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玩!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它是谁?”苏白笑了笑,“答案不是已经告诉过我们了么,其实,我是真的不愿意现在说出答案然后回到现实世界里去,我真的建议,在这里再逗留几个小时。”

“但你已经将答案告诉我了,我的选择是,依旧不同意。”希尔斯的态度很坚决,“我不愿意错过,哪怕仅仅是隔着很远在个觉得证道之地感受的机会,我也依旧不愿意放弃。”

“事实上,可能你在这里反而能够获得更直观的体验。”苏白看着自己面前的骷髅说道,苏白其实有一点还不是很拿的准,那就是骷髅化身为“赵”的身份和苏余杭之间的关系,似乎太过于和谐了一些,从苏余杭的举措到如今的结果,二十年的谋划和动机以及双方的信心来源,种种的一切都可以很通顺地解释开,唯独这具骷髅的动机,

他到底,

为什么要这么做?

“呵呵,我先试试,试试你的猜测对不对,如果对的话……”希尔斯在此时犹豫了一下,然后,鼓足勇气做好准备的他刚准备张口喊出骷髅的名字时,却愕然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陷入了一种绝对禁锢之中。

他的实力已经在一开始被莫名地封印,现在再被禁锢着,这使得他完全像是一块砧板上的肉,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挣扎的余地。

对这个意外和变化,苏白倒是显得很平静。

在这个故事世界里,广播已经玩崩掉了,它不再是那个恪守着自己本分和规则的广播,而是显得有些……胡作非为。

转而,

本来静静地站在那里的骷髅,其眼窝子深处那两团蓝色的光火慢悠悠地重新显现,这团光火,没有去看刚刚即将喊出它名字的希尔斯,而是盯着苏白。

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但其实眼睛用“火”来表现的话,似乎更容易将深层次的情绪表达出来;

比如,

现在苏白可以从对方“眼神”之中看见清晰的戏谑和嘲讽,就像是二十年前的找少爷隔着玻璃容器看着他时一样。

“您违反规则了。”苏白提醒道。

“我没打算违反规矩,这个故事世界算你们已经完成了,我只是想将你多留一会儿在这里。”骷髅的声音没有一开始的疯疯癫癫,反而透露着一种睿智和沉稳,虽然是一具骷髅,却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不符合广播的规矩,而且是您制定下来的规矩。”苏白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他已经知道了答案,你却让他说不出来,很破坏你一贯在我们心中的美感。”

“破坏不破坏,也就你们两个人知道,而且,他被我封闭了所有感官,他也不清楚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其实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而你,本来就已经知道了,不是么?当这个任务被发布时,其实你心里就清楚了,这个故事世界,这个时间节点,其实其他人都是陪衬,而你才是真正的参与者,呵呵,如果你这个毒药引子能够算得上是参与者的话。”

“您想多留我一会儿,是想让我这个毒素在这里多散发一会儿么?”

“你应该已经发现了,你身上的毒素其实已经发散完了,实际上,根本就不是什么毒素,它无毒,无害,因为它只是一项自我重启的程序,就像是计算机里的杀毒软件一样,你能说它是病毒么?”骷髅举起手臂,将自己干枯的白骨手搭在了苏白的肩膀上,“今天,对于你来说,是一种解脱,但同时很可能,是一场新的噩梦的开始。对所有的听众来说,都将是崭新噩梦的开端。”

“你的这种讲话方式,让我很不习惯。”苏白伸手将对方的白骨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挪开,然后继续道,“在很多人眼中,你是绝对的主宰,远超偶像的意义,甚至比图腾都更深远,但你刚刚的言行,却让我有种印象破碎的感觉。说实话,百闻不如一见。”

骷髅对苏白接二连三地反驳自己的举动没有丝毫的生气,但这种不生气的背后是一种不屑和蔑视,而不是所谓的宽宏大量。

这时属于他的一场谋划,连苏余杭和刘梦雨都只是他的帮手而已,至于苏白,无非是一个普通的道具。

“外面正在发生着变化,我想你是应该知道的。”骷髅手一挥,

实验室的中央出现了一道水蓝色的光屏,于光屏之中苏白看见了两道在半空中飞行的人影。

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自己的爹,

另一个是自己的妈。

苏余杭扛着宫殿,刘梦雨裹挟着匹练,两个人气势如虹,一往无前;

“这应该是二十年来他们第一次这么硬气的时候吧。”苏白感叹道,这两个人,藏头露尾二十年,今天终于勃起了。

“还好。”骷髅似乎不愿意在这个方面点评多少。

屏幕之中的天空中出现了两道巨大的裂缝,苏余杭和刘梦雨直接进入了裂缝之中,恍惚之中,一道波纹开始荡漾开来,就连苏白现在所处的位置也发生了轻微的颤抖。

此时,赵氏山庄内的那些正在查找线索的听众也是感应到了震动,他们下意识地认为是这个故事世界即将崩溃的征兆所以开始更加焦急地翻找一切可以提供讯息的东西。

其实,按照苏白所说的,这的确就是一个不平衡的故事任务,无论是它的发布还是它的过程以及现在的结果。

就像是即将喊出答案的希尔斯被直接禁锢了一样,在这个故事世界里,广播已经连续几次违反了它自己之前所恪守的行为准则了。

“我不清楚,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苏白看着骷髅,“难道仅仅是因为你成为广播的时间太久了,也太无聊了,所以你想主动把自己交代出去?”

骷髅眼里的两团蓝色火焰在苏白说出这些话时明显地旺盛了一些,它有些激动,

是的,

激动。

“没想到,到最后,居然还是你懂我。”

“还真是这样?”苏白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没必要和你解释太多,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事实,我是真的打算自己解脱了自己。”

“神经病。”苏白嘴里说出了这个评价。

骷髅不以为杵,只是略微有些惋惜道:“但这两个人,是不会相信的。”

“哪怕他们愿意相信,但也绝对不会真的把自己的一切都押在这一厢情愿的不合理信任上。”苏白耸了耸肩,“更何况是他们了。”

骷髅转过身,背对着苏白,然后幽幽道,“下面,有很多人都在关注着。但事实上,不管今天的结局是什么,他们的命运,这里的规则,是都不会变的。”

“但有一样东西会变。”苏白开口道。

“什么?”

“属于广播的审美。”苏白回答道。

“呵呵,审美,呵呵呵……审美……”骷髅的身体开始慢慢地萎靡下来,它蜷缩在了一起,像是海面缩水了一样,整个人融成了一团,而后又开始慢慢地发黑,散发着一阵阵的恶臭,“你可以,离开了。”

这个意思就是苏白可以说出答案,让这个故事世界结束了。

“你,没有名字,因为名字,对于你来说,没有丝毫的意义。”苏白沉声道。

“主线任务完成,现在开始全员回归现实世界……”

所有还在紧急翻找着各种东西寻找线索的听众们在此时都愣了,随即又开始了狂喜起来,他们不知道是哪个居然这么厉害竟然已经找到了正确答案,但这不会阻碍他们因摆脱和这个故事世界殉葬的结局而感到喜悦和庆幸。

一道道白光将9个人同时笼罩……

只剩下那一团白骨还蜷缩在那里,当这里所有的听众都被传送离开之后,两道波纹出现,显现出了苏余杭和刘梦雨的身形。

“按照之前的计划,你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骷髅发出了一声叹息,“规则重启的时间不会很长,你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来浪费。”

“很抱歉,我只是想来看一看你,我的朋友,赵。”苏余杭向前走了两步,站在了骷髅身边。

那个曾经自信飞扬的科学家,那个隐藏的富豪,那个拥有着极强人格魅力乃至于苏余杭自己都忍不住想要结交的家伙,

其真正的身份,苏余杭其实早就猜出来了。

说什么广播是怕他所以只敢让他死却不敢让他也成为听众,这只是一个借口,因为它自己就是广播!

“是不是觉得很荒谬?”骷髅很是平静地问道,“作为规则之上诞生出来的意志,我居然自己选择解脱自己,自己去破坏规则,自己去离开规则,甚至……还和你们联手。”

“赵,我很好奇,这一切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苏余杭问道。

“两千多年前,那个叫做亚历山大的家伙,他不惜自己陨落却只为了教会我一件事……”

“什么事?”

“玩。”

骷髅的回答,很是言简意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