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变异的剧情!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现在,很多事情都很乱,苏白是这样觉得的,因为这个故事世界的设计,似乎跟自己以前所经历的完全不同,甚至和自己跟胖子等人一开始所预测的也是完全不一样;

这一次,可以说是广播为了它所谓的故事性已经完全“丧心病狂”了,堪称到了病态的地步。

就像是自己白天刚刚杀死的胡凯,这货明明见过自己跟胖子在一个屋子里,结果他在杀胖子时却没想过还会有一个凶手那就是自己,这是因为他对自己所掌握的那件案子讯息很是自信,觉得凶手只有一个,但反过来说,自己跟胖子岂不是也和他是一样的?也是有些一些迷之自信?

先是胡凯尸体的尸变,这得亏当时苏白是切了其脖颈才导致尸变没成功,这一次又是昨晚杀的那个家伙亡魂来复仇了,事情,已经开始向失控的区域发展了。

胖子嘴巴张得大大的,舌头吐出来,他的脸已经泛青了,显然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但这货舌头伸出来就算了,毕竟大部分上吊或者被勒死的人很多都是这个表情和姿态,但胖子的舌头居然在这么艰难的条件下还在不停地抖动,就像是在做那个活儿一样。

站在胖子身边的苏白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他看不见鬼在哪里,以前自己还能用僵尸煞气将灵魂体给绞杀,但现在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切换进普通人思维该如何对付鬼其实也有不少法子,但现在根本就没准备啊。

本来因为有了胡凯差点尸变的事情后胖子本打算这次把肉腌制好后找些朱砂化些符纸,再弄点黑狗血来,但胖子也没料到事儿来得居然这么快,到现在他压根完全没什么准备,现在这情况说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真的没一点点的夸张。

胖子不能说话,他只是不停地颤抖着自己的小舌尖。

苏白先愣了一下,虽然苏白清楚在这个时候产生恶心反胃的感觉好像有点不太对,但这种感觉还是产生了,或许是因为经历的危险有点太多的原因吧,所以在这个危急时刻苏白的情绪反而可以很丰富很冷静。

终于,在胖子都快彻底被勒死之前的那一刻,苏白终于想到了胖子那挑逗的小舌尖是什么意思了,当下,苏白用力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之前为了强行醒来,苏白已经咬过了,不过那次的力气可没这次大,当下,舌尖被咬破,一口血水被苏白含在嘴里直接对着胖子的脸喷了过去。

“噗……”

“哗啦……”

胖子身后忽然出现了一道白烟,紧接着胖子脖子上的力量像是消失了一样摔倒在了地上,但胖子也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狠角色,刚刚自己差点嗝屁了,如果不是大白领悟了自己用舌尖活人精血可以驱煞的意思可能自己也要变成腌肉了。

起身后的胖子不顾脑袋里的眩晕开始走步法,站在旁边的苏白可以看出来胖子这是打算用“引雷诀”,但这货现在能引来么?

胖子好像也发现了自己现在的状况别说引雷诀施展不出来,估计小火球都弄不出来,当下马上改变策略,咬破自己的食指在自己另一只手掌心里快速画了一张符,而后念诵咒语:

“天道伦常,阴司有序,法无衡量!”

当下,苏白就看见在原本胖子所在的位置竟然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这身影很模糊,看得不是很真切,但大概从身形上来看应该是昨天被胖子勒死白天被自己分尸的那货,果然是那货变成鬼来复仇了。

一般看鬼片时,什么时候才最让人觉得恐怖?

那就是大家在找鬼,鬼还没具体现身的时候,那段时候观众会随着主人公的境遇而产生一种压抑紧张的心理情绪,而一旦鬼出现了,主人公和鬼开始PK时,往往先前的那种恐怖氛围就不见了。

正如现在苏白的感觉,之前看不见鬼还觉得棘手,现在鬼的虚影出现了,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哪怕自己二人现在都是普通人,但这货又不是什么鬼王级别,广播也不至于开这么大一个玩笑。

这只鬼明显是被胖子掌心的符给牵扯住了,这时候胖子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咒语,根本就无暇分心,要知道当初胖子可是能引雷对轰印度菩萨的主儿,现在对付一个报仇的亡魂居然也这么费力,真是时也命也。

苏白当然不能就一直站在旁边看着,胖子毕竟不是英叔,也没什么看头,外加胖子刚刚差点勒死,现在又在用很低级的方法用自己体内的血气也就是阳气在跟那只鬼僵持着,身上虚汗都已经流出来了,指不定谁耗得过谁呢?

当下,苏白冲到了客厅另一端,那里摆放着一个观世音菩萨的小雕像还有一个毛爷爷的雕像,没错,以前这个凶手估计也是在客厅里分尸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家里也摆神佛辟邪,这不得不说也是一种讽刺。

不管有用没用,苏白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两个雕像被苏白拿在手里然后将他们横举在自己身前,对着那团黑影就冲了过去。

“啪……”

苏白感觉自己的双臂像是撞击到了什么一样,紧接着耳朵边好像传来了一声惨叫,那只鬼化作了一道黑烟飘散了出去。

胖子当即瘫倒在地,像是刚刚一夜九次郎结束一样,整个人都快虚脱了,不过人倒是没失去意识。

“呵呵,还真的有效。”苏白自己也没料到这两个雕像真的能拿来辟邪。

“你如果把香灰涂抹到佛像上估计那货就得魂飞魄散而不是跑掉了。”胖子有气无力地说道,“不行了,胖爷得起来准备画点符纸,明儿再去弄点黑狗血来。”

胖子挣扎着起身,苏白有些担心地问道:“你还挺得住么?”

“挺不住也得挺啊,刚刚差点要勒死了,你居然那会儿才醒。”胖子有些无奈道,“难不成变成普通人后连睡觉都变死了?”

胖子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哪怕苏白变成普通人,但最基本的危机感应应该不会变才对,这就像是以前真正上过战场的老兵又或者是现如今退役的雇佣兵,那种在生死危机下一次次历练出来的警觉在任何时候都很有效。

“刚被鬼压床了。”苏白解释了一下,然后将两座雕像放在了一边,自己坐在板凳上,开始帮胖子将剩下的肉给腌好。

屋子里找不到朱砂,但胖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些墨汁,然后兑着一些自己的血水又弄了一些尸肉上残余的血水进去开始画符。

本能的,苏白知道胖子肯定不是在画道家正统的符,不过苏白相信胖子自己心里有数就是了。

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五点,二人一起将腌制好的肉放在坛子里藏在了柜子背面转墙里头,虽说藏在家里有些不保险,但现在也就只能祈祷对面听众里不会出现第二个狗鼻子了。

胖子喝了一大杯水,然后来到苏白卧室,和苏白两个人分别靠在床边上就这么闭着眼开始休息起来,画好的符纸以及那两个雕像就放在二人身边以防止那样子的事情再次发生。

……

迷迷糊糊地睡到了中午时分,苏白睁开眼,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酸痛得很,而且还有一点点的落枕,以前自己在冷冰冰的棺材里睡了半年都没这种感觉。

“睡得咋样?”胖子似乎比苏白早一点醒,居然在喝着白酒,不过胖子喝酒比较有度,一杯白的,每次都只是舔一点点,昨晚他自己差点挂掉,也不敢真的喝过头了然后稀里糊涂地死掉。

“不咋样。”苏白回应道。

“呵呵,你这是神当久了,凡人当不习惯了。”胖子感慨道。

“这事儿不对,胖子。”苏白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

“你也琢磨出味道来了?”胖子点点头,“是有些不对,麻痹的,胖爷我有一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感觉,昨天咱杀了三个人,结果其中俩都发生异变了,这不对啊,就算广播要故意这么玩也不至于玩得这么刻意。”

“胖子,你醒来时是在里屋的床上是么?”苏白问道。

“呸,鸡儿床上,宝批隆,胖爷是躺在床底下,刚醒来准格站起来就撞到头了。”胖子回答道。

“我是泡在全是眼珠子的水缸里。”苏白马上又道,“走,去你屋子床底下再看看。”

二人立马去了胖子一开始睡的屋子,苏白先钻到床底下,这是老式的雕花床,床身挺高的,胖子找了个手电筒递给了苏白,苏白在下面打开了手电筒,然后侧过身看向了床底板层位置,

上面,

居然刻画着一条条的符文。

“胖子,你来看一下,我感觉广播给我们安排的角色不简单啊。”

胖子马上也钻进了床底,他进来后就有点挤了,苏白只能向侧边挪了挪身子,胖子看了一眼这个符文,当即骂道:

“草他大爷的,有人拿咱们炼尸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