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犯病的白!(中)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久违的悸动,久违的冲动,久违的这种彻彻底底的放纵!

这些东西,本来是属于苏白的标签,更是在没成为听众前迫使苏白一次又一次去杀人的原动力,之后也在早期听众间极为复杂的冲突和利益纠葛之中一次次出现,就算是城府深沉如和尚在那时也是对苏白一次又一次地犯病感到无可奈何。

不过,上一次真的犯病,已经是很久以前了,甚至苏白都有些不记得了,对于这种感觉,都有些陌生了。

毕竟随着实力的提升,苏白接触的人或者值得自己去面对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再加上苏白冷淡的性格,他很少真的主动去卷入某个是非之中,随后又是面对着一次又一次庞大和绝望的压力,这种最纯粹和最原始的感觉,已经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再感受到了。

熟悉,

颤栗,

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愉悦,全身上下每个细胞在此时都像是注入了兴奋剂,这种感觉,几乎能够让人的意识晕厥。

那种不需要过多的思考,不需要过多的计算,不需要过多的在意,纯粹一门心思只剩下撕碎面前对手的直接欲望,

或许,才是对于苏白来说所谓活着的真谛。

追本溯源,可能还是来自于昔日被放在培养皿中的苏白一次一次探出头随即又被苏余杭一次又一次按下去后所造成的阴影。

莱曼隐藏在银色面具之下的目光变得越发的深邃,他能感受到一种危险的气息正在向他袭来,他料到苏白的脾气会很暴躁,也知道苏白的一些事情,但是他没有预想到对方这一次会如此的直接和干脆,不惜彻底葬送自己还活着的孩子性命,选择这种最为两败俱伤的应对方式。

莱曼是知道苏白的“犯病”或者叫选择习惯的,但他还是认为,苏白儿子的重要性会让苏白按照他莱曼的心意去做出选择。

但对于苏白来说,莱曼这一次,算是戳中了他的逆鳞,哪怕莱曼等人只是过来抢走或者偷走秦将铠甲,苏白都不会太过的生气,哪怕对方想要活捉自己去献祭,自己固然会反抗,但还不至于如此的歇斯底里。

错就错在,

对方拿小家伙的性命企图威胁自己,

哪怕莱曼已经说了“后退一步”,

但对于苏白来说,

根本就没有退路了,当莱曼说出拿小家伙威胁自己的话时,在苏白眼里,他以及他这次所带来的那帮西方听众,就是自己必然要杀死的人。

苏白没去考虑自己的实力问题,也没去衡量对方的实力层次问题,

在这个状态下,

不需要考虑太多,

也没必要去考虑太多。

身体,

慢慢地佝偻起来,

苏白的眼眸在此时泛起了大片的白色,而白色中,也渗透着一抹阴狠的殷红,

一道道黑色的火焰在苏白身上升腾着,这是僵尸煞气外放的结果,

与之同时的,是苏白不断抖动或者叫颤栗的身体以及重重的喘息,仿佛一头丧尸,但当苏白身后那一道全身被锁链捆绑的虚影慢慢地和苏白合二为一后,呈现出了一种异样的美感。

仿佛,一条条来自这个世界四面八方的锁链企图困住他,而他,哪怕在这个情况下依旧不断宣泄着属于自己的愤怒和咆哮。

这个状态,这个情景,有点像是当年街机厅里最为流行的格斗游戏中的疯八神庵!

“这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莱曼抬起手,于自己身前瞬间凝聚出七道冰墙,他其实还是带着一些疑惑和不敢置信,但是苏白身上所显露出来的气势还是让他产生了一些忌惮。

的确,他是高阶强者,但苏白差的并不多,毕竟苏白也是中阶巅峰,且其实际战力也根本无法用单纯的境界去衡量。

下一刻,

苏白率先开始了攻势。

长出黑墨色长指甲的指尖瞬间穿透了七道冰墙,直接扑向了莱曼。

莱曼深吸一口气,他清楚,苏白这个架势,确实是不死不休了,因为在刚刚布置的冰墙内,自己其实添加了很多属于冰属性的附加伤害,正常情况下交手的话绝对不应该选择这种硬抗强破的方式,而苏白却偏偏这样子了,这更多体现出的,是一种态度。

莱曼的手伸出来,在其掌心位置出现了一把冰刀。

“铿锵!”

冰刀和苏白的手掌触碰在了一起,发出了一串刺耳的摩擦声,苏白的手掌没有脱落,只不过是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反倒是莱曼手中的冰刀直接出现裂纹,随即彻底崩碎。

面对苏白这种无条件强攻的姿态,即使是境界比苏白高一阶的莱曼也感到了极为清晰的压力。

苏白的攻势没有停止,对方明显是一种类似于冰系魔法师之类的强化,只要自己不断近身不断施压,就能够保证自己可以一直压制着对方,而一旦被对方拉开距离,对自己就很不利了。

“冰封!”

莱曼不打算对苏白继续纠缠下去,他想要离开这里,去孤儿院的位置,这个时候他可能觉得苏白正在冲动情绪的兴头上,兴许给他一点时间冷却一下,他应该会做出自己所认为的那种明智选择。

归根究底,

莱曼这次带着四个英伦高阶听众来中国,根本就不是为了打架和杀戮来的,现如今的大环境之下以及哪怕事成之后所可能要面对的境遇都不适合在这个时候掀开东西方听众之间的直接对立序幕,而且,苏白明显也不是那么好下口的。

之前盔甲人想要杀死苏白都得采取隔绝和不断施压的方式,这其实能从侧面看出现在想要彻底杀死苏白得多难。

或许,苏白的攻击力不是最强的,攻击手段也不是最多的,就像是玩游戏一样,碍于等级和装备的原因,苏白的输出并不算超一流,但他的血槽厚防御力也强,最变态的是回血速度最变态。

“冰封!”

当莱曼选择以冰封的方式暂时挡住苏白从而获得脱身的机会时,苏白也同时喊出了这两个字,以苏白为圆心,一道冰层直接扩张出去,算是两股同性力量碰撞到一起后的互相抵消,苏白的速度和身形并未因为对方的冰封而有太过明显的滞缓。

终于,苏白彻底近身了莱曼,而莱曼也无法再来得及施展下一个魔法,这对于一个纯粹的魔法师来说是极为致命的,等待他的结局就算不是直接陨落也有可能是被重创。

但莱曼在此时双臂直接化作了冰雕,以其双臂的力量用一种类似于相扑的方式钳制住了苏白的肩膀,而后打算将苏白甩出去。

不过苏白的双脚像是和这片大地死死地贴在一起一样,莱曼并没有能够在第一时间破坏掉苏白的重心,双方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僵持之中。

“吼!”

一声低吼自苏白体内传出,

莱曼还没弄的清楚苏白要做什么,就看见苏白身上释放出了一道白光,

而后,

就是一场剧烈的爆炸!

“轰!”

莱曼身被重重地砸飞出去,庞大的惯性直接洞穿了远处一座高楼随即更是在地面滑行了数百米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沟壑。

等到莱曼再次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时,不光是身上的衣服破损了七七八八露出了深可见骨的伤口,就连脸上的面具在刚才也完全湮灭掉,露出了一张坑坑洼洼的脸。

爆炸的威力十分恐怖,但爆炸的范围却很小,无非就是以苏白为圆心半径为十米的区域,所以只是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深度可怕的大洞,却并没有对四周造成太大的影响,但处于这个爆炸范围内刚刚和苏白陷入纠缠的莱曼却等于是实实在在地承受了那恐怖的一击,或者叫……一爆。

“冰之奥义,绝灭!”

莱曼双手交叉掐诀,同时,其胸口位置出现了一道蓝色的六角星芒,紧接着,四周空气中的水分子极速凝聚成带着杀意的冰刺以铺天盖地之势向着前方呼啸而去。

刚刚被爆炸过的区域在此时又被冰棱又犁了一遍。

但莱曼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轻松之色,因为他能感知到,哪怕是刚刚苏白主动自爆了,又经过了自己的一次奥义冲刷,

但苏白的气息,依旧还坚挺地存在着;

“把那件东西交给我,我们就离开,也不选择你当献祭品。”莱曼说道。

而在前方深洞旁的位置上,一滴滴血珠开始从四面八方汇聚起来,慢慢地化作了一摊血色的“水塘”,而在这水塘之中,慢慢地生长出苏白的身形。

苏白的身体还是佝偻着,重重地喘息还没有停止,却并不是意味着疲惫,而是意味着那种兴奋的情绪在现在不光是没有下降,反而有一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呵呵呵呵……”

苏白的笑声显得很肆无忌惮,却也让莱曼很没有脾气,换做谁,面对一个能把自爆当作“寻常”攻击手段的对手,都会没脾气的吧,甚至让你忽略掉了你其实比他高一个阶位的事实。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苏白的双臂下垂,身体的修复也完成了八成以上,此时,他微微侧过头,瞥向了远处的莱曼,身体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颠簸着,像是一条择人而噬的疯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