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下岗!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冰冷的棺盖,远处依旧滚动着的黄泉以及黄泉里整天嘶喊哭嚎的残骸怨魂,

嗯,还有两只黑色的猫咪,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当苏白被传送回这里时,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次的故事世界,其实很突兀也很简单,但因为这个故事世界所形成的契点然后引发的变故,却比以往任何一次故事世界都能够震撼人心。

苏白斜靠在棺材上,眉头微皱,事儿有点多,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先思虑哪一个。

是思虑苏余杭他们能不能成功?他们会做出哪种选择?还是思虑那具骷髅是否本意真的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又或者是一旦广播的意识发生了变化自己这边的证道之地是否也会因此发生变化?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不管外面发展如何,结果如何,现在的自己似乎只能在这个证道之地内瞎想着,

因为,

根本出不去。

在苏白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面前的其余棺材开始了颤抖,苏白用手轻轻一推,其中一具棺材被强行挪动了一个位置,其余棺材的颤抖也停止了。

但很快,这些棺材又开始颤抖了,苏白又将旁边一口棺材推动了一段距离,四周就再度恢复了安静。

但没过多久,棺材们又开始了颤抖。

苏白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地吐了出来,没再做什么,

很快,一道红光在棺材正中央闪烁而出,待得红光消散后,里面显露出了希尔斯的身形。

“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的!”希尔斯之前在那边几次传送都失败了,唯一的解释自然就是位于传送另一头的苏白在使坏。

“很烦的。”苏白不耐烦地说道。

“你有我这个完全被蒙在鼓里的人内心烦躁么?”希尔斯直接在苏白面前蹲了下来,他的脸和苏白的脸只有不到十厘米的间隔。

苏白能够看到,在希尔斯的脸上,在他的眼睛里,写满了急切,就像是一个欲求不满的人。

“快,将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希尔斯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苏白摇了摇头,一副我知道很多就是懒得和你BB的姿态。

“你……”希尔斯干脆在苏白的身边同样靠着棺材盖坐了下来,“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也行,两个人发呆总比一个人发呆好。”

苏白心想着只有你才有这种感觉吧?

本打算直接躺进棺材,但最终苏白还是没这么做,因为他担心希尔斯这货也跟着和自己躺进同一口棺材里,虽然棺材的内部空间很大,但苏白还是没兴趣和一个男人合棺。

“你说,最大程度的变化会是什么?”希尔斯开口问道。

“你是指大方面的还是指小方面的?”

“小方面的指的是什么?”

“小方面的当然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以及你的那个地方。”

“先说小方面的吧。”

“小方面最大的变化就是这里的墓碑全都开始被销毁或者是被封存,证道之地完全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然后我和你都失业了,呵呵,不过失业对于我们两个人来说,等于是重获自由。”苏白很轻松地说道。

因为在苏白看来,证道之地对于广播来说就是一个收藏室,类似于明朝朱厚照的豹房,这次的事情并不是意味着广播消失了,只是意味着那一团盘踞在广播规则上的意识可能会发生变化,但广播的规则和运行其实还是存在的,并且将一直存在下去。就如同朱厚照驾崩之后豹房是关了,但对于明朝来说也只不过是换个皇帝而已,政权以及这个国家都还是照样地运转下去。

“自由?”希尔斯重复了一遍。

“就这么理解吧,广播还是广播,这个节目,这个栏目还是会准点地可以被你收听到,但节目策划和播音员给换了。”苏白打了个比喻,继续道,“但这个节目的本质是不会变的,广播存在的运行意义是不会变的。”

“这些,只是你的猜测吧?”希尔斯有些迟疑地问道,他的身份不同于苏白,苏白是这次事情的棋子,获得的信息和所站位置的视角自然和希尔斯不同,现在甚至外面的大佬级听众大多数也是一头雾水着,更别说被困在这里无法接受外面消息的非大佬级听众了,也就是希尔斯单纯所能得到的信息实在是太有限了,这也是他回到现实世界后急不可待地要到苏白这边来的原因。

“是不是猜测,我……”苏白话还没说完,忽然顿住了。

“怎么了?”希尔斯问道。

“忽然……变安静了。”苏白马上站起身,是的,这里忽然变安静了,一种诡异和不寻常的安静。

紧接着,苏白的身形在原地消失,下一刻,苏白出现在了祭坛上,而吉祥和如意两只黑猫此时也是站在祭台上,两只黑猫也是瞪大猫眼看着下方的黄泉。

黄泉,

结冰了!

一层又一层的寒冰正在不断地覆盖上去,奔腾不息且不断轮回的黄泉水在此时终于停歇了下来,一同被冰封住的还有黄泉内的无数残骸亡魂,他们的嚎叫嘶喊也无法爱再被听见了。

“真的,结束了?”希尔斯的身形也出现在了苏白身边,他看着面前的情景,也是有些愣神,既然东方证道之地发生了这种变化,那么他西方的证道之地应该也是在发生着想通的变化吧。

“它在封存黄泉下的墓碑。”苏白开口道,“自今天之后,估计谁都没有办法来到这里去偷墓碑参悟墓碑了,包括我们自己。”

“那以后,也没人需要来证道了。”希尔斯补充道,“我们也就,没有继续在这里的意义了。”

来证道之地证道,其实只是一个过场,证道与否并不会影响你的实力,至多也就多给你一次思考自身也就是自省的机会,那些来证道的人,其实在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大佬级听众的阶位了。

也因此,一旦广播开始封印这些墓碑,冰冻整条黄泉,也就是意味着日后这里,再也不能来证道了,证道之地,前面两个字失去了意义,那么这块地方,也将彻底失去其独立存在的根本。

祭坛上的滇国玉玺在此时也飘浮了起来,苏白看着它径直地飞入了黄泉之中,在河面彻底冻结前它没入了其中,显然是一同被封存的意思。

吉祥和如意此时的表情有些讶然,也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对于苏白来说,他不过是在这里待了不到半年的时间,但吉祥和如意,它们可能自从记事起就在这个证道之地了,哪怕吉祥曾离开过这里,但这里毕竟是它的家,

在此刻,两只黑猫都感到了一种悲凉的意境,它们清楚,自己的家,很可能就将就此消失了。

“是不是觉得很荒谬?”苏白对着自己身边的希尔斯说道,“西方多少代守护者,也曾在这里爆发过多少次的争锋相对,但最终,留下的是这个结果。都没了,全都没了。”

希尔斯却摇了摇头,“你的猜测是对的,苏,你知道么,我现在开始担心了,一旦广播失去了审美失去了其恶趣味。

那么,

等待我们听众的,将是什么局面?”

听到希尔斯的这段话,苏白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骷髅在之前说的那番话:

今天,对于你来说,是一种解脱,但同时很可能,是一场新的噩梦的开始。对所有的听众来说,都将是崭新噩梦的开端。

噩梦的开端么;

苏白闭上眼,叹了口气,虽然经常谩骂埋怨那所谓的广播审美和恶趣味,然而一旦清楚地得知这些将彻底远去时,竟然在心中出现了一抹不舍的情绪。

“以后的故事世界,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更直接,更冷酷,更粗暴,也更简单。”苏白这般说道。

“区别就是本来是一颗毒药,以前是外面裹着一层蜂蜜,现在,则是明摆着是毒药塞入你嘴里。”希尔斯挥了挥手,“既然墓碑已经被封印了,那我们,似乎也到可以出去的时候了吧。

当收藏室不再被主人所喜欢,那么提主人应该也不会再雇人来看管这里了。”

也就在希尔斯话音刚落的时候,在入口处,阵法开始自己启动起来,白光也从昏暗变得明亮,这意味着阵法已经启动了。

这里的意思,很是简单,东西已经封存好了,本来在这里看东西的人,也可以下岗了。

转身,面对那面的白光,苏白没急着先出去,而是觉得有些荒谬地摇了摇头,

徐富贵在这里一躺二十年,多少代西方守护者来到这里被徐富贵杀死,而眼下,无论是对于徐富贵来说还是对于那么多代的西方守护者来说,最终的结局,仿佛是对他们最为无情地嘲讽。

“忽然感觉我之前的工作,一点意义都没有,完全取决于君王兴趣的变化。”希尔斯感叹道。

“在我们中国,一般替君王做这种事的……都是太监。”苏白给希尔斯也是给自己都补了一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