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在威胁我?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是……我的……身体……?”

这一刻,苏白终于明白了这种熟悉感来自于哪里,眼前这的确是苏白从未见过的面孔,但那种熟悉和贴切,肯定做不得假。以现如今苏白的生命层次想让他跟那些精神衰弱患者一样时不时地产生一些幻觉显然是不可能的事儿,哪怕是最新型最残暴的毒品都无法对苏白的精神层面产生丝毫的影响。

当初,苏余杭和刘梦雨靠着克隆技术以及利用青铜箱子的移花接木,将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最终通过“赵少爷”的方式成功让这个目标携带着病毒完成了他们所要的最终目的;所以,实际上当初苏余杭“制造”出了两个孩子。

这里把苏白叫做大白的话,那么很明显还有一个二白,只是本来可以成为一个普通人过普通人日子的二白最后还是因为心有不甘想要夺回自己的身体被苏白杀死了,哪怕他其实也得到了最终的解脱,在上个故事世界里复制体的他与苏白也算是互相解开心结,但其实有一点,哪怕是苏白都没有去仔细思考过,那就是本来属于自己的身体,

去哪里了?

在以前,苏白觉得可能是被苏余杭处理掉了吧,甚至随意地丢弃掉了,但现在看来,事情似乎不是这个样子,因为眼前的这个家伙,他的肉身,就是来自于自己的那具。

但这个家伙,不是二白。

“所以,你理解了么?”男子微笑地看着苏白,“我一直用着你的肉身,一直到现在,我想对你不好奇,都不可能。”

苏白后退了一步,似乎还有些难以接受这样子的一个局面。

虽然苏白早就将自己当作真正的苏白,也早就没有了心境上的缺憾,但忽然看见自己本来的肉身竟然一直被别人用着,这种感觉,还是有些不舒服。

“你是怎么拿到的。”苏白问道。

一开始的讶然之后,苏白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抽出了一根烟,咬在了嘴里,然后点了火,吸了一口。

其实,苏白对自己本来的身体,说是有多少眷恋和执念,还真谈不上。

自己就是苏白,现在自己的身体就是自己的身体,没必要再去多牵扯和羁绊什么。

“我成为普通听众时执行过一次现实任务,在一个秘境里肉身受到了重创,但在那里,我发现了一具沉睡的身体。

它没有灵魂,但它一直‘活着’,甚至可以看出来它其实一直在长大和生长,这是一具对于夺舍来说好到不能再好的一个情况,然后,我就鹊巢鸠占了。

后来,随着我实力的提升,经过调查之后,我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讯息,最后,确定了我现在所用的身体的原本主人,到底是谁。

不过你也很让我惊讶,你的成长速度,确实能够用‘惊悚’来形容了。”

“所以,你约我出来,只是为了满足一下好奇心?”苏白问道。

对方点了点头,重新戴上了银色面具。

“那现在就是没事了?”苏白也不想做过多的纠缠,更没想着要将这具身体夺回来,因为完全没必要。

这具身体只能说模样还是按照苏白以前成长的话青年时会变成的模样,但内在,早就随着面前这个面具男的实力以及生命层次的提升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了,如果是自己原本的纯粹身体,那对于苏白来说还有一些收藏价值,而眼下的这具,除了面貌一致,早就是另外一具身体了,哪怕拿去做DNA检测也不会检测出和苏白有半毛钱关系的结果。

“没有事了。”对方的回答也依旧干脆,“但我想提醒你一件事,算是一直用着你的身体的一份回馈,毕竟,当初如果在危急时刻碰到你的这具身体,我可能在几年前就陨落了。”

“说。”苏白吐出一口烟圈。

“上周在东北边境昆仑山脉位置的一处秘境里,出现了一尊玉台,被一名高级听众所得,玉台传承自秦代,据说附着着秦朝方士侯生的残魂……”

听到这里,苏白的脸色变得稍微严肃了一些,侯生可是和卢生、徐福以及韩终四人齐名的始皇帝麾下四大方士,自己刚刚得到了卢生的警示,现在侯生也的后手也出现了么?

在这个时期,始皇帝预留下来没被破坏掉的后手都开始一一显现了,而之前从乐山大佛里出来的大公子扶苏只能算是前奏了。

“而那个残魂给出了一个位置坐标,说那里有着可以让大家获得解脱和摆脱厄运的方法。”面具男很是平稳地叙述道。

“哪个位置?”苏白问道。

“如果我没分析错的话,那个位置,应该是你来成都前所在的位置。”面具男看着苏白的眼睛回答道,“也就是说,那个方法,在你的手上。”

那具盔甲?

苏白当然知道那个方法是什么,那具盔甲当然也在自己手上,但前提是需要一名至少实力不逊于自己的强者主动穿上去后进行献祭才能生效。

“对,我是有。”

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我算是来得比较晚了。”面具男忽然说了这么一句,“现在,应该有其他人已经去那里了。”

“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收到?”苏白有点不信,其实,在得知那套盔甲并不能正常使用反而传上去要变成献祭品的时候苏白就对它不是特别看重了,但苏白不理解的是,虽说自己不怎么和其他听众联系和交流,但自己身边可是有胖子和尚佛爷他们,这场风波,为什么他们也没收到消息?

面具男回答道:“因为在昆仑山发现玉台的高级听众,是西方人。”

这个答案,很直接也很干脆了,如果对方是西方的高级听众,以东西方听众圈子之间的隔阂,双方之间讯息交流本就不通畅,再加上如果对面刻意地隐藏消息的话,造成一种消息封锁也不算是什么难事儿,且因为高级听众东西方两边也就各自几百个而已,换言之,中阶和高阶的高级听众人数还会更少,人数一旦少了这保密工作自然也就好做得多了。

“也就是说,你是故意把我约出来的?”

一直到现在,苏白的脸上都没有呈现出什么被“欺骗”的愤怒,先不说那里还有佛爷坐镇着,只要佛爷能够稍微抵挡拖延一下子,自己马上赶回去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之前来的时候开车四十分钟自己如果全速爆发回去,时间会进一步的缩短,高级听众的绝对速度,其实真的不逊于真人版的超人了,尤其是肉身强化的高级听众。

“算是吧。”面具男回答得有些模棱两可。

“但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苏白将烟头丢在了地上,鞋底踩了踩。

“我的名字,叫莱曼。”面具男回答道。

果然,他是西方人,是一名西方的高级听众高阶强者!

苏白忽然觉得好荒谬,好吧,苏余杭那个混蛋把自己的身体不知道安置在哪里还一直保持着活性结果居然被一名西方听众给获得了这就算了,连秦朝侯生留下来的后手居然也被西方人给获得了,这就有点坑了。

“那件东西,你们要了也没什么用。”苏白回答道,“除非你们其中哪个人能自愿去牺牲一下。”

要想活捉一名高级听众高阶强者并且强迫其穿上甲胄难度有多大?如果很简单很轻松的话之前苏白跟佛爷在发现盔甲特性后也不会直接把这套盔甲的用途当作最后不得已而为之的压箱底手段了。

“我眼前,不是有现成的么?”面具男故作惊讶地问道,似乎苏白的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一点都不算问题。

“你想活捉我?”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

面具男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我说过,我对你很了解,非常地了解。”

“所以呢?”

“我知道,那里至少还有一名高级听众坐镇着,但我更知道,那里还有一座孤儿院。

比起抢夺那个东西的难度,比起活捉一个符合要求的听众强者难度,

似乎,

直接毁掉那座孤儿院,

算是最简单的一件事吧。”

面具男给出了自己的回复。

他在威胁自己,

用小家伙的命威胁自己,

是的,

盔甲可以带着转移,甚至被夺走也无所谓,毕竟谁夺走孤儿院最后抓到符合条件的听众献祭对其他的听众都是有利的事情,这件事也不一定非得自己去做去完成。

但孤儿院不可能转移,而且如果对方只是单纯地想要毁掉孤儿院的话,哪怕佛爷在那里坐镇,哪怕自己此时也在那里坐镇,也根本没办法抵挡下来和阻拦。

这就相当于一道高等数学体被简化成了四则运算。

“你在威胁我?”苏白伸手指了指自己,他并没有因此而气急败坏,也没有做任何的愤怒和凶狠的姿态,他反而显得比之前更加的平静。

“啊……”面具男拖了一个长音,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沉思,也像是在犹豫,然后用一种很轻松愉快地语气回答道:

“算是吧。”

你,和你儿子,二选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