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大风!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操!”

胖子有些哀怨地骂了一声,随即身形后退,从阴兵队列中脱离了出来,而那些阴兵在胖子离开他们的队列后,没有丝毫报复和惩罚的意思,而是重新恢复了正常,继续按照他们之前的节奏向前走去,渐渐的,于视线之中化作一片黑雾,越来越淡一直到完全看不见。

“怎么回事?”苏白有些不解地问道,他倒不是生气胖子想吃独食,不吃独食还叫胖子么?恰恰相反的,苏白心里还有一种幸灾乐祸,因为刚刚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胖子刚刚吃瘪了。

“阴兵寻路,这是在古代死去的战魂还依旧在恪守着自己生前的职责,三江其实看成一个圈,而乐山大佛则是圈中的一个点,我现在能够大概推断出,那些阴兵,生前应该是秦兵。

你说说看,两千年前秦兵在这里巡逻,且布置了这些东西,其目的又是什么?”

“这个我也能看出来,我只是好奇你刚刚是打算做什么。”苏白没让胖子避重就轻成功。

“还能是啥?就是想混进去看看呗,就像是看小说一样,你面前的是文字,但你能够跟着这些文字一起进入一个它所营造的世界里去,这就叫代入。

我刚刚就是打算用‘敛息符’屏蔽掉自己的气息然后混进他们的队伍里,但是这些阴兵生前的战念即使是死后千年也没有褪散多少,也因此我的符纸也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这帮阴兵一个小时会到这里来一次,我已经试了三次了,都失败了。”

听到这里,苏白终于明白了,胖子想要做什么,他其实早就知道,他所明白的,无非就是胖子内心深处的那点小九九。

说到底,估计胖子是有点怕了,或者叫习惯成自然,毕竟广州金子的那件事儿给胖子心里留下了太大的阴影。

而且,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胖子需要用符纸才能混进队伍里去,但自己,连符纸都不需要,因为自己身上的气息能够让秦大公子扶苏都觉得亲切,如果故意泄露古僵一转的气息的话,糊弄这些早就死去的阴兵难度也应该不大。

胖子应该是早就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想要挣扎一下。

苏白伸手在胖子的肩膀上拍了拍,两个人四目相对,

你懂,

我也懂,

胖子随即哭丧着一张脸喊道:“不公平啊!!!!!”

……

苏白没火急火燎地直接混进去,而是和胖子一起先退出了阵法,在附近的一家茶馆里坐了下来,点了两杯红茶上了几个果盘儿,半个小时后,佛爷跟和尚也赶到了。

和尚一开始还有些意外胖子的情绪为何如此低落,等到苏白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地讲述出来后,和尚终于心中了然了,的确,胖子似乎跟大白八字有点不合,只要他们俩在一起,遇到有利益的事儿时,大头似乎总是被大白给吃掉,胖子只能眼巴巴地在旁边喝汤,哪怕有些时候这些事他设计准备了很久,到最后也只是徒做嫁衣。

这件事儿大家也就没提了,在座的四人都很务实,所以马上开始讨论起下面该怎么做,有一点倒是不需要讨论,那就是混进阴兵队伍里的差事自然是落在了苏白头上,因为他有着其他人所不具备的先决条件。

至于自己等三人,则是专门负责配合和维护那块区域的稳定,必要的时候做好接应苏白的准备,说白了,就是个打下手的差事。

商量好了,四人就出了茶馆,重新进入了胖子布置的阵法中,再次来到了那个白蒙蒙的区域。

苏白一个人盘膝坐在前面正在调理自己的气息,而胖子等人则是站在后面。

“心里又不平衡了?”和尚开口问道。

“这倒没有,就觉得有些邪门,胖爷我早就看开了。”胖子这话说得倒是真的,这种事儿次数多了,他就有点麻木了,之前他又何尝不知道苏白比自己更容易混进阴兵队伍里去,但他就是不信邪地想要自己试试,结果还是失败了。

“看开了就好,别再来个离家出走了。”和尚调侃道。

“嘿,我说和尚,你现在可才只是一个资深者啊,让你能够站在我们三人身边已经是抬举你了,你居然敢蹬鼻子上脸!”胖子装作生气的样子瞪着和尚。

“他快了,刚刚的故事世界里他为了自己能够获得心境上的大圆满差点把自己坑死,不过现在基本成功了,可能再过半个月你再见到他时,他的境界可能会比你还高。”佛爷在旁边插口道。

“比我还高?直接到中阶?”胖子有点不敢置信,进阶居然也能玩儿跳级?

“厚积薄发,厚积薄发。”和尚自谦了一下,但看起来却不是那么像是在谦虚。

胖子顿感压力又一次增大了起来,“现在有点搞大生产的感觉,你追我赶的。”

“呵呵,这里的事情,放在以前,我们会不会这么积极地二话不说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还真的说不准,可能最终会因为权衡利弊而选择放弃。”佛爷指着四周说道,“你们没发现么,我们根本就没去估量这件事里可能蕴藏的风险,完全没做风险评估就下来了,到底是氛围不同环境也不同了。”

“来了。”和尚此时打断了三人的交流,在其目光投向的方向,一团黑雾正在向这里过来。

苏白也站起身,周身皮肤开始呈现出一抹淡青色的光晕,古僵一转的气息弥漫而出。

这一次,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苏白显得很从容,当队伍从自己面前经过时,苏白直接走入了其中,他没选择走到最后,而是跟之前胖子那样插入了队伍中间。

随即,队伍开始继续往前走,渐渐的,苏白和这些阴兵一起于视线远处化作了黑雾。

“准备接应吧。”和尚提醒道,“做好准备。”

话毕,和尚跟胖子一起维系检查起了阵法,佛爷倒是在旁边乐得清闲,居然还开玩笑道:

“你们有没有发现,始皇帝留下来的东西,太多了一些,历代的听众们估计已经处理掉了不少,但即使到了我们这一代,似乎还是能够‘随处可见’。”

“狡兔三窟呗,明朝灭亡后还有天地会呢,国军退回台湾后在大陆也留了不少特务,作为战败方,都做着反攻的大梦,所以布置留下一些东西,也很正常。”胖子回应道。

“正常?”和尚沉吟道,“如果是面对其他国家其他对手,这算是很正常,但要知道,如果面对的是广播的话,一旦你输了,还会给你机会翻盘么?”

“所以呢,和尚,你觉得始皇帝留下这么多后手的原因是什么?他大儿子我可是刚刚见过,整个一逗比,就因为看上了大白的肉体所以从封印中跑出来,然后咱几个大打一通后,他又被梁老板给收拾掉了,我还在期待着他的出现会不会引起广播的震荡最不济也能跟上次苏余杭夫妇那样弄点乱子出来,这下可好,屁反应没有。

昔日的大秦大公子现在变得跟朱三太子有点像了。”

“他真的被梁老板封印到戒指里了?”和尚问道。

“还能有假?吃钵钵鸡时解禀还用戴着戒指的手吃饭呢。”

“按你们的说法,他为社么要给解禀?纯粹是因为解禀距离下次进故事世界的时间近了?这应该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才对,梁老板却给了他心爱的男人,你们不觉得奇怪么?

给你,给大白,给辰光,给谁不是给?而且别说你们会忌惮里面封印的是扶苏所以你们不敢要。”

胖子闻言,眼睛眯了眯,道,“哎,和尚,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有点觉得奇怪。”

……

阴兵的动作很整齐,也很枯燥,却有着一种自然而然地氛围让你下意识地沉浸进去,就像是一群人在一起进行一个宗教仪式。

再者,苏白也是有些在刻意地随波逐流,因为他的目标就是融入这帮阴兵之中,而不是玩一个“众人皆醉我独醒”。

恍恍惚惚,一切的行为开始变得机械和麻木起来,苏白尽量让自己忘记自己现在做什么,甚至开始刻意忽略掉自己的身份,就差自我封印自己的记忆了,因为外面有和尚他们在接应,所以苏白并不是很担心自己会沉浸去出不来,再者,他也对自己的精神意志有很强的自信。

“呜……”

忽然,一声长远的军号声响起,苏白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在自己前方的一个山头上,有一排军士举着类似于牛角一样的东西正在吹响着。

而环视四周,苏白看见自己身边全是秦兵,自己不再是身处于一支阴兵小队序列之中了,而是身处于一支茫无际涯的秦军大阵之中!

一道令箭自远方激射而来,刹那间,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军阵中数万秦兵一起举起自己手中的兵戈重重地砸在了脚下的地面上,整齐地大喝道:

“大风!大风!大风!……”

远方,一坐龙辇自空中而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