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实力回升!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留下这句无厘头的话语之后,徐富贵又笑了笑,他像是在调戏一个朋友孩子,带着一种类似于长辈对晚辈的慈爱;

他能看见自己,

在那个时候!

苏白曾记得自己第一次下黄泉碰到苏余杭的墓碑时,当年在这里留下墓碑的苏余杭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随手一掀,将自己掀飞了出去,但苏白清楚,那时候苏余杭应该不知道二十多年后站在他墓碑前的是自己。

但徐富贵能够做到这一点,只是,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却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却被苏余杭坑到在证道之地一躺就是二十年,然后当自己和他交接了守护者位置后,他就直接地和自己亡妻的骨灰一起消散,自此不存于这个世间。

曾经,苏白也认为徐富贵是一个失败者,在与苏余杭的竞争中他失败了,最后落得这个田地,但后来,从徐富贵对自己的态度以及等徐富贵陨落后自己所发现的关于他的一些事,证明当初他和苏余杭的关系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但现在,

这个玩笑,

真的不好笑。

“看,这阿鼻地狱的星空,多美。”徐富贵伸手指了指天,然后自己也抬头看去,随后,这个画面开始慢慢地模糊起来,

一同模糊的,还有此时的苏白,因为他现在已经全跪在了地上,血肉模糊。

在盔甲人绵延不绝的压力和封闭之下,自己的身体已经几乎被榨干,身体也开始了扭曲,可能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自己的身体就会化作一摊肉泥,而后随风飘散。

就像是徐富贵死时的那样,干脆,洁净,不留丝毫痕迹。

但徐富贵最后的那句话,让苏白猛地想到了什么,当初在吞掉这条黄鳝看到阿丽莎(女古尸)的记忆之后,苏白曾和佛爷专门讨论过画面中自己躺在棺材里的环境。

苏白对佛爷专门描述过那里的星空,甚至还在茶几上用指甲刻画了出来,佛爷说那里是阿鼻地狱。

当时,自以为找不到其他线索的苏白还刻意地去铭记过头顶星空的阵,那是不同于任何星座的构建,带着一种简约却神秘的内涵。

而现在,当这张星图再次出现在苏白的脑海中时,苏白忽然意识到,这阵图有点熟悉,猛地,他想到了青铜箱子,随即,又想到了此时正在不停抽打着盔甲人身体的三条青铜锁链。

这些神秘的青铜器,都和阿鼻地狱有关?

当初苏余杭、徐富贵以及那位大法师三个人也应该类似于自己跟胖子和尚的关系,他们到底在阿鼻地狱里发现了什么?

只是此时没有什么时间留给苏白去思考,因为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浑身的力量已经被榨干,自己仿佛已经……

回天无术。

……

“死了!要死了!哈哈哈哈!他要死了!”

盔甲人的内心正在被一种狂喜所填充,他的喜悦来得莫名其妙,因为苏白和他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事情的发展似乎早就偏离了原本的轨迹,就像是1914年那名塞尔维亚青年开的那一枪最后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样,很多时候,事情最终的发展并不受预期所约束。

盔甲人近乎迷信地认为苏白是自己的命中克星,因为有着太多太多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因素搅和在其中,让他变得极为敏感,或者叫……神经质。

杀了苏白,对于他来说,有着比复仇徐富贵更高的意义。

眼下,这个家伙的身体已经被自己榨干了,他的生命之火,也即将熄灭。

盔甲人看着自己身前身体都开始扭曲“枯黄”的苏白,心里长舒了一口气,但忽然间,他看见苏白早就龟裂的皮肤上,血肉似乎又开始了慢慢地流淌,这是一种人为控制的流淌,鲜血和肌肉在慢慢地变化着,形成了一道类似于刺青一样的图案。

“你的挣扎,是没有用的。”盔甲人沉声道,他很兴奋,甚至不以为意,因为苏白已经没有力量了,只剩下血肉里那残存的丁点生机,这其实也是苏白最后能够调动和改变的东西。

“去死吧,结束了!”

盔甲人正在等待一个顽强的僵尸生命在自己面前消散的结局,但也就在此时,苏白身上,确切的说是苏白皮肤上的图案在此时竟然绽放出了一缕绿色的光芒。

不,这光芒不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他已经没有力量了,盔甲人下意识地抬起头,他看见了四周的青铜锁链在此时也绽放出了光芒,而苏白身上的光芒则是这些锁链的光辉投影产生。

一种莫名其妙且让其灵魂震颤的危机感传来,

盔甲人几乎咆哮道:

“快给我去死!”

但也就这时,三条虚化的青铜锁链直接穿透了盔甲人的身体,自然而然地也洞穿了盔甲人对苏白所下的隔绝禁制,直接进入了苏白的体内。

且在进入苏白体内后,这些青铜锁链开始逐渐凝实,就像是三根巨大的青色筷子一同刺入苏白的身体一样,这样子的形容有点血腥和残忍,但要知道眼下的苏白已经被榨干到就剩下这一摊肉的地步了,也就能释然了,

已经坏到底线了,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

下一刻,盔甲人惊讶地发现苏白的气息正在回升,是的,居然在回升!

这是怎么回事?

封印了两千年,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冬眠”状态,盔甲人的心智其实还是原本的那个年纪,再加上有很严重的神经质,使得他在此时彻底地失去了方寸,

过了好一会儿,盔甲人才发现问题的关键在于青铜锁链正在不停地给苏白输送着一种特殊的能量,这是属于青铜锁链的力量,是类似于法器本源的力量。

两千多年的时间,青铜锁链靠着三江水脉滋养到了如今,所累积下来的灵气何等恐怖?

苏白舒服得简直要喊出来了,一个几乎渴死的人忽然被送上来一大缸水,身体的本能反应甚至超出了意识的速度。

苏白在拼命地吸收着,拼命地将这些主动送上来的“食物”吃入自己的体内,很疯狂,很迫不及待。

盔甲人开始攻击苏白,哪怕让苏白获得喘息之机他也不准苏白继续从青铜锁链上继续获得补充,但这三根青铜锁链却像是隔绝了这一块的空间一样,将苏白彻底地封闭在了里面,任凭盔甲人如何的击打都无济于事。

这,

本就是困锁他的锁链,自然而然在面对他的攻击时更有针对性。

这让盔甲人几乎疯狂,他的双眸早就被愤怒和惊恐所充满,他不知道这为什么要发生,但却清楚地知道自己绝对不该让这件事继续下去。

他如同疯了一样不停地轰击着面前的空间,不知疲倦,整个空间里不停回荡着巨大的轰鸣声,至少,对于这个小空间来说,真的像是来到了世界末日。

但三条青铜锁链依旧屹立不动,而苏白的气息,则开始从一摊烂泥变成普通人的气息,逐渐地开始提升到了低级听众,并且这种提升,还在继续着。

远处被封困着的佛爷看到眼前的一幕,嘴巴张开,他有些替胖子庆幸此时他还在昏迷着,否则看到这一幕估计又得心塞塞。

虽然这种心态和想法不对,但是佛爷还是想不通为什么都到这个局面了,事情居然还能发生如此巨大的转机?

这已经不是运气所能够解释得了的了。

至于和尚那边,佛爷倒是没有继续关注,但佛爷相信,和尚应该也是在注意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

力量……

本源……

实力……

刚刚被强迫失去的东西,现在正在慢慢地被找回来,而且像是一种过滤一样,自己之前体内杂七杂八的杂质以及力量属性都被清除掉了,现在再次吸收时,一切都可以做到最为完美的精纯。

苏白慢慢地睁开眼,此时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资深者水平了,他看见面前的盔甲人正在不停地轰击着自己身前的隔膜却无济于事,同为精神病,他能够感受到对方此时的歇斯底里,但苏白的嘴角却露出了笑容。

你要杀我的,来啊!

伴随着实力以及本源的逐渐恢复,苏白的大脑也开始重获了清明,他能够想到的一点就是,自己这次的机遇,似乎是和徐富贵跟自己那爹苏余杭的交锋有关。

当初跟着苏余杭以及那位法师的徐富贵应该不知道自己之后会被自己最好的朋友给坑得那么惨,他只是在调弄一下自己,但之后的呢?

当自己当初跟着一批资深者第一次进入证道之地时,

躺在棺椁里已经二十年的徐富贵,为什么到最后关头硬生生地要将自己留下来?

自己学会了他的古僵三转,自己不停地吸收尸气,自己在徐富贵的诱导下最终接过了徐富贵的位置成为了新的证道之地守护者。

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太过刻意,

正如所谓的海誓山盟其实并不需要刻意地追求它的实效性,至少在情侣热恋的时候双方说这句话时也都是真诚的。

也就是说,当初的徐富贵可能是看出了躺在下面棺材里的女尸中有苏白也就是自己身边好友孩子的影子,所以逗弄了一下,但之后躺在棺椁里的徐富贵却将以前自己纯粹无心之举给利用了起来。

只是,

好讽刺,

自己的爹似乎利用完了自己想让自己去死,

而他的仇人,

却为了复仇想让自己活下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