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那什么才是……不值得?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希尔斯,你这是在做什么?

喔,我的上帝啊,你是遇到什么敌人了么,居然在使用召唤阵法!”

一个年纪上和希尔斯差不多的男子恰巧在此时走入了希尔斯的私人餐厅,映入他眼帘的,不是刚刚从“牢房”放出来正在大快朵颐的绅士,而是一个正在准备阵法召唤魔神且面目狰狞的斗士。

“霍金斯,请你闭嘴,或者,你可以来帮一下我。”

希尔斯的性格虽然比较好动,这一点从他在证道之地里到处“打洞”就能看出来,但希尔斯的人际关系其实和苏白有的一拼,苏白是过分冷漠,而他则是过分清高,总之,正常人是不会最后沦落到被安排进证道之地当守护者的。

而霍金斯,则是希尔斯在西方还算关系不错的好友,能和异类交朋友的人,肯定也是异类。

霍金斯听到了希尔斯的怒骂,走近了看了一下,发现了不寻常之处,这是召唤阵法不错,但召唤的区域似乎不在这里,而且还很远。

“这是在远程召唤么或者是你在帮一个人维系召唤阵法?”霍金斯一遍问一遍开始发力帮希尔斯加持阵法,反正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帮一个无耻的骗子。”希尔斯咬牙切齿地说道。

霍金斯没有纠结希尔斯为什么要帮一个骗子,他只是好奇道,“召唤阵法的坐标在东方,你在东方什么时候有朋友了?

喔,我的天呐,不会是你跟我之前说过的那位东方的守护者吧。”

“就是那个骗子,他居然私藏了我的精血,然后他现在正在使用从我这里学过来的召唤阵法,但是那个无耻的家伙却担心他召唤失败,竟然向阵法里注入了我的精血把我拖下水。”

“但……”霍金斯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但你完全可以斩断这个联系,而且你不会受到什么损失。”

凭借一些精血和一个召唤阵法怎么可能真正挟持住希尔斯?否则那些阵法师不直接无敌于天下了?

“哦,是的,但我觉得那个该死的骗子应该是碰到什么麻烦了,所以才这么低声下气地向我寻求帮助,所以我还是决定大发慈悲地帮一下他。”

“哈哈哈,希尔斯,你不会是喜欢换上那个骗子了吧,你知道的,这个桥段在很多电视剧里都很常见。我一直坚信,异性恋都该被火烧死,同性之间的感情才是世间最为纯粹的真爱!”

“霍金斯,如果你不打算帮助我的话,就请你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这肮脏的教义。”

“哦哦哦。”霍金斯赶忙闭上嘴继续加持着阵法,他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把希尔斯惹毛了,对方可能真的会跟自己翻脸。

“知道我为什么会帮他么?因为等这批老家伙们坐上火车离开了,下一个时代,将属于我和他。”希尔斯很是自信地说道,“我之前和你分享的只不过是一小部分属于证道之地的感悟,但证道之地里的秘密和财富其实完全超乎你的想象,而那个骗子,当初曾击败过我,虽然我得申明他是走了狗屎运,但他毕竟击败过我,而我和他都在证道之地里感悟过之前许多代大佬级听众的法则。

只要给我们时间,只要给我们一定的时间,等这批大佬级听众离开后,东西方的听众世界,将很难再压制住我们两个人。

我帮他,只不过是希望我以后少一点寂寞。证道之地的守护者为什么一直不允许离开那个地方,因为他们本身,就比现实世界里的听众要优秀和可怕得多得多。”

“还是在为爱他找借口。”霍金斯这次只敢在心底嘀咕着,“解释就是掩饰。”

……

“砰!”

佛爷的柴刀被打飞了出去,自己整个人也被砸入地面,而胖子的阵法在下一刻直接崩碎,胖子自己也是瘫软在了地上。

大佬级听众的分身,实力也远超他们两个刚刚进阶的高级听众之上,他们能拖延这么久,已经算是竭尽全力了。

而在那一边,暴走状态中的陈茹虽然拼劲全力地轰击着困住自己的结界,这虽然使得结界不停地颤抖着,但结界一时半会中还是体现出了一种可怕的韧性,死死地锁住了陈茹四周的空间让陈茹无法出来。

虽然她的绝对实力不亚于一名刚证道的大佬,但是在一些力量的使用上以及法门的融会中,还是落了一些下风,这在交手的过程中可以清晰地表现出来,刘德虽然奈何不了她,但却更显的游刃有余。

刘德刚刚将两个讨厌的苍蝇给拍开,目光扫了一眼像是个煞笔一样依旧坐在那里喝茶的梁森,自家别墅都被轰平了,游泳池早就被抹掉了,这货居然还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喝着红酒看着报纸,他怎么还好意思都到这个时候了依旧选择作壁上观?

刘德实在是对梁森在这个时候的怯懦以及犹豫感到十分的不敢置信,一个大佬级听众,怎么能怂成这个样子,居然被一个小家伙胡乱编造的谎言给束缚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了,这样子的一个人,是怎么和自己一样证道成功的?

梁森似乎浑然不在意刘德的目光,继续老神自在地坐在那里,哪怕四周的风景早就成了沙尘,哪怕自家的别墅都化作了飞灰,但他还像以前那样仿佛依旧坐在游泳池边看着报纸喝着红酒。

刘德的分身和本尊对视了一眼,本尊准备收手脱离和陈茹的僵持了,事情走到这一步,他只能先保住成果再说,将海梅梅的残魂带回去交给荔枝自己也算是有个交代了,而之前,刘德之所以不愿意对苏白以及胖子等人下死手,是因为刘德在清楚这件事经过之后知道自己不占理,自己强行带走海梅梅已经算是结下了一定因果了,当然,这些因果他还能够承受,付出的代价比获得荔枝的信任相比,后者明显利益更大。

但如果自己干干脆脆地把苏白等人都杀了,那因果就大了,可能大到自己是否能够安全地拿到火车票去那个垃圾堆都无法保证,毕竟虽然广播现在出了问题,但在广播出了问题的时间段你如果胡作非为那绝对比平时更罪加一等,这一点在广播出问题前发布的最后一条通知上已经警告得很明显了。

然而,就在刘德准备“功成身退”时,忽然在地下传出了一道令他都悚然一惊的气息。

“轰!”

一声巨响自地底下传出,紧接着是大面积的塌陷,这块区域早就被刘德和陈茹的交手给蹂躏得千疮百孔了,若不是梁森一直支撑着很可能早就成了一个巨坑,而现在,连梁森都支撑不住了。

而地面塌陷的核心区域,居然是梁森一直坐的地方,梁森的面部表情在此时抽了抽,却还是继续保持着之前的姿态。

椅子、茶几、红酒,全都继续悬浮在了空中,而梁森依旧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继续拿着报纸不时来一口红酒。

这一幕让刘德几乎郁闷得要吐出一口鲜血出来!

操,都这个样子了,你居然还能继续隔岸观火!

而后,于地下,慢慢地飘浮起来了一个全身上下都是血污伤痕的男子,男子是苏白,但此时他身上的气息却很是诡异,一会儿低落到了只剩下普通资深者的实力水平一会儿又诡异地提升到了高级听众中阶的实力气息。

且苏白现在完全是闭着眼,但在其身后,却有一道若有若无的影子将其笼罩着。

“咔嚓……”

影子和苏白完成了分离,苏白重重地砸在了地上,而那道影子却直接冲向了刘德的分身。

刘德只感到一股仿佛来自千年以前的庞大怨念正在向自己席卷而来,这股怨念之中夹杂着愤怒、不甘、屈辱等等负面气息,而当这一股怨念将其整个人都包裹起来时,刘德更是清楚地看见一个全身上下被锁链锁住的男子正在向着自己不停地咆哮。

这场对决来得很迅猛,结束得也很突然,那一团黑色的怨念将刘德的分身包裹之后就马上消散,一同消散的,还有刘德的那一具分身。

刘德的本尊还在压制着陈茹,但其心神早就被刚刚发生的一幕给完全震慑住了。

趴在地上的苏白竭尽全力地慢慢爬了起来,半跪在地上,而一道淡薄的虚影在此时缓缓地流落在了苏白面前,虚影很淡,连同虚影身上的锁链也变得很淡很淡。

一只快要凋零的蝴蝶被虚影放置在了苏白面前,这是海梅梅的残魂。

“你召唤我出来,只是为了让我帮你拿回这个,你应该清楚,我的本尊已经在那个故事世界里消亡了,我给你的传承也会在这一次被召唤出来之后随之湮灭。

值得么?”

苏白伸手将海梅梅的残魂捏住,身上的煞气攒聚起来,那只本就受伤的蝴蝶在此时终于灰飞烟灭,这意味着海梅梅于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抹存在痕迹就这样子地被抹掉了。

“那什么……才是……不值得?”苏白看着面前即将消散的虚影,问道,“你被锁在一个故事世界里两千年,值得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