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进击的猫咪!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喵。”

“喵。”

“喵喵。”

“喵喵喵。”

“喵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

“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么?”一名东海航空的空姐看见一位乘客举手马上走过来询问道。

“你们这趟航班是不是托运了很多小动物?比如猫咪什么的?”男乘客问道。

“不好意思,我们这趟航班不接受这种托运的。”空姐微笑着解释。

男乘客有些疑惑地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儿了,等空姐离开后他才自顾自地道:

“这奇怪了,我刚刚明明听见猫叫了。”

男乘客撇过头,看了看坐在自己右边两个位置上的乘客,这两个人挺奇怪的,虽然夏天过去了,但天气还真没热到这个地步,两个人居然自上飞机开始就一直穿着夹克,到现在都没脱。

摇了摇头,男乘客又侧过身继续开始补觉。

等飞机着陆的震动声将这位男乘客惊醒时,他先伸了个懒腰,在飞机滑行的这段时间先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自家公司真是太抠了,每次出差安排的都是红眼打折航班。

但也就在这时,男乘客忽然愣住,

咦,

自己身边那两个穿着皮夹克的家伙怎么不见了?

去厕所了?

男乘客撇过头,他坐在最后倒数第二排,厕所位置距离自己很近,但是飞机下降前机舱厕所基本都是关闭的,那两个人也不可能待在厕所里才对。

“妈的,做梦了吧。”男乘客自言自语了一声,然后心比较大的他揉了揉自己的下巴,也就没继续想这件事儿了。

……

“喂,你醒醒,醒醒。”

一个身穿蓝色长袖的男子被两名警察叫醒来,他擦了擦自己嘴角的口水,有些迷糊地扫向四周,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机场航站楼外的马路边上,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口袋,手机钱包还在,随即长舒一口气。

“把你的身份证件出示一下。”一名警察说道。

“哦,好,警察同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睡在这里了,可能是太累了吧。”

“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猛地,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蹦起来环视四周,然后大喊道:“我的车呢,我的车呢!”

他明明是开着车过来等接机的啊。

此时此刻,在成都环城高速上,一辆出租车正以一种极为夸张的速度行进着,飞快地穿插变道还不打转向灯,把附近车里的驾驶员都吓了一跳。

一辆面包车车主伸手抖了抖烟灰,然后向自己这边车窗外看了一眼,整个人当即打了一个激灵,

操,

我看到了啥!

开车的是什么鬼?

一只猫?

隔着车窗,面包车车主看见自己身旁出租车驾驶位置上坐着的居然不是的哥的姐,而是一只踮着脚的黑猫。

黑猫似乎感受到了自己的目光,还撇过头看了自己这边一眼,面包车车主被吓得一个哆嗦,赶忙打了右转灯靠边停车,等车停稳后直接抽了自己俩巴掌,

“叫你疲劳驾驶,叫你疲劳驾驶,妈的,都疲劳出幻觉来了。”

这辆出租车挺进的速度很快,自双流机场直接开出了成都市范围后马上就开上了西川方向的省道。

车里,一只黑猫把空着方向盘同时尾巴缠绕在档位上不停地换挡,下面还有一只黑猫负责踩刹车和油门以及离合器。

是的,

就是这两只猫无比娴熟地配合,使得出租车一路如入无人之境,在市区内就开始飚车在省道里更是玩得不亦乐乎,再险峻的弯道他们也直接超车,反倒是把对面正常行驶的车辆吓了一跳。

终于,这辆狂飙的出租车还是在开始成都市两百公里的位置停了下来。

“喵。”

控制着方向盘的黑猫对着下面的那只黑猫叫了一声。

“喵。”

下面的黑猫回应了一声。

上面的黑猫看了一眼油表,然后推开了车门,跳下了车。

马路边上,两只黑猫舍弃了没有油的车就这么蹲坐在这里。

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然后两只猫一起纵身上了山,快速地消失在了崇山峻岭之中。

……

小庙已经建好了,因为规模并不大,满打满算,也就三个小庙堂以及一小排厢房,也就跟北京的四合院差不多,对于现在的比较流行的庙宇来说,实在是寒酸得不能再寒酸,但胖子却觉得很满意,自家的三清祖师跟和尚那边的如来佛祖面对面,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

今儿个清早,胖子一个人端着一壶茶在藤椅上坐了下来,藤椅就放在小庙门口,而小庙门口则是正对着对面山头上的孤儿院。

如果撇开那个散发着黑色气息的孤儿院的话,站在小庙这里的视野感真的会更上一层楼,但可惜了,小庙之所以选择建在这里也是因为这里距离孤儿院近方便苏白看孩子。

胖子吸了一口茶,砸吧砸吧了嘴,心里推测着佛爷差不多该回来了,和尚如果进阶成功了也该在这两天回来了吧,至于大白,唉,天知道他在龙虎山得待多久。

胖子才享受一小会儿的清闲就被一阵击打声打扰,他皱了皱眉头,不用想也能猜出来肯定那个叫熏儿的女人在那里一个人练习,那个女人倒是刻苦得很,总之附近几个山头上稍微大一点的岩石都被她给当作练手的物件儿打得粉碎。

既然是苏白叫她过来的,胖子也不好意思怎么去对人家,虽然他还是比较喜欢自己一个人的清静。

当然了,胖子也不可能跑去指点人家什么,虽说以胖子如今的境界去指点熏儿是绰绰有余的,但反正这个女人也没什么希望证道成功了,他也就懒得去浪费那个闲工夫。

如果苏白乐意的话,让苏白教她去。

胖子扭了扭脖子,重新换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将身边的一个降噪耳机戴了上去,一边哼着歌一边继续吹着清晨的小微风,继续寻找着自己那一份惬意。

听着听着,胖子忽然皱了皱眉,切换了下一曲,然后又皱了皱眉,然后胖子马上拿出了手机瞅了一眼,发现莫名其妙的自己手里储存的音乐居然全变成了清一色的《菊花台》。

天杀的,胖爷对这首歌最敏感了,尤其是当听到“菊花残满地伤”时总会觉得自己下面隐隐作痛。

胖子站起身,这附近现在就自己跟那个叫做熏儿的女人,那个女人肯定不会无聊到偷偷地来改自己的手机开这个玩笑的,而且她也近不了自己的身,陈茹倒是能够做到,但这个女人自己好久没见到了而且她就算能做到也不可能那么无聊捉弄自己。

至于苏白他们,回来了也不可能就为了跟自己开个玩笑然后躲着不出现。

“难道是手机中毒了?”胖子自言自语了一声,手动将手机里的歌曲全都删掉,有些心烦意乱的他站起身,重重地伸了个懒腰。

“砰!”

“砰!”

“嗯?什么声音。”

胖子分辨了一下,这个不可能是那个叫熏儿的女人修炼时发出的声音,除非那个女人现在已经从一个普通听众进阶成高级听众了。

很快,胖子发现了声音以及能量波动的来源,居然是对面山头上的孤儿院。

有人,

在轰击孤儿院的阵法!

“我的个亲爷爷哟!”

胖子当即吓得马上祭出自己的飞剑飞过去,那个阵法绝对不能损毁,否则里面的小家伙也得跟着一起湮灭,也就只有等到大白进阶大佬之后才能有办法毁掉阵法的同时把小家伙救出来。

若是等大白回来发现孤儿院塌了自家儿子也没了,天呐,胖子都不敢想自己到时候该怎么去面对那个精神病了。

等到胖子来到了对面山头时,整个人愣了一下,

这两只猫啥时候从上海过来的?

不过胖子也没时间再去想别的了,因为吉祥已经又一次举起了猫爪准备轰孤儿院的门了。

“我的猫主子啊,别啊,别打啊,这阵法不一般,阵法破了里面的小家伙也得死啊!”

胖子没有直接对吉祥出手,因为他知道吉祥听得懂自己的话,同时胖子也清楚,吉祥比自己更在乎小家伙的安危。

果然,当胖子喊出这一声后,吉祥愣了一下,本来泛着微红的眼眸在此时露出了清明之色,但却显得很是暗淡,随即,在孤儿院的大门口匍匐了下来。

一侧的如意嘴里叼着一个便利袋,看见吉祥不动了,也就在它身边跟着一起匍匐了下来。

胖子这才走近了过来,指了指对面山头的寺庙道:“要不去我家那儿坐坐?那里也能看得见这里。”

吉祥不发一言,继续匍匐着,如意也没鸟胖子。

胖子在旁边也跟着坐了下来,紧接着,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提醒道:

“最近世道变了,你们别乱跑,小心被别的高级听众发现了,既然从上海到了这里,千万别不打招呼出去乱逛,侬晓得伐?嘿,这小塑料袋里装的是啥?”

胖子伸手从如意那里接过塑料袋,打开一看,发现是好多袋鲜牛奶,还有点残余的冰凉,应该是从附近县城里买(偷)来迅速赶到这里来的。

看见袋子里的东西,胖子把塑料袋又放在了吉祥面前,

摇了摇头,

重重地叹了口气,

作孽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