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碣石门辞》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乘客朋友们,飞机已抵达秦皇岛北戴河机场,请您从前舱门依次下机,我谨代表本次航班上海航空所有机组成员感谢您的选择,我们期待与您的下次相遇……”

比起大城市的机场,北戴河机场稍显精致了一些,解禀走下了舷梯,登上了摆渡车,他没有行礼,所以在下了摆渡车后不需要等候行李输送直接走出了候机厅。

手机在此时响了,解禀接了电话,“喂。”

“首汽约车为您服务,我在停车场那边,您出了候机厅往前直走就能看见我了,我的车牌号是……”

“我看见你了。”

说着,解禀挂断了电话。

秦杨看了看手机屏幕,看来这个乘客眼神确实不错,也省得自己麻烦下去找了。

少顷,解禀自己打开车门上了车。

当解禀坐上车时,本打算递过去一瓶矿泉水的秦杨整个人忽然愣了一下,

“先生,我们是不是见过?”

“呵呵,这是我第二次来秦皇岛,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很多年以前了。”解禀回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秦杨的手指轻轻地摩挲了一下方向盘,他本能地觉得自己这个乘客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但却想不起来了。

“是去香格里拉酒店对么,我们马上就能到……”

“不用了,去昌黎县。”解禀说着从钱包里取出了一叠人民币递送了过去,“可以吧师傅?”

秦杨心中的那种怪异感又一次升腾了起来,不对,肯定有哪里不对,但秦杨还是伸手接过了钱,“好,去是可以,但那里比较远了,有几十公里的路。”

“没事。”解禀笑了笑,“我正好睡一会儿。”

说着,解禀就靠着车窗闭上了眼。

秦杨发动了车子开出了机场,他是不担心什么黑道或者打劫之类的事儿的,但他自己也清楚自己现在的心神不宁肯定不是因为担心这个,而是坐在后车座的那个乘客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哪怕自己没能从对方身上感知到任何的能量气息波动。

好在秦杨毕竟也是见过风雨的,虽说他到现在还没有进阶高级听众,但至少实力已经在资深者巅峰的位置了,最近的一些风起云涌和发生的事情他知道的并不多,毕竟他现在距离苏白他们那帮人已经不在一个高度上了,也并不晓得广播的当机到底是什么原因。

但之前广播的忽然停播以及最近在广播复播后忽然出现这么大量的现实任务发布还是让秦杨嗅到了一抹特殊的气息,似乎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昌黎县距离秦皇岛市区不算很近,也不算很远,如果放在平时秦杨是不会接这一单的,尤其还是上车后忽然改变目的地的这种,他需要挣钱,但却对钱看得很淡漠,毕竟,需要钱的,只是他的妻子和孩子,金钱对于他来说,真的没太大的意义了,所以,刚刚解禀给出的那一叠钱不是秦杨改变主意的原因。

终于,在天到傍晚时,秦杨将车开到了昌黎。

还没等秦杨问客人具体到哪个位置,之前一直闭着眼像是已经睡着了的解禀忽然开口道:

“碣石山。”

秦杨也没表示出什么异议,就当是送佛送到西呗,当下也就点点头,拐了个车头,向碣石山开过去,反正碣石山就在昌黎县城外几公里处。

碣石山乍看是一个很平常的山头名字,但实际上很多人其实都听过曹操的那一首《观沧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事实上在史学界曾一度分不清楚倒地哪块“碣石山”才是曹操当年登上作诗的那座山,山东跟辽宁那里也有碣石山的存在,一直到八十年代秦皇岛孟姜女庙附近的一座孟姜女坟被开挖,通过出土文物的记载才得以确定昌黎县的碣石山才是曹孟德当初登上去的那一座,为此很喜欢在北戴河疗养的某伟人也曾写下过《浪淘沙·北戴河》其中有“东临碣石有遗篇”,算是对这个争论盖棺论定了。

“景区现在都该关门了。”秦杨开口道。

“景区?”解禀伸手摸了摸车窗,因为秦皇岛昼夜温差大,所以紧闭的车窗里已经结出了些许的水雾,“对于你们这种人来说,还有关门不关门的说法么?”

“咔……”

秦杨踩住了刹车,车子震颤了一下,他的目光当即透过后视镜看向后面的解禀,

“你到底是谁。”

“陪我上山吧。”解禀没开车门,但是他的身形却已经出现在了车外,背对着车子,面向碣石山。

他眼中的碣石山和其他人眼里包括秦杨眼里都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一晃多少烟华消散,却真的像是南柯一梦。

秦杨也下了车,带着些许警惕的意味跟在解禀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开始登山。

他们没走人工开凿好的山路,而是直接在岩石峭壁上行走,一路上,秦杨没再问什么东西,两个人显得有些过分的安静。

毕竟,傍晚时分,两个大男人一前一后行走在杳无人烟的山岭,确实有点奇怪。

终于,解禀停下了脚步,“你的胆气,倒是不错。”

“跟我认识的一个人比起来,不值一提。”秦杨说的那个人,现在还在乐山,不过秦杨并不知道,苏白在一天前刚刚和自己眼前的人见过,不光是见过,两个人还打过,几乎是将乐山大佛以及三江都颠覆了过来。

“所以,我很佩服它选择人的方式,自私、自利、自我,却又拥有着很多人不可能拥有的意志,比如求生欲望,甚至是由此衍生而来的其余种种性格。”

秦杨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他不知道对方这些话的意思是什么。

“呵呵……”

似乎是察觉到秦杨此时的懵懂,解禀笑了起来。

这个人,只配做自己的车夫和行走,并不能做可以和自己聊天对谈的太傅。

“前面,就到了。”解禀说道。

“前面?”秦杨顿了顿,道:“是为了看那些碑文么?”

“那些?”解禀似乎对这两个字有些在意。

“嗯,那上面有不少古人留下的碑文,最有名的还是始皇帝留下的《碣石门辞》,毕竟,秦皇岛这个名字,本就是来自于始皇帝。”秦杨说道。

“呵呵。”解禀没做回答,开始继续往前走。

秦杨也就跟在后面,不知道为什么,越是靠近碑文所在的地方,自己身上的压力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大,似乎是面前的这个男子正在不断地撕去其身上的伪装露出原本的面目,或者叫……原本的气质。

从始至终,对方都没有露出任何跟实力有关系的气息,但就是这种慢慢凝聚起来的气质,却让自己有种难以抬头的趋势。

秦皇岛,何时来了这么一位存在?

他,是听众么?

秦杨闭上眼,他在自己脑海中开始回忆解禀的模样,却发现自己根本还原不出来其样子,哪怕自己刚刚才看见他且和他说过话,这真的是一种高级到匪夷所思的障眼法了。

“你在想什么?”解禀问道。

“我还是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你见到的,不是我。”解禀这般回答道。

终于,碑文出现了,一座很精致的大碑,上面刻画着《碣石门辞》,一看就是后人加上去的添加品,只是碑文还是那个碑文,但却不是两千多年前始皇帝立下的那块碑了。

“你对这个感兴趣?”秦杨跟解禀并列站在碑文前。

解禀伸出自己的手,摩挲着碑文,然后默默地摇摇头,当即,他将手掌抬起,掌心之中,隐约可见一缕血光浮现,

随即,于斜前方的位置忽然升腾起了一道霞光,这道霞光似乎是感应到血光的接引而出现的,霞光中可见一道巨大的横幅,横幅上,字字铿锵且带着一种气吞山河的雄壮。

“这……这才是真正的《碣石门辞》?”秦杨脸上露出了惊容,他是秦皇岛人,自然对这些东西了解得更多,换句话来说,感情也更深一些。

“尔等伪王伪帝,安敢与祖龙同榻!”

解禀似乎发现了什么,且一下子刺激到了他的逆鳞,当即发出了一声怒吼!

猛然间,在《碣石门辞》周围,出现了一道道其他颜色的碑文,但这些碑文跟始皇帝的《碣石门辞》比起来,显得很小家子气,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可比性。

东汉建安十二年,曹操领兵东征乌恒凯旋,由辽西走廊返回,途经碣石,留下《步出夏门行》,即《碣石篇》

晋宣帝司马懿讨伐公孙渊,经过昌黎时登碣石山,求仙立碑并追思秦皇功绩。

隋炀帝东征高丽时,分兵出昌黎,并登上碣石山。

观十九年春,唐太宗李世民亲征高丽,途经碣石,留下《春日望海》一诗:“洪涛经变野,翠岛屡成桑……芝罘思汉帝,碣石想秦皇”,以记功德……

在解禀的怒吼声下,一代代君王或者堪比君王人主的人物所留下来的灵魂印记被尽数抹去,

他们,

安敢立于祖龙身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