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一世富贵(中)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忽然间,燕回鸿只觉得自己后背一阵发凉,若是说之前在山头上老富贵将铲子丢给自己还能解释成一种有远见的“小聪明”的话,那么现在的这一幕,其背后则是蕴含着令人胆战心惊的暗流。

人无心可否活?

这是出自《封神演义》的一则故事,妲己蛊惑纣王让比干挖心,姜子牙事先让比干喝下符水,然后让比干挖心后跑出宫找一个卖空心菜的人问她“人无心可活否?”,若是那人回答可活则可以活下去,若是那人回答不可活就只能死。

电视剧里的演绎比较丰富一些,是妲己幻化做卖空心菜的妇人回答“人无心当然死了”,然后比干吐出一口血,直接死去。

对这个故事,对这个暗喻,燕回鸿当然不会陌生,实际上这个故事所蕴含的道理无非也就是“信念”两个字,按理说人的心被挖出来后就肯定死了,但比干还能跑出宫来,姜子牙给他的符水就相当于一个信念,让他认为自己能够活,但最后卖空心菜的妇人给出的答案等于打碎了他的信念,他也就死了。

类似的故事燕回鸿还听过一些,比如清朝的时候有一个人犯事儿了,是死罪,要问斩,他的舅舅是刽子手,他去问舅舅能不能有办法让他活下来,他舅舅只是一个刽子手当然没什么能量救下他,只能当作安慰告诉他等他举起大刀时他就闭上眼一直往前跑就能活下来。

随后问斩时,舅舅举起刀将自己侄子的头砍了下来,这件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

谁知道几年后舅舅忽然收到一封信,是自己侄子写的,感谢舅舅告诉他活命的方法,现在他洗心革面打拼了几年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家业了,还娶了老婆生了一个孩子,请舅舅上门喝茶吃饭。(因为侄子是罪犯,所以一直隐姓埋名)

舅舅克服了自己内心的恐惧找上门去,果然看见了自己的侄子,侄子当面感谢舅舅当初给他的活命之法,舅舅还看见侄子的孩子在床上躺着,一个一岁大的孩子,妻子正在做饭。

舅舅只能实话实说,说他当初其实已经砍下他的头了,那个法子是他安慰他说的,侄子听完后面色大变,然后明白了过来,身体当即化作了一摊黑色的血水,床上的孩子也化作了一摊血水,侄子的媳妇儿则是变成了一只黑猫;

黑猫感叹道:“你不该告诉他的,他一直以为自己还活着。”

燕回鸿觉得,此时的老富贵应该就是那种状态,他的心死了,所以人也就死了,实际上,杀死他的,不是其他人,而是他自个儿。

但此时,自己莫名其妙地却像是加入了这场“游戏”之中,他不知道老富贵为什么会找上自己,难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数?但现在的自己就像是比干挖心时的卖空心菜的妇人以及那个刽子手舅舅的身份。

老富贵的生死,似乎就在自己的回答之中;

他已经死了啊,

这一切都只是大半年前的画面了啊,

一切都已经是定数了啊,

燕回鸿整个人有点蒙了,他有点胆战心惊,

难道说只要自己这时候回答一声“可活”,一个已经死去了大半年的人就能死而复生?

远处的霹楼本来都觉得不耐烦了,但是忽然间看见蹲在那里的燕回鸿脸上居然露出了惊恐之色,当下也是心中一惊,

到底,

出什么事儿了?

居然能够让这样一位高级听众巅峰的强者变得如此不堪?

……

乐山大佛之下,须弥空间内,刚刚一直一言不发什么动静都没有的和尚在封印解开之后就直接对苏白喊话。

佛爷在此时自然没再去想和尚之前“坐而不乱”的事儿,实际上那件事儿落自己身上自己估计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甚至大白,可能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吧,当然,撇开大白犯病的时候,那时候他会怎么选还真不好说。

胖子才从昏厥中苏醒过来,显然没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他只觉得之前一直压抑在自己身体和灵魂上的黑雾消失了。

然后看见苏白身上插着几根青铜锁链飘浮在半空中,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声:“大白,这POSS不错啊,我记得《蜘蛛侠》里有一期反派BOSS跟你这造型很像。”

盔甲人在此时已经彻底失去了生机,只剩下那一套盔甲还漂浮着,仿佛挂在那里的装饰品一样,那个刚刚爆发出来的可怖存在真的像是一场梦一样,梦醒了他就消失了。

也许,他是最憋屈的一个,因为封印了两千年后,哪怕是苏醒过来,却依旧没办法使用出自己的全部力量,到最后事情的陡然转变让他带着浓浓的不甘和恐惧再度被封印起来。

惺惺相惜的感觉,苏白还是有的,但绝对不至于生出怜悯,而且在刚刚如此紧张的时刻,苏白也没有佛爷那种看客的心思会想到和尚其实还有后手没给自己,所以这个时候听到和尚对自己的提醒,苏白扭过头看向和尚问道:

“和尚,什么意思?”

和尚眉头紧锁,像是遇到了很大的困扰一样,这种关切,其实做不得假的,就像是你有一个好兄弟,你跟他感情很好,但如果让你命给他换他活命你估计也不会选择同意,但是彼此的感情和关心还是真切的。

“古僵二转的副作用,你有感觉到么?”和尚问道。

“副作用?”

苏白像是明白了过来,然后感受了一下,道,“这次好像副作用不明显。”

说完,苏白自己忽然沉默了下来,他终于明白和尚的意思了!

一时间,整个的氛围瞬间陷入了凝重。

佛爷这个时候似乎慢慢明悟了一些东西,然后深吸一口气,心里则是在想着,这和尚怎么能想到这一层的?

胖子还有些晕乎,好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现在苏白飘浮在天上气息强盛,而之前那个狂到日天日地日空气的家伙又变成一具龟壳了。

“操,到底怎么了?”胖子的声音有点哑了,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问道。

苏白低下头,看向还插在自己身上不停地给自己重新补充力量的青铜锁链,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个道理苏白很早就明白,只是,自己却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一次走入了瓮中。

生气?

已经很难生气了,

愤怒?

甚至已经愤怒不起来了。

自己似乎才刚刚摆脱来自那对便宜爹妈的控制没多久,居然又不知不觉间走入了另一个的局中。

但自己根本就没得选择,就是在刚才,自己如果不接受这三根青铜锁链的能量灌输以及加持,自己可能早就在盔甲人的压制下灰飞烟灭了。

但眼下,自己却又像是唐僧一样,被洗干净了身子,已经摆上了蒸笼,甚至下面的这堆火,还是自己给添的柴鼓的风。

身形,缓缓地落下,苏白没有刚刚死里逃生的意气风发,脸上,只剩下了一种无奈,他看了看和尚,又看了看胖子,最后又看了看佛爷。

以苏白的性格,他根本说不出“我的命好苦”这种话,但正是因为什么都没说,那种无奈和不甘才越发的浓郁。

难道,自己的人生,就只能当一个提线木偶?

苏白慢慢地坐了下来,他没有拔开自己身上的三根青铜锁链,而等到自己的身体被修复完成境界还是维系在高级听众初阶巅峰时,青铜锁链也就自动地停止能量输送了。

一如,之前一样。

胖子还有些不明所以,他摇摇晃晃地走到苏白面前,看着苏白,问道:

“操,大白,怎么了?怎么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

呸呸呸,死了爹妈你该高兴才对。

你到底怎么了啊?咱活下来了啊,你牛叉啊,一个人搞定了这个铁王八。”

苏白沉默不语,仿佛就没听见胖子的话语一样。

胖子很是不解地回过头看向和尚,和尚走了过来,他身上也是带着重伤,气息也很是虚浮,但还是开口道:

“古僵二转的副作用,之前苏白吸收花草树木植被的生机都能被这种副作用弄得脑袋疼,而这一次,那个盔甲人几乎是把他全身的一切力量,甚至包括境界等等的一切都压榨了出来,他重新吸收了力量恢复之后,却没丝毫的副作用感觉。”

“那这是啥意思啊?”胖子还是没搞懂,他刚刚昏过去了,很多画面没看见。

“盔甲人以为自己是棋子,是牺牲品,所以才会发疯,但可能……”说到这里,和尚看向了面前坐在地上的苏白。

“等等,说清楚点,这铁链里的力量怎么了?”胖子还是有些迷糊。

“盔甲人之所以会发疯对苏白下手,是因为富贵;

苏白之所以会成为守护者修炼了古僵三转,是因为富贵;

恐怕,大白,你之所以能催动这三根铁链,也是因为富贵吧?”

胖子整个人愣住了,随即破口大骂道:“操,那个老菜帮子要夺舍?古僵二转的副作用是故意用在这里的?”

苏白这个时候笑了笑,像是完全放弃抵抗了一样,道:

“这一次从灵魂到肉身甚至是境界,都已经被清洗了一次,所以这次古僵二转的副作用将会无穷大;

哥几个,我这次好像真的栽了,

可能在下一秒,我就不是我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