的对决中苏白所明悟出来的,虽然境界没有提升,但是在战斗力和战斗方式的提升上,这一战对苏白的影响,真的太大太大了。

莱曼的灵魂被苏白重新逼迫了回去,但是他的身体现在已经正在被苏白融合,现在他的灵魂更是无处可去。

“放了我……否则……你的儿子……必死无疑……”

“死就死好了。”剩下半张脸的苏白带着残忍的笑容回答道,“反正,你在他前面死。”

“你想……挑起……东西方的……大战……么……”莱曼威胁道。

“你还真是有趣呢。”苏白大笑了起来,其实,从战斗开始到现在,苏白的情绪一直处于那种犯病的异常兴奋状态中,无所畏惧,无所顾忌,哪怕这个时候广播忽然出现要求苏白不要杀莱曼苏白说不定都会直接刚上广播。

昔日,苏白曾见过自己的克隆体以及血尸他们去刚广播,哪怕是飞蛾扑火,但至少对于飞蛾自己来说,还是有意义的。

“你来拿我儿子威胁我去献祭……现在居然还怪我要挑起东西方听众大战……”苏白低下了头,伸出舌头,在莱曼的侧脸重重地舔了一口,而后,将自己的嘴凑在了莱曼的耳边,轻声道:“这是我的身体……本来,我没想取回来,但现在,我想要回来了,因为,你不配拥有他。”

莱曼的脸部已经扭曲了起来,苏白在莱曼体内的鲜血彻底爆发,使得这具身体完全沉浸在了一摊血泊之中,而后,身体残缺的苏白向下直接倾倒,整个人没入了血池之中。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血池不停地冒着泡,像是一锅沸腾着的火锅,终于,血池开始收缩起来,一只完整的手从里面探出来,像是一个下水游泳的人重新爬出水面。

而后,是苏白的头,以及身子,最后,苏白整个人全须全尾地从血池中爬出来,当苏白双脚出来时,血池里的血水也全都正好没入苏白的体内。

苏白还是那个苏白,他的面容并没有发生变化,这意味着这次重塑身体的他还是选择自己之前的模样没有变成之前莱曼的模样。

对于苏白来说,没有什么纠结和选择困难症,哪怕这具身体一开始是属于二白的,但他就是苏白,苏白就是他,这一点,没必要去动摇,也懒得去动摇。

苏白摊开掌心,一团类似水晶的灵魂体在苏白掌心中显现,这是莱曼的灵魂,这一场漫长的对决,最终以莱曼的完败而告终。

“我会给你重新找一具身体。”一场大战结束,苏白也累了,所以这话说得有些有气无力,但在濒临绝望的莱曼耳中则像是苏白已经明白了过来做出了正确选择。

“我会通知我的同伴不会对你儿子下……”

苏白嘴角一扯,像是看二傻子一样看着莱曼,

“没身体,怎么穿上那件东西发信号?”

“……”莱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