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友情岁月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九十年代初的中国,正处于一个日新月异的变化阶段,新的东西开始越来越多,老的东西却还在做着挣扎,不老不新的东西还夹在中间大声喧哗,无论是经济还是思想又或者是文化,都处于一个快速改变的动荡之中。

那个时候,KTV还算是很新潮的东西,足疗店按摩店真的做按摩和做足疗的所占比例比后世要小得多得多。

这条路的尽头,是一家国营的大纺织厂,按照以前的习惯,工人们基本以厂为家,以厂为荣,一个工人也就代表着一个家庭,代表着许多人口,所以往往在大厂的附近总是会自然而然地形成一个密集的人流集中点。

每到下班或者将下班时,很多摊贩都会来到这条马路边开始摆摊做生意,其中不乏厂里的正式职工出来赚赚外快。

卖吃的,卖穿的,比比皆是,且在这个时候市容整顿的概念还没后世那么严厉,派出所那边也懒得管,厂保安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家馄饨摊位上,身上穿得很是新潮的年轻男子正坐在那里大快朵颐,他的穿着哪怕是放在后世也绝对没有丝毫落伍的意思,再加上他“姣好”的容颜,使得坐在路边塑料小桌边吃馄饨的他总是能吸引下班回家的那帮女工的目光。

后世的人们常认为是时代的变化以及通讯工具的普及发展使得约炮这些冲击着社会日常伦理的事情开始变得泛滥和严重起来,但实际上这种事儿算是人类的天性,否则为什么千年前潘金莲会打开那扇窗?

只是很可惜,男子像是一个纯吃货一样,面前摆放着三碗馄饨,只顾着吃,倒是对附近的媚眼毫不在意。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走了过来,搬过一张小板凳就在小桌边坐下,直接端起男子面前的一碗馄饨也开始吃了起来。

“自己点啊!”男子很不满地抱怨道。

“我胃不好,怕烫。”中年人解释道。

“谁叫你做僵尸的,对了,僵尸还需要吃饭么?每天往死人堆里一躺不就饱了么?”男子调侃道,这时候才刚下班,夜市也才出摊,所以附近的人并不多,倒是没人听到二人如此出格的对话。

“那你干嘛不自己给自己扎一个纸人解决生理问题呢?还一直纠缠着人家梦雨做什么。”中年人喝了一大口汤,显得很是心满意足。

“那能一样么?哥们儿我追求的是情怀,享受的是登山的过程,是一种对自己的鞭策和驱动,倒没有真的想过如果哪天登上山顶看日出是一种什么感觉,或许,会很无聊吧。”

“简而言之,也就是始乱终弃么,玩到手就没新鲜感了。”中年人一副过来人的姿态。

“哎,我的富贵哥唉,我求求你了,跟你聊天时你能不能不跟你平时开工作会议那样来个总结陈词?那样会把天聊死的好不好?”

“跟你聊刘梦雨多漂亮多清高多有气质?”富贵顿了顿,道,“我怕你会打我。”

“谁敢打你啊。”苏余杭摇摇头,“打不死你反而要被你阴死,不对,如果我今天打算打你,你是不是十天前就能知道然后做准备了?这太吃亏了。”

“没那么夸张,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我看不见跟我关系比较亲近人的未来。”徐富贵又吃了一口馄饨,像是有点饱了,道,“出来时在家用过饭了。”

“嫂子的手艺也亏你能天天吃下去。”苏余杭毫不客气地讽刺道,“自从上次在你家用过一次饭之后我就发誓坚决不去吃第二次了。”

“以前条件苦,哪有什么东西好吃的,那个时候有得吃饱就很香甜了,她也没地方练手艺啊;哪像你,高门大院里出来的,自小没吃过什么苦吧?”

“得嘞,别跟我来这一手啊,忆苦思甜,等你开大会时好好跟下面人说,咱俩不兴这个,账我结了,走几步消消食?”

“可以。”

……

热闹的街区在这个年代在这个小城市里,还算是少数,没走多久,四周就显得荒凉了一些,偶尔能够看见骑自行车过去的人,甚至还能看见三五一伙的家伙过去,眼下的城市还没后世那种摄像头普及的概念,所以治安上自然很难做到很好。

但这些问题,对于这两个人来说是不存在的。

苏余杭掏出烟,自己叼了一根,又递给富贵一根。

“哟,特供的。”

“说的像是你抽不上一样。”

“级别不同啊。”

两个人点了眼,一边走一边吞着雾,为全球变暖做着属于自己的贡献。

“说吧,刚出故事世界就找我,什么事儿?”富贵抖了抖烟灰问道。

“就不能是想你了?”苏余杭反问道。

“得嘞,你上个故事世界我没记错的话是和刘梦雨一起进的吧,好像是《僵尸先生》故事世界,故事世界一结束你不去和她继续热络着巩固一下生死与共的革命情谊,跑来找我做什么?”徐富贵说着说着自己笑了起来,“我可没刘梦雨那么大的魅力。”

“来,我跟你说。”

苏余杭在马路边蹲了下来,他随手找了根树枝,然后就在柏油路上画了起来,少顷,一副简约的画就在面前呈现出来,虽说柏油路到夏天时会变软,但想要在上面作画对于普通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画功进步很大啊。”徐富贵感叹道,他是知道自己这个朋友对书画方面有很深的造诣的。

“看这里,这是《僵尸先生》故事世界里的一个地方,算是妖穴吧,里面住着许多的妖怪,我呢,和梦雨本打算脱离其他听众一起进妖穴碰碰运气的,但就在这个入口处,忽然出现了一个漩涡,然后走出来了这个家伙。”

在苏余杭的画中,有两拨人,一拨人是一男一女,虽然寥寥几笔,却尽显神韵,是能够看出来是苏余杭自己跟刘梦雨的,还有一拨则是从漩涡里走出的男子。

“这人脸,看不清楚啊,连衣服都模糊的,只能看出是一个男的,而且年纪不大。”徐富贵清楚苏余杭的技艺,那么,显然对方的形象衣着模糊不是因为苏余杭画得不好,而是因为可能苏余杭自己都无法记清楚对方的衣着和长相了。

“那可能是广播出了问题了吧,原本设置好的一个关卡,结果被广播撤离了,你们交过手没有?”徐富贵问道。

“短暂地交过手,我还准备引动天雷呢,那家伙的近战能力很强,很不好对付,而且,我感觉他好像也是一头僵尸,但和你的僵尸不同,你是地地道道的僵尸,他那里我有点说不上来,感觉有点不纯。”

“不纯?”徐富贵呢喃了一声,道,“那可能是血统不纯了,最后呢?”

“最后他忽然消失了,这家伙从出现到消失感觉让人没头没尾的。”苏余杭说道。

“你这让我看,我能看出什么门道来?”徐富贵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是什么斤两你又不是不清楚,外面人再怎么传,哪怕那帮大佬们也偶尔找找我,但我要是真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我干嘛还当听众啊,直接当广播播音员不就得了么。”

“真看不出来?”苏余杭有些无奈道,“虽说广播有时候也会出一些问题,甚至是一些错误,但这次我真的感觉不像是错误,反而有种特殊的感觉。

梦雨和我的感觉一样。”

“成吧,反正我是看不出来,既然没头没尾的也对你的故事世界剧情没什么影响,那说不定是哪位大佬正在做什么事情反抗广播导致广播出现一点纰漏也说不定。

或者,你干脆把他看成你跟刘梦雨的儿子来找你寻亲了,哈哈哈!!!”徐富贵说着说着自己都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你这家伙越说越没谱了。”苏余杭又好气又好笑,随即道,“对了,最近我认识了一个科学家,挺有意思的。”

“你还信科学?”徐富贵很意外,因为广播的存在,就是最大的反科学。

“还行吧,相处得还不错,也能给我弄出一点有意思的产品。”

“对你现在的用途,应该不大了吧?”

“以后呢?”

“以后的事儿,谁也说不准。”

“对了,富贵,你能看见我和刘梦雨以后结婚的那天么?”苏余杭忽然问道。

徐富贵摇了摇头,“你和我关系太亲近了,我看不出来,但如果你们以后有了孩子,我可以给他当干爹。”

“那感情好,我儿子以后考试前就找你这个干爹提前看考试题目了,中考高考都不用慌了。”苏余杭拍了拍徐富贵的肩膀,情绪忽然低落了下来,“富贵,你说咱还能活多少年?”

“我觉得我能活挺久的,意外的久。”说到这里,徐富贵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我不知道我这种感觉是对是错。”

“能活得久还分什么对错啊,知足吧。”

“但我觉得我还能活二十来年,你信么?”徐富贵扭过头很认真地看着苏余杭,“我自己都不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