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肉身碾压!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一直不能确定对方的实力阶位,这意味着对方有着极为高深的隐藏气息功法,日韩听众的生存环境确实比国内要轻松不少,甚至可能是广播觉得他们太轻松了,所以有意地制造日韩之间以及包括中国圈子听众之间的矛盾,苏白以前曾进入过有日韩听众的故事世界,里面有一个直线奖励就是双方间的互相猎杀用人头来算。

而他们对待血统对待强化的态度,不是保命的手段,更像是一种虔诚的传承,这种模式在资深者之前可能优势并不大,甚至还有些劣势,但等到高级听众后,以前积累和感悟所积累下来的东西往往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

打个比方,这个有点类似于古代武术中,一个人把一把刀看作自己的生命看作自己人生意义的传承,而另一个人只是把刀当作砍人的利器,只关心这把刀够不够锋锐,砍人利索不利索,这两种刀客在一开始可能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后者说不定能压制前者,但一旦二人刀法都登峰造极时,前者无疑会更加地浑然天成。

率先发动攻势的,是苏白,老实说,苏白这里还真有点找架打的意思,前阵子在乐山,进阶后先是碰到了陈茹的切磋,之后又接连遇到两位秦朝的遗老遗少,与扶苏和盔甲人的交手可以说苏白都没尽兴,扶苏的青铜锁链确实压制着自己,而盔甲人则是将自己按着狂虐了一顿,就算最后自己赢了,也没太大的成就感。

这一次,苏白可打算好好玩玩,然后再去会会自己的老同学。

“砰!”

苏白的速度其实很快了,但还是被一层无形的隔膜拦截了下来,那具木乃伊盘膝而坐飘浮在半空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道结界,将苏白限制在了外面。

内村三郎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手中长箫再度放在唇边,一时间,古朴苍凉的乐声再度袭来,恍惚中,四周像是出现了一具具鲜血淋漓的尸身;

他们在呐喊,

他们在咆哮,

他们在挣扎,

强烈的不甘浓郁得似乎都要化作水流淌出来。

内村三郎将自己打扮成莫西干人行为艺术家,意味着他对这个即将灭绝的民族文化有着很深的造诣和了解,但他的目的也并非那么纯粹,他是将那个几乎要灭绝的民族在这数百年间聚集起来的愤怒和不甘给整合了起来,化入了自己箫声之中,形成了自己的一项术法。

这是一种超出了寻常意义的手段,苏白做不来,陈茹那个只知道一味刚猛眼高一切的女人也做不来,胖子那货也估计搞不起来,苏白认识的人中可能也就和尚有本事复制。

一个民族的哀怨和泣血,在此时化作了一道炼狱,形成了一道可怕的漩涡,而漩涡的中心,就是苏白所在的位置。

即使是苏白也不得不承认这真的是一个大手笔,将一个消逝的民族捏在自己手中化作相当于法器一样的助力,确实很令人惊奇,但苏白却依旧坦然,他向后退一步,对自己四周的哀怨和咆哮完全熟视无睹,而后,身体微微弯曲,一拳抡起,直接对着面前那具干尸形成的结界轰了过去。

“轰!”

这一次的轰鸣声很是剧烈,那具干尸也承受不住苏白这一击之下的恐怖力道而倒飞了出去。

“你完全不受影响?不对,你居然没有灵魂!”内村三郎见到自己的漩涡对苏白完全不起作用像是终于明白了什么。

苏白获得了和内村三郎近距离的机会,内村三郎手中长箫向下一挥,直接拍向了苏白的面门,苏白单手举起,一把攥住了对方的长箫紧接着顺势就是一拳挥过去。

老实说,或许是因为血统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当初进阶高级听众时所有家底都拿去孤注一掷了,这导致苏白身上其实没有什么常备的法器,或许那具盔甲以后如果调弄得好能够穿上使用,当然了,他的肉身,本身就是极为强悍的一件法器。

内村三郎接连和苏白对拼了三下,虽然完全处于下风,但是却没受什么伤,苏白占据着绝对优势却没办法把这种优势转化成胜势。

下一刻,刚刚被苏白一拳打飞出去的木乃伊又飞了回来,其身体开始慢慢地膨胀,从之前小孩子的体形变成了一个正常人的体形像是一只猿猴一样直接扑到了苏白后背上,张嘴就咬向苏白的脖颈位置。

“咔……”

只听得金属撞击的声音传来,那只猿猴尖锐的牙齿居然崩裂了,而苏白的脖颈位置仅仅是出现了几条白痕,连皮都没有破。

这一幕让内村三郎的目光略显阴沉了一些,因为他此时之所以能够和苏白在近身交锋中勉强支撑也只不过是想靠其他的手段重新拉开自己和苏白的距离而已,但苏白身体变态程度,着实让他心惊!

“咔嚓……”

长箫在此时直接崩断,自内村三郎的脚下也当即出现一道深奥的法阵纹路,这一侧的空间也开始扭曲起来。

对方似乎并不打算和苏白继续纠缠下去,虽然交手时间很短,但内村三郎清楚,自己已经没有胜利的希望了,如果大家隔着距离远一些,自己兴许还能有所作为,而眼下,继续纠缠下去,自己只能战败!

但苏白可没有理由让对方这么轻易地离开,当下,苏白的手直接探入了法阵之中。

“啊!!!!”

一声咆哮自苏白喉咙里发出,他伸进去的手在此时开始迅速地扭曲和变形,那里的空间已经折叠产生了变化,等同于一把把闸刀正在不停地切割着。

“再见,先生。”

内村三郎的身形开始逐渐变淡,他必须去执行第二计划,因为那个村子里的人所招惹的高级听众,并不简单,甚至,让内村自己都有些束手无策,当然,若是借此机会能够劝说他们搬离出去也是好的,至少,要把村子里的那位给搬走。

“我……让你走了么?”

苏白的双眸在此时忽然变得赤红起来,周身开始有一层淡绿色的光辉萦绕,其已经扭曲变形的手掌在此时又恢复如初,若是仔细地看,其实可以发现苏白的右手和大半条伸进去的手臂是处于一种崩溃和复原的动态过程中,扭曲的空间不停地挤压折断着苏白的手臂但因为苏白古僵二转的恢复速度实在是惊人,导致其手臂无论是看起来还是实用性,其实都是完整的。

富贵在那个地方留下的后手以及青铜锁链里能量的灌输,一是帮苏白重新肃清了自己的体质,二则是在一定程度上补全了古僵二转的缺憾,使得古僵二转的副作用现在变得微乎其微,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苏白的手直接攥住了内村三郎的脚踝,内村三郎本来都消失一半的身影又不得不重新凝实起来,他看着苏白的目光里第一次出现了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

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只会用身体战斗的莽夫,他的战斗方式毫无美感也毫无道韵可言,但可怕就可怕在对方完全能够靠身体强吃你和碾压你,简单粗暴,且极为高效!

“砰!”

苏白手臂一挥,内村三郎的身体被苏白重重地砸了出去,其身体在地上砸出了一条百米长的沟壑,一直从服务站滑向了一侧的山崖边。

当身体靠近山崖位置时,内村三郎强行止住了惯性,但其身体也在此时发出了一阵嘣脆的声响,显然在刚才那一下,自己身体内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苏白没给内村什么喘息的机会,能够解决掉自己对手前绝不多花一秒时间瞎比比是最为正确的选择,死去的对手才是最可爱的对手,很多影视作品里绝大部分的反派其实都是死于话多。

内村三郎身形还是站着的,但是这具身体,几乎是毁掉了,他深吸一口气,强忍着身体即将崩溃的不适,单手拍在自己的胸口位置,嘴唇翻动,咒语迅速念出,

“式神——酒吞童子!”

内村的心脏位置当即释放出一股黑烟,当苏白身形再度逼近时,黑烟已经将内存完全笼罩,其身形开始彻底的幻化成烟雾弥漫到了天空中,苏白也不得不停下自己的脚步,毕竟,当对方的身形不再完全实质化的时候,纯粹的物理打击很难找得到受力点。

内村没有选择直接逃跑,而是继续逗留在空中,他似乎觉得自己刚刚被这么痛打了一顿直接离开有点太丢场子了。

“那个村子对我们很重要,真的没有商量余地了?”

“那么,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商量?”

苏白微笑着反问道,随即,苏白闭上眼,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位被绑在十字架上的血族虚影,那位其实已经走了,上次被自己召唤出来灭了一位大佬的分身自此消散于天地间,但对方曾给自己的传承,却还是依旧在的。

下一刻,

苏白的身体化作了一片磅礴的血雾,宛若一片血海,与此时的夕阳,

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来,别鸡巴,

继续!”

……

PS:酒吞童子是日本平安年代的鬼族首领,一个有着英俊少年外表的妖怪。传说,他专门勾引处女,勾引到手后,便将她们的乳头割下来做食物;因为嗜酒,所以称为酒吞童子。——小龙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