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疯了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广播是一个很讲道理的存在,它要讲道理,也因此使得它旗下的听众们也不得不开始讲道理,也因此,这件事掰扯一下,其实也很清楚。

海梅梅奉荔枝的指示带着荔枝留给他的面具来到老方家偷走了小家伙打伤了吉祥,在这件事上,苏白对海梅梅以及荔枝有着绝对的报复主动权。

而如今,刘德受荔枝所托来这里提海梅梅离开,刘德也因此成了“帮凶”,当然了,当时海梅梅的“愚忠”以及荔枝跟刘德的“财大气粗”,让他们都对这种不讲道理的行为所造成的惩罚不是很在意,但至少给了苏白一个合理反击报复的理由。

此时此刻,陈茹主动站出来帮苏白挡下刘德,合情合理,至少,她是不会因为自己的这次出手而担上任何因果上的干系。

广播虽然“瘫痪”了,但所有人都清楚,它的苏醒只是时间问题,就像是一只老虎打了个盹儿,绵羊们依旧不敢在此时太放肆。

胖子,和尚以及佛爷三个人跟在苏白身后,苏白在站起来后拒绝了胖子的搀扶,一个人步履稍显虚浮地跟在解禀身后走入了别墅的地下停车场。

外面的震荡声不绝于耳,显然陈茹和刘德的争斗也开始逐渐白热化,这也从侧面说明了陈茹这个女人的可怕,她不是大佬级听众,却拥有超越了自己层次的力量,也无怪乎这个女人是如此迫切地想要获得契机和机遇去进阶证道了,这就像是古代一个山头盗贼,麾下居然拥有贼众十万,他怎么可能还安心于继续占着一个山头当一个土匪?

因为上面游泳池被打爆了,导致水流开始渗透倒灌,也因此通向地下车库的台阶上也满是水渍,众人鞋子踩在上面不时发出清脆的声响。

而走到最下面时,解禀拍了拍手,一颗夜明珠升腾而起,散发出光亮,悬浮在了空中。

“这里的供电系统都已经坏掉了,将就点。”解禀解释道。

两个拥有大佬级听众实力的强者在上头对决,所造成的波及和破坏是难以估量的,可以说,如果不是有梁森坐镇在那里尽量卸掉了双方战斗泄漏出来的能量残余,可能这里早就被夷为平地甚至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了。

夜明珠的照明光亮很足,应该是一件低品法器,这东西对于普通听众来说算是了不得的东西,但对于如今的众人来说,只能是一件玩物。

在墙角位置,一个人蜷缩在那里,夜明珠的光亮没有引起他丝毫的注意,乃至于众人走到他面前时,他也依旧没有抬起头。

他是活着的,他也是清醒着的,但他却像是死了,也像是混沌着。

苏白在海梅梅的面前蹲了下来,他看见了一张憔悴的脸,一双虽然睁开却没有丝毫光亮的眸子。

哀莫大于心死,

这句话能够完美地形容此时海梅梅的状态。

“名额的事情,是真的?”解禀此时开口问道,他是帮自己的老板问的。

“你猜?”苏白没直接回答,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事儿是假的,但梁森不愿意掐死那个希望。

“车票如果发来了,距离上车,其实还有一小段时间的。”解禀这是提醒苏白,自家的老板,到时候可能会报复。

“那我这太子爷的身份呢?”苏白反问道。

解禀陷入了沉思,是的,即使车票发过来了,但依照自家老板性格,是否敢下定决心报复,可能还真的说不准。

“好了,他交给你了。”解禀退后了几步,不再打扰苏白。

其实,他之前也想过办法对海梅梅进行询问过,但是没能从这个人嘴里知道任何关于苏白儿子的讯息,否则解禀不介意直接卖给苏白这个大人情,但苏白毕竟是当事人,就算明知道可能从这个状态的海梅梅这里问不到什么了,但解禀还是得把海梅梅交给苏白询问或者说,拷问一遍。

至于荔枝那边的事情,解禀其实真的不是很在乎,他和荔枝错开了一个时代,再者,那一批人终究要离开了,这个世界,现在即将属于他们这一代的人。

苏白的手指伸出来,点在了海梅梅的下巴位置,随即,将对方的脸慢慢地抬起来,对方空洞的眼眸毫无生机地盯着自己。

苏白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海梅梅时的情景,那应该是在一家酒店大厅里,海梅梅以一种过来人的姿态对自己这个小小体验者开了个玩笑,纯粹是老鸟戏弄一下菜鸟的把戏,而后,那个故事世界里最大的奖励还是被自己给抢了过来。

再之后,双方又有几次见面,一直到秦皇岛那次之后,双方的阵营开始清晰。

但如果不是那个“一日囚”故事世界,苏白还真的想不到,那天从老方家偷走小家伙的人,居然是海梅梅。

“看着我。”苏白说道,他刚刚在刘德那里受了重伤,所以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虚弱,但那种愤怒的情绪却正在慢慢地散发出来。

是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害的自己失去了儿子!

海梅梅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似乎根本就没听懂苏白的话,甚至目光微微向另一侧看去,嘴角露出了一抹无所谓的笑容。

“砰!”

苏白猛地将对方推着靠在了墙壁上,海梅梅的身体开始下意识地挣扎着,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白哪怕再身受重伤也不是海梅梅这个普通资深者能够撼动的,同时海梅梅自己的身体状态也是无比的虚弱,他现在连一个资深者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看着我!”

苏白再次重复了自己的话。

海梅梅还是之前的样子,站在后面的解禀清楚,这家伙自从那晚知道自己被荔枝利用甚至被其慢慢地改变取向的真相之后,整个人就已经崩溃了。

是的,作为一名听众,他没有在恐怖的故事世界里崩溃,却在现实世界中崩溃,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

“你怎么就不看着我呢?”苏白这一次不是询问,因为他的两根手指已经掐入了海梅梅的眼眶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

海梅梅开始疯狂地挣扎起来,但苏白的手指还是继续在他的眼眶里搅动着,鲜血不停地飞溅出来,溅射到了苏白的脸上,衣服上,但苏白完全没有在意这些,他只是一遍询问着一遍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不看着我,要眼睛做什么呢?”

终于,苏白将自己的手指收了回来,海梅梅捂着自己的眼睛跪伏在了地上,不停地低声哀嚎着,其中还带着一种哭腔。

这个当初在《纸人》故事世界里舔过自己耳垂的男人,现在真的是彻底趴下了,不是肉体,而是精神。

苏白没让海梅梅的哀嚎持续多久,他再次掐住海梅梅的脖子,将其整个人按在了冰冷的停车场地面上,

“告诉我,你把我的儿子弄到哪里去了,他在哪里,他在哪里!”

苏白像是一只野兽一样的咆哮着。

但海梅梅只是不停地喊着疼,疼,疼,对苏白的问话完全没有在意。

站在后面看着这一幕的和尚微微地向解禀靠了靠,问道:“可以搜魂么?”

解禀摇了摇头,“我问过老板了,老板说他的灵魂被荔枝几次降临过,本就薄弱得很了,事实上他的天赋不比我们差多少,但硬生生地被当作消耗品给使用废了。哪怕是我老板亲自出手搜魂,对方的灵魂估计会在顷刻间灰飞烟灭而不会得到丝毫信息。”

和尚闻言,叹了口气,同时觉得有些荒谬,因为他算是看出来了,海梅梅,是真的疯了,他这个状态,进下个故事世界也是必死无疑的结局。

苏白还在咆哮着,但海梅梅依旧没有丝毫的回答和反应,他只是在哀嚎着疼痛,哀嚎着自己的痛苦,甚至其中还夹杂着“大姐我疼”“大姐我好疼啊”这些话语。

胖子在旁边叹了口气,佛爷也是面色凝重,

从海梅梅这里得知小家伙的下落,显然是行不通了,苏白拥有向广播询问的奖励权限,但广播现在偏偏又处于死机状态。

而如果等到广播恢复运行,那时候小家伙肯定会被转移走,要知道,海梅梅之所以偷走小家伙,是听了荔枝的命令。

这就是一个死结,如果不趁着这个混乱的间隙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小家伙的话,那么很可能依旧会回到一开始的那个局面。

苏白不再咆哮了,他也清楚,问不到什么了。

海梅梅蜷缩在地上极为痛苦地抽搐着,像是一只可怜的臭虫,

而刚刚平静下来的苏白却忽然像是疯了一样双目赤红一片伸手提起海梅梅,同时将自己的獠牙刺入了海梅梅的体内开始撕咬他的身体,开始咀嚼他的血肉,开始啃食他的骨骼,乃至于连僵尸的煞气都泄露出来,开始灼烧海梅梅的灵魂,

苏白像是完全失去了理智一样,想尽一切办法用自己现在能用的各种方式去折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

“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