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勒得慌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当苏白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苏白下意识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位置,发现已经被包扎过,胖子此时正好走进来,手里拿着一碗蛋炒饭。

“吃吧,本想给你煮粥的,怕不吃饭没力气。给你检查过了,有点轻微脑震荡的症状,但问题应该不大,至少短期问题不大。”胖子在苏白床边坐下来,叹了口气。

苏白接过碗筷,虽然现在没什么食欲,但对于现在这具身体来说,吃饭是必须的。

“那家伙,我没追上。”胖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锅确实在他身上,当时如果他脑子再转一点弯从后门那边进来说不定就能直接把人堵住了,结果等到自己从正门进来再从后门追出去时,人影就消失了。

看着床上的大白跟那个家伙拼得伤痕累累,胖子心里还真有些过意不去。

“那家伙受伤了。”苏白很快地将饭吃完放在身边说道,“但我没看清楚他的脸,甚至连男女都分不清楚,和他交手时,他的身形在我眼里一直带着点模糊。”

“应该是他身上有影响人神智的低品邪器,或者可能连低品都达不到吧,咱们现在这个状态受到些影响也很正常,不过他回来究竟是要做什么的?”胖子显然还是有些没想明白。

“估计是好奇吧。”苏白说道,“自己控制的两具尸傀忽然有了自己的意识,换做是你你也想知道这两个人偷偷摸摸地在屋子里做过什么。”

“要么,咱修养两天?”胖子咬了咬牙,“我争取多弄一些材料,把咱们装备给配置好,不然应付起来真的太吃亏了。”

“那帮听众估计不会给我们时间和机会去恢复跟准备的吧。”苏白很快地将饭吃完说道。

“现在是谁也不能看不起了,麻痹的,这个故事世界真憋屈。”

“你越憋屈,说不定广播就觉得越有趣。”苏白闭上眼,像是在消化又像是在思考,“把家里打扫一下,血渍都擦掉,别被那群听众给找到怀疑线索。”

“已经处理过了,你手臂上的伤跟你脑袋上的伤其实都不大明显,穿个衣服戴个帽子谁也看不出来。”胖子笑了笑,“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那个女的之前给我腿上一刀也不深,不然我们两个如果一瘸一拐地出来,傻子都知道咱们出事儿了。”

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吵闹声,隐隐约约间还听到了警笛声。

苏白跟胖子马上对视了一眼,胖子当即来到了窗户边向外看去,然后长舒一口气道,“不是冲着咱们来的。”

等胖子回过头时,看见苏白居然已经下床了。

“你确定不需要再休息休息?”

“不用了,没那么精贵。”苏白说道,“先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儿了吧,我觉得不应该是我们的事儿暴露了。”

换上衣服,再戴了顶帽子,苏白和胖子一起走出了家门,两个人一边叼着烟一边吊儿郎当的向人群那边走着,一副老子就是来看热闹的样子。

来了三辆警车,将近十个警察,这意味着事情不会小,警车是停在超市门口的,超市门口也被拉了一条封锁线,围观群众就在封锁线外面不停地打量着,甚至还有不少村子里工地的工人也戴了顶安全帽凑过来瞧热闹。

“看热闹真的是中国人的天性。”胖子嘀咕了一声。

“你是没出过国,其实都差不多。”苏白调侃了一句。

120的车子也很快过来了,几个医护人员抬着担架进去,少顷,担架上抬着一个人出来,居然是超市的老板娘。

苏白记得这个老板娘是一个“嘴巴”很大的女人,当初和自己的聊天中给了自己不少讯息,但现在她再也说不了话了,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没有精神感知力,但苏白跟胖子也能靠自己的经验一眼看出担架上的女人早就已经死了。

村子里有两个凶手,现在都站在这里,但问题是他们没杀人,现在却有人死了,且应该不是正常死亡,否则也不会来这么多警察了,这让胖子跟苏白有种被别人抢了生意的感觉。

胖子兜里拿着烟,跑出去跟几个附近的商户吹牛皮打探消息去了,苏白则是在昨天下棋的花圃那边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胖子回来,皱着眉道,“是凶杀,附近几个商户说听到了超市里传来了一声尖叫,然后等有人进去查看时,发现女老板已经躺在地上不动了。”

“伤口在哪里?”苏白问道。

“这个不清楚,他们谁敢那时候去检查尸体啊。”胖子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苏白忽然微微低下头,又丢了一根烟给胖子,两个人嘴里叼着一根,耳朵上别着一根,“那几个听众在你身后。”

胖子闻言,马上心领神会,不动声色地将身子侧过去,找了一个可以观察那边的视角斜躺在花圃边的树上。

那边有六个人明显凑成一团,这六个人基本可以断定是听众了,你要说这六个年轻人因为一起在富士康上班所以回到村子里看热闹也是互相约着一起来,谁信啊?

不过,其中有一个小平头刻意地走了过来,给胖子递了一根烟,又给苏白递了一根烟,道,“哥,出啥事儿了?”

这明显是那群听众里分派出来打听消息的,他们选择自己二人打探消息也差不多是意味着他们没将自己二人放入凶手目标的第一序列,或许,他们还是跟那个胡凯一样深受现实世界里起案子的固有思维影响。

或者说这货是故意过来找个借口接触自己二人?

但一看这货一开口就掩盖不掉的天津那边的口音,可能性不大啊?

这里可是云南,你一个云南本地人说话居然还带着点天津口音,像话么?

“不清楚,老板娘刚出事儿了,被抬上救护车了,就是不知道问题大不大,唉,老板娘的身材还是不错的,虽然生过孩子了,但骨架大,那地方也大……”

胖子就比较敬业了,地道的当地口音跟着胡吹起来,小平头还得故作配合着胖子一起口花花。

随后,小平头起身,又凑到那几个人身边去“共享情报”了。

“菜比。”胖子嘀咕了一声,自顾自地笑了笑。

“噤声。”苏白提醒道,“那个家伙是被那群人里那个穿红短袖的女的特意指向我们这里来打探消息的。”

胖子心中一凛,道,“故意的?”

“一个队伍里,肯定会有猪队友,但不大可能全是猪队友,那个红短袖的女人明显是这群人里占据着领导位置,下一个出手目标就放在她身上吧。”苏白有些无奈道,“怪就怪咱们混混的身份,实在是太惹眼了。”

胖子微微点头表示同意,这也相当于玩杀人游戏,有时候先将对面最会玩的人给杀了,剩下对面的猪队友就容易忽悠了。

“这女老板家里有谁?”苏白问道,很明显,这次的事情和胖子跟自己没关系,也跟那帮听众没关系,但这女老板又死得蹊跷,在这个村子里,能够有资格和动机杀人的也就三股人马,两股被排除,剩下的一股就有最大的嫌疑。

但那位今天刚刚被自己捅了几刀,这会儿估计在处理伤口呢,怎么会忽然出来杀人?

“离异了,她跟她爹平时看这个超市,嗯,没孩子。”胖子回答道,“她爹刚刚哭晕过去了。”

“我们得找个机会近距离接触一下尸体,不然没办法判断,救护车是送到县上的医院对么,跟着一起过去吧。”

“成,我现在去叫车。”

“别急,那几个听众估计也要去,咱们走在他们后面,走前面容易暴露。”苏白说道。

“我回去拿点家伙,那两尊开过血光的雕像也带着,一起走么?”

“我在这里等你。”苏白的目光还是不时地瞥向那边那个女的。

“嗯,我马上过来。”胖子见这里人这么多,苏白应该不至于在这里发生什么危险,当即不犹豫了,直接向家里跑去。

苏白则是坐在这花圃边,悠哉悠哉的样子。

眯了一会儿,苏白感觉自己身边坐了一个人,那个人身上还传来一阵体香,苏白可不相信胖子那货身上能传来这种味道。

“这里挺凉快的。”女人开口道。

苏白睁开眼,看见那个穿着红色短袖的女人就坐在自己身边。

“不穿衣服的话更凉快。”

“呵呵。”女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但随即又道,“我今天好怕,我上午才跟老板娘说过话从她那里买过东西,谁成想她现在人就死了。”

“这啊,就是命,有些人活该发财,有些人活该早死,嘿嘿,我早就看透喽。”苏白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应着。

她在怀疑自己,这一点苏白可以确定,但她还在试探自己,说明她还仅仅是怀疑,没有确切的证据。

“哥,这么热的天你怎么还戴着帽子啊,怪热的……”说着,女人伸手就去抓苏白的帽子。

苏白没去躲闪,而是在女人伸手向自己帽子的同时他的手也伸向了女人的胸脯位置,

“这么热的天还穿这个,你的又这么大,怪勒得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