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袭击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屋檐下,两个男的坐在客厅门口的木质门槛上抽着烟,二人脚下已经一地烟头。

“我们真的犯了一个很愚蠢的错误,而这个错误在昨天差点把我送上西天。”胖子很是不爽地说道,“嘿嘿,体验了一把你之前所说的性窒息的感觉。”

“有人想把我们炼制成尸傀,但当他看见我们忽然之间挣脱他的束缚后,他打算将我们彻底解决掉?”苏白吐出一口烟圈,“现在我们的工作难度又加了一个,跟那批从富士康回来的听众想要在这个村子里搜索到我们一样,我们也得搜索到一个同样隐藏在这个村子里的人。”

“我能理解那个家伙的想法。”胖子故作夸张地耸了耸肩,道,“想想看,村子里本来在外面游荡的俩混混儿被他骗了回来,然后慢慢地被他控制逐渐炼制成尸傀,正在他的计划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时,忽然有一天早上醒来,他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这两个目标的控制。

然后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两个目标晚上居然偷偷摸摸地去杀了一个人,第二天又继续杀人,而且还在分尸。

站在这个角度上,大白,你觉得他会是什么感觉?”

“炼制出现错误,尸傀具备了自己的意识。”苏白回答道。

“对,如果我们继续做我们的混混那就无所谓了,但我们开始杀人了,而且杀了不止一个,在那个家伙眼里,他当然不知道听众是什么鬼,也不知道广播是哪个疙瘩的节目,他的视角里,就是察觉到自己准备炼制的两个尸傀脱离其掌控开始按照嗜血本能去杀人,同时,作为炼制者,他本能地觉得我们两个肯定会反噬他,所以他准备提前对我们出手,将我们毁灭。

那个男的尸变只是一个警告,但因为那货是被大白你一刀劈中脖子死的,所以尸变没成功,被我们及时切断了,但最开始勒死的那货昨晚又出来想要报仇,应该是他的第二步。

按照剧本的演绎应该是这样子的,我们杀一个听众,那个听众就会在那个隐藏家伙的干预下变成灵异存在来向我们复仇。

呵呵,现在还有一个女死者没出来,也不知道她能玩出什么花样。”

胖子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他放在裤袋里的符纸,眼角有一抹凶光闪现,苏白倒是能够理解胖子,终日大雁却被雁啄了眼,胖子的真实水平可是相当于道家真人的境界,昨晚却差点死在一个小鬼手里,心里头自然有一股愤怒咽不下去。

“相对于那批富士康听众来说,我们在暗处,他们在明处,但我们相对那个隐藏家伙来说,我们在明处,他在暗处。

我不是很喜欢在做事情的时候背后还有一双眼睛偷偷摸摸地打量着我的感觉,先把那位揪出来吧,不然我们杀的人越多,他偷袭我们的手段和机会也就越多。”

“这个我同意,看来我们有必要把我们的身世给重新弄清楚,至少从我们回到村子里开始的事情,再重新调查一遍。”胖子点了点头,“也不用怕打草惊蛇了,能把那条蛇惊走更好,但实际上,那货根本到不了可以反抗广播意志的地步,不是我们以前在故事世界里所经历的那些个强大NPC,所以哪怕惊到了他,他估计也只是更加疯狂地想让我们死而已。

广播应该会为了剧情需要而降低他的智商。

大白,这张符你先拿着,调查的时候别去阴森逼仄的地方,这大白天的,大部分邪术威胁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削弱,但你自己还是得小心。”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苏白接过符纸,然后有些好奇地指了指二人身后的两个雕像,“这俩东西感觉有点不对劲。”

“是不对劲,一直出现在杀生场里,也相当于变相给它们开光了,这个倒是无所谓,至少拿在手里一般的小鬼很难近身。”

说完,胖子起身,又道,“我先去村子里的诊所看看,能不能偷些药回来。”

“你腿上的伤怎么样了?”

“脂肪多,子弹都扛得住,没事。”

胖子摆摆手,走出了屋门。

苏白则是又坐了会儿,才起身锁好门走了出去。

刚刚走到村口小广场的位置,苏白忽然停住了脚步,他有了一种特殊的预感,当下,他没继续去打探消息而是直接反身跑回1家。

到家后,苏白看了看自家屋门,还是被锁着的,不过苏白很快又绕过去,看见屋后搭起来的棚子那里,那个小门上拴着的铁丝明显被打开了。

舔了舔嘴唇,苏白给胖子发了条短信,然后自己深吸一口气,以极快地速度打开那个小门冲了进去,在当听众时,苏白就是走近身搏杀的路线,所以他清楚地知道绝对不能给那些人准备的时间,就像是一个战士面对魔法师时,一旦魔法师被战士近身那就意味着悲剧,而一旦魔法师成功地和战士拉开了距离,那么那个战士估计连刀都没碰到魔法师就被一连串魔法给轰死在半途中了。

同时,胡凯昨天用的那把弹簧刀也被苏白捏在了手里,刀柄贴在手腕上,随时准备捅出去。

客厅里一切如常,苏白先来到自己卧室,也是如常,随后又去了胖子的卧室,依旧没什么异样,但苏白清楚自己昨天可是把后面那个小门用铁丝给锁上的,自己跟胖子两个人现在可是在故事世界,可没大意到忘记锁门的地步。

难道,那家伙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来后又走了?

苏白的目光落在了客厅里的水缸那儿,先前自己进入故事世界时就泡在那里,不过那个水缸已经被自己跟胖子清理过了,上面盖了一层木板盖子,里面没有水。

靠近了水缸,苏白伸手直接将木板盖子掀开,水缸里空空如也,但也就这时,一道诡异的摩擦声忽然自苏白上方传来,苏白没有先抬起头,而是整个人能向后仰倒过去。

“嗡!”

一道人影落下,手里好像也是拿着什么锋锐的东西,只是电光火石间苏白没能看得清楚。

当苏白再度起身时,却看见自己面前再次没了人影,对方,又消失了。

苏白警惕地环视四周,他清楚,对方没有走,对方现在应该是在用一种障眼法迷惑自己,这种术法自己以前也会用,比如将僵尸煞气凝聚成镜面利用光的折射将自己“隐身”,而对方肯定做不到那个地步,估计是用的什么低级障眼法,类似于高级魔术表演。

只可惜胖子昨天本来想做几瓶牛眼泪备用的,但一些特殊材料暂时找不到没做成,否则眼睛擦上特制的牛眼泪开了冥途后这些障眼法也糊弄不了自己了。

一道阴风自苏白身后传来,苏白没有动,当对方似乎即将贴近自己的时候,在自己斜侧方向忽然又出现了一道人影,而那道人影明显显得有些迟疑,因为他看见苏白完全没被他声东击西的策略所影响,所以真身准备按照计划发动突袭时就变得有些犹豫没那么果决。而对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袍子,脸也是被完全蒙上了,看不清楚真容。

而苏白则是身体猛地撞过去,只感觉自己手臂一阵火辣辣的疼,应该是被对方手中的利器割伤了,但苏白丝毫不顾这些,当和对方的身体靠近后,弹簧刀直接刺了过去。

一下,两下,三下……

因为以前有血族血统的原因,苏白的战斗本能很多时候都靠向以伤换伤的方式,其实归根究底就是一种愣得怕不要命的架势,而当苏白感知到自己手上开始有温热的感觉时,意识到对方是真的被自己重创到了。

忽然间,对方膝盖提起来,想要挣脱苏白跟自己的近身,但虽然实力没了,苏白的战斗意识还在,而对方根本就没有强大到无视苏白的地步,也因此,苏白直接扭转自己身体,顺势靠了过去,借着对方提膝盖重心不稳的空档将对方压在了自己身下。

然而就在这时,对方身上忽然传出了一股大力,将苏白整个人掀飞出去。

撞到墙壁上的苏白只感觉自己胸口一阵发闷,心里更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你丫要是有这个力量干嘛不早点亮出来装弱有意思?

但很快苏白发现自己想错了,对方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像是受了重伤一样头也不回地向后跑去,而苏白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去追却感到自己脑袋一阵眩晕,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再一看自己手掌上居然全是鲜血。

“噗通……”

苏白单膝跪在了地上,

该不会被撞到脑震荡了吧……操,脑震荡了这个故事世界还怎么玩儿……

“吱呀……”

就在这时,苏白身旁客厅大门被从外面打开了锁推开,胖子直接冲了进来,第一眼看见的是单膝跪在地上的苏白。

“卧槽,大白,你脑袋后面全是血!!!”

“你妈的干嘛走前门……”苏白骂了这一句后就感觉自己彻底失去了意识直接昏厥了过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