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骗你我是你养大的!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有了胖子的插手,丧事终于办得井井有条起来,大喇叭的哀乐也已经奏响,请来帮忙的人也都知道自己负责的事情;

胖子本就是白事先生出身,这些事情算是他以前的本业,此时再做起来自然得心应手,且他每个忌讳每个要点都能说出一些条条框框,虽说当今社会哪怕是农村真的迷信的人不多,但有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的人还是占大多数的,所以大家也就被“唬”得深以为然,一些老头老太太还刻意跟胖子拉话茬搭关系意思也是不言而喻。

再者,可能也是心里有一点点的内疚,胖子这么尽心尽力地办这个丧事其中也是存着补偿弥补的心思,毕竟,说一千道一万,他胖子还真的是做了“见死不救”的事儿。

只是,这内疚,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正如当初老消防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火将自己的儿子吞噬一样;

你其实不是神,

常言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对听众来说并不适应,反而是你既然堕入地狱,那么你倒是可以轻轻松松地把全家人拉着和你一起陪葬,这不得不说也是一种黑色讽刺,广播的听众,跟公务员的待遇还是不能比,家人亲戚还真沾不了光。

苏白跟解禀两个人这个时候显得有些尴尬,跟着胖子一起嘛,胖子又不好意思指挥他们去帮忙做什么事儿,所以两个人就干脆在隔壁那户人家的农家乐场子里边要了两杯红茶和一盘瓜子儿。

河对面就是大佛,坐在这边嗑着瓜子儿喝着茶顺带看看大佛,也挺有意思的,大佛两侧是上下的石阶,游客挺多,基本都排满了,整个队伍以龟速在移动着。逛一次大佛花费的时间可能比去上海迪士尼玩一个项目排队等待的时间还要长得多得多。

“待会儿会喊我们去吃饭么?”解禀嗑着瓜子儿忽然问道,“这瓜子儿越嗑越感到饿了。”

“你再去跟胖子说你要点几个菜,叫请来的厨子们特意给你做一下。”苏白瞥了一眼解禀。

“嘿,这就没劲了,你不是让我去讨打么?”

“你自己也知道啊,放心吧,胖子不至于忘了我俩。”苏白还有一句话没说,虽然我俩跟过来好像也没做什么事儿。

这时候,有一辆出租车载着几个老外过来了,老外估计是在对岸参观景区时发现这里在办丧事,对中国农村这种风土习俗感到很好奇,所以特意打车绕了很远过来看看,还拿着照相机拍得很是起劲。

“洋人也是闲得慌。”解禀伸了个懒腰,“对了,你跟胖子这次进故事世界收获很大啊。”

“呵呵,运气。”

“你这回答像是我跟你借钱一样。”解禀笑了笑。

就在这时,忙完了一圈的胖子走到了这里来,顺手抓起一些瓜子儿拿在手里磕着,道,“你们俩去对面景区逛逛吧,我认识一个朋友在景区里当主任,可以不收门票钱。”

苏白跟解禀不知道如何接话,他们要是想去,直接走过河面就可以了,就算他们想要站在大佛头顶上蹦迪估计也没人能拦得住他们。

胖子似乎看出了他们心中所想,叹了口气道,“玩名胜古迹嘛,总得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好,当个普通人占个人情混个免费票进去参观心里不也是美滋滋?”

“你没事儿吧?”苏白发现胖子有些不对劲,这货比刚刚坐车过来时好像开朗了一些。

“那边马上有管理人员过来叫停警告丧事儿了,到时候我可能得留下他们一起来给我姨上个香磕个头,我姨一辈子谨小慎微地过日子,现在人走了,我总得让她走得风光一些。”

苏白跟解禀这才明白过来,胖子这是想要玩点出格的,不想连累自己二人沾染因果,当然,这个因果肯定没苏白以前杀听众来得那么大,但胖子想一力承担。

苏白也清楚自己这个时候不适合说“是朋友一起承担”这种热血中二的话,估计胖子自己真正的目的也就是为他小姨宁愿自己付出点代价受一些惩罚,这样他才能心里好受一些。

“成吧,我们就当个普通人去逛逛,参观参观这个大佛。”苏白起身道。

解禀也站起身,既然苏白都不打算凑这个热闹了,他也就没必要再说什么了,直接去把车开了出来。

“玩的开心点。”胖子对上了车的苏白喊道。

“你也是。”苏白关上了车门。

“我都有点乏了,我说,你不会真的要进景区跟着那帮人一样慢慢地逛吧。”解禀一边开车一边继续道,“以普通人的视角看风景名胜确实有很大的意思,但我现在也是以普通人的视角来说,我觉得让我在那里一条线一个人挨着一个人排队,我会抑郁的。”

“行了,我们直接买游轮的票坐游轮在外面看看就可以了。”

“呵呵。”解禀显然比较满意。

等车子从太阳岛出来绕了一圈开到了对岸时,解禀摇下车窗指了指右侧街道位置:“叶婆婆冷串,在乐山好像挺有名的,尝尝不?”

“我还是喜欢吃火锅,而且我也觉得冷串你应该吃不惯。”

“行吧,先上船逛一圈,等回来时我尝尝。”

轮渡票一人70块,苏白身上没带现金,且轮渡口似乎是怕麻烦,直接有个标志上面画着支付宝微信再加个大红叉,最后还是解禀出了钱买了票。

“普通人视角心态,你欠我七十。”

“你脑袋是不是坏掉了?”苏白有些哭笑不得了,“感觉你忽然变得有些不正常。”

“这是理念,理念。”

二人上了船,顺着梯子上了二楼,游客基本都在二楼因为待会儿游轮会特意开到正对着大佛的位置方便游客们拍照。

但很显然,苏白跟解禀两个人虽说是被胖子“赶”出来瞎逛的,但还真的不至于接地气到跟身边游客一样拿着手机不停地拍啊拍的,哪怕他们不是听众以他们的性格估计也不会这样。

“这是理念问题。”解禀又接起了刚刚的话茬,“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单纯的存在体,就像是化学里面的很多单质,它们在自然条件下是不能以纯净体方式存在的,需要经过实验室的净化制取。

而人也是一样,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彻底放松的人,除非他是一个傻子,做过富二代的你应该也清楚,任何一个层面的人都会有属于他的烦恼,一个普通的流浪汉固然可以天为背地为床,但他享受不了高档的酒店和其他需要高消费才能支撑起来的人生。

任何一个正常拥有着进取心的人都不会出现完全纯粹的状态……”

苏白本打算打断解禀的话,因为他感觉解禀有点趋于“胡言乱语”了,但很快苏白又发现了不对劲,解禀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似乎进入了一种“感悟”的状态。

嘿,这大佛这么灵?

没办法,苏白虽说跟解禀的关系不如跟胖子和尚他们深刻,但总之人家也帮过自己,对方既然处于这种状态下,自己也不好意思去打断,只能在旁边充当一个聆听者,配合着解禀的“解说”,而附近不少游客则对解禀投来了异样的目光,显然觉得这个上了游轮就开始不停说一些莫名其妙人生哲理的男人脑袋似乎有点问题。

苏白倒是越听越明白了一些,解禀的主要强化是幻术,而构筑一个幻术的最基本要素就是营造一个足够以假乱真刺破目标心灵防御的幻境,解禀的话语里其实充满着一种对人性更深层次的启迪和开悟,或者说,不纯粹是人性了,而是渐渐地大起来,有点类似于世界观了。

这时候,游轮已经来到了大佛正对面,四周的游客都开始兴奋地拍照合影起来,解禀的说话语速也开始慢了下来,但他的眸子却像是越来越亮了,到最后,他说完了,长舒一口气,顺手拿起身边一个正在拍照的女游客的矿泉水喝了两大口。

“醍醐灌顶,醍醐灌顶啊。”说完,解禀居然还对着大佛拜了拜,似乎是在感谢这尊大佛的提点之恩。

苏白有些无语地摇摇头,忽然心血来潮道,“来,帮我跟你的大恩人,哦不,帮我跟你的大恩佛合个影。”

“你是僵尸,跟大佛这么近的合影不怕他一巴掌拍死你?”解禀虽说调侃了一句,但还是拿起手机将镜头对准了苏白同时远景也将大佛括了进去。

苏白很是随意地侧着身依在栏杆上,但忽然间,游轮上的游客忽然传来了惊恐的尖叫声,不远处岸上大佛景区里的游客那里也传来了阵阵尖叫声,

正看着手机镜头画面的解禀只看见身后的乐山大佛竟然“诡异”地抬起自己的手掌,伴随着滚滚落石之下,大佛的手伸出来,向着这边的船拍了过来。

“苏白,你……”解禀挪开手机指向苏白身后。

苏白很是淡然地抽出一根烟,点燃,道:“得了吧,刚刚感悟了一下就开始在我身上做实验了对么?不过你这幻境还挺逼真的,如果不是我知道是你搞的……”

“不是我弄的,这是真的,骗你我是你养大的!”解禀直接吼道,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如果不放这种狠话苏白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苏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