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变天!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那些了解苏白的人,比如胖子、和尚以及佛爷,其实都对苏白有着一点点的可怜,换做普通人,有个“好爹妈”拼爹成功,这确实是一件让其他人羡慕的事儿。

但这件事落在苏白身上,就显得有些悲剧,甚至有点过于悲剧了。

只是苏白似乎一直没有时间来悲伤自己的身世,或者说,当得知自己父母的真面目之后,随后而来的打击则像是第一次大地震之后的余震,自己也麻木了习惯了也是适应了,给自己的选择,其实真的不多。

也因此,在这一次的故事世界里,当苏白发现毒素的源头竟然是从自己这里散发出去,当苏白听到这具骷髅和苏余杭二十年前的对话,当这个骷髅手舞足蹈地喊着毒素已经生效广播已经开始陷入瘫痪这些话语时:

苏白的内心,还是比较平静的。

他已经习惯了在自己身上看见那一男一女留下的后手和算计,而且在这个时候,他也意识到了,这一次,应该是那一男一女真正的机会,就像是揭开自己最后的底牌一样,输赢结果,就看这一把了。

同时,这似乎对于苏白来说,也是一种解脱,这意味着自这一次之后,自己跟那一男一女就再没有丝毫地牵扯了。

也因此,苏白的心情还有点小不错,这不能怪苏白心态有点不对劲,或者说他有点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那一男一女在布局时,苏白还只是一个孩子,甚至是一个连身体都失去的鬼婴,在那个时候,苏白没办法反抗也根本意识不到如何去反抗。

一路走到今天,也算是变相的一种结束吧。

从希尔斯的手中接过了红酒,苏白一饮而尽,然后笑了笑,道:“现在估计现实世界里也是快乱起来了吧。”

“乱不起来,哪怕广播真的忽然像是一台主机一样彻底宕机了,现实世界里的听众圈子依旧会很平静,甚至比往常更平静。”希尔斯很确信地说道,显然,他完全能够换位思考出现在现实世界里那些听众的心态。

只是,苏白说的乱并不是指听众圈子的乱,那一男一女,绝对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的,蛰伏隐藏了这么久,可不是拿来修身养性的。

“苏,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他的名字了?”希尔斯很认真地看着苏白,要知道,这个故事世界崩溃只有10个小时的时间了,虽然他现在喝着红酒看起来很正常,但谁都不愿意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和这个故事世界殉葬。

“差不多吧。”苏白点了点头,“其实,我现在能够确定,广播,真的出了很大的问题,哪怕我现在不能得知现实世界里的情况,但是从这个广播发布的任务以及我所得到的答案来看,现在的广播,已经乱到不能再乱了,

甚至,

可能不再是以往的它了。”

“你居然还不告诉我答案。”希尔斯有些不满地摇了摇头,“难道要我给你找一台录音机放一首你喜欢的BGM然后召集所有人你再从黑暗中慢慢地走来宣布最后的结果么?”

“或者给你打个麻醉针然后你睡在这里我躲到桌子后面去。”苏白有些无奈地将手从骷髅眼窝子里收回。

“虽然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出自于你之前和我说的叫做《柯南》的动画片里的,是么?”

苏白不置可否地后退了两步,看着希尔斯,

“其实,这个故事世界距离崩溃还有10个小时,我们暂且不去算这个故事世界和现实世界时间流速的对等性这个问题,但我还是觉得,以我们两个人的身份,在这个时候留在故事世界里等外面平静下来结果出来再回去,才是最明智的一个选择。”

“NO,我选择拒绝,这个提议我不喜欢,现实世界现在肯定很精彩,我怎么能够错过呢?”希尔斯直接拒绝了苏白的这个提议。

“但你回到现实世界里后,活动范围也就是从你那里到我这里,你根本就出不去,外面的动静和变化,你也完全不清楚。而且,你自己也应该猜到一些了,我可以更大方地告诉你,广播出问题了,用我们中国人的古话讲,叫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广播不会无缘无故地出问题,肯定是有人在后面推动。

我们是证道之地的守护者,现在如果回到证道之地,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广播的变故很大,甚至倾覆了,证道之地的格局你能保证照旧么?”

“第一,我不认为广播会真的被推翻,第二,我也认为证道之地应该是恒久存在下去的地方……”

苏白直接打断了希尔斯的话,“希尔斯,我不信你看不出来,证道之地它有什么意义?它只是广播的一个收藏室,那些墓碑仅仅是广播的收藏品。但就像是人一样,兴趣爱好,是可能发生变化的。

一旦广播不准备继续搞收藏了,那东西方两个证道之地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你这个理由真的……”希尔斯忽然愣了一下,紧接着脸上露出了匪夷所思和恐惧的神色,他的手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但还是指着面前的骷髅问道:“苏,它……它……它到底是什么!”

……

“它是什么,你应该不陌生吧,不过也是,在你坐火车去那个地方之后,应该很久都没经历过这个白光传送了。”刘梦雨看着前方的荔枝说道。

白光,很熟悉,也很让人怀念。

至少,刘梦雨在看到这一道白光落下时,心里感触很多,仿佛嗅到了以前那种生活节奏的味道。

每一次白光的落下,不是意味着新的开始就是一个段落的结束,不过很可惜,这次的白光没有触碰她,只是覆盖在了荔枝身上。

随即,

荔枝的身形就随着白光的消失而消失了,当初从那个地方逃回来的血尸在被广播明知身份之后也无法抵抗这白光的强行拉入,最后在故事世界里被广播镇杀。

眼下,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就这样没了,刘梦雨心里没有多少的喜悦,不过,不管心情如何,自己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的。

她的身形飘浮在了兵马俑历史博物馆的上空,而后,抬起了手,缓缓闭上了眼。

这时候,似乎以前的很多记忆都一一在脑海中浮现,当年的人,当年的事,当年的一幕幕一回回,

二十年,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是人生中无法割舍的一段,但如果不出特别巨大的意外和变故,二十年的时间,其实很难彻底让一个人和原本的圈子断层。

但对于听众来说,二十年,真的是几代人的更替了,当年,能够和她一起进入故事世界一起合作一个背后捅刀子的那些人,要么陨落在了故事世界中要么就陨落在了火车尽头的垃圾堆上。

“起!”

刘梦雨发出了一声轻微地叹息,而后,双手开始慢慢向上抬,

没有震天动地的巨响,也没有战鼓擂起的轰鸣,更没有兵戈铁马的气魄,

有的,

只是一条条白光自地底深处升腾而起,汇聚成了一匹白练开始向刘梦雨身边环绕过来。

而那些未被开发还一直深埋在地下的兵马俑在此时也都褪去了身上的彩色,变得比那些被开挖出来的兵马俑更加地灰暗,同时身上也开始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刘梦雨用双手操控这条巨大的白练,一时间,原本白皙光滑的手出现了好几道伤痕,鲜血也开始流出。

这些白练是这些埋藏在地底的秦军战意所化,锋锐无比,哪怕是刘梦雨也依旧没办法自如地掌控它。

抬起头,

刘梦雨看向了空中,

二十年,不,不止二十年,

你给我带来的恐惧,给我带来的压抑,

今天,

我要还给你!

我能感受到你瘫痪的气息,我能感受到你此时的无力,我能感受到你现在的混乱,

那么,就让我再送你一程吧。

而在这一刻,

东西方所有的听众,全世界所有的听众在此时都胸口一紧,痛苦窒息的感觉忽然来临,不过依旧和往常一样,来得快走得也快。

只是这一次,当听众们都下意识地拿起手机翻看时,

却没有收到关于新任务新故事世界的通知。

此时,

于东方,

一个女人裹挟着一条宛若瀑布般的白练自下而上,冲上了云霄,白练所过之处,仿佛连苍穹都被清洗过了一遍,

在西方,

一个男子扛着一座宫殿拾级而起,一步一步踏天而行,宫殿里和四周的空间,都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震荡声,更夹杂着供电内部亡魂的愤怒咆哮;

所有的高级听众以上阶位的听众几乎在此时都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了自己头顶,

大家心里都忽然升腾出了这样子的一种感觉:

好像,

要变天了……

……

PS:兵马俑其实是彩色的,不是大家印象中的“泥俑”形象,现在博物馆里的兵马俑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当年开挖时没做好保护措施,让它们身上的颜色和空气接触氧化掉了,这也是国家暂停对皇陵继续开挖的重要原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