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皇二代VS播二代(中)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汝祖乃我秦卒,而今以下犯上,汝祖知否?”

苏白的一拳打在了扶苏的胸口,扶苏一脚踹中苏白的小腹,两个人倒飞出去。

“呵……”

苏白干笑了一声,他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位大公子对自己或者说是对自己的身体为什么这么感兴趣了,古僵三转本就是徐富贵从秦兵炼体法中开创出来的,所以在扶苏眼中自己身上秦兵的气息浓厚得难以想象,而这种身体,在两千多年后的这个时代,不说是独一份,但也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一类了,也因此扶苏才打算要自己的身体。

放在古代,这叫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苏白自己清楚自己的事儿,他可真的跟秦兵那一代人没什么关系,倒是现在变得跟广播的关系比较密切,苏余杭以及刘梦不出意外的话将成为下一代广播意识,而自己又是他们用自己的精子卵子制造出来的生命,至少从DNA上自己是他们的儿子。

不过这一架,打得可真累啊,面前的这位大公子不是苏白所遇到过的最强大的对手,但绝对是最难缠的一个,因为每次自己好不容易打伤了他就会有一道煞气瞬间从下面的河面下射出来融入其体内帮助其修复伤势。

当然了,估计对方也是跟自己一样的感觉。

这就相当于两个血槽厚得难以想象攻击力相较而言就小得多的角色站在那里互砍,真的是有些容易审美疲劳啊。

“社,乾,坤,转!”

扶苏那干瘦的身体没有再度冲过来,而是双手掐出一个很诡异的符文,似乎是在召唤着什么,但少顷,他的眼眸中闪现出愤怒的火焰,

“古陵战魂,何去也?”

苏白这才意识到对方刚刚是在召唤临潼秦皇陵那儿的兵马俑战魂,但那批战魂在刘梦雨离开时就带走了,扶苏现在自然召唤不出来了,这也算是自己那妈为数不多的所做的最后对自己有利的事儿吧,虽然她当初的行为只是为了她自己。

“我就不懂了,你这傻比到底跑出来做什么的!”

苏白是真的有些不能理解,你要是出来了能够搞出一些事情,比如当广播跟之前那样再当机一次,搅动个天翻地覆冲击一下广播制定下的规则,那还算能够理解,自己等人也不介意在旁边充当个看客拍拍手叫一声:“哇塞,好牛逼”。

但现在这位大公子出来到现在,只顾着跟这边的几个高级听众死磕着,好像没其他的心思和筹划了,这都让苏白有些怀疑当初始皇帝让自己的大儿子死去封印存活到现在难道真的只是“父爱如山”想保留自己儿子一命?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布局跟后手?

这种落差感就像是你买了票本打算去看《阿凡达》结果荧幕上播出的是《乡村爱情》。

“放肆!”

扶苏双手下压,似乎是在犹豫不决,因为他发现了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自己现阶段短时间杀不了,而又因为对方的体质,导致自己的僵尸煞气对其也是效果缺缺,甚至一个不好反而是给对方送能量补充。

“孤明白了,这个天下,已经变了,汝非秦军之后,汝乃魔之走狗,可笑,自弃华夏人之骄傲,为魔前驱,愧对先民之血!”

“……”苏白。

苏白是听懂扶苏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偏偏人家确实说得对,广播是从另一个世界位面进入这个世界的,当年的马其顿帝国以及大秦帝国都曾以举国之力与广播派遣来的一批批大佬们死战,这直接导致两个东西方的大帝国倾塌湮灭。

而如今,至少站在扶苏的角度来说,自己的确是个伪军二鬼子的身份,连良民都算不上,这些浑浑噩噩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倒是能够算得上是良民,自己现在就跟鬼子侵华时的台湾朝鲜籍士兵一样。

“大白,穴位我找清楚了,我这就开始准备切割他与三江的联系,喂,那边的两个,没死透的话就出来帮忙。

三江是一个大封禁,他如果不想让我们走,我们四个谁都走不掉,现在就真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

岸边的胖子大吼一声,双手十指瞬间破开,一条条血线自其指尖飞出而后落在了地面上,一道乐山山脉地图以胖子鲜血的形式呈现。

“引雷!”

胖子对着天空低喝了一声,一道雷云出现,他这是打算借天雷的力量轰断扶苏与三江的联系,等于是断了扶苏的根本。

先前差点被一击KO掉的辰光以及解禀在此时拖着重伤的身体重新回到了河面上,在这个时候他们自然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扶苏看了看岸边的胖子,又看了看依旧站在自己面前身上散发着令自己很是熟悉气息的苏白,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无奈之色。

“汝等欺孤太甚!”

话毕,扶苏下压的双手猛地举起来,一时间,三江开始了沸腾,这种感觉让苏白仿佛回到了证道之地的黄泉前。

随即,

三条粗壮无比的青铜铁链自河面下伸展出来,带着一种洪荒的气味,宛若三条青铜巨龙,其声势,说是遮天蔽日也丝毫不夸张!

“卧槽!这青铜!”

正在引雷的胖子忽然无法感应到天空的雷劫,抬头一看整个人懵了,这青铜铁链直接打断了他和天道的联系,自己打小报告是肯定不能成功了,但最重要的是,这青铜铁链让胖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猛然间,胖子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泸沽湖底下的实验室,实验室的大门,就是这么一口巨大的青铜!

而这铁链上的纹路,居然和那扇大门上的一模一样,甚至……还和那个青铜箱子的纹路一模一样。

青铜器,讲的是一个相同的材质,但上面的纹路则是代表着不同的意思,正如刀具指的是一类材质的物品,但还分武士刀、尼泊尔军刀等等,

此时自三江深处出现的青铜铁链是和青铜箱子以及青铜门一模一样的东西,是一个品种!

“压住他,三江不能汇合!”

胖子看清楚了形式后果断一拍眉心,一柄血色的木剑飞出,手握木剑的胖子将剑尖刺向空中,强行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牵扯住了一条铁链。

另外一头解禀和辰光二人联手,牵扯住了一条铁链。

而第三条铁链,则是在苏白的头顶上空。

就连胖子都能看出来这青铜铁链的来历有点奇怪了,更别说苏白这个当事人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那口青铜箱子是苏白的噩梦,同时代表着自己与另一个也叫“苏白”的纽带,而此时出现的青铜铁链,其纹理,跟青铜箱子,完全是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说心里头无数个念头正在反复闪现,但苏白还是下意识地撑开双手打算将自己头顶位置的铁链给控制住。

“米粒之珠安敢与皓月争辉!”

扶苏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嘶哑的长叹,铁链瞬间泛红,仿佛被烧红了一样,带着一种对肉身同时也对灵魂的焚烧之力。

胖子的血剑当即颤抖起来,竟然被瞬间打崩了灵力化作了一柄桃木剑落在了胖子面前,同时胖子整个人也是跪伏了下来,吐出一口鲜血。

辰光和解禀二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道击退出去,但当二人准备再度出手时,却发现这根铁链的目标并不是他们,另外两条本来被控制的铁链一齐向苏白所在的位置倾轧下来!

扶苏的目标从头到尾,就是苏白!

苏白抽出一只手,又攥住了一条铁链,但是还有第三条,以毫无顾忌地姿态狠狠地抽打在了苏白身上,但预想中的苏白被抽飞的画面没有出现,铁链在击打在苏白的身上时发出了一声低鸣,随即原本实质化的铁链在此时化作了一道虚影自苏白身上扫过,这种感觉,就跟从投影机前走过去一样。

而苏白本来正用力攥着的两条铁链在此时也像是化作了虚无,脱离了苏白的掌控。

三条铁链代表着三江,一千多年前的唐代,海通和尚发现了三江的异常和隐藏着的东西,所以倾力铸造了大佛,打算将三江永久镇压,现在不知道海通的身份,可能是古代的玄学大能当然,也有可能是听众,广播在古代可能以“飞鸽传书”或者“竹简”等等其他的方式存在。

化作虚影的三条铁链封锁住了苏白的四周,苏白只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黏住的蚂蚱一样,无法再挣脱开,毕竟这三条铁链代表着三江,以江之力强行困锁自己,这也算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大手笔了。

扶苏的身形出现在了苏白面前,一只手按住了苏白的额头,他的身体在颤抖,似乎操控这三条铁链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消耗,但好在自己将获得最为合适的新身体了,等自己获得新身体之后,自己也就可以……

“你会失望的。”哪怕被暂时困住的苏白面色却依旧平常,因为他知道扶苏要做什么,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显得这么平静。

“死到临头还敢嘴……”扶苏的脸色忽然一变,枯瘦的手掌在触碰到苏白的额头后获得了一个令他震惊的结果,“你……你居然没有灵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