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荔枝的计划!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当苏白走到便利店门口时,看见里面有几个买水的乘客,包括两名销售员,但苏白没发现荔枝的存在;

其实,基本不存在梁森看错了或者故意戏弄自己这个情况,梁森也不可能那么无聊,而且梁森作为大佬级听众,他此时是可以大大方方地去探查四周的情况,如果这样子都不能确定荔枝的位置,那也就真的奇葩了。

苏白站在一个货架后面,慢慢地等着,他相信如果荔枝在这里的话,应该能注意到自己,哪怕自己易容了且身上有一件屏蔽气息的法器。

这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苏白还记得自己记忆之中荔枝坐在幼时自己床榻边照看自己的画面,两个人虽然在长大后基本形同陌路,甚至隐隐约约间彼此已经确立了对立的关系,但苏白相信那个女人的实力,她也没那么好糊弄。

不过,现在苏白担心的是这个女人如果发现了却当没看见自己,那事情就有些不好办了。

“呵。”

不过,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声轻笑在苏白身边响起,刹那间,整个便利店的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四周的场景刹那间转换,变成了一个庭院。

一座石桌,几张石凳,四周清幽芬芳,幽兰静谧。

这个场景,苏白很眼熟,其实就是自己成都老院子的环境,自己年幼的记忆画面里,苏余杭喜欢在石桌上画画写字,刘梦雨喜欢坐在旁边的石凳子上看公司文件。

当然,这是苏白从画卷中所看见的记忆,应该是虚假的,因为走到现在这个地步,苏白也早就发现了那一男一女根本就没有夫妻之实,想让他们这么琴瑟相合举案齐眉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此时,苏白站在石桌边,在另外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手里拿着一串水果在吃着,正是荔枝。

“你知道么,自从我懂事以来,我就很少吃荔枝了。”荔枝将一块晶莹的荔枝肉送入嘴里咀嚼着,面带微笑地看着苏白。

“我孩子呢。”

苏白没有过多地想要套近乎的意思,他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为了小家伙。

“是在我这儿,但我没带在身边,他对我,有用。”荔枝的语言很直白,两个人都不是那种喜欢绕圈子的人,所以这样子的两个人一旦成为对立面哪怕是聊天时都带着一种随时都可能拔刀的火药味。

说完,荔枝将手中的果壳丢在了地上,“是不是觉得很憋屈,自己儿子被我抓走了,但你却没有办法来对我出手,因为实力的差距太大,你也清楚,哪怕你执意出手,最后的结果也是自取其辱。”

“把我儿子还给我。”苏白重复了这一句,熟悉的苏白的人若是此时站在旁边应该能够清楚,这是苏白即将暴走的征兆。

可惜这里没有现场直播,胖子和尚他们看不到事情的进展,但如果他们看见苏白费了不少心思才得以隐藏身份进入这里找到荔枝后,还没说几句话就直接剑拔弩张的话,估计也会哭笑不得。

但事情的结局,必然是向着这个方向去发展的,苏白想要会自己的儿子,荔枝不愿意交出,这个死结,苏白不愿意去回避,荔枝也不可能退让。

陈茹之前曾说过苏白无论做出何种选择他们都不会给苏白压力,意思也就在这里了,对于陈茹这个旁观者来说,如果苏白要不回自己的儿子,那么从荔枝那里适当地得到一些补偿或者得到一些有价值的消息回来和众人共享一下也算是有所收获了。

“一些事情,你也应该是知道的,其实我和你,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曾是那两个人手底下的试验品,是……”

“我不想听你废话。”苏白的左眼瞳孔开始凝聚出赤红色,右眼瞳孔开始凝聚出古墨色,很显然,他正在激发出自己体内的两大血统。

“很可惜呢,我本以为我们其实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和我能有些共同语言的,好像也就只有你了。”

荔枝的身形刹那间出现在了苏白的身前,一只手就这么平淡无奇地放在了苏白的额头上,

“嗡!”

苏白只感到自己体内的气血瞬间被冰封,连同自己刚刚牵引起来的两大血统也在此时沉寂了下去。

要知道,当初在临潼兵马俑历史博物馆前,荔枝可是一度压着刘梦雨的,这个女人的实力,有点类似陈茹,同级别之中几乎没有敌手了。

“这样子聊天,就没多少意思了。”荔枝似乎有些无奈,仿佛她准备开的一次茶话会结果出了变故导致氛围缺失了。

苏白的身体和灵魂包括其血统都在此时被压制住了,这不同于封印,这是单方面靠其自身的绝对优势力量欺负你。

“两千年前,亚历山大和始皇帝一起对决广播的事儿,你也应该知道吧?”

荔枝自顾自地说着,

“两位大帝最后都陨落了,不过亚历山大大帝是最早陨落的,并不是因为他最弱,也不是因为他麾下的军团力量太渺小,而是因为他看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哪怕以当时这个世界的力量,也根本没办法真的对抗成功广播。

所以亚历山大大帝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他以牺牲自己为代价,获得了一次和广播的意识直接对话的机会。”

苏白没有回应荔枝,但当荔枝说到这里时,他忽然想到了在上个故事世界中最后骷髅的遗言。

“亚历山大大帝以自己的性命,换得了一个结果,那就是他教会了广播意识一个东西——玩。”荔枝伸手摘下了几片薄荷叶,也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茶壶,开始泡茶,“也因此,才会有了广播的意识,才会有了广播的趣味性和审美,才有了这本质是养蛊的故事世界中一次次的扑朔迷离。”

苏白不知道荔枝到底要说什么,她抢走了自己的儿子,现在还把自己封困在这里,跟自己讲述这些,有什么意义?

“当一个玩久了之后,就会产生枯燥感,尤其是当你知道自己的未来将彻彻底底的千篇一律时,这种绝望的折磨将让你痛不欲生。

或许,这就是亚历山大大帝的真正目的。他以这样子的一种方式,去完成自己的复仇,一个大帝的复仇。”

荔枝还在继续叙述着,“其实,一开始,我是没有把你父母的事情和亚历山大的事情联合在一起想的,但在我和你母亲对决时,我被拉入了故事世界的那一刻,我才真的明白过来,广播,竟然和他们站在了一起。

这就像是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和反贼,居然联手了。

这真的很讽刺,对不对?”

荔枝继续说着,但她的情绪却越来越平静,

“那一刻开始,我才清楚,自己的计划,自己的复制,自己的一切一切准备,都做了无用功,因为那两个人的路,是无法复制的路。

抛开仇恨,我也曾经感叹过他们应该是很孤独的,因为那条路,他们走得太远,前面没人,后面也没人,这样孤零零地前行者,也确实是很美很绚烂的一件事。

但真相却是这么的不堪,是啊,我早就该想到了,以丑恶的方法怎么可能去做崇高的事业,他们早就和广播意识取得了联系,那条路,一半是他们走的,另一半,则是广播替他们铺就的。

所以,这条路,我肯定走不过去了。”

“那你,还要留着我的儿子做什么。”苏白在此时开口道。

“呵呵。”荔枝忽然笑了,笑得很开心,她低下头,将自己的脸和苏白离的很近,近得双方能够彼此看清楚对方的眼睫毛,“但是,我忽然想到了另外一条路,你知道么,广播的意识已经选择了自我的湮灭,它其实还没有死,你的父母,他们还远远没有到上位的层次。

广播意识选择自我了结,但它还是必须将这个世界的事情给处理结束,你父母想要苏醒从而成为新的广播意识,也必须等这个世界结束到下个世界开始才行。”

“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火车的尽头,是什么地方。

那是一个类似于两千年前,这个世界的地方。

两千多年前,一群魔神自黑暗中降临,作为土著的亚历山大大帝和始皇帝自然而然地得为自身这个世界去进行抗争。

但他们失败了。

你可以想象,两千多年前降临这个世界的一批又一批的魔神,其实就是另一个世界里被广播用这种方式给培养出来的听众。

当年的人类,两大帝国,拥有的力量你真的难以想象,但也可以从你接触过的秦兵肉身看出来,始皇帝麾下曾有一支十万高级听众实力的秦兵军团,但他依旧失败了,原因很简单,他所面对的敌人,是一群又一群坐着火车过来的大佬级听众。

只有大佬级听众,才有资格被培育出来加入这场侵略的战争。

现在,我在火车的那边,也是在做着同样的事情,那个世界的反抗,随着这次火车的出发带来的一批大佬,应该也到了尾声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