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富贵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已经很久没有犯病过了,可能是因为他找回了过去的记忆,一些东西,看全了,也就看淡了,自然也就开始慢慢地释怀了;

也有可能是无奈的东西太多,比如对依旧困在孤儿院陷入沉睡的小家伙,比如对早就不知去向很可能成为下一代广播意识的自己那对便宜爹妈,比如广播所要执行的听众销毁计划,比如最后的时限证道等等;

一方面是释怀,另一方面则是无奈,你已经很难拿你的命去歇斯底里,哪怕是换得对方的一丝痛苦和不悦都无法做到。

就正如普通人的人生,从年少的轻狂到人到中年时的磨平棱角,这本就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或许,连苏白自己都有些淡忘了一些东西,但好在,那些东西,还是烙印在他的灵魂深处,烙印在他的骨子里。

这不是一场街机游戏,你的角色死了还能继续投币再来一次。

苏白不会允许这张符纸贴到自己额头上,他不允许自己就这样稀里糊涂地陷入绝对的黑暗封印之中,小家伙还在孤儿院里等待着自己证道之后去抱出来,苏余杭跟刘梦雨还等着自己去那个世界寻找杀死他们的机会,

自己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没有做,哪怕那些事情看起来很难甚至让人绝望,但这不是让自己结束和回避的理由!

如果我要选择沉睡和永久的封闭,

又何必等到现在?

来吧,

抓紧你的长戈,

抓紧它,

反抗,

反抗,

去他娘的皇权,去他娘的大秦,去他娘的始皇帝!

苏白在心里不停地吼道,他不知道自己的意念能否操控这名士兵,但这是苏白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可惜,现在没有史书记载,否则“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口号就跟大泽乡没什么关系了。

“咔嚓……”

一声脆响传出,这是兵甲与身体摩擦所发出的声音,秦兵手中的长戈忽然向着斜前方向刺了过去。

祖龙的目光向这里投了过来,眼眸中,仿佛有着山川河岳都无法比拟的威严。

刺出去的长戈在此时忽然陷入了一种停滞,甚至隐约间有收回来的趋势。

这只是一名士卒,而这个时代秦军士卒对祖龙的崇拜和无限忠诚甚至连后世的那些个最擅长洗脑的独裁者都无法做到,因为祖龙是神,是这些秦兵心中的神明!

徐福在此时也开始了发力,面前阻隔着他的力量在他的挤压下开始渐渐褪去。

“封,古今轮回!”

徐福手中的符纸迅速向下,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一名小兵而已,哪怕你是最后幸存的五百人之一,但你依旧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敢表现出这种反抗的意志!

否则,你对得起刚刚成为你肉身养料的那数万袍泽么!

苏白睚眦欲裂,他开始拼命地狂吼,开始愤怒的咆哮,对于苏白来说,哪怕撇开他个人性格的原因,哪怕撇开听众对广播的恐惧原因,稍微正常一点的现代人,也不会傻乎乎地到去对一个所谓的皇帝愚昧效忠。

但这长戈,却还是静止不动,苏白却没有放弃挣扎,如果给自己生命最后一刻选择一张照片,苏白希望照片里的自己是歇斯底里而不是颓丧认命,这或许是他现在唯一能够选择的东西了。

阿母……

阿姊……

嗯?

阿母?阿姊?

是谁?

苏白对自己心中忽然出现的这两个称谓感到无比的陌生。

阿牛……

操,阿牛又是谁?

猛然间,苏白感知到自己的意识在这一刻被打开了一个缺口,而后,自己对此时环境的感知瞬间变得无比的清晰起来,之前的他,只是借着这个人的视角在看东西,像是一个电影的欣赏者,站在荧幕外看着剧情的推进,稍微不同的是这个电影镜头是用类似于VR技术拍摄的,所以是第一人称视角。

而现在,那一层隔膜忽然被捅破了,自己像是完全走入了荧幕之中,成了一个真正的参与者。

苏白看见了田园村口位置倚门而立的老妪,这是自己的母亲,正在看着自己去出征,她在等着自己挣勋爵回家,换地,兑徭役……

这个女人绝对不可能是刘梦雨,苏白觉得让刘梦雨在变成这个老妪模样做出这种姿态跟去死两者之间进行选择的话,刘梦雨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但苏白却又感知到对方是自己的母亲……

在老妪的身侧,还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这是自己的阿姊,院落外,一头老黄牛被拴在那里,

不对,

这不对,

这记忆不对,

既然那是一个高武的时代,为什么还用牛拉地?

苏白猛地意识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误区,这不是这名秦兵的记忆,这是自己脑海中根据外部刺激而自然而然地做出的想象,这是自己的臆想!

徐福的符纸即将贴下来,

但就在此时,掌控了身体的苏白彻底摒弃了其余杂七杂八的念头,很是干脆地撩起长戈扫向了面前的这个混账老头。

“砰!”

徐福的身形在被长戈触碰时直接崩溃,紧接着,四周不少还没来得及被贴符纸进棺材的秦兵开始向他出手,

苏白开始了杀戮,他的战斗动作完全迥然于秦兵,如果那些秦兵是大开大合的战阵拼杀之术的话,那么苏白现在更像是一个发了疯的野兽,去攻击,去撕咬,不惜一切手段也要将面前敢威胁到自己的人给湮灭。

一名名秦兵在他面前倒下了,他们的身体只要一被长戈触碰到就当即灰飞烟灭,苏白的杀戮却没有停止,一直到将下方所有自己能看见的人都杀死后,他抬起头,看向了空中,而那个人,也是在空中看着他。

苏白再度举起了自己的长戈,哪怕面前的是祖龙,他也会照样挥舞起自己手中的兵器。

只是,当苏白的长戈即将触碰到祖龙时,祖龙的身形却发生了变化,这四周的一切也在发生着变化,就像是一块巨大的橡皮泥,此时它正在被重新塑造起来,或者说,它被丢在了地上,重新变成了泥。

四周的一切,都开始隐没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那一圈白蒙蒙的雾气,

水脉,

这里是三江水脉,

自己,

出来了么?

苏白低下头,发现自己又变回了自己,这是自己的身体,而不是那个陌生的秦兵,紧接着,苏白看向了自己前方。

这里,应该是三江的核心区域,也是三条青铜锁链交叉的位置。

一副铠甲被放置在这里,摆放得很整齐,像是有一个塑料模特撑着铠甲一样,但是铠甲的里面却没有人影。

这种感觉,让苏白回想起了很老的一部日本动漫,叫《魔神坛斗士》。

只是,这一次铠甲的中国风更加清晰。

四周的水雾在这里划过一道圈,形成了一道真空的气旋,三条青铜锁链静静地躺在这里。

虽然看不见人,面前也只有一副甲胄,但苏白清楚,有一个人,

确确实实地被锁在了这里,

一锁,

两千年。

《灰姑娘》故事世界里的那位血族,是当初亚历山大大帝的侍卫,而眼下的这位,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自己刚刚阴兵借道通过第一人称视角看到那些画面的真正主人!

自己读取的,只不过是他的记忆,自己看见的东西,也只是他所见到的画面!

而且,这个家伙刚刚已经对自己出手了;

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因为抬起头,他看见了一张古朴无奇的符纸正在那里飘浮着。

“所以,你想让我替你承受这张符纸的镇压?好让你自己……重获自由?”

“我……宁愿战死……也不愿意毫无意义地被封印……我觉得我……没有做错……事实上……你的反应和选择……比我还要激进得多……我不敢对祖龙有丝毫的不敬……”

一道男子的声音在四周回荡起来,带着一抹沧桑的气息。

“我想知道,那些棺材以及徐福的队伍,到底去了哪里。”苏白问道。

“你认为……我可能知道么……”

盔甲开始慢慢地被撑起来,里面也渐渐凝聚出实体,仿佛他之前就一直坐在那里,只不过是现在才让你看见而已。

“你是这两千年来……第二个进入这里的人。”

“那么很可惜了,看来第一次你也没成功。”苏白能够感知到面前的这位绝对不是大佬级听众的境界,但他的存在应该和陈茹差不多,境界达不到,但实力却极为恐怖,甚至,苏白觉得对方能够格杀大佬级听众!

数万秦兵用自己的血与肉最后浇筑出了最后的五百人,他,是其中之一。

“你已经进来了……就出不去了……有些东西……是不能复制的……”

“那么,上个进来又出去的人,是谁?”苏白问道,或许是因为刚刚的画面经历让苏白现在哪怕面对这个局面心中有点落差,有种小巫见大巫的感觉。

“他说他叫……富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