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奢侈的进阶!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佛家文化、道家文化、儒家文化一直以来都对整个华夏文化产生着极为深远的影响,但正如儒家的发展那样,一次次随着朝代的更迭随着掌权者需求不停地改变修改自己以获得更大的发展和更长远的延续,可能先秦时期的大儒来到汉武帝时期会被直接气死。

人类是一种很擅长因地制宜的种族,这里的因地制宜不光是指气候、山水这些现实条件,还包括精神层面上的一些东西。

比如此时的七律和尚,他原本觉得自己很看透这一点了,但在此时,却发现自己有点小觑了古人,当然,这位古人,其实也跟自己有着极大的渊源。

十几道大德高僧的法身修为所化的佛影在七律身边不停地兜兜转转,或念经礼佛,或嬉笑怒骂,或游戏人间,或愁眉苦脸,法身,不光是指修为,还意味着一种真我的状态,有点类似于内心真实自我的意思,所以呈现出的,反而更类似于世间百态。

唯有一座几乎完全实质化的佛身盘膝而坐,就这么平静地看着七律,七律能够感知到,其余的法身已经没有意识了,变得极为纯净,但这座金佛,他还带着自我的意识和思维。

“还不快点开始么?”金佛自然就是惠果和尚的法身,此时他都开始催促了。

七律没急着动手,而是等到四周的尘嚣逐渐散去,慢慢地,仿佛又重新回到了人间。

青龙寺还是青龙寺,来来往往的游客络绎不绝,到了如今,青龙寺其实更相当于一个巨大的公园。

七律和尚双手合十,念诵心经,一道道佛晕荡漾开去,等于是在这里形成了一道结界,于这片公共区域中形成了一道属于自己的独立区域。

而原本姿态各异活灵活现的法身在跟随七律回到真正的现实世界后开始变得安静……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萎靡了起来。

就连那尊金佛,身上的金光也暗淡了下去。

“这么小心翼翼。”金佛笑道,他当然知道七律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不过,随即他又抬头看了看天,诧然道,“千年后的它,已然清晰如斯了么?”

七律闻言,若有所思;

其实,听众圈子里一直都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到底有多少代听众了?

只是因为广播的抹去机制以及听众的更替频率,导致这个疑问很难寻找到真正的答案,毕竟听众里也不可能出一个司马迁。

但也可以变相地去对比一下,比如广播攻打这个世界位面时,用了大概一百五十年的时间,当然,这里面得排除一下亚历山大大帝拼着自己陨落教会了广播“玩”,导致当初还有一部分力量的马其顿帝国直接因此瓦解掉了,苏白跟胖子当初去西藏地窟里所看见的那批秦军尸身就是当年秦国公主率领先遣军去解决被广播奴役下的马其顿帝国残兵而战死的。

再者,始皇帝以数万虎贲自相残杀造就五百煞星,隐藏了很大一部分力量。

所以,如果真的拼尽一切抵抗的话,无论是马其顿帝国还是秦朝,都能够抵抗更长的一段时间,这一百五十年变成两百年甚至是两百五十年都有可能。

这可能就是广播征伐下个故事世界大概所需要的时间,可能也就是在两百年上下吧,所以,这期间差不多有三十代以上的听众了,也就是意味着那列火车开出去了差不多三十次。

秦朝差不多是公元前两百年的时间,剔除掉广播正儿八经攻打下个世界的时间,也就是说有两千年的时间其实广播的活动频率并不频繁。

这段时间,搬家过来的广播可能是在做着能量的积累,也可能是在改造着这个现实世界的文明属性,也可能使在设计和制造以后需要使用的故事世界,总之,是在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活动。

这样子计算的话,其实一切就说得通了,广播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准备好了?

其中的一个标志性时间节点差不多就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大概在十八世纪六十年代,人类的生产力发展开始了日新月异的变化,科技文明的位面属性正式达成,等于是广播改变这个世界的工程宣告完成。

然后它就开始把目标瞄准下一个需要被改造的世界,大批量系统化工业化的听众制造流水线也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那个世界基本被攻伐成功了广播准备搬家了,时间上,差不多也能对上去。

当然,在古代是不是就没有听众了?

也不尽然,但那个时候大规模的攻伐和批量制造应该还没开始,所以听众数目并不多,可能广播也会做一些实验和测试弄出来一些听众以做之后大批量制造时的数据使用。

但那个时代最清晰的表现,就是这个世界开始对那些修炼者越来越不友好了,类似于秦朝时期始皇帝能够轻松召集出一支十万高级听众军团的事儿几乎不可能再发生了,这有点类似于“末法时代”或者“地球灵异稀薄论”等这些观点的阐述。

以龙族为代表的神兽凶兽开始绝迹,人类开始难以修炼,到最后科技的进步伴随着的是连最后的古武也已经没落到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

譬如因为工业和技术的发展,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才能训练出来的弓箭手被火枪兵给取代,人类开始越来越忽视对自身潜力的挖掘转而走上了信奉外物也就是所谓科技的道路上去。

而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惠果和尚这种惊才艳艳的存在,绝对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而且那时候因为广播活动没后世这么清晰和明显,所以惠果和尚只感觉头顶上好像有模模糊糊的一只眼在注视着时间,至于其他的,他也没办法再感应出什么了,但当其法身修为跟着七律彻底回到了当下后,惠果和尚第一次清晰地感受到了来自那个存在的恐怖和压力。

这或许,才是他真正放弃取代七律的原因吧,倒不是他对自己这个转世僧有多大的感情。

十几道大德高僧的身形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地走入七律的身体,

融合和进阶,

在此时彻底拉开了序幕!

高级听众进阶,最重要的是打下根基,资深者是依靠本命法器的融合使得自身的能量载体得到了扩充,而高级听众则是进一步地彻底开拓。

渐渐的,随着高僧法身的融入,七律的根基在此时慢慢地被塑造出来,其骨骼在此时也化作了金色,带着一抹古朴厚重的气息。

一成、

两成、

三成、

……

八成、

九成!

按理说,只需要再跨出一步,七律就能够进阶成功,但其实他自己本身在之前就已经拥有了直接进阶的能力,现在的进阶,只是单纯靠着这批高僧法身修为的堆砌而已。

下一刻,

七律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

原本已经到达九成的进度在此时瞬间回落到了一成,这是一种压缩,一种奢侈到极点的压缩,紧接着,七律开始将自身的力量注入进去。

一成、

两成、

三成、

四成、

五成、

一直到七成!

七律的目光看向了一侧所坐的金佛,意思是,你该融合进来了。

金佛施施然起身,直接和七律的身体重合,

刹那间,

直接推升到了九成,而且后力澎湃,一旦进阶完成其境界很可能直接冲破高级听众初阶一直到高级听众中阶!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自七律心底响起:

“还不够,再压缩一次。”

七律有些疑惑,再压缩一次?

但自己,已经没底牌了。

再压缩一次,如果最后没进阶成功,很可能自己就会变得和陈茹一样,只不过是成了资深者境界里的最强者,甚至可以打得过普通的高级听众,却很难再进阶了,因为你的体量太大了。

虽说自己手中还有一道青龙寺气运以及这一串佛珠,但也难以支撑再压缩一次后进阶的力量堆砌。

也因此,七律原本是打算将青龙寺气运以及佛珠留作日后再用的。

“叫你再压缩一次就压缩,本座还会骗我自己不成?

速度快一点吧,本座还要去西方极乐找我的那帮徒弟们去,说到底,是我这个当师尊的对不起他们。”

正当七律还在迷茫时,猛然间,他感知到自虚空之中洒落下一道磅礴的气运之力直接加持在了自己身上,这股气运雄厚磅礴,让七律都有些难以想象。

这……

这是什么?

“好歹,本座也当了三代大唐国师,借点气运偷点紫薇真气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他李家也无非是少个百来年的国祚罢了。”

闻言,七律忽然不知道该用何种的态度再去面对自己这个前生了,甚至心中有一种什么东西破碎的感觉。

但面对这种大机遇,七律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再次压缩,同时,他也很期待,三次压缩再进阶后,自己的境界到底能一口气冲到什么层次上去!

或许,在整个听众圈子这么多代进阶高级听众的人里头,

以如此极端的方式进阶的,

七律当属第一!

……

唐顺宗永贞元年,惠果和尚圆寂;在惠果和尚圆寂,唐德宗与太子(日后顺宗)双双重病垂危,德宗驾崩,传位于太子(顺宗),顺宗在位半年随即也驾崩……永贞年号,唯有元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