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故人归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伦敦,下着小雨,气温只有十几度,一个身穿着黑色西装的老者坐在长椅上,前方,是火车站的进出口,在老者身旁,站着一个斯斯文文的少年,少年穿的是阿森纳的球衣,显得有些懵懂和稚气,他就站在老者的身边,不发一言,甚至一动都不动。

一老一少,像是两个雕塑,静静地矗在这里。

也不知道这样等了多久,老者像是从打盹儿中醒了过来,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雨珠,轻笑道:

“凯瑞,我真的很讨厌伦敦这见鬼的天气。”

“据说,现在小半个中国都很热。”被老者唤作“凯瑞”的少年接话道。

“我记得以前你可不是阿森纳的球迷。”老者调侃道,“真是可惜了。”

凯瑞摇了摇头,伸手扯了扯自己的球衣,“我习惯穿球衣出门。”

英国是一个足球氛围很是浓厚的国度,有着很多支建队超过百年的球队,在当年意甲七姐妹的时代结束后,英超已经一跃成为商业价值最高的联赛很多年了。

这里很多球迷是一代又一代,爷爷带着父亲,父亲带着儿子这样来看球赛的,经常是一个家族祖孙三代都是一支球队的死忠球迷。

而凯瑞的主队,可不是阿森纳。

“她会经过这里,如果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去和她说。”老者发出了一声叹息说道。

“我没什么好说的,当初她抹去那座城时,没人敢出来留下她,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说句很可笑的话,勇气似乎不会随着时间的延长而增加或者累积。”

“留下她,还是可以留下的,只是当初的情况有些特殊。”

火车站内,传来了火车进站的声响,但这个声响,只有这一老一少可以听到,其余人都无法察觉到丝毫。

老者站起身,再次对着天空于心里咒骂了一声这该死的天气,走入了火车站,凯瑞没有跟着一起进入火车站,还是站在原地等候。

他清楚自己没有资格去面对那个女人,他更能品味老者走之前的那句话,当初是可以留下她的,但现在,哪怕有勇气也做不到了。

其实他之所以选择穿阿森纳的球衣出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初自己主队的主场球衣,和阿森纳的球衣风格很是相似,然而,自己的主队已经随着那座城的消失也永久消失在了人们的记忆与认知之中。

凯瑞在老者之前坐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四周,人来人往,很多人都很好奇这个穿着球衣出来却一个人坐在雨中长椅上的少年。

而少年,他的思绪却早已飘过了这片雨帘,

远处,火车的声音开始渐行渐远,那渐渐远去的有序响动仿佛是一声声的嘲讽不停地刺激着少年的耳膜,

“见鬼,这该死的天气。”

少年抬起头,让自己的脸对着雨帘,让雨水拍打在自己的脸上。

……

走入火车站的老者一边脱去外套一边继续向里深入,他没有买票,也没有过安检,他就像是一个鬼魅一样,直接穿梭而入,四周人很多,却没人能够看见他。

一辆绿皮火车在驶入车站时减慢了些许速度,有几个火车站的管理人员还站在铁轨旁边聊着天说着话,对身边忽然出现的仿佛上个世纪的老式火车完全视而不见。

外套被提在手臂上,老者用另外一只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白色衬衫,然后径直向前迈出一步,火车没停,车门也没开,但老者的身形还是直接进入了火车之中。

这是一辆很冷清的火车,

没有乘务员,没有驾驶员,乘客也只有单独的一位。

老者走过了好几个车厢,才在第十三号车厢里看见了一个孤独地坐在位置上的女人。

女人一只手拖着下巴,正入神地看着窗外,她的眸子上带着一层水雾,却不是哭泣和软弱,而是一道隔膜。

眼睛是人内心的镜子,但她的这面镜子,早就与这个世界隔绝了。

“美丽的女士,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请宽恕我的冒昧拜访。”

老者对着女人很是恭敬地打着招呼。

曾几何时,他们也是一个时代的人,只是这个女人却硬生生地凭着那可怕的天赋用那几乎让老者绝望的速度跨过了他这一代。

他还没能坐上火车,她却已经坐火车回来了。

此中差距,现在回味起来,老者的嘴里还带着一抹苦涩。

“巴斯,好久不见。”女人说话了,只是她依旧看着窗外,没有丝毫站起身的意思。

“您还记着我。”被唤作巴斯的老者在女人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然后,

就是沉默。

女人什么都不想说,

而老巴斯有很多想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车窗外的风景,正在不停地发生着变化,这辆绿皮火车的速度也是超越了物理速度上的描述,因为才过去些许功夫,老巴斯就已经看见车窗外的印度集市了,这意味着火车已经在这片刻功夫中从英国开到了印度。

再过了一会儿,窗外已经白雪皑皑了。

“你是要跟我一起回国么?”女人看着老巴斯问道。

老巴斯笑了笑,不知道如何作答。

每个人,都是有着属于她的气场,在进入火车之前老巴斯并不认为现在的自己还会被别人的气场所影响,但是很可惜,他错了,当他站在这个女人面前时,真的是被这个女人的气息所压制住了。

她不想他废话太多,他就真的说不出话来。

这个女人,真的太可怕了。

终于,火车的窗外开始出现了中文牌匾。

老巴斯摇了摇头,干脆,不问了。

当火车穿越了西川的山峦进入盆地中央时,女人站起身,走到了门口。

“这辆火车,什么时候开走?”似乎是随着女人即将下车又似乎是这个问题并不算是什么问题,老巴斯终于开口说话了。

“很快。”女人回答道。

“那我不下车了。”老巴斯选择了一个舒服的角度,闭上眼,开始打盹儿。

火车回来,意味着火车再离开的时间也近了,他清楚自己这次肯定会被发送车票的,所以老巴斯很是干脆地打算就在这火车上逗留下来,等着它再度发车。

女人没说什么,只是身形向前一倾,整个人走出了车外。

“旅客朋友们,成都东站欢迎您,请您妥善保管好您的行李物品,仔细聆听站台通知……”

走出了站台,外面,阳光正刺眼,灼热的温度炙烤着大地,而阳光下来来往往的人和地上爬来爬去的蚂蚁在此时似乎没什么区别,至少这片炎炎炙热对万物来说,是公平的。

站台外的人潮中,站着一个身穿着校服的中学生,学生就站在那里,身上没有一滴汗水,反而经过他身边时,能够感受到一种类似于吹空调的凉爽。

女人停下了脚步,看着前面的这位学生。

学生走了过来,看着女人微笑道:“大姐,回来了啊。”

“嗯。”

没有太多的寒暄,但如果时光倒退两年,这一幕至少能够从表面上看得更温馨一些,如果时光倒退十多年,那才是完完全全地真诚,对双方来说,都是等同的真诚。

只是现在,似乎两个人的距离已经很远了,能做到表面上的样子,已经是中学生自我克制的结果。

“海梅梅来不了了。”中学生说道,“他失踪了。”

“嗯。”

女人和中学生并排行走,两个人没有喊车,就这么行走在烈日之下。

“大姐,有件事,我想找你确认一下,正好你回来了。”中学生似乎是鼓起了一些勇气,其实,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跟这个女人平等对话的,但有些东西,他确实需要一个确切的结果。

“不用问了,你想的,就是对的。”女人显得很是痛快,但似乎是想省却这个麻烦。

“你这样做,合适么?”辰光脸上露出了讪讪的笑容,“至少,我们都很爱戴您,都把您……”

“你杀过人么?”女人忽然问道。

“我……”

“不是故事世界里的听众,而是现实世界里的普通人。”女人继续道。

辰光沉默了,他当然杀过,在广播的允许的范围里,听众是能够根据一些情况杀普通人的,只要不做得太过分就好。

“所以,你的这个问题,也依旧不需要回答,你说对么?”

“但人都是自私的,我现在只是想我们这帮兄弟姐妹和大姐你之间的……”

“你也说了,人都是自私的。”女人再次打断了辰光的话。

“那海梅梅怎么办?”辰光将那件事撇开不打算继续谈了,所以换了一个话题。

“他不会死的,因为那个人,出不来,他只要出不来,就没人愿意替他杀人。”女人很是平静地说道。

“是大姐你让海梅梅偷了他的儿子。”

“他爸妈当初也偷走了我。”

女人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你看,你又问了一个和之前一样的废话问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