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你个怂B!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胖子在成为听众以前是跑白事儿的,跑白事儿的人总重要不是专业知识,因为大部分人都不懂这方面的东西,甚至可以说在这个年代真正信这个东西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哪怕是老人们,说他们有多迷信,还真的不好说,传统的封建迷信活动现在已经越来越向“非物质文化”方面去转变。

白事儿一行,最重要的是能忽悠,忽悠住主家,忽悠住前来吊唁的亲朋,把所有人都忽悠住了,那你就能拿到你的薪酬,大家皆大欢喜,一旦说错话了,没忽悠得过来,那被打断腿都是很常见的事儿,毕竟你的主家是刚刚死了人的,大家都沉浸在悲伤之中,人的情绪也在此时会很敏感。

而在此时,胖子完全是拿出了以前自己吃饭的家伙本能。

广播是他爹,

播音员是他妈,

就连胖子口中的“太子爷”——苏白,此时愣在了原地。

和尚在心里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佛爷则是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怕自己笑场。

在飞机上,事情的经过苏白都和他们说过,意思很简单,广播本来是一个规则,一道类似于程序的存在,但它不知道什么原因产生了自己的情绪,简而言之,就是在规则之上出现了一个“自我意识”,这个自我意识为什么出现,是谁导致其出现,暂时不得而知,但现在可以确认的是,正是这个“自我意识”,形成了广播一个个故事世界里追求“故事性”的这种氛围。

其实,如果把广播的故事性给剖开,你可以更加清晰地看见故事世界里的本质,那就是类似于养蛊一样,让听众在里面厮杀掠夺感悟和成长。

这个故事性,只是一个调味品,正如一道菜,你不加调味品,会很难吃,难以下咽,但你如果捏着鼻子吃下去,你身体该获得的能量它还是能够给予你。

而至于苏余杭跟刘梦雨两个人,他们帮助广播意识自我“解脱”之后,他们下一步是什么,苏白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广播,不会被他们所控制,他们最大的可能就是将自己的意识融入广播之中却不可能类似于之前那位土生土长的“广播意识”一样对广播进行影响。

就像是一个皇帝勾结了叛贼成功劫持了自己,但这两个反贼能因此堂而皇之地回去登基掌控这个国家么?

国家还是这个国家,国家机器会出现一段时间的混乱,但它并不会因为一个皇帝的失踪而瞬间分崩离析,皇帝不过是国家机器的代言人,是既得利益群体推举出来的一个代表,除非这个既得利益群体被重创否则这个国家还是能够继续地运转下去。

也因此,虽说这一次的事情苏余杭和刘梦雨两个人的参与色彩很重,但这两个人,断然不可能取代广播的位置去操控广播的规则。

这是两千多年前亚历山大大帝和秦始皇都没办到的事情,苏余杭和刘梦雨无非就是在“赵少爷”的里应外合下才走到这一步,并不是堂堂正正地以一己之力掀翻了广播。

但知道这么具体细节的人,真的是少数中的少数,苏白是直接参与者,是被利用的棋子儿,所以他知道得多一些,而在这件事之中,绝大部分大佬级听众唯一能做的事情只能呆呆地像一只只傻大鹅一样“望天”,

具体的内幕和本质,根本就无从获得。

刘德听到胖子的这个话,直接笑了,他在笑胖子的胡言乱语,他在笑胖子这令人称赞的想象力,他在笑胖子所说的这件事以及这位“太子爷”称呼的无稽。

但慢慢地,刘德不再笑了,因为他看见坐在一遍本来正在看报纸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梁森,脸上露出了罕见的严肃表情。

梁森是不可能故意做表情来骗自己的,这一点刘德很清楚,毕竟梁森已经同意将海梅梅交给他了,那么他就没这个必要在此时再玩个两面三刀的把戏。

这一下子,刘德有些犹豫。

梁森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因为他和荔枝的关系,因为解禀和苏白的关系,所以他知道不少内幕,前几天广播忽然发生的变故也让他直接想到了那几乎是传说中几代以前就存在的那对夫妻。

“呵,你自己是怎么出来的,是怎么被对待的,你自己应该清楚,就算退一万步讲,那两个人真的邀天之幸做到了那一步,但你呢,你在他们两个人心中的位置,跟一块垃圾,有什么区别?”

梁森这话是对苏白说的,而站在一遍的刘德则是在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

什么鬼,

前几天广播出现的变故,是这个人的父亲和母亲做成的?

听众圈子里,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个可怕的家族?

听众因为选择的刻意性,所以很少出现一家几口人都成为听众的情况,当然,也不是绝无仅有,有些听众在用自己的力量改变自己亲人的命运后最后结局也是将自己的亲人们拉入了这样子的一个疯狂的梦靥游戏之中。

当初在天津的大火中,老消防员之所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即将被大火吞噬却没有动,原因也是在这里,他当然可以救自己的儿子,但他如果救了,自己的儿子很可能会在日后不久就死在那比地狱更恐怖更折磨人的故事世界里。

在让自己儿子带着荣誉牺牲和葬身于恐惧之中的两条选择里,老消防员犹豫了。

再者,哪怕是一家几口人都成了听众,能全都活到一家人都成为普通听众的都很少,至于再往上一家人都成为资深者更是从没听说过的事情!

但现在,梁森明显在刚才的话语中告诉了自己这样子的一个可怕的事实,这由不得刘德内心不震撼。

胖子没再说话,而在此时,苏白向前走了几步,一直走到了距离梁森和刘德只有不到五米的位置才停了下来。

胖子的忽然加戏,确实出乎了苏白的预料,但效果,似乎真的还不错。

梁森语气虽然是满满的不信,但如果他真的不信,他何必出口来怼自己?

他既然因此发话了,哪怕他忽然高唱“因特那雄纳尔”,也依旧可以证明,胖子刚刚的胡言乱语,对他产生了影响!

在苏白的眼里,似乎没有刘德,而现在内心正在翻江倒海消化信息的刘德也没有在意苏白对自己的态度,哪怕他刚刚之所以选择逗留下来是因为这个小辈对自己的态度实在太不恭敬的缘故。

“梁老板,有一句话,我相信你知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以前的他们,那是以前。

他们担惊受怕,他们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未来,他们不清楚自己有没有希望,他们不懂得自己的脚下什么时候忽然变成了万丈深渊彻底将他们瞬间吞噬。

那时候,他们当然什么都不会顾忌,什么都不会去理会,自己的父母,自己的朋友,甚至,自己的儿子。

正如刘邦当年被项羽追杀时,还将自己的妻子子女都抛弃了一样。

但现在呢?

他们成功了,我可以很清楚很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你梁老板,不用再去猜测了,不用再去迷惑了,不用再去犹豫了,因为他们,真的成功了。

你何曾见过广播出现这么大的问题过?

他们既然成功了,那我这个儿子,我这个DNA片段和他们有着巨大部分相似的子嗣,还会像是以前他们朝不保夕时对待的态度一模一样么?

这个道理,我相信梁老板你懂。”

梁森微微一笑,他似乎没有被苏白的“趁热打铁”给真的影响到,甚至他变得比之前更平静,

“小侦探,你糊弄不了我,我对广播的认知和感触,比你更加深刻无数倍。首先,我不认为他们成功了,哪怕广播出了问题,但人还会感冒发烧,生个小病而已,火车已经回来了,意味着广播很快会恢复秩序然后继续着自己要做的事情。

你以为你在这里扯虎皮吼两下子,我们就会被你给吓……”

苏白忽然伸出手,不等梁森说话,直接开口道:

“一个名额。”

苏白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什么?”梁森微微皱眉,他不知道苏白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名额。”苏白重复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

“一个收不到火车票的名额。”苏白补充了自己的话。

梁森忽然愣住了,

一旁的刘德也猛地瞪大了眼睛,

解禀则是微微皱眉,

胖子保持着自信风采但内心深处更是对苏白的配合表现大呼过瘾,

还站在车那边的和尚跟佛爷面色如常,

坐在车里的陈茹略微撇撇嘴,感叹传闻真的不可信,这货真的只是一个精神病?

“可笑!”梁森忽然笑了起来。

但苏白也是微微一笑,用一种关怀“智障儿童”的目光看着梁森,

可笑么?

别人不够了解你我还不够么?

你证道时老子就站在旁边看着,

你个怂B,

老子不信你会完全不吃这一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