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皇二代VS播二代(上)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蒙住你的眼,不可怕,因为你还有耳朵,可以去听;

捂住你的耳,不可怕,因为你还有手,可以去摸;

绑住你的手,不可怕,因为你还有嗅觉,可以去闻;

但当你的心被挡住的时候,之前所有的条件和后续也都成了一件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就比如此时的乐山,无论是白天大佛的忽然起身“翻江倒海”,还是夜间乐山那边不断传来的“鬼哭狼嚎”,都完全没能影响到这座城市。

人们只认为白天这里遭遇了一场飓风,吹翻了河面上的游轮也让大佛那边受到了不少损伤,而这该死的飓风晚上似乎又有出现的趋势,窗外不断传来的“风声”对于第二天还需要上班的人来说,是那么的令人讨厌。

恐惧,再实质化的恐惧,总是能够让人去适应的,但对于绝大部分的听众来说,他们所感觉到的也是所见到的属于广播最大的恐惧,不是故事世界里的跌宕起伏,也不是微店里的琳琅满目,而是那种哪怕被抹去一座城全世界都能集体将其遗忘的结局,是那种自己死后连最亲近的人都会平静接受的画面。

你的生命,你的人生,当你成为听众后就已经被完全剥离了出来,与过去的你,彻底隔绝。

伤口上,还在不停流着血,解禀的嘴唇有点发干,在刚才,如果不是梁老板给他的法器庇护,可能自己已经被分尸两半了,到那时最好的情况是自己还能保存自己的灵魂,但刚刚的煞气之汹涌确实让他有些触目惊心,他自己都没自信能够在刚刚的环境下让自己的灵魂成功脱离。

河面上浮浮沉沉,辰光的身体还是被一层月光笼罩着,只是全身的毛孔在此时都像是在溢出着鲜血,这个模样看起来,确实狼狈至极。

不是说好了在上一批大佬坐火车离开后,自己等人已经算是这个世界里金字塔最顶尖的一批人么,现实,还真是这么善变且容易携带讽刺的意味啊。

胖子还在嚎啕大哭,一副大秦遗老遗少的姿态,

什么,我大清,哦不,我大秦已经亡了?

苏白甚至能够听到胖子的一些口误,这种没皮没脸的事儿胖子做起来可是半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哪怕在刚才胖子还一本正经拿着酒瓶借着酒意和自己谈到底哪种选择死得不窝囊。

苏白当然清楚胖子想要的是什么,无非是“利益”两个字,正如溥仪被赶出皇宫后,逢年过节都会有不少满清遗老遗少来到溥仪居住的屋子里参拜,倒不是他们对大清还有多少忠诚和信念,而是因为溥仪出宫时带出来不少的文物字画之类的东西,所以手里头钱倒是不少。他们来参拜,溥仪再满足一把自己还是九五之尊的虚幻满足感随即大手一挥:看赏。

黑影似乎没打算对解禀以及辰光继续追击,哪怕这两个人看样子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抵抗的力量了,这一点,苏白倒是能够感觉到,对方的目标……

似乎是自己。

白天自己坐游轮来到大佛面前时大佛忽然出现了异动,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苏白也不信什么巧合,而在此时,对方身上的气机,好像完全锁定了自己。

对方身上的僵尸煞气很是浓郁,但对方又没有实体,这让苏白有些疑惑,同时脑海中产生了一种异样的猜测,

对方明显是一具意识形态的存在,但居然靠着这种意识形态化作了一具僵尸,以意念聚僵尸,哪怕已经古僵二转的苏白,也无法理解这种方式,因为这太骇人听闻了。

下一刻,

黑影出现在了岸边,身形落在了距离苏白跟胖子只有两米不到的位置上,他的身形还是飘浮在水面中,但水面上却无法出现他的倒影。

“大公子,大公子,我可算是见到你了,我大秦复国有希望了,有希望了!!!!!!!!”胖子还在旁边鬼哭狼嚎着,他不介意这种表演,毕竟他付出的代价无非就是一盒金嗓子喉宝润润喉咙而已。

“孤……”

黑影像是想要说些什么,但又停了下来,他举起了手,如果这一团凝聚而出的气旋能够称得上是一只手的话,

“孤命你将其拿下,孤可允你进爵。”

“纳尼?”胖子愣了一下,要我帮忙把大白拿下?

但胖子没做什么犹豫,当下咬牙道:“大公子放心,为了大秦,我万死不惜!呔,大公子要拿下你,你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胖子隔空画符,一道紫色的雷霆在其掌心中凝聚,当即升腾起阵阵声势。

不得不说,胖子自从在上个故事世界变成狗大彻大悟后道术精进甚多,现在已经是高级听众初阶巅峰水平了,最重要的是,使用道术时变得越来越轻松写意,颇有种以前拿字帖练字现在是随手挥毫重墨恣意风流。

苏白站在原地没动,就这么看着面前的黑影,对方说“拿下”自己,不是杀自己,显然是因为自己对他有用,那么自己是哪里对他也有用呢?

是自己是苏余杭夫妇孩子的身份还是自己的僵尸身体?

苏白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如果是前者的话就太扯了,如果那时候的始皇帝能够推演到这一步他当年是怎么被广播打败的?

胖子的雷咒直接拍了下来,但不是拍向苏白,而是拍向了面前的黑影,刚刚还痛哭流涕为大秦而悲伤的忠诚遗老遗少胖在此时又一次无耻地背叛了。

黑影的身前出现了一道屏障,胖子的雷咒打在上面使得屏障一阵摇晃,却没能真正伤及到黑影本身,看来,这个黑影也对两千年后自己刚出来就来投诚的家伙没什么信任感。

当然了,胖子也没真的天真地认为自己刚刚的表演能够真的打动对方,无非是闲着也是闲着而已。

在胖子下手时,苏白也动了,这个时候不动,那什么时候动?

甭管他到底是谁,哪怕他真的是大公子扶苏,哪怕自己很佩服始皇帝,但如果要让自己去为他献身牺牲的话,

对不起,

免谈。

“轰!”

苏白的身体直接撞了过去,已经被胖子雷咒打得摇摇欲坠的屏障在苏白这一撞之下直接粉碎,苏白成功接近到了对方,同时,周身煞气翻滚,顺势切了进去。

自黑影之中伸出一只瘦骨嶙峋的手,对着苏白反手一转,苏白就感觉自己体内的僵尸煞气在此时被逆转了过去,气血逆行,身体几近崩溃!

“吼!”

一声低吼自苏白喉咙里发出,哪怕气血逆行,但苏白依旧重重地切入了黑影之中,到最后,黑影被苏白直接击飞了出去,于河面上倒行百米,而苏白则是站在原地,只是全身上下不停地在颤抖,气血力量在此时隐约间有种不受控的感觉。

“汝之肉身,乃为孤所备!”

黑影之中发出了这道声音,一时间,自下方的河面之中再度疾射出一道煞气融入黑影之中,黑影开始消散,自黑影之中走出来一个瘦得只剩下骨头架子的男子,对方的眼眸是银色的,带着一种皇族的高傲和玄奇。

其自身是皇族血脉,算是华夏第一代正统皇帝的嫡系血脉,而其气息上来看,又拥有着僵尸王者的层次,二者相辅相成之下所形成的那种压迫感,真的是能够让人窒息。

“操,大白,看样子搞不过啊。”胖子抬头看了看头,又看了看前方的那位完全破了相的大公子。

“跑不掉的。”苏白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按理说,在其切换进僵尸状态时体内是不见猩红色血液的,但是在刚才,对方成功调动其气血逆行等于是伤及到了自己的根本,“这三江水,就是他的本体。唐朝的那位和尚铸大佛镇压了他,但封印早就随着千年过去而松散了下来,解禀跟辰光之前将其从大佛中拘了出来,等于重新给了他自由,这些,都是他算计好的。”

听到这个,胖子惊疑了一下,随即恍然:“古代的乐山三江汇流之处,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汇聚凌云山麓,这三江就是他的本体?怪不得会不断地有煞气从水下射出来进入他体内,这货等于也是一个BUG啊,咦,为什么我要说‘也’?”

胖子摇了摇头,继续道,“三江是其根本,大白,你扛着他,我先试试看能不能顺着那些煞气的纹理布置个阵法将其与三江隔绝开来,反正他能恢复你也能恢复,对刚呗。”

说完,胖子盘膝而坐,开始布置阵法,同时还不忘给苏白鼓励道:“莫慌,他是皇二代,你是播二代,谁也不怵谁。”

“轰!”

大公子所在的位置忽然震了一下,紧接着他的身形就出现在了苏白面前,且冲势不减,直接扛着苏白撞向了乐山,

随即,

在十秒后,

大公子又被苏白踹飞了出来,苏白一脚将大公子踹入了水底,但下一刻,大公子又迅速地出现,大佛身边,两个近乎不死不灭的家伙开始了一场毫无美感的厮杀。

看着那边打得有来有回的苏白,刚刚差点被一击KO的解禀嘴唇有些苦涩,差距,居然这么大了么?

但很快,解禀明悟了过来,因为苏白也是僵尸的原因,所以那位扶苏大公子最强横的煞气对苏白效果甚微。

一念至此,解禀心里好受了一些,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心态,似乎和自家老板开始越来越接近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