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父爱如山!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算无遗策,如果你觉得它完全全能,那是因为你的高度不够。古代的老百姓朴实的认为皇帝都是好的,坏的是身边的大臣,所以古代很多造反都喜欢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而实际上,如果混到真正的位极人臣的那个层次,你可能会发现皇帝其实也就是一个人,高矮胖瘦,整天嗑仙丹或者正在妃嫔身上使劲压榨着自己的身体。

刚成为听众时,苏白觉得广播是绝对的全知全能,但实际上广播犯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随着自己的实力提升所接触的秘密越来越多,苏白认为亚历山大和始皇帝共同进行的那项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且自己也曾亲自抹除过苏余杭在自己记忆中的分魂,到如今,依靠老富贵留下来的布置,自己算是勉强有能力和那一男一女对视一眼了。

苏余杭和广播尚且如此,更别提荔枝了,苏白绝对不相信荔枝能够将这座孤儿院的阵法设计到毫无纰漏,如果她真的可怕到那个地步,那么之前苏余杭和刘梦雨就不可能有机会分别带着兵马俑战魂以及马其顿宫殿成功投奔广播。

她荔枝,就该在那个时候可以拦下他们,但她失败了,所以只能灰溜溜地继续坐上列车去那个世界。

走到孤儿院的门口,苏白将盔甲放在了一边,吉祥和如意站在苏白身后,似乎很好奇苏白要做什么,这里面,如意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而吉祥眼眸里闪现出一抹希翼。

苏白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因为自己的猜想只是涉及到一个理论上的可能而已,如果付诸行动的话到底会出现什么变化,除了荔枝……不,甚至可能荔枝本人也无法推测出来。

但,这是现如今除了自己证道成功后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法。

“我要去救他,但这个办法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苏白看着吉祥说道,“可能会失败。”

吉祥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表示出赞成也没有表示出阻止,这是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它交给了苏白。

其实,苏白也没考虑多久,因为即使自己证道成功救出小家伙的概率也就只有五成而已,况且,万一自己和陈茹一样卡在那个境界一直无法破冰呢?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万一。

“儿子,如果不小心把你害死了,我就下去陪你。”

这句话看似是对小家伙说的,其实是苏白对自己说的,言尽于此,苏白吸了一口气,掌心在盔甲上轻轻一拍。

“嗡!”

盔甲当即散开,以苏白为圆心开始重新构架起来。

苏白双臂伸开,慢慢的,盔甲的各个部分开始贴合上苏白的身体,严丝合缝,仿佛真的量身定做一样,当然,这应该属于这具盔甲的其中一项特性。

盔甲并不重,却给人一种很大的安全感,仿佛有他在外面罩着,自己就绝对不会出事情,这是一种来自心灵上的慰藉,也可以说是暗示。

“你……胆子……真……大……”

似乎是因为自己穿上了这套盔甲,苏白发现盔甲人与自己交流变得比之前清晰了许多,换言之,自己现在其实就是和盔甲人共用一套甲胄。

“这是父爱如山。”

苏白微笑着解释,头盔戴起来很舒服,没有丝毫累赘和束缚感,这让苏白有些意外,同时也对秦朝时期的阵法师能力有了新一个层次的认知。

那是一个多么辉煌璀璨的时代啊,或许,他们就相当于希腊传说中的众神。

但那个时代最终还是在广播连绵不断的打击下落幕了,如果当时但凡有丝毫可以靠着硬实力把广播击垮的可能,苏白相信亚历山大大帝绝对不会抛弃剩余的部队去教会广播玩,始皇帝也绝不可能将自己数万虎贲直为了计划而葬送掉。

穿戴好盔甲好,苏白能够感知到这具盔甲似乎正在不断地升温,这温度不是指具体的体感温度,而是仿佛你能感受到它似乎正在苏醒过来,盔甲,和刀剑一样本该是纵横在战场上的产物,结果,它这两千年的实际用途只是承担着封印的责任。

盔甲有灵,应该也会不甘吧。

“胆子……太大……了……”

盔甲人的声音不时传来,苏白没当一回事,而是准备走向面前的孤儿院大门。

“你也配……穿……这身……甲?”

苏白停下了脚步,倒不是因为盔甲人的原因,而是因为自己身上的甲胄在此时忽然加重,之前轻如鸿毛的甲胄在此时仿佛变成了一座高山像是要将自己镇压一样。

“呵呵呵呵呵……”

盔甲人的笑声再度传来,苏白可以笃定,这一切,不是盔甲人做的。

如果将这套盔甲比作一个囚笼的话,盔甲人其实就是被看押在最深处的犯人,而现在的自己,其实也相当于半个犯人。

这身甲胄,正在主动且自发地在自己身上起作用。

苏白的目光,在此时微微一凝,

事情,

好像出了些意外……

吉祥和如意在旁边盯着苏白,当看见苏白停住脚步没有继续走向孤儿院时,吉祥有些狐疑地绕过来看了看苏白,却发现苏白的脸上开始流露出虚汗,而苏白的双脚地面也是凹陷了下去。

这下面可是岩石地面,但这身甲胄,还是太重太重。

吉祥很快就看见盔甲上开始闪现出一道道的符文,同时,一股股强横的气浪在此时席卷而出,带着一种恣意和决然。

苏白的脸上倒是没有丝毫的惊慌。

“你……小觑……了这身甲……小觑了……祖龙……”

盔甲人的声音带着很是清晰的幸灾乐祸,人都有这种下意识的思想,那就是我倒霉后,希望其他人和我一起倒霉,那自己心里就没那么难受了。

盔甲人是一个被封印沉睡了两千年的家伙,他的思想,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还很纯真。

苏白抬起手,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甲胄,此时的自己,像是一个穿上彩带灯罩的小丑。

好吧,把一具秦朝时期的将军甲胄比作马戏团上歌舞表演的特殊服饰确实有点亵渎了它,但当你穿上它是,你很难对它产生任何的好感。

它不会让你觉得自己很酷,也不会让你觉得自己忽然“荡胸生层云”,不会给你大丈夫的气魄,

它会让你感觉……

自己快炸了。

是的,

苏白现在就觉得自己正坐在一处核反应堆上,而这个核反应堆正在处于一种极为“暴躁”的阶段。

“大白?”

不远处传来了佛爷的声音,佛爷将手里塑料袋里的东西放下,整个人快速出现在了苏白身边,他看着苏白身上穿着这件甲胄,脸色有些凝重,似乎是在责怪苏白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

“我想试试这件甲胄能不能穿着把我儿子接出来。”苏白实话实说道。

“但现在麻烦有些大了。”佛爷看出来了,苏白身上的能量波动很异常,确切的说,是这具甲胄在被苏白穿在身上后显现出了一种特殊的反应。

“兜里有烟么?”苏白问道。

“我在县城超市给你买了。”佛爷正准备转身拿回塑料袋,却看见吉祥已经极为神速地把塑料袋咬了过来。

苏白蹲下身,从里面取出一条烟开了,然后拿出一根烟咬在嘴里,点燃,深吸一口,随后又缓缓地吐出烟圈。

“坟头蹦迪的感觉,哈哈。”苏白还在笑。

“你肉身很强,但那个秦兵肉身不是比你更可怕?连不逊于大佬听众实力的他都只能被这套甲胄死死封印着,你怎么还……”

苏白做了一个停止的收拾,打断了佛爷的话,

“让我静静,让我静静地炸……”

“炸”这个字还没说完,

“轰!”

苏白就真的炸了,

盔甲内的苏白瞬间化作了一团血污,而盔甲的头盔位置则是释放出一道红光,只是这红光有点虚弱,没能直冲云霄,在半空中就完全消散了。

吉祥和如意都吓了一跳,两只猫的猫尾巴当即翘了起来。

佛爷也有些难以置信,

苏白,

就这么地死了?

佛爷捡起了甲胄,里面的血污早就蒸发得一干二净,整套盔甲看起来也是干净得不得了。

“妈的,这玩意儿也是个后手,BB机啊。”苏白的声音忽然在佛爷身后响起。

佛爷猛地转身,看见苏白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身后,吉祥如意两只猫又被惊吓了一次。

“嘿嘿,这甲胄被我分身穿着,因为盔甲隔绝的原因,你看不出是我分身。”苏白又摊开掌心,里面出现了一节指骨,“记得这骨头么?陈茹帮我开过光的,能隔绝气息,所以你没能感应到我存在,也是为了保险,骗过这甲胄。”

说完,苏白从佛爷手中接过了甲胄,问道:“看到那道红光了么?如果里面不是我的分身,而是真正的我的话,我生命崩溃所产生的力量应该足够那道红光冲上天去……甚至,抵达那个世界,

然后,唤醒棺材里沉睡的那帮煞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