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杀梅!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江浙沪包邮区最近变成了一个大火炉,几十年难得一见的长时间高温天气正笼罩在这片土地上,所谓的包邮区,在此时变成了包暖区。

这种感觉,在走出机场大楼时,更加地清晰和明显。

“嘿嘿,我怎么感觉在大理都没上海热。”胖子有些无奈地抱怨道,对于胖的人来说,炎热显然比严寒更让其反感。

当然了,以胖子如今的实力和生命层次,这些炎热对于他来说,影响真的不是很大,只是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在现实世界里将自己代入到普通人的角色之中去,所以普通人的温差体验,他们也有。

之前在飞机上,四个人坐的都是头等舱,苏白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和所猜测的情况都和他们讲述了一遍,这是苏白对希尔斯都没有做到的信息共享,但是和这三人,确实没有什么隐藏的必要了。

不过,再多的推测和演算,最终的结果到底如何,其实还是得看下一个故事世界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

机场距离老方家不远,四人先回到老方家,然后胖子、和尚以及佛爷三个人开始利用自己的关系网查找海梅梅的下落。

现在故事世界还处于完全封闭的状态,之前进入故事世界的听众也全都被强制推了出来,也就是说,海梅梅现在肯定是在现实世界里。

吉祥匍匐在客厅的地毯上,如意匍匐在它旁边,两只猫的情绪都不是很高,苏白则是坐在沙发上,他没有什么太多的关系网,好像也就认识个论坛管理员有点用,但胖子应该也是认识的,所以没必要自己亲自出手。

看着其他人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地在找人询问,苏白默默地在茶几上泡了一壶茶,他的茶艺功夫自然是比不上和尚的,但水平也超过业余了,只是在这种心境情绪下,茶水显然是没办法起到任何舒缓的作用。

放下茶杯,整个人靠在了沙发上,双手下意识地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

自己的记忆,也开始回到了那次“一日囚”故事世界之中,在那次一日囚故事世界里,总共出场的人物并不多,自己,佛爷,和尚,胖子,海梅梅,沈老头,

不对,

好像还有一个,解禀。

苏白记得在那次故事世界中,和尚给出了一个排除法的建议,最后拉解禀一起过来,才算是排除了所有的其他可能确定了荔枝并不是本尊的事实,最后找到了海梅梅。

虽然故事世界是故事世界,在那个故事世界中和尚胖子他们全都是以克隆体的形式出现,记忆不能共享,因为根本就是两个人,但莫名地,苏白忽然想到了解禀。

因为之前佛爷在飞机上和自己聊天时说过,他也是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用那种感悟的方式去晋升的,但苏白清楚地记得,当初在“一日囚”故事世界里,已经晋升成高级听众的自己是对佛爷给出过这样子的建议的。

故事世界和现实世界能否在特定的条件下产生相对应程度的影响辐射,这一点苏白不是很清楚,但如果把故事世界比作梦境一场的话,就算是普通人做了一个梦都兴许会去找解梦的人去分析,那么在“一日囚”故事世界中,解禀出现了,是否他也会像是佛爷一样在现实世界里也受到了一些影响?

况且,海梅梅这么大一个活人,他又不像是自己这样喜欢做一个孤家寡人不喜社交,也不至于在和尚他们三人发动了自己关系网之后连最近一段时间海梅梅曾出现过的地方都没有探查到。

因为海梅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荔枝于现实世界中的行走,他需要有自己的关系网去活动,也需要作为荔枝的代言人去在现实世界里布局。

也因此,现在连最近一段时间海梅梅出现的消息都没有就只能喻示着两种可能。

一种,他在闭关。

第二种,他被闭关。

拿出充过电的手机,苏白在微信里找到了解禀,然后发送了一个语音通话请求,

没过多久,那边接通了。

“这个世界好像真的变了啊,你居然从那里出来了。”解禀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惊讶,因为苏白此时能用自己的号和自己取得联系,本身已经说明了苏白现在是自由的,在证道之地那种鬼地方,和外界的通讯也基本是隔绝的。

“海梅梅,在不在你这里。”苏白单刀直入,以前的他做事和说话就不是很讲究虚以委蛇那一套,现在的他,似乎更反感浪费时间做无意义事的这种感觉,或许,是在证道之地这小半年的完全封闭时光里,将他的性格进一步推向了孤僻的深渊。

这种感觉,和苏白重逢的胖子、和尚以及佛爷也都感觉到了,不过他们也没往心里去,毕竟大家也都互相理解,以前有小家伙在身边时苏白还能偶尔露出温情的一面,现在小家伙生死不知,自己最近又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如果还能继续在为人处世上依旧做得滴水不漏,那就真的不是苏白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解禀这句话算是变相承认了。

“我来找你。”苏白说道。

“你人已经在上海了?”解禀心里估摸了一下时间,证道之地出现变化应该是在广播出现问题之后,也就是说苏白是从证道之地里出来后就直接回到了上海,片刻都没有耽搁,“你来可以,但估计人你很难带走了。”

解禀回过头,看向了身后泳池边和自家老板梁森面对面坐着的那一位一口川普的中年男子。

能够在这个地方和自家老板平等平座,本身就说明了其身份。

“对不起,这个没得商量。”苏白的回应依旧显得很冷淡,这种冷淡,让解禀都有些不舒服,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个家伙的性格,真的是越来越让人讨厌了。

梁森的目光在此时转了过来,看向了解禀,

解禀笑了笑,

“证道之地格局发生变化了,守护者都已经下岗了。”

梁森闻言,点了点头,他是早就知道解禀将海梅梅带回了别墅里且利用别墅的阵法将只是普通资深者的海梅梅镇压着,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海梅梅又没有故事世界的任务,所以他根本就没办法挣脱离开这里,而眼下,广播发生了变化,那个自己曾见过几次的姓苏的小侦探就直接打算找上门来了。

一直到现在,梁森其实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解禀要故意帮苏白事先将海梅梅给扣住,不过解禀并不纯粹是他的手下,所以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眼下,荔枝回来了,且派来了川内的这位叫刘德的大佬级听众过来要人,自己着实没有理由不给。

刘德正在喝着红酒,听见这一茬,他是不知道苏白和海梅梅之间复杂的关系的,正如“赵少爷”这个角色,真正知道其真实身份的人也是绝对的寥寥一样,一些秘密,只会局限于一个极为狭窄的圈子里传播。

“守护者下岗了?”刘德米勒眯眼,“老富贵要出来了?”

徐富贵身死道消这件事,并没有传播开,也就只有当地的那位大佬级听众亲眼目睹了徐富贵挖开自己妻子的坟头然后带着妻子骨灰一起湮灭的画面,至于其他人,除非是真正接触过苏白的人,根本就不清楚东方的证道之地,其实早就换了守护者了。

“呵呵,不是徐富贵,是一个后生。”梁森回答道,“证道之地在半年前刚刚换了守护者,徐富贵已经离开那里了。”

“你老富贵应该也会坐上这次的火车吧。”刘德关心的只有这件事,荔枝坐着火车归来,这也就意味着火车即将再次从这里发出,大概也就在这段时间里,车票会发送到他们手中,只是最近可能是因为广播出了问题,所以这种事情也就自然而然地顺势耽搁了下来。

虽说在这次事情之中,绝大部分的大佬级听众都像是呆头鹅一样只做了一件事情——望天,

但大家心里其实也清楚,照着这个局面和形式发展下去,广播依旧还是广播,现在的混乱,也只是暂时的,就像是古代普通老百姓看朝堂斗争一样,皇帝会换,但大家的日子,该怎么过其实还是怎么过,只不过那阵子城墙那边贴的告示可能会复杂一些乱一些。

“应该会吧。”梁森猜测道,“不过,刚刚电话的意思,我猜得没错的话,那位前任东方证道之地的守护者,他的目的,应该是和你一样的。”

“他也要来找海梅梅?”刘德有些意外道。

“嗯,不光是要找,他是要杀。”梁森微微一笑,那位曾经做邻居的小镇他,其性格,他是有过切身体会的。

“呵呵呵。”刘德忽然笑了起来,

而后,一旁的梁森也笑了起来。

两个大佬级听众坐在这里喝着酒,可真没其他人可以放肆的份儿啊。

“你们注定没多久就要坐火车离开的,而他,会继续留下来,等你们走了,他如果要杀海梅梅,你们拦得住么?”解禀在心里这般想道,不过,他不认为苏白那种人会真的“理智”到等待一段时间让这批大佬先离开这个世界再出手,精神病人的思维,你真的很难去理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