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被隔绝的村子!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红短袖女人没有因为苏白伸出来的咸猪手而有任何的退缩,是的,对于一名正处于故事世界里的听众来说,没什么是不可以放弃的,也没什么是不可以放得开的,与确认线索相比,自己被袭胸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况且,她已经有三个一起进入该故事世界的听众伙伴在之前身死失踪了,这更是给了她一种无形的危机感。

而苏白却显得很坦然,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他对自己后脑勺的伤口有很多种解释,但可以预见的是,一旦对方发现自己脑袋上的伤口,就肯定会更加着重注意自己,顺带和自己在一起的胖子也会自然而然地落入被怀疑的对象,类似于胡凯那种一根经的家伙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

甚至,苏白脑子里已经在这片刻时间里开始犹豫要不要直接拿出弹簧刀捅死这个女人,然后自己再逃跑,但根据故事世界默认要求又不能离开这个村子太远,除非出去卖肉的时候否则平时还是得待在村子范围内,自己一旦当众杀人,就算能跑出这里,估计也逃不出警察跟群众的地毯式搜索,人一个越狱犯逃到山林里都能被用“人民战术”搜索出来,自己就躲在村子里的林子里能藏多久?

不过,也就在这电光火石间,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从后续的事态呈现上可以说是比较棘手的,但至少目前来看,确实是帮苏白化解了一个很尴尬的危机。

那就是刚刚开走的救护车,在此时又开了回来,且哪怕进入村子里后也依旧速度不减,横冲直撞,四周本来的围观闲聊群众马上尖叫地退避,而那辆救护车居然直愣愣地朝着苏白跟这个红短袖女人所坐的花圃这边冲来。

如果这个时候苏白还继续坚持袭胸,女人还继续坚持掀开苏白的帽子,那么二人很快将在下一刻化作双宿双飞的“肉酱”。

关键时刻,属于听众的狠厉显现出来,女人一把攥住了苏白的衣领向下一拉,借着这股力道女人整个人跳起来向着花圃另一侧跳了过去。

苏白本想着趁着女人拽自己衣领时来个反向扣,但还是放弃了,当女人翻身跳过花圃时,那辆救护车也已经来到了面前,苏白只能用眼睛粗略地扫了一眼救护车的高度跟底盘,然后整个人装作瑟瑟发抖的样子蜷曲在了花圃上。

“砰!”

救护车撞了过来,因为花圃有一层水泥瓷砖的高度所以车子并没有碾压过来,但蜷曲在那里抱着头的苏白也被车子撞过来后四散的玻璃碎片给切割到了。

众人一开始还担心苏白,当然,这种担心其实可以解释成一种“好奇”,好奇这个村子里的混混有没有被直接撞死,但看着还躺在那里继续瑟瑟发抖显然没回过神来的苏白,围观的村民们虽然嘴里说着“幸好幸好人没事”但实际上心里多少有些落寞为啥没这龟孙没出事儿让大家没热闹看呢。

正如以前西方一位在大革命时被送上断头台的君王曾对身边的一位革命者道:群众他们在下面欢呼,不是在欢呼我的死,事实上如果换做是你被送上断头台,他们也一样会欢呼。

四周还有警察没离开,见出了这种事儿警察马上过来准备查看救护车的情况,一个警察走到还在瑟瑟发抖的苏白身边伸手拍了拍,问道:

“没事儿吧?”

苏白吓得又抖了一下,慢慢抬起头,摸了摸自己身子,发现自己还全须全尾的,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然后在这位警察的搀扶下走向了旁边一家商户那里准备休息,至于检查伤势,额,暂时先算了吧,救护车都出事儿了,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具体情况呢。

“渠姐,那家伙这么怂,不可能是凶手吧?”红短袖女人身边的小平头小声问道,“凶手应该埋藏得很隐蔽才对。”

是的,一个地区发现抢劫案或者凶杀案先找当地附近的小混混询问凶手在里面的概率其实挺高,但广播的故事世界类似于小说或者电视剧媒介的传播手段,在这里凶手不深藏不露不让人觉得是意料之外就好像是一种失败了。

被称呼为渠姐的红短袖女人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苏白的反应,没再说什么,目光开始盯着救护车看,同时对身边人道:“大家不要散开,小心凶手浑水摸鱼对我们偷袭。”

众人闻言马上又聚集得更紧密了一些。

“操,大白,你丫刚又怎么了?”

胖子手里拿着一个蛇皮袋子走过来,看见身上到处都是刮伤的苏白坐在一家化肥店门口。

“大意了啊,差点被自己大意害死。”苏白拿出自己的烟,发现烟盒被自己压扁了,里面的烟也一根根的半弯曲着。

胖子递过来一根烟,然后小声问道:“这救护车咋地了?”

“应该是出什么事儿了,动动你的小脑筋,一个死人被抬上了救护车然后这辆救护车忽然出事儿了,且我一直坐在这里没看见里面的医生护士甚至是司机从救护车里下来,你觉得会出什么事儿?”

“尸变!”胖子挠了挠头,“标准的恐怖电影套路啊。”

“不好说,但也应该差不离吧,这个村子有古怪,胖子,这个村子真的有古怪。”苏白重复道,“我怎么有种这个故事世界才刚开始的感觉。”

“才刚开始?”胖子显然是有些不能理解苏白的思维,当然了,这或许是因为苏白曾经和广播意识接触过,自然而然地对故事世界的感觉和思路就和其他听众有些不同了。

“先看看吧,我心里总有一种惴惴不安。”苏白看了看胖子提过来的袋子,“我们刚刚是准备跟着救护车一起去医院查看情况的,那帮听众很显然也是这个打算,但是你看到结果了么,结果是救护车自己回来了。”

“意思是不想让我们完全离开村子的范围?”胖子也琢磨出一些味道了。

“不清楚,继续看看,如果救护车上没出现什么特殊东西的话,那就是这一种可能了。”

很快,那批警察去搜找了救护车,但他们只是皱着眉头满脸狐疑地下来。

“这么看来,救护车里没有死人。”胖子分析道。

“对,那帮警察又不是奥斯卡获奖者,如果救护车里是一地尸体的话,他们不可能是这个表情。”

这时候,围观的群众开始越来越多,本来随着救护车离开已经散去的村民又回来了,附近的工地上很多都已经下班在工地寝室休息的工人们也都三三两两地聚集了过来。

看着这么多人,苏白脑海中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道:“胖子,还记得咱们的肉么?”

“记得啊,怎么了?”

“你说,如果村子里的人都出不去的话,那么咱们的鸵鸟肉,能卖出什么价格?”

“大家都散开,都散开……”

一个警察拿着喇叭开始疏散群众,警察又像是之前对待凶案现场一样在救护车附近布置了隔离线。

“如果按照这个节奏下来的话,现在开始,这帮警察应该要联系不到他们局里了,这个村子里的一切对外联系设备都已经在此时失灵,网络也将中断,整个村子都将陷入一种隔绝状态之中。”苏白慢慢地说道。

胖子闻言马上拿出自己的手机,一看,“操,真的没信号了,麻痹的,大白,我发现最近你的嘴真的跟开过光一样,当初忽悠梁老板这次在这个故事世界里几次神预测都准得离谱。”

苏白没好气地瞥了一眼胖子,道:“忽悠梁老板那个只能是巧合,我也不知道广播为什么不让他拿火车票,但大概率是因为广播觉得那边的战场已经足够了,少一个梁老板这个怂到极品的家伙也无所谓;这次在故事世界里我只不过是在思考时把自己代入广播所在的位置和视角而已。

还有,我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个老板娘会死了。”

“啥,你继续说。”胖子看着大白,像是在看着一个“先知”一样。

“她的死因像是一个催化剂,那边的听众在连续死了三个人之后开始抱团且有了一个‘领袖’,开始变得谨慎起来,咱们因为自己的伤势和可以预料的危险也准备慢慢地变得谨慎起来,那个本来被安排当催化剂的神秘人被我捅了几刀虽然没死但现在肯定也只剩下半条命不知道在哪里苟延残喘。

可以想见,这个剧情又陷入了一个死胡同里面,变成一碗白开水了,广播这次纯粹是为了玩为了消耗而制定的故事世界,别看这个世界力量等级低,但它的剧情BUG其实很多,因为没有了让听众互相竞争和提升类似于养蛊的主线,所以很多地方是为了推动剧情而推动。

老板娘死了,引来的了救护车和警察,救护车先出去了,结果出了意外回来,这是告诉我们村子即将被封闭,而这波警察,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些警察带头的那个人绝对是爱党爱国的先进分子,因为他们这十来个警察都有配枪,他们将成为这个村子里在隔绝后最强大的一股力量,维护即将崩坏的村子里的社会秩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