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再战白无常!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具具听众的尸体被苏白运送到了树林子里,接下来就是纯粹消耗时间和工序地割肉跟腌制,本来苏白想着这个事儿胖子也可以帮忙,但现在胖子成了一条大黄狗,那么苏白也没办法偷懒只能亲力亲为了。

之前的酒瓶子被苏白放置在河边的一个位置,现在被取过来又往里面放了6颗眼珠子,这个任务完成度就从1/2变成了2/2,算是完成了,至于肉,又处理了很多,老屋子里的墙壁内还有一坛胖子之前腌制过的肉,到时候再拿过来一起找个村民强买强卖一下,任务也就能糊弄过去了。村民家里拿出一万块也不算什么太困难的事儿。

如果最后还显示肉量不够的话,那就乖乖等死呗,反正现在苏白跟胖子也都不是自己的肉身,不会出现二选一能活的局面。

有时候,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消弭掉了内部分裂和争论,其实也挺痛快的。

“大白,你也是牛叉,自己居然能把自己的肉给割下来再撒上盐巴腌制。”胖子匍匐在苏白一边,用一种类似于精神交流的方式跟苏白对话,否则他只能“汪汪汪”的叫唤。

“给。”苏白将一截肉丢到了胖子面前。

胖子用鼻子凑上去嗅了嗅,道,“这是哪个部位的肉?”

“你的宝贝。”苏白回答道,“怎么,萎靡缩小到自己都不认得了?”

“卧槽,大白你怎么可以这么变态!!”

“行了,肉都腌制好了,我先藏在这里,屋子里还有一坛,我现在去取,然后找个人家卖了我们任务就完成了。”苏白丢下了刀,蹲在溪水边洗着手。

“你一个彻头彻尾的僵尸手上沾了血不应该直接用舌头舔掉么,还洗手。”

“我乐意,可以么?”洗完手,苏白站起来,抬头看了看四周,有些意外道,“那个白无常怎么还没找过来。”

“手痒了想当齐天大圣了?”

“我觉得我更像是灌口二郎(二郎神)。”

“行了,胖爷我现在已经够凄惨的了,是朋友的话就多关心呵护一下。”

“等离开这个故事世界后我告诉和尚他们让大家一起多关心关心你。”

“……”胖子。

“胖子,你把这里看一下,我去取肉。”

“小心点,别自信心爆棚,黑白无常没那么好对付。”胖子提醒道。

“晓得。”苏白摆摆手,身形在林子深处消失。

胖子则是找了落叶堆儿躺着,但他也觉得好像就这么躺着有点没劲,最关键的是胖子自己有点嫌弃自己身上的狗骚味,但又不好意思喊苏白用香皂啥的给他洗澡。

苏白这次算是拿到了一个不错的机遇,借着这里的独特条件应该是突破了,哪怕苏白没细说但胖子自己心里也清楚,只要回到现实世界里去实力恢复,苏白实力再升一层楼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现在大家都在跟时间赛跑,跑得慢的人,就是一个“死”字。

胖子心里不嫉妒,那是假的,今时不同往日,以前还能暂且忍受你比我实力强,反正大家关系好,但现在除了自己等人的内部竞争以外,还有跟整个大环境的竞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听众圈子里瞬间变得无比的赤裸。

伸出自己的狗爪子看了看,以前给不少人看过掌纹,但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晰地看着狗掌纹,胖子翻身坐起来,前面俩爪子凑在肚子位置,两个爪子开始交替着位置。

本是无心之举,但是当一套手诀打下来之后,胖子竟然感知到了一种微弱的能量波动。

蓦然地,胖子愣了一下,然后显得有些激动,马上重新开始又来来了一次,这一次比之前更专注也更用心了,随即,很是清晰的能量波动传来。

“操,真的可以?”

胖子心里在这一刻泛起了滔天巨浪。

其实,正如苏白变成鬼他也变成鬼一样,大家身上的禁锢其实都消失了,你现在是鬼上身的状态,自然能够使用一些有别于常人的能力了。

但胖子这次是用狗爪子掐出来的手诀,居然也成功了,以前的胖子自然不可能做这个实验,也没想到过居然会出现这种状况。

这不是妖修,胖子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并不是妖物,之所以能够用狗爪子掐诀而出,真正的原因是因为,

他把自己当作一个人!

哪怕现在这个身子是一条狗,哪怕他只是一个刚刚被召唤出来的亡魂,

但只要他将自己当作人,道家的手诀依然能够掐出来。

一时间,胖子“狗脸”严肃,两只爪子上下贴合着,像是在打坐一样。

“一切万物,人最为贵。人能使形无事,神无体,以清静致无为之意,即与道。人常失道,非道失人。人常去生,非生去人。故养生者,慎勿失道。为道者,慎勿失生,使道与生相守,生与道相保。”

胖子在心里默念着真经,

这个场面看起来有些滑稽,但却又给人一种极为严肃的感觉,

并且慢慢地,于胖子身形之后的大树边,出现了一个盘膝坐着的道人身形,道人穿着一身淡蓝的道袍,显得有些飘逸出尘,如果能再瘦一点就更好了,但正是因为这一种胖,却带着一种仿佛看看透人间道和畜生道的真意。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是骄傲的,自以为站在万物之灵顶端,而修道者,更是骄傲的人中最骄傲的一批人,他们逆天改命,不甘仅仅和百兽相比去获得那微不足道且很是可笑的满足感,他们要和这天比高度,要和自己的既定命运比比到底是谁在掌控着谁。

修道,亦是修人!

大黄狗就这么一直盘膝坐在那里,仿佛沉入了一种忘我菩提的状态之中。

……

“吱呀。”

推开门,门没锁,里面还坐着一个人,老头就这么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一如前几天苏白跟胖子从村口回来时一样。

但彼此之间的身份,其实早就发生了巨大的颠覆。

“你回来了。”老头有气无力地说道。

苏白将门关上,有些无奈道,“没想到,你这么执着。”

“我当然很执着。”老头脸上露出一抹惨白的笑容,“死者为大,这句话你应该知道,所以我们死人中的鬼差,是最好面子的。我今天被你给打伤了脸,如果日后传出去,谁还会再畏惧阴司律法?”

“我感觉地下和地上都一样,感觉上差不多。”苏白伸手指了指老头,道,“他怎么回事,他应该属于修士,不归你管才对。”

“他正在招鬼,气血虚弱时被我碰到了,况且其阳寿已尽,靠邪术采补嫡亲之人精魂以续命,本座已经缉拿其亡魂将会连同你一道带回地府受惩!”

“我现在有肉身了,我现在是僵尸。”苏白指了指自己,随后又道,“按理说,你没有资格管我的。”

“你是亡魂!”白无常开口道,“本座见你时,你是亡魂。”

“但我现在是僵尸,货真价实的僵尸,我不信你感觉不出来。”苏白提醒道,“你动我,应该是违反地府的规矩。”

“规矩是死的,人也是死的,死人碰死规矩,天经地义。”白无常的身形自老头身体中走出来,老头直接躺在地上悄无声息了,而白无常直接出现在了苏白面前,这次,招魂铃跟哭丧棒一起祭出,显然在上次在苏白手中吃亏后,白无常这次再面对苏白时严肃了许多,是真的把苏白当作一个对手了。

苏白当即伸出手,一只手抓住哭丧棒另一只手缠绕住招魂铃,刹那间,苏白双手开始升腾出白烟,像是被硫酸泼上去一样,但苏白身上的尸气以及煞气不停地抵上去和其开始僵持以及对消。

白无常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讶然之色,因为他这一次是可以确定了,苏白是真的变成了僵尸,但他并没有停下自己的攻势,而是继续道:

“小家伙,你是龙虎山上的还是茅山上的,自炼邪术,就不怕辱没祖宗么!”

显然,白无常是把苏白当作一个修为高深的存在,以自创的方式堕入僵尸道,而如今人间道法凋零,也就龙虎山和茅山那边还留存着一些真传而已。

“呵呵。”

苏白笑了笑,掌心向下一翻,强行将哭丧棒跟招魂铃压了下去,随即双手撑开,低喝了一声:

“冰封!”

刹那间,

一层寒霜将整个客厅冰冻住,就连白无常身上的衣服在此时也挂上了冰渣子。

“有些手段!”在可怕得仿佛连灵魂都能冰冻的寒气面前,白无常不得不暂避锋芒招回招魂铃以及哭丧棒暂退一段距离。

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这才哪儿到哪儿,现在的实力,还不到我真实实力的一成。”

白无常却认为苏白这是对自己进行侮辱,当即呵斥道:

“竖子,狂妄!”

下一刻,

白无常头顶的高冠帽子升腾而起,隐约间四周竟然流淌出一串佛音,一道佛字倾轧而下,直接砸到了苏白的身前。

苏白双手格挡,却依旧挡不住这恢宏的佛法,整个人被撞出了墙壁倒飞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这是地藏王菩萨赐予本座的佛令,竖子不过邪祟一枚,安敢放肆!”

苏白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身上伤痕累累,但脸上却依旧显露着一种兴奋好战之色,

“你丫到底是小叮当还是白无常,这么宝贝一个接着一个的,正巧,我一个朋友也是和尚,这东西,我拿了去正好送给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