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唱征服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富贵?

徐富贵?

他曾经来过这里?

那么,他的古僵三转的原始功法也是从这里得到的么?

甚至,如果借助这里得天独厚的条件,徐富贵很可能就是在这里加以创造出属于他自己的功法的,毕竟,古僵三转第一转还好,第二转则是完全得靠外界合适的环境才能达成。

苏白本就没多少紧张和慌乱,毕竟在刚刚的“代入感”之中,他连始皇帝都见过了,甚至也“亲身”感受到过始皇帝身上的那种天子之威,眼下的此情此景比起刚才,就显得有些上不得台面了,换句话来说就是相当于审美疲劳。

“所以呢,你是想拉着我和你一起封印在这里?”苏白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他现在脑子里确实在想着如果自己之后一直待在这里,那么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有了之前被困锁在证道之地的经历,现在苏白对于那种禁闭和隔绝这件事儿还真有了不少的适应力。

“我需要出去。”盔甲内的存在开口道。

苏白听出来了,对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流畅,这应该是其正在不断苏醒的征兆,想想也是,证道之地里好歹还有一条黄泉,苏白可以靠着黄泉去每天吸食尸气转化成自身的能量就跟普通人吃饭差不多,但是这里有什么?

除了白蒙蒙的水雾还是水雾,而且有这道徐福当年亲手画的符纸在这里,等于是摒弃了外围一切影响,这个家伙固然两千年是数万大秦虎贲以养蛊之法自相残杀剩下来的五百煞星之一,但两千年的完全隔绝性质的牢狱生活如果还一直保持着正常身体状态可能早就变成人干了,之前的他,像是一些会冬眠的动物一样只留有一缕意识在外面而其余身体机能则是完全陷入了假死状态。

这一幕苏白以前还是资深者时在从那个世界回来的火车上见到那位大佬吸血鬼用过,只可惜那个大佬还没完全苏醒就被自己给坑死了,当然了,那件事苏白只是“果”,真正的“因”还是那个吸血鬼死之前所说的,荔枝坑了他们。

“你知道我正在苏醒,却不想着提前动手么?

还是,你对自己那么有自信?”

对方似乎也对苏白的淡然感到了些许的意外,因为实力能够到达这个层次的人,还真没哪个是蠢货。

“我认识一个朋友,他最拿手的是幻术,但是他的幻术对我起不了什么作用,而你的幻术,不,在我看来你的这些手段,甚至连幻术都算不上,只能算是骗术了,真的太低级了。

比如你在记忆画面里为了迷惑我,让我觉得我就是当时的你,却自以为聪明地往我意识里塞阿母和阿姊,甚至还来了个阿牛,再比如现在,我猜测没错的话,当初的你应该是反抗祖龙的意志所以被惩戒封印在这里,我不清楚祖龙为什么不顺手把你给杀了放放血给其他的人再喝一碗补一补,但你这个待遇以及你所犯下的事儿无疑意味着你是一个罪人。

但你身上穿着的这具甲胄,和记忆画面中的秦兵黑甲完全不同,我不是历史研究学者,但我还是能够看出来你身上的这具甲胄至少也是一名将军才能穿得上的吧?

难不成祖龙把你关在这里,还给你升官了?”

盔甲猛地起身,向前一步,其内的人影也在此时慢慢凝实,但接下来,其又像是显得极为吃力一样又步履踉跄地退了回去,甚至站都站不稳了,直接从站姿变成了坐姿。

这是一个小兵,哪怕他活了两千年,但这两千年的时间他几乎都是在沉睡,事实上,他的心智,还是和当年差不多,他不是游历红尘看破世俗的老狐狸,甚至他的一些手段和谋划比一些普通的资深者都不如,放在苏白面前,就真的有点班门弄斧的意思了。

“帮我出去,我满足你一个条件。”盔甲内的存在似乎认命了,面前的这个人,给他一种很无力的感觉,当然,无力感之下,还有愤怒和憋屈。

如果自己头顶没有这张符纸,如果自己身上没有这具甲胄,面前的这个家伙,自己可以随手杀不知道多少个!

“那老富贵当初为什么没把你放出去?”苏白皱了皱眉,可惜,老富贵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当初的自己也没料到那次证道之地守护者的交接班居然是自己与徐富贵的天人两隔。

那个在证道之地棺材里一躺二十年杀了不知道多少西方守护者的活死人,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他怕了。”盔甲内的声音带着一抹嘲讽和追思,“他害怕把我放出去。”

“现在,不是你以前的那个年代了,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大秦早就已经亡了,当今的天下也和以前的天下完全不同了,有一只眼睛就挂在苍穹上一直注视着这里。”

“但那只眼睛,只能关注一个世界。”盔甲内的声音回应道。

“你知道些什么?”苏白有些感兴趣道,反正自己现在也没琢磨出出去的办法,倒不如跟这个两千年前的古人聊聊天解解闷。

“那是富贵说的,他说,没到把我放出去的时间。他说,以后他会来把我放出去。”

“但他一直没来,而且,我觉得富贵早就已经把和你的约定给抛诸脑后了,因为他被关在一个地方二十年,出来后做的第一件也是唯一的一件事就是把自己亡故发妻的骨灰盒挖出来和她一起消逝,你看,你在他心底一点位置都没有。”

苏白顿了顿,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初的富贵之所以能够从这里出去,也是因为有你的主动帮忙吧?”

毕竟,徐富贵在这里获得了秦兵炼体法的传承,而且还在这里自创过古僵三转,一个完整的传承是很难从那些遗迹里找到的,遗迹里也只有只言片语的东西,很大的可能就是面前的这位在二十多年前将秦兵炼体法传授给了富贵。

然后富贵给他画了一个“富贵牌”大饼,之后自己拍拍屁股走了,压根儿就把人忘了。

“是,他是没来,但我感觉,我距离出去的时间,越来越近了。”盔甲内的声音带着一抹怅然,“一直沉睡在我上面的大公子殿下都已经苏醒了,那些事情,应该要开始了。”

“然后我问你那些事情是什么事儿你又要回答我你不知道?”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这个家伙,还真的是朴实的可爱,尤其是当初其他人选择服从唯有他选择忤逆拒绝被贴上符纸放入棺材,更是透露着一股傻劲儿。

只是很可惜,当初富贵来到这里后把这货耍了一遍,已经一刷过了,自己想二刷基本不可能了,对方也不会再信自己给画的饼。

“祖龙将我关在这里,没选择处死我,肯定有深意的,只是我想了两千年,还是没有想通……”

对方似乎陷入了一种“回忆杀”的状态之中,苏白则是抬起头仔细观察着那张符纸,胖子也是玩儿符的,但是跟记忆画面里徐福用符时的那种感觉显然差了太多太多,只是,毕竟两千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张符纸已经变得有些斑驳了,颇有一种“山穷水尽”的意思。

而一旦符纸失效,光靠那一套甲胄是否还能继续压制着这个家伙还真不好说。

苏白开始尽力在心底将这道符纸的纹路给记下来打算出去后给胖子去研究。

“这张符,还有二十年就会湮灭。”似乎是察觉到苏白正在观察符纸,那位开口说道。

“二十年,我等不到那一天了。”苏白耸了耸肩,自己的时间,满打满算可能也就剩下两年了,广播在这两年内可能会完成听众销毁计划,然后自己可能被销毁也有可能坐上火车去那个世界。

“那就可惜了,我不能亲手杀你了。”

“我好像没惹到你。”苏白指了指自己说道。

“你身上有那个人的传承,而那个人的传承,是从我这里欺骗过去的,昔日种下的因,今日的果,就由你来了结。”

“呵……”苏白现在反而觉得那位被关在梵蒂冈也是千年以上的吸血鬼在为人处世方面倒是显得正常多了。

“好啊,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杀,你来杀啊?”苏白主动向前走了两步,伸手在对方的甲胄上轻轻地摸了一下,带着一种浓郁的嘲讽和戏谑之意。

“咚咚咚……”苏白在对方头盔上敲了敲,懒洋洋道,“等你哪天能够从这铁王八里出来再说杀我报仇这件事吧……”

“轰!!!!!!!!!!!!!!!!”

一声巨大的雷鸣响起,一道紫色的雷霆轰然落下,正好砸在了符纸所营造的结界上,那道出自于徐福已经封印这里两千多年的符纸随即四分五裂化作了飞灰消散;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也太突然,导致苏白跟苏白身边盔甲里的这位似乎都陷入了短时间的发懵状态。

“哈,大白,还不赶紧给胖爷我跪下来唱《征服》感谢我的救命之恩!

哈哈哈哈哈哈!”

胖子双手叉腰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牛叉模样,笑得像是个三百斤的傻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