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夜归人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秦皇岛是一座很美的城市,但却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大城市,再加上现在算是进入了旅游淡季,自市区至老龙头景区路上的车辆也很稀少。

秦杨嘴里咬着一根烟,没有点燃,而是在慢慢地咀嚼着烟丝,他今天看到了太多的事情,其冲击不亚于刚刚成为听众时的那种感觉,所以他需要调整好心态,毕竟回到家后,要面对自己的妻儿。

自己的家,自己温暖的小窝,一直是他的天堂,所以他很尊重,甚至……虔诚。

“滴滴……”

手机忽然响了,然后提示接单成功,秦杨皱了皱眉,自己难道是刚刚忘记关闭软件了?

他确实是有些吃不准了,毕竟自己本来古井无波的心态自在飞机场那边接下那位之后就一直处于心神不宁的状态,所以忘记一些事情疏忽一些东西也能算是正常吧。

毕竟,自己跟那个越到紧张时候越冰冷的精神病还是不能比的。

秦杨脑海中想到了苏白,那个自己接触不多却感触很深的家伙,那个家伙,已经是高级听众了啊,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被甩开这么远了,远到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物了。

有些唏嘘,也有些怅然,但每个人的追求毕竟不一样,秦杨追求力量,只不过是为了能多活一段时间,多活一段时间,不是为了变得更强,而是想要和自己温柔的妻子以及还未长大的孩子多待一会儿。

他是一个为亲情所累且心甘情愿的人,当然了,苏白其实也是一样,他也是为亲情所累,只不过人秦杨的坚持是为了与自己的妻儿再多享受一会儿温暖,而苏白的坚持则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亲手扭下自己亲生爹妈的人头……额,本质上还是差不多的。

秦杨决定把这一单接了,因为他觉得这可以让自己更快地回到之前的生活状态中去然后以普通人的心态去面对迎接自己回家吃饭的妻儿,而且,按照定位来看,打车的人就在自己前面不远处。

少顷,秦杨看见前方公路边站着的一男一女,应该是两个游客。

摇下车窗,秦杨探出头问道:“是你们打的车么?”

男的手里拿着相机背着一个旅行包,女的手里提着一个小包,两个人一边微笑点头一边打开车门上了车。

当秦杨准备挂档继续往前开时,刚上车的男子却开口道:“师傅,我们要去老龙头。”

“可是单子上说的是要去市区啊,我要回家,顺路才接的单。”

“你看你,定位错了吧。”女人对自己的丈夫有些抱怨。

“不好意思师傅,能把我们送过去么?我给你打双倍的车钱。”男人恳求道。

其实,若是以往的话,秦杨该送还是会送的,毕竟他需要钱,需要干净的没因果的钱,需要足够的钱留下来给自己的妻儿,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时候忽然以一种“很正常”的方式死去。

但是这一次,秦杨有点不想再走回头路了,他本能地排斥再开回老龙头景区后万一再碰到从海里出来的那位。

“我以前也是开滴滴的,师傅,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带媳妇儿出来旅游一次,帮个忙吧,飞机晚点了,我们为了贪图便宜订的是往返机票,所以今天必须去把老龙头玩了。”

既然男的都这么说了,秦杨只得苦笑了一声,罢了,回去就回去吧,既来之则安之,自己都把那位给送过去了,也不担心再把他给拉回来。

调头之后,秦杨再次向老龙头景区开去。

车上,女人显得很平静,男人则是不停地看向车窗外,一副有点缅怀的意思。

“哥们儿,以前来过秦皇岛?”秦杨问道,出租车司机如果不会唠嗑真的能憋死你,因为他们的工作性质,除了听听广播之外也就是跟乘客聊聊天了,总不能一边开车一边看视频或者玩斗地主吧?

“来过,快二十年了吧,那时候我儿子才刚出生呢。”男人唏嘘道,“上次来的时候,这条路还没修起来。”

“二十年前?”秦杨思索了一下,笑道,“没看出来啊,老哥,你可真够面嫩的。”

“哈哈,我再嫩也没我媳妇儿嫩啊,你猜我媳妇儿像是四十多的人么?”男人像是献宝一样指了指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女人闭着眼,应该没睡,但明显不想搭理男人。

“嫂子也年轻,羡慕你们啊。”秦杨这句话就是胡扯了,他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做到容颜不老了,但问题是他的真实寿元基本活不到那么久,中途意外死亡的概率真的太大了一些。所以,听众圈子里,无论是资深者还是高级听众都很少说什么“寿与天齐”这类的中二屁话的,生命层次的提升带来了寿命的延长在听众的淘汰机制下却显得很没意义。

“这是你儿子么?”男人指着秦杨车窗角落里放置的一张照片说道。

“对,我儿子,今年三岁了。”

“挺好的,这个年纪的孩子最好玩了。”男人说道。

“皮得很,头疼着呢。”秦杨笑了笑,“其实,孩子还是七八个月那会儿最好玩,粉嫩得像是个瓷娃娃。”

“哈,对,只是可惜了,孩子终究是要长大的。”男子叹息道,“小时候顽皮也就费心一点,但真真长大后,就完全变了。”

“这是父母常态嘛,很正常,咱自己不也是这么走过来的么。”

“也对,咱还是真的一样走过来的。”

“老哥,那你儿子结婚了没有?看样子,二十多了吧?”

“早呢,没影子的事儿,要是这小子能早点结婚有孙子抱,我们夫妻俩还出来跑什么?”

“呵呵,现在年轻人都不急的,总觉得自己还是小孩子想多玩几年再说,年轻人,总有不同的世界观的。”

“我随他吧,他眼光挑剔得很,我们也做不了主,我们有时候催他一下吧,他还跟我们急眼,说要去抱养一个回来给我们带孙子,你说这不是气我们夫妻俩嘛。”

“哈哈哈哈哈。”听到这里秦杨这次是真的被逗笑了起来,“有意思有意思。”

这个男人很健谈,也很风趣幽默,似乎无论什么话题他都能接得滴水不漏让你很乐意去和他交流,等到车子又开回老龙头景区时,秦杨居然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意思。

女人先下车了,男人则是跟秦杨互相递了一根烟然后也下了车。

秦杨把这根烟点燃,慢悠悠地抽完,再向四周看了看,确认那位不在这附近,当下他也只能随意地拍了拍方向盘,

“不等你了,回家吃饭去。”

……

“你的话,似乎越来越多了。”女人很是平静地说道,她没有明确地表现出不满的情绪,但是她这种语气确实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你的话倒是少了。”

“你是不是后悔了?”女人看着男人,“后悔当初没把他真的当儿子养?”

“没什么后悔不后悔的,我也没那么幼稚。”男人拿出相机,向后退了几步,对女人道,“难得可以出来走走,给你拍张照片吧,来,摆个姿势,你很美的,一直很美。”

女人无视了男人,自顾自地向景区里走去,男人则是跟在后面一直抓拍着,乐此不疲。

终于,两个人登上了古城墙,面朝大海,却不是春暖花开的季节,这个时候,傍晚的海边其实真的有些凉人了。

“哎,我就不信了,我无聊时会想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就一直没想过?”男人后背依靠着城墙垛子看着女人。

风吹刘海,带来些许零碎和杂乱无章,却更显出一种风流倜傥,男人说她很美,他又何尝不是一直英俊挺拔,哪怕如今看起来上了年纪,却依旧带着一种成熟男人的气质。

女人摇了摇头。

“真的?”男人还不死心。

女人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看着男人,“我有那么无聊么?”

“这不是无聊不无聊的问题,两三年前,他可是在这里,发了疯一样不惜一切地给你报仇。”男人的眼神有些迷离,“你当时,真的什么都没想过?”

“我觉得你的脸皮,真是厚;

他刚出生时,大冬天是你把他直接放在自来水龙头下冲洗。

当初他的头从玻璃杠中探出来,是你直接按住他的头把他硬生生塞回水下的,现在,你又开始无聊到幻想另外一种结果和选择了?

如果你真的变成这种无聊的人,那么被你几乎坑死的富贵岂不是得死不瞑目了?”

“别说我啊,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用完你妹妹的身体居然让她自己跑回去躺床上腐烂,我一直觉得你的审美扭曲了。”

“哦?”女人喂喂蹙眉,看着苏余杭,“那你以后还得跟我待在一起成为永恒,岂不是难为你了?”

“哈哈哈,我对永恒不永恒真的不感兴趣。”男人看着女人,很认真地说道,“我选择这条路,只是想和你待在一起,两个泥偶砸碎加水揉合在一起,重塑一个你,再造一个我,在我看来还不够烂漫,我要和你变成唯一的一道意念,而这个时间,没有终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