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佛威震天!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解禀既然说出这种“贴脸”的话,那就证明这件事真的和他没关系了,所以,这里也不应该是幻境,此时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但苏白真的很难以想象,在现实世界里,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想当初金子都得苟延残喘,那只带着异样能力的蝴蝶也只能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这些不符合现实世界中科技文明位面定义的一切异端都会被压制,且是被压制得很惨很惨。

但就是在这个环境下,在这个前提下,这尊建造于唐朝的大佛,忽然“活”了过来,巨大的手掌在这一千多年以来都放置在他的膝盖上从未移动,但现在却像是要拍苍蝇一样对着自己落了下来。

肆无忌惮,

真的是肆无忌惮啊,

要知道这里可是景区,这里发生的事情将很快传递出去,会引起很大的轰动,同时,它会掀起一系列连锁反应,会颠覆人们的世界观,宗教和科学的位置也将再次受到冲击和得到重新的定义。

虽说苏白相信广播能够解决这一切,毕竟有荔枝抹去一座城的前车之鉴,但荔枝毕竟是一名听众,而这一次,这尊大佛像是自己忽然醒过来对自己出手一样,这种感觉和动机,是听众出手所完全不同的。

苏白不认为这座大佛背后有听众的操控,因为当那一批人坐火车离开后,现实世界里,除了梁老板那个极品之外再无大佬,而能够催动这座大佛显化出这种心态,非大佬级听众不可能完成!

解禀双手摊开,一道蓝光升腾而起,将整座游轮圈了起来。

“你退后,我去会会他,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鬼!”面对带着磅礴压力轰然而下的巨掌苏白显得很是平静,身体自游轮上跳出去,主动脱离了解禀营造出来的防护圈。

“你小心点,别被佛祖镇压个五百年。”解禀见苏白主动出击了,当下也干脆撤去了防御,身形腾空而起,稳稳地落在了水面上,他可没心思去保护那些普通人,这又不是他造的孽,广播是很讲理的存在,但好在广播没脑残到喜欢道德绑架。

“轰!”

苏白的拳头跟大佛的手掌对撞在了一起,一时间,河面的浪涛滚滚而起,四周不知道多少游轮被瞬间掀翻,乐山上正在观佛的游客也有不少人跌跌撞撞地摔落下来。

但自大佛眉心位置射出一道道的佛光,水中的人跟山上的人都被佛光笼罩,而后安稳地被安置在了安全的区域。

在大佛做这些事儿的时候,刚刚跟大佛对拼了一拳的苏白倒是没趁机出手,而是就这么站在河面上看着大佛。

当大佛将四周的游客都安全地“驱散”出去后,其身形忽然一颤,刚刚只是手掌抬起来,这次是整个巨大的佛身忽然站了起来,连带着其身边的山岩也在此时崩裂开去,仿佛一口沉寂千年的火山忽然喷发,天空中的乌云瞬间压下,一副末日景象。

佛跟魔,区别又在哪里?

别以为佛打架就是霞光满天法相庄严,就算是和尚有时候干架的时候也经常表现得比佛爷更疯魔。

河对岸,胖子双手撑开,一道阵法笼罩而起,将漫天的河涛拦在了外面,同时让里面正在忙丧事的人感知不到外面发生的一切。

“大白,需要我帮忙么?”胖子站在场子边对着苏白喊道。

“不用,你继续忙你的。”苏白揉了揉自己的拳头,这个大佛看起来威武雄壮自带一种佛威,但给苏白的压力比陈茹小得太多,苏白自信自己可以对付得了。

况且,苏白能够察觉到,似乎真的是因为自己的靠近才导致大佛陡然生变的,对方的目标很明确了,就是自己,那么自己就接下来呗。

庞大的佛躯巍然耸立,卷起一道道的罡风呼啸而出,但这些罡风并没有化作破坏周边城市的力量,而是在虚空中纷纷倒转绕圈后直扑苏白而来!

“哈哈,怎么感觉这货是奥特曼老子是怪兽啊,他打架还照顾附近城市和人类。”这句话是苏白对着身后的解禀喊的。

“我尝试侵入其意识深层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解禀盘膝而坐,身形稳稳地飘浮在水面上,同时那道蓝光再次将其笼罩,而其意识则是瞬间刺入了大佛之中开始捕捉大佛身上的意识存在,这对于解禀来说倒是不难。

“冰封!”

苏白身边的一切在此时似乎被按下了慢放键,连空气和光在此时都像是陷入了停滞状态,自然包括那些目标直指自己的罡风。

而大佛的进攻手段似乎也很简单粗暴,仗着自己的身体大,又是一脚踩了过来,明摆着就是想靠身体优势强吃苏白。

苏白的身体皮肤上呈现出一道暗绿色的光辉,双臂横举放置在自己头顶。

“轰!”

下一刻,苏白整个人被踩入了水面之下,大佛巨大的身形也倾斜了下去,身体一个侧倾,好像它自己也没料到苏白会这么“不经踩”一样,最后导致大佛从其原本所站的山岩边摔了下去,导致这里的水位猛地暴增,本来只是小运河规模的湖面在此时掀起的浪涛竟然不亚于大海深处掀起风暴时逊色丝毫。

“砰!”

水面之下传来了一声类似于炸弹爆炸的巨大轰鸣,刚刚入水的大佛像是一个戏水的人脚忽然抽筋,身体再度倾倒以后背朝下的姿势彻底摔入湖水之中,但这个河水深度显然没办法淹没这尊大佛,大佛像是一个巨婴坐在洗澡盆中一样,双手撑住两岸,看起来有点滑稽。

一道绿光从河底激射而出,而后直接出现在了大头头顶位置,对着大佛的面门就一脚踩了下去。

苏白可是一个不敬神佛的主儿,哪怕是真佛只要惹毛了他他也敢一脚踩下去,更何况这只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抽起疯来的雕像。

“轰!”

大佛的眉心位置射出一道金莲,苏白一脚踹在了金莲上,金莲瞬间化作了无边业火将苏白包裹住,刹那间,无边的恐惧和无穷的梵音从四面八方的虚空之中刺入了苏白意识识海以及身体之中,开始对苏白体内的僵尸煞气开始最为疯狂的绞杀!

“操!”

苏白不得不止住自己的身形,在大佛的脑袋上落了下来,一只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另一只手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平衡。

如果放在以前苏白还能扛一扛,但在之前自己刚刚为了试验古僵二转跟陈茹打过一场,导致自己识海差点被山坡上的花花草草给撑爆,哪怕有和尚佛爷他们为自己化解,但遗留症还在,此时业火的攻势更有点像是趁虚而入的意思了,正好抓住了苏白的痛脚。

不过苏白并未因此有什么慌乱,因为以他现在的体质,就算自己被按在地上让这头大佛不停地用它巨大的“小拳拳”捶打自己的胸口也很难杀死自己。

但这尊大佛似乎“智慧”很高,从它还特意释放出佛光将四周有危险的游客驱散就能够看出来,它并不是一件纯粹意义上的杀戮机器。

大佛本来微眯的双眸在此时忽然完全睁开,其左眼位置更是释放出一道“佛碑”虚影。

碑文最上面印刻着“嘉州凌云寺大弥勒石像记”,这座碑文虚影自佛像瞳孔中投射出来后开始越变越大,逐渐演变成铺天盖地之势;

事实上在历史上,正是因为89年国家对乐山大佛的治理工程启动发现了这座摩崖碑才正式确定了这座大佛真正的名字,“乐山大佛”的称呼也只是后来人们叫多了就顺势这么叫了,跟猫熊被叫做熊猫一样的性质。

可以说,这座碑文是乐山大佛的身份印记,类似于佛庙里的神佛雕塑额头上的牌匾一样,此时,这道碑文虚影直接撞向了苏白,其中更是蕴藏着恐怖的封印之力!

“呔!”

远处一边观战一边继续主持法事的胖子在此时终于出手了,小姨是他的至亲之人,但毕竟已经是故人,而苏白是他的朋友,孰轻孰重胖子自然能够分得清楚。再者,大白是陪他来家里拜祭自己故去亲人的,算是尽了朋友的礼貌,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大白也不会忽然来到乐山,自己总不能看着他像是孙猴子那样被直接封印镇压了下去。

胖子的身形顷刻间出现在了苏白身前,左手画“天君符”右手画“三清篆”,须臾间,一红一紫两道符就被胖子隔空画出,直接怼上了那道碑文虚影。

“大白,这事儿有古怪,我们先联手把它镇压了再说。”胖子此时开口道。

苏白的眼睛有些泛红了,之前金莲释放出的业火此时还在焚烤着他,这让苏白内心的躁火不停地升腾起来,

“先让老子把这尊大佛给打碎!”

话音刚落,苏白就直接抡起拳头倾尽全身之力对着大佛下颚位置就捶了下去。

而之前在远处就一直盘膝而坐的解禀在此时忽然睁开眼,低喝道:

“别冲动,大佛体内封印着东西,它想让你把它打碎让它获得自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