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保险柜里的死者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呼呼……呼呼……呼呼……”

四周,很安静,但能够听清楚一阵又一阵地呼吸声以及那时而泛起的“咕嘟”声。

苏白似乎是第一个苏醒过来的,只是,当他尝试发力挣脱这个培养皿的束缚时,却发现自己的力量根本就释放不出来,仿佛有一层隔膜或者是封印,将他所有的力量都压制了下去。

这股封印很是霸道,它无孔不入,无处不在,几乎完完全全地堵死你任何使用特殊力量的道路。

苏白艰难地举起双手在四周摸索着,但培养器内部并没有任何的开关按钮,这也是自然,毕竟这是专门用来设计做人类活体实验的培养器,肯定不可能在里面安置什么按钮以让活体跑出来,这就等于监狱大门的电子开关一般设置在大门外一个道理。

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因为在这逼仄狭小的空间里清醒的时间越长,苏白心里所翻腾起来的不安和躁动就越来越浓郁。

一开始变成普通人,知道这是游戏,所以无所谓,但现在苏白清楚,自己的这具身体其实就是自己本尊,但力量却莫名其妙地被封印住了,因为力量的缺失所带来的不自信感确实能够影响到人的情绪。

而且,对于苏白来说,他的更大的不安还有一种,那是因为他能感觉到,那股封印自己的力量似乎并不是来自于外界的影响而是来自于自己的内部,哪怕现在力量无法发挥出来,但苏白依旧可以“内视”自己体内的情况。

此时,一层又一层白色的粘膜物质从自己体内诡异地分泌出来,将自己的身体一层又一层地反复打上了石蜡一样,看似光鲜,但本来你所拥有的东西正在和你越行越远。

“噗通……”

9个培养器在此时忽然全部开启,里面的液体倒流出来,里面的人也全都栽倒在地,所有人都趴在地上,一时间,闷哼声以及惊疑声此起彼伏。

苏白的瞳孔微微一缩,被封印力量的,不止我一个?

果然,第一个起身是希尔斯,但他也只是踉踉跄跄地站起身,一边擦拭着自己脸上头发上残余的液体一边胸口不断地起伏做着深呼吸。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第一个场景没玩够么,第二个场景继续让我们当普通人?”

希尔斯带着些许不满地嚷嚷道。

他确实有足够的理由不满意。

因为他是高级听众,而高级听众在这个故事世界里的听众群体之中则占据着极大的优势,但现在,随着力量的继续被封印,这种优势再一次被抹去了。

如果说第一个场景只是一个热身游戏的话,你广播想怎么玩都可以,封印大家力量甚至给大家像是玩游戏一样捏一个人物出来进入游戏,都没问题,你是广播你最大,但如果每次都这样,强行将大家拉到同一水平线上,为了所谓的公平而破坏了另外一种公平,那实力提升还有什么意义?

大家不停地提升实力,在故事世界里冒险,在现实世界里找机缘,都像是饿狠了的狼一样为了追求哪怕是一丁点的实力提升眼睛都红了,结果你在故事世界里玩天下大同人人平等,那听众们何必这么拼命?

在故事世界里惜命在现实世界里安逸享受不就可以了?反正你会强行平等。

苏白双手撑着地面,慢慢地跪坐了下来,他还没有去询问希尔斯的情况,因为他感觉希尔斯应该不是跟自己一样的情况否则他不会误认为是广播将其封印的。

如果希尔斯和自己一样感知到是自己体内忽然出现的某种诡异力量将自己的血统和其余力量统统压制住,他应该不会这么傻乎乎地站起来直接质问广播。

其余人也都纷纷或坐或站了起来,大家都没说话,因为大家都在等,这里是第二个场景了,就和第一个场景里有老管家出来一样,第二个场景里应该也会出现NPC来指引大家玩这个“游戏”,只是因为这次是本尊,那么死亡应该是意味着真的死亡了。

外加,希尔斯的质问其实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大家的压力,很多时候,不患寡而患不均,高级听众大人现在和自己等人一样了,大家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如果大家都恢复了本来的实力,对于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不安啊。

但是,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等到几乎所有人都从身体力量被封印的骤然虚弱状态中适应过来时,那个第二个场景里应该出现的NPC,居然还没有出现。

希尔斯在此时坐在了苏白身边,他的脸色有些阴沉,但。了解他的苏白清楚,这货不可能这么毛躁,无论是从一开始的质问到现在他脸上所显露出来的不满和愤愤,更多的,其实还是一种伪装。

“NPC还没出来。”希尔斯开口道。

苏白点了点头,在没弄清楚这股封印自己连带着封印周围所有听众的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时,苏白没多少心思去思虑其余的事情,尤其在培养器中醒来之前浑浑噩噩的状态里,他听到的苏余杭和那位科学家少爷的对话。

不出意外的话,自己应该是故地重游了,而这个故地,应该是广播按照现实世界里本来就存在的环境给模拟复制出来的场所。

自己和那位被自己杀死的“兄弟”为什么会出现,苏余杭夫妻把自己弄出来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似乎在刚刚的对话里都得到了一些答案。

自己,是药引子么?

有了之前关于自己身世的铺垫,苏白倒不至于再怎么震惊和被打击,外加上随着自己实力的提升,他已经在上次故事世界里将苏余杭留在自己记忆深处的分魂给抹去了,也就是说,他其实正在一步一步地摆脱那对夫妻的控制。

而如今得知的所谓真相,无非就是让自己这颗本来毫不知情的棋子儿终于知道了自己被安置在这个棋盘点上的真实用意了而已,比起以前,确实是一种进步了。

“你怎么了?”希尔斯似乎是察觉到了苏白的不对劲,正如苏白很了解他一样,他也一样很了解苏白,两个男人“同居”一地,又是一个单位的,这么长时间里的交流和外界完全孤寂之下的相处,彼此的脾性其实都算是知根知底了。

“没事。”苏白不打算把这件事跟希尔斯说。

也就在此时,一阵“咔嚓咔嚓”的脆响传来,自实验室的一侧墙壁上,出现了一道裂缝。

裂缝开始慢慢地扩散,也分解出了更多的琐碎,慢慢地,整片墙壁在此时都完全成了“碎花”样式,苏白脑海中开始浮现出整个赵氏山庄的布局,而希尔斯则是开口道:

“那堵墙,应该是我之前被塞进去的墙壁,和客厅里的红色墙是靠在一起的。”

苏白点了点头,他也想到了这一点。

“也就是说,这堵墙里应该是有东西的了,那么,第一个场景里的所谓惩罚应该是在为第二个场景的开始做出铺垫了。”苏白分析道。

“没错,就像是献祭一样,反正第一个场景不管怎么玩,到最后都会有一定数量的人被惩罚,要么是凶手要么是猜错凶手的人,总是那堵墙壁肯定会被塞入新鲜的血肉,这是为了第二个场景做准备,做祭祀。”

苏白的眼睛盯着那堵墙壁,事实上,现在在场的9个听众全都在关注着那堵似乎随时都会脱落的墙壁,但只有苏白知道里面可能会走出来的是谁。

“啪啪啪啪……”

墙壁不是脱落,而是在碎裂了一大片之后,开始了消融。

“是液态金属。”蒙塔里开口道,“是液态金属,而且植入过智能记忆,这个实验室的科技水平比现实世界里最尖端的实验室都要高出很多。”

蒙塔里恢复了本来的样子,但是他的模样其实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能够分得清楚。

二十年前的实验室么,

都比二十年后的最尖端实验室水平都要高?

那个能够在苏余杭面前自称天才苏余杭还默认的家伙,真的那么厉害么……

“嗡……”

一声闷响传出,像是一扇门被打开了,而在墙体内,本来安置着一个人高的保险柜,而在此时,保险柜的门被打开了,一只手从保险柜里伸了出来,这是一只没有皮肉的手,完完全全地是白骨嶙峋,而后,一个骷髅从中探出了身形。

骷髅的脑袋上架着一副眼镜,这让他的形象显得很是诡异,

“桀桀……桀桀……饿死我了……渴死我了……”

当骷髅发出声音时,苏白的一只手猛地攥紧,这个声音虽然比较沙哑,但苏白能够确定,这声音和之前自己浑浑噩噩状态下所听到的“刚刚的话,你都听到了吧?你赵叔叔我,可是很看好你哟”是一个人,

而这个实验室的主人,居然是被饿死渴死在实验室中的保险柜里的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