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我好怕怕啊!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像是一头丧尸野兽一样,撕咬吞吃着面前的海梅梅,海梅梅一开始还惨叫连连,但渐渐的,海梅梅的身体也彻底失去了生机。

灵魂和肉体都遭受了来自苏白的折磨和打击,这对于他来说,不亚于堵死了所有的生路。

最终,一团蓝色的光圈自海梅梅体内升腾而出,且慢慢地幻化出了一只蝴蝶的模样,这是海梅梅的灵魂载体,也是海梅梅最后的根本。

苏白抬起头,此时的他脸上全是血污,眼眸中闪烁着赤红的色彩,压抑了太久太久,现在,自己的仇人之一在自己面前,哪怕结局不是很美好,哪怕自己没有办法从对方那里获得预想之中的信息,但至少可以让自己先收回一些利息。

蝴蝶的翅膀在慢慢地脱落,因为在其四周笼罩着的,是苏白的僵尸煞气,这些煞气对灵魂体有着很强大的伤害效果,以现在海梅梅这个状态,想以灵魂遁的方式离开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静静地看着敌人做最后的凋零,慢慢地享受着敌人最后存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余韵,这是一件很令人享受的事情,而苏白此时正是在做着这样子的事情。

他的仇恨,他的愤怒,早就在心底累积了一层又一层,也压抑了一道又一道,现在,他是在尽最大可能地将自己对海梅梅的报复给延长一些时间,就像是山林里的猎物,从角到皮毛到肉到骨骼每个有价值的地方都剥离出来,一丝一毫都不愿意放过和浪费。

解禀在旁边撇撇嘴,他不是很赞同苏白的这种做法,因为这种灼烧别人灵魂的行为,远远超过了普通人认知中的任何酷刑,但解禀更清楚,在这个时候,苏白似乎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才能让他的心底稍微好受一些。

和尚没有念诵“阿弥陀佛”,苏白的恨意当然很大,但和尚对眼前这个海梅梅又何尝不带着恨意?正是眼前的这个人,在自己还在家的时候来到了老方家偷走了小家伙。

佛爷虽说是佛门中人,但他可没有什么妇人之仁,甚至比之和尚他连面子工程有时候都懒得去做了,苏白现在正在炮烙着海梅梅,佛爷心里也是觉得爽快非常。

胖子则是蹲在一边,他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和海梅梅没有什么关系,他也对此时苏白的滥用私刑没什么感觉,胖子是在想的是小家伙可能会存在的下落,如果小家伙还活着的话。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形忽然急匆匆地出现在了苏白面前,紧接着强横的雷霆之力。

胖子、和尚、佛爷以及解禀四人下意识地开始后退以卸掉这突如其来的雷电漩涡,而直面雷霆的苏白则完全躲不开了,身形被电飞了出去,于地面上翻滚了好几圈,但居然依旧没有昏死过去,还是咬着牙重新站了起来。

刘德伸出手,将海梅梅的残魂收入自己掌心之中,魂魄破损很严重了,至于肉身,刘德不是很在意,现在他担心的是广播是否会判定现在的海梅梅还活着,如果广播的判定中认为海梅梅还活着,那么等海梅梅下次进入故事世界时他将完全复原,如果广播判定海梅梅已经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活着了,那么海梅梅的结局就很糟了。

苏白身上大片的焦黑,但他还是死死地盯着刘德,他阻止了自己的刑罚,阻止了自己的复仇,这自然让苏白心里很是不爽。

而之前刘德的出手竟然再度没能将苏白打趴下,并不是苏白在受了伤之后抵抗力再加强了,而是因为此时出现在地下停车场这里的,本就不是真正的刘德!

他,只是一具分身!

至于刘德的真身在做什么,很容易就想到了,毕竟地表上的轰鸣声还一直没有结束啊。

陈茹是在和刘德的对手戏中没落下风,以未证道的级别硬抗一位大佬而让这位大佬短时间内对其无可奈何,但大佬级听众毕竟是大佬级听众,他就算是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压制住陈茹,但分出一部分的力量来保护一下海梅梅让其不被彻底烤得魂飞魄散还是可以的。

只是当刘德出现在地下停车场时,和尚、佛爷以及胖子在卸掉一开始刘德偷袭时散发出来的雷电之力后马上围拢了过来,姿态,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你如果本尊亲来,我们肯定不是对手,但如果只是一具分身过来,仗着人多的优势自己这边可并非完全没有及会。

刘德阴沉的目光扫过四周,直接道:

“狂妄,哪怕我要坐火车离开这里,但在离开这里之前收拾掉你们几个人,也没什么问题。”

当一个实力很强平日里也一副眼高于顶的家伙忽然降下身段来威胁你时,这就意味着他本身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苏白现在是最凄惨的,一开始和刘德的本尊交手,虽说有去有回,但身上的伤势自然不浅,刚刚又遭受了刘德分身的雷霆偷袭,是伤上加伤了。

但现在的苏白,似乎对这些东西都不是很在意了,颇有一种反正烂命一条的觉悟,因为他自身的实力和状态,本就在这次的事情上起不到什么真正关键的作用,自然有资本破罐子破摔。

“呵呵,他,我今天,一定要杀的。”苏白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微微昂着头,看着刘德,很认真地继续道:“你阻止不了我。”

……

坐在地面椅子上的梁森此时眉头不自觉地皱在了一起,他一开始其实还想着保留住自己这栋别墅的景致,毕竟无论是刘德面对苏白还是面对之后的陈茹时,梁森都不觉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大佬级听众一般只关心自己圈子里的事情,对于自己圈子以下的事情,除非干系到了自己,否则不会花费太多的心思去关注和了解,正如刘德不知道苏白而梁森同样不知道陈茹这个人一样。

但,一开始苏白在刘德手下过了几招竟然有去有回,已经让梁森在心底吃惊,而之后的这个女人,竟然是真正地跟刘德摆开了阵仗你来我往地“干”了起来,这个女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已经那举手投足间掀动的能量风暴让之前还很是淡然的梁森眼睛都快垮下来了。

这真的,

只是一名高级听众的实力?

梁森作为旁观者很是惊讶,作为直接参与者的刘德其自身的感觉自然更是清晰,这个女人,除了级别不是大佬级听众以外,跟她交手时,刘德完全是一种和同级别对手对决的感觉,对方的力量,对方的招式,对方的能力,对方在战斗时所表现出来的种种一切。

该死,这个人是比梁森还会压制实力的变态么!

刘德错误的认为陈茹是和一开始的梁森一样,拼命压制自己的实力以延缓甚至是阻滞境界的提升,但恰恰相反的是,梁森是压到再无可压最后被自己亲爱的解禀联手胖子等人给强行捅破了窗户纸不得已地证道了,而陈茹则是苦苦寻觅证道的契机,两个人在主观能动性上有着本质的区别。

而对于这次的交手,陈茹显得很是兴奋,且越打越兴奋,而刘德则慢慢地开始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他一开始的B格拉得太高了,所以没先从梁森那里接收海梅梅,导致当这个女人将自己拖住在这里时,苏白那几个人竟然先下去了,而在现在,刘德明显地察觉到海梅梅的气息正在快速的消亡之中。

不得已之下,刘德以自己的本命武器,一枚巴掌大小的古朴铜镜强行形成牢笼束缚住了陈茹,而后分出一道分身快速潜入了地下停车场,自己的本尊则是继续操控着铜镜压制着这个疯女人。

……

“哦,我不能阻止你?”刘德忽然有些好笑,他承认,他坐在那里一直等到苏白过来结果出现了这种变故确实是他太大意了,是他的疏忽,但如果他真的铁了心什么都不顾只想着带海梅梅离开这里,他相信除非梁森忽然发了失心疯阻拦自己否则自己绝对是来去自如。

苏白踉踉跄跄地扶着墙壁站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口袋,发现手机在刚刚被电成废金属块了,当下苦笑地摇摇头,慢慢凭借自己的记忆道:

“赵琴芳,女,36岁,广州市第一人民院护士长。刘睿,12岁,广州市三中附小五年级三班学生,且是劳动委员。刘佳丽,3岁,在上学前班。”

当苏白开始说出这些东西时,刘德整个人忽然身体一震,紧接着其脸上露出了震怒之色看着苏白,呵斥道:

“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之前还很担心,你会和苏余杭一样,爹妈儿子都无所谓,但知道这些资料后,我放心了,你的小女儿刘佳丽是你在成为听众后生下来的,我想,哪怕你现在是大佬级听众,但亲情这一块,还是放不下吧。”

“就算我坐火车离开了,但如果你对我家人下手,广播会惩……”

不等刘德说完,苏白直接一只手扶着墙壁一只手指着自己的胸口很认真地道:

“我好怕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