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鬼子进村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来自血脉中的传承?”

苏白思考了一下,却还是觉得有些过于神奇,不过这个答案却也从另一个角度上解释了内村三郎为什么没办法直接拿走自己想要的东西,虽说刚刚被自己揍得没脾气,但人家好歹也是一名高级听众大人,稍微违规一点从非听众人那里抢点东西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而且那批非听众的人在广播那里应该被认定成异端,就算杀光抢光广播也不会怪罪你什么,反而还会增加与广播的好感。

但既然是血脉里的传承,就很难弄了,因为没有实体的书简记载,也没有什么感悟画面等等这些东西,那些会这些术法的人,他其实也不懂自己是怎么会的,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生而知之。

所以,让他们为此谱下一些什么秘籍和记载,将血脉里传承的东西给通过实物模式传承下来也是不可能的事儿。

内村三郎也说了,他的祖先陪着鉴真东渡去了日本,利用这些术法在日本也算是创出偌大的名头,但根据家族史记载,那位先祖之后家族里的人再没办法学的先祖的本事,反倒是只能通过学习和融合当地日本阴阳师的手段才能让家族传承继续下去,等于是被同化了,而且是被同化得干干净净,因为本来先祖的看家本事随着先祖的去世是完完全全的失传了。

这种血脉传承的东西,在神兽身上挺常见的,但在人类身上,似乎还真没怎么听说过。

苏白记得以前佛爷跟和尚喝茶时聊过,大概意思是那些神兽因为繁衍困难,普遍患有不孕不育症,想生出一个后代实在是太难,而又因为族群人口太少,使得雄雌之间碰到面的概率又小,擦出爱情火花的概率也小——这不是玩笑话,毕竟神兽那个级别,只可能比正常人聪明不可能笨,他们如果挑剔起来强行不在一起,还是有很大可能的,总之,这就导致神兽的数目每况愈下一直上不去。

形成不了规模,自然也就形成不了气候,后来,神兽们干脆为此在血脉里加入了一些东西,使得后代们只要活下来成年后就能自然觉醒族群秘法,也简单方便,增加了后代的成活率。

至于人类,就完全不需要这样了,一是人类一开始的起始点太低,但人类数目庞大,靠着自己的文化体系和政治体系一步一步地爬上来,最后成了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算是验证了一句话,人口在很多时候都能成为第一生产力。

“千真万确,我也尝试过掠走过他们其中一人,但没办法从那个人身上获得传承,我本来打算在日本设置一个研究基地,将那些人进行基因研究,但因为广播的听众销毁计划,所以很多的布局和事情都必须提前,这才显得很是匆忙。”内村三郎解释道。

苏白点点头,他倒是不觉得内村三郎在说谎,因为听众是很现实的一个存在,尤其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做什么事情其实都讲究一个利益驱动,对方已经被自己揍趴下了,自己又是打算去灭了那个村子的,这时候他聪明的话应该把那个村子的秘密说出来,兴许自己能够改变心意,到时候自己吃肉,他也不见没一口汤喝。

“但那种扎纸人的东西,对你来说,居然还有吸引力?”

苏白好奇于这一点,一个神秘的村子,但归根究底,他们的能力无非是扎出纸人当傀儡工具或者依靠纸人的方法续命而已,内村三郎毕竟是一名高级听众,真的看得上那些东西?

内村三郎犹豫了一下,苦笑一声,道:

“先祖有一本手记,详细记载过关于他血脉术法的一些东西,或者说,是一些感悟,这手记被家族一直保留传承了下来,目的就是希望后代有子孙可以靠着它参悟出什么,或许能够有机会获得先祖能力的一些传承发扬家族。

我是成为资深者后才再次翻阅先祖的那本笔记的,之前也看过,但那时候没真的当回事,只是那一次看完之后,我忽然意识到先祖的手法和那种感悟,对式神的理解和操控,比当时的我,还要强出一大截,哪怕是现在的我,都没能达到先祖当时的感悟和理解层次。

所以,先祖当时所传承的,绝对不是村夫玄学小技,而是真正的大方之术!

先祖他们以及一代代类似先祖的那个村子里的人之所以没能将这个传承理解和吃透没办法记录下来,一是因为他们的身体是普通人的身体,起点太低太低了,二则是因为那个传承实在是太高端,非高级听众以上层次不可能真的去理解!”

内村三郎越说越兴奋,本来因为伤势很重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此时竟然也涌现出一抹红晕。

苏白清楚,这货是把自己实力境界的憧憬和整个家族的憧憬结合在了一起,所以才对那个东西如此的上心。

至于苏白自己,说实话,还真没太多的感觉,不管灭不灭那个村子,反正是要去看看的,自己那位老同学,也可以坐下来再聊一聊。

就这样,内村三郎又化作一层淡淡的黑雾在前面飘着,苏白则是在后面跟着走,很快,那个地方也就到了,还真的挺难找的,位列于山坳之间,确实是相当偏僻。

只是,村子现在却被一团白烟笼罩着,若是普通人看见了,可能会认为里面在做水陆道场,但苏白一下就看出来了,那些白烟,没那么简单,寻常生灵进去,估计只有血肉被献祭灵魂被剥夺的份儿。

“这么夸张的阵仗?”苏白问道,如果这个村子一直这么大张旗鼓的话,广播能容得下它到现在?

“出事了,村子应该是出事了。”内村三郎有些疑惑道,“村子肯定发生了一些变故。”

说着,内村三郎直接冲了过去,他倒不是想要借机脱离苏白的掌控,事实上苏白也懒得杀他,在如今这个环境下,故事世界死亡率极限上升,若是再做一些违反广播规则的事儿导致下个故事世界难度再被提升或者再来个审判故事世界,那苏白可就真的活不到证道救出小家伙的那一天了。

而且这位太君一直挺配合,前提是你打服了他。

内村三郎直接冲入了白烟之中,苏白慢慢地向那边走着,当苏白即将走到村口也就是即将进入白烟范围时,里面忽然传来了一身轰鸣声,像是一辆大卡车直接撞进了人家家里。

苏白涉足而入,四周的白烟一开始似乎还想靠近自己,但可能是被自己身上的气息所惊吓慢慢地又退开了,苏白走到哪里,白烟就退散到哪里,看起来很是知趣儿。

其实,想要找要去的地方,也很好找,因为这个村子虽然被一大片白烟给笼罩着,但有一个地方却一直在绽放着暗红色的光芒,这光芒就像是指路明灯似地,苏白也靠近了过去。

“嘶嘶嘶嘶嘶……”

像是电流击打的声音自前面那个最为古老也是最为古朴的建筑物内传出,这是红光发出的地方,应该是一座祠堂,因为门口牌匾上写着“孙家祠堂”,只是苏白却看见先一步进来的内村三郎却被一枚钉子固定在了祠堂门口,身上不时的有血光被抽出去飞入祠堂之中。

“救……我……”

内村三郎看见苏白走过来不由得开口求助道。

这一幕,着实让苏白有些意外,虽说内村被自己打成了重伤,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哪个阿猫阿狗就能够欺负得了的。

苏白看了一下内村三郎身上的那枚钉子,这是专门拿来镇压僵尸或者邪煞的钉子;

其实,最开始先秦练气士是拿这个镇压一些上古凶兽的,但后来上古凶兽越来越稀有了,也就退而求其次拿来镇压僵尸以及其他邪魅了,这叫镇魂钉,胖子哪里也有这玩意儿,但胖子那个是仿制品,他自己平时也懒得带了,还不如自己隔空画符来得方面。

只是这枚嵌入内村三郎体内的钉子却带着一种让苏白都有些忌惮的气息,这枚,应该是先秦练气士炼制出来的货真价实的镇魂钉!

“里面,有什么?”苏白问道,倒是没急着救这位太君。

“不知……道……”

内村三郎强撑着痛苦煎熬,示意苏白赶紧救自己,他不相信苏白看不见自己的气血正在不断地被抽出,然后被里面那个未知的存在吸收着。

苏白后退了一步,嘴角带着笑意。

内村急了,他有些不敢置信道,“你……你要走?”

苏白伸手指了指下面,道,“都这样了,不走还干嘛?”

当白烟退开后,苏白的脚下,出现了一地的碎尸块,而且一个个都已经腐烂得不像样子,整个村子,已经被人抢先一步给屠了。

最关键的是,苏白看见钉在内村身上那枚钉子上面,刻着一个他不认识的篆字,

经历过乐山大佛那件事后,苏白还真的对那些凡是有可能跟那个朝代扯上关系的东西有些敬谢不敏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