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小家伙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现在像是一个稻草人一样,被荔枝竖在了这里,这真的很可笑,那就是明明偷走自己儿子的罪魁祸首就在自己面前,但自己却无能为力。

其实,这种无能为力在之前很多人就已经猜想到了,毕竟双方的实力差距在这里,如此的清晰,如此的铭刻,这种差距,不是靠一个运气或者靠一个“小宇宙”爆发就能够弥补得了的。

但有一点苏白很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

一个人,做任何的事情都是有目的的,哪怕是那种漫无目的的四处乱逛其实也是有着漫无目的散心的目的在里头。

但现在站在苏白的角度上,确实很难以理解荔枝现在的行为。

“其实,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我已经输了。”荔枝的语气还是很平静,哪怕是在承认自己已经输了这件事上,“但我还有最后一点的机会,那就是在这个世界结束,在那个世界开始的时候,我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火车的声响,这声响普通人听不到,但对于听众来说,却像是吹奏起来的集结号。

“我要走了,很可惜,我们的交流只能以这种不理想的方式终止,事实上,无论是交流的语境还是氛围,都和原本所设想的完全不一样,或许,是因为你还没有清楚地认识到一点。任何事情,都有圆有缺,有始必然有终。”

荔枝转过身,将要离开,但在离开前,她顿了一下,继续道,

“梁森没收到火车票,这个其实我猜到了,我和他是一个时期成为听众的人,他是什么性格,什么秉性,我很清楚,哪怕他伪装得很好。

刘德没有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他以为他可以瞒过我,从而脚踏两条船,每个人,每个活人,都有着自己心里的算盘,大家都想争取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但在这个时候,却又显得很没有意义。

苏白,我会争取,让广播再开一批车次,你现在要做的,是努力在下个车次到来之前,让自己证道成功,否则,如果连那最后一班车都无法搭上的话,等待你的,将是最后的消亡。”

“我的儿子……”苏白现在觉得自己像是个祥林嫂一样,不停地只能重复说着一件事,不管荔枝在和自己说什么,不管荔枝话语中所传递出来的深层意思,对于苏白来说,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呵呵。”

场景正在慢慢地变淡,随着汽笛的鸣响,火车站里的大佬们也一个个不得不上车,去往自己根本不愿意去的那个地方。

荔枝掌心中出现了一张卡片,随手一丢,而后,她的身形在此时消失。

“嗡!”

场景彻底破碎,苏白发现自己依旧站在便利店的货架后面,只是汗水已经完全打湿了自己的衣衫,四周的一切,仿佛和自己进来之前没有丝毫的变化,随即,苏白的目光看向自己脚下的那张卡片。

其实,对于苏白来说,他来这里,向荔枝讨要小家伙的目的其实真的并不大,因为他清楚自己成功的可能性很低很低,那么费了这么多心思过来,总不可能只是单纯地想要表达一下自己作为“父亲”的坚定立场。

苏白是要来确定,确定荔枝没有带着小家伙一起上火车,只要小家伙没被荔枝带上火车,那么自己就可以通过广播赋予的那次奖励直接查询到小家伙的位置,等火车离开之后,广播应该会彻底恢复正常了吧。

老式火车和铁轨的撞击声不断地远去,苏白一只手撑着货架慢慢地走到门边,这引来售货员的注意,生怕苏白是来偷东西的贼。

“目的达到了么?”

梁老板在最恰当的时候出现在了苏白身边。

“本来就知道问不出什么的。”苏白可以看见梁老板的心情不错,甚至有种喜形于色的表现,作为一名大佬级听众,作为一名怂得不得了的家伙,他其实最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

不过今天似乎是个例外,但也可以理解,看着一帮同级别的家伙们一个个哭丧着脸如丧考批一样上了火车,本来装作和他们一个表情的梁老板在火车发动时还站在路台上,嘴角慢慢勾勒出一个弧度,看着车窗内那些同僚们震惊的神色,他放肆地大笑起来。

这个画面,很好脑补。

而且事实也确实和苏白所想象的差不多,梁老板从路台上登车区走回来到这里时,其实已经下意识地收敛自己的情绪了,但哪怕是收敛了,依旧笑里含春。

苏白没回答梁老板,而是翻手将那张卡片拿出来,这是一所孤儿院的名片,地址是在阿坝九寨沟那边。

没有丝毫地耽搁,苏白拿出手机对着名片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将照片传送给了胖子,他应该清楚要怎么做。

“他们走了。”解禀手里端着三杯橙汁,递给了自己老板一杯,又递给了苏白一杯。

苏白接过橙汁,喝了一口。

“有什么感觉?”解禀看着苏白问道,“我是觉得似乎这个天空都变得舒缓了许多。”

梁森的身形在接过橙汁后就慢慢消散了,火车从这里出发,会经过西方,到时候西方的大佬们也会上车,作为这个世界上唯一仅存的大佬,梁森在庆幸之余也感受到了一种恐惧,这种恐惧在刚刚目送他们上车之后的狂喜状态结束之后开始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没什么感觉。”苏白回答道,他在等待那边胖子给自己查找回复。

“哦。”解禀这才意识到苏白还在为自己儿子的事情分心,所以也就不要求他同自己一起享受那种终于站到金字塔顶端的快感了。

很快,胖子那边打来了电话,苏白接了电话,

“大白!”胖子的声音很大,有点激动。

“嗯,我听得到。”苏白回应道。

“你刚给我发的照片我查了一下,那家孤儿院在四年前开办的,但一年前就已经关闭了,不过孤儿院的地是它们自己的,也因此在孤儿院关闭之后那块地方依旧被保留着,位置在阿坝,靠九寨沟那边。”

“有照片么?”

这张卡片上只有孤儿院的名字和地址,没有配图。

“有,我在网上找到了,发给你了,你看一下你手机。”

苏白退出了通话界面,打开了微信,看见了胖子刚刚给自己发过来的网上找到的那家孤儿院的照片,猛然间,苏白的眉头皱在了一起,这家孤儿院,跟自己记忆中自己那对便宜爹妈当初曾建造起来的孤儿院一模一样,但当初的那一栋在成都,现在的这栋在阿坝。

语音并没有挂掉,苏白看了照片后直接道:

“这孤儿院的模样和我爸妈以前建造的一样,这是荔枝走之前给我留下的卡片上记载的孤儿院地址,胖子,你说她会不会临走前忽然好心了?”

“我不这么觉得,但那个地方必须得去一下,我帮你订机票,我和你一起去吧。”

“嗯。”苏白没拒绝胖子的好意,先挂掉了电话,其实苏白刚刚问胖子的那个问题,苏白自己心里早就有了答案,荔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从海梅梅的事儿上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所以,苏白不认为对方会最后做一个顺水人情将小家伙还给自己,她应该是有话没有来得及全说完或者是没必要全都说完,但似乎,那座已经在一年前关闭了的孤儿院应该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苏白隐隐约约有一种预感,那就是很大可能小家伙也在那里。

……

孤儿院坐落在山腰上,无论是从风水角度来说还是从采光风景角度来说,都是绝佳的位置,下方,是郁郁葱葱的山林,距离附近的一个小镇子也不远,虽然有些“与世隔绝”的意思,但总体来说是将隐居和世俗很和谐的联系在了一起。

只是,孤儿院已经废弃一年了,早几年在这里的孩子也都被送走了,孤儿院里除了一个看门的大爷,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工作人员还留在这里。

今晚,大爷像是往常一样一边打开收音机听着广播一边看着自己手里的报纸,但看着看着,一团黑雾忽然出现将大爷给包裹住了,大爷很快昏倒在了桌子上。

与此同时,在一处早就空置的孩子宿舍里,慢慢浮现出了一个摇篮,慢慢地摇晃着。

摇篮上的铃铛因为摇晃而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像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静谧的安眠曲,一声一声地抚慰着小家伙的内心,让他一直地得以沉睡下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