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苏白的进步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梁森不再言语,哪怕他的眼神依旧充满着戏谑和不屑,但苏白清楚,这家伙,已经心动了,他已经在思考和在犹豫。

这很正常,因为苏白清楚梁森的秉性,此时自己抛出来的橄榄枝,对于梁森来说就像是上刑场前忽然有一人喊了一声“刀下留人”,哪怕这是稚童的声音哪怕这听起来极为像是一句玩笑话,但梁森也必须得撇过头去认真地看一眼,他要去确认一下!

当初,广播的气息降临,梁森被吓得蜷缩在了桌脚涕泗横流,他拼命地压制自己的实力,最后还是被解禀联手胖子等人打开了分身封印迫使他无法继续压制下去才不得已之下去证道。

他就像是一头老黄牛,你不拿鞭子抽他,他就不懂得往前跑,这也就不奇怪当初梁森证道时想将自己的墓碑和荔枝的墓碑放在一起结果被荔枝墓碑直接撞碎留下一句“你也配”了。

这样子的一个货色,别说和荔枝那种人并列在一起了,就连他居然也能成为证道大佬这件事也是让其余人很是匪夷所思。

梁森知道自己现在似乎不应该这么着急地吃下苏白给自己下的套,他清楚,这百分之九十九是一个陷阱,是苏白随手给自己画的一个大饼,但梁森控制不住自己,哪怕只剩下百分之一的希望,他梁森依旧不能无视。

火车,已经回来了,

火车,也将在近期开走,

他不想离开这里,他不想去那个地方,他有一种预感,自己去那个地方,会死得很快,甚至会被沦为炮灰。

那是一个垃圾堆,埋葬着一个又一个陨落的大佬级听众,是属于大佬级听众的乱葬岗!

刘德的眼睛眯了一下,他注意到了梁森态度的微妙变化,但有时候就叫“无知者无畏”,再者,他也和怯懦且喜欢瞻前顾后的梁森有着很大的区别,不管他信不信苏白是不是播二代,不管苏白说的话中到底有几成是真的,他有一点是绝对不信的,这个自己面前的年轻人,

绝对没有到可以肆意妄为的地步,

他刘德也绝对不会相信广播会变成他“苏”家的私人产业!

也因此,当苏白看向解禀,示意解禀打开牢笼他要去将海梅梅提走时,一侧的刘德终于出手了,他留在这里本意就是为了教训这个小辈,现在,教训小辈的心思其实已经很淡了,但他依旧需要试探,或者说,是要给荔枝留下一个属于自己的投名状。

在这个年轻人虚无缥缈的话语以及荔枝的阵营之间,他果断地选择了后者,

海梅梅这个人,

他必须完成自己对荔枝的承诺,活着带他离开!

刘德出手了,这并不出乎苏白的预料,事实上,当他对解禀示意时,整个人的气机就已经提了起来,他清楚自己和胖子的虚张声势至多只能让梁森这个懦夫性格的家伙作壁上观不掺合这件事,但如果说想靠这个手段直接吓到两名大佬级听众毫无动作,苏白还没这么想当然。

也因此,刘德的身形瞬间靠近自己时,苏白的身体外表瞬间化作了青色一片,古僵一转的力量覆盖在了身体表面形成了第一道防御,紧接着是血线凸显,合纵连横,编织出了一条玄奥的网络,形成了第二道防线,再之后就是以血族的力量凝聚于肌肤表层之中,作为第三道防线。

但直到真正接触时,苏白才深切的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实力与真正大佬级听众之间的差距。

“咔嚓……”

刘德没有丝毫其余的动作,他只是用自己的身体向苏白身上靠了过去,这有点像是街面上混混故意挑衅碰瓷的动作,但正是这个动作,瞬间瓦解了苏白的第一层古僵一转的防御,刹那间,僵尸气息在苏白体内开始翻滚起来,使得苏白发出了一声闷哼。

但这股靠过来的力量却还没有结束,竟然顺势崩断了苏白身上的血线,而后震荡了苏白体内的气血,对方仅仅是这样子的一个动作,就瞬间毁掉了自己布置下的两层防御,而且苏白很清楚,对方似乎还没完全动杀心!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么?

“去啊!”胖子扭过头对着车子还坐着的那位喊道。

但陈茹却坐在那里岿然不动。

胖子急了,这女人不会关键时刻掉链子了吧!

刘德轻松地一靠就化解掉了小辈的防御,同时他的手伸出来,他打算直接将苏白钳制住。

而苏白却在此时身形微微后退,但其四周的空间却瞬间蜂拥而上,刘德只感觉自己伸出去的手掌像是陷落进了泥潭之中一样,有点不着边际。

苏白的这个反应让刘德很是心惊,因为这是刘德所认识的一位大佬级听众的能力,将四周的无形化作有形,有点类似太极的意思,而那位大佬级听众在成为听众以前就是太极门人。

“有点本事。”

但惊讶只是惊讶,刘德另外一只手也探出去,一时间,刘德掌心中风雨雷动,仿佛有一头雷暴正在升腾,这股力量瞬间击溃了苏白刚刚凝聚出来的气势。

这是绝对实力的碾压,也是一种蛮不讲理的方式!

当然,这也从侧面映照出此时刘德的心态,他可不愿意再让苏白展现出什么匪夷所思的手段然后继续在自己手下再过几招,这样子的话,哪怕自己最后赢了,丢脸的其实还是自己,而且,这家伙据说做过东方证道之地的守护者,看来他没少参悟黄泉下的石碑啊,天知道他到底学会了多少这一代乃至于上一代甚至是更往前那些代的大佬级听众的本事,哪怕不是得到的真传,但如果每样只领会个两三成触类旁通之下,

此子,就算不去看他乱七八糟的“太子爷”的身份,日后等他成为高级听众巅峰或者等他证道成功时,同级之中,谁能制得住他?

然而,就在刘德磅礴压力倾斜而下的时候,苏白整个人忽然发生了一阵扭曲,其身形竟然在刘德的眼皮子底下硬生生地挪移走了将近半米的距离。

“砰!”

哪怕挪移走了半米,但刘德掌心中倾泻下来的磅礴雷暴之力还是将苏白狠狠地击飞了出去,

但正是因为挪移了半米,也因此苏白被击飞落地后竟然单手撑着地面没有趴下去,只是脸色泛起了一阵潮红,眼耳口鼻全都有鲜血溢出,身形一阵摇晃,但还是坚持了下来。

一旁的解禀目光顿时一凝,他居然看见苏白在一位大佬级听众的手下走了两招,虽然一直落于绝对的下风,但他竟然没有趴下。

这个家伙,这阵子的进步,竟然如此恐怖!

解禀清楚,如果再让自己和苏白交手一次,那么,苏白完全不用像上次那样因为其本身的原因对自己的幻术有克制所以将自己击败,现在的苏白完全可以用最直接的力量将自己击垮,就如同刚刚刘德那样子击败他一样。

差距,已经这么大了么。解禀在心里想着。

梁森手指轻轻地在茶几上敲了敲,将刘得泄露出来的雷暴之力给化解掉,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庄园被炸得乱七八糟,但与此同时,他也是对苏白刚刚在刘德手下的表现吃了一惊。

这个小侦探,竟然已经超出了解禀这么多。

要知道解禀可是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他理所应当应该是他这一代里最优秀的一批人,但这个小侦探是在解禀之后进阶高级听众的,但现在不光是追上来了已然超出了解禀一大截。

以高级听众初阶的实力,竟然可以在一名大佬级听众手底下过了两招没趴下,这真的是足以自傲了。

跟其他人看热闹的心思不一样,刘德只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要么不出手,既然自己出手了居然没能第一时间将这个小辈给拿下来,这件事如果传播出去,他刘德的名声将会比梁森更差;

梁森是怂,但大家对梁森的实力其实还是有些忌惮,因为这家伙太怂了,所以表露实力的机会不多,但如果自己今天连一名高级听众初阶都不能及时压制住的话,一旦传出去,到了那个地方后,其他大佬级听众就会对自己的实力产生很大的怀疑以及轻蔑。

刘德身形再度上前,这一次,他动怒了,甚至,动了杀心。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道倩影忽然横亘在了苏白和刘德之间,当刘德身形过来时,这道倩影也直接向刘德撞了过去。

“嗡!”

四周响起了一道可怕的震荡声,哪怕这栋别墅里有阵法加持,却也依旧无法控制住这股力量,四周的水泥瓷砖瞬间崩裂,草坪植被顷刻灰飞。

一道沟壑,出现在了二人相撞之处,

刘德身形止住原地,

陈茹倒退了三步,但是她的脸上却充满着一种兴奋的战意,甚至连呼吸在此时都变得急促了一些。

“你的对手,是我。”陈茹指着刘德说道。

胖子在此时马上过来将苏白扶着站起来,苏白看向了解禀,解禀点了点头,示意苏白跟自己来,

而这边的僵持,苏白就交给了陈茹了,他相信,这个当初敢闯证道之地偷墓碑的疯女人,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