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入瓮!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当众人都在餐厅里讨论不休时,客厅中,老管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一壶茶,自斟自饮。

他是主持人,同时也是第一旁观者。

在蒙塔里发言时,老管家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一幕:

……

“老管家,有人死了么?”

身上到处都是僵尸所造成的咬痕和爪痕的苏白似乎对自己身上的伤势浑不在意,他只是关心那一声爆炸,是否意味着有人死了。

“死了。”老管家指了指苏白身后的卧室门,意思是自己是来解决那头僵尸的,在已经死去一个人的情况下,老管家不允许这个屋子里还会出现让人意外身亡的意外,至少在这一天里,是这样子的。

“你脑海中应该有通知的。”老管家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谁杀死了谁,脑海中会有通知的,至少,凶手是确定自己是凶手的,否则一旦凶手即将杀人时,那个被谋杀的人最后关头选择了自杀,到底算谁的?

比如刚刚的那一幕,苏白正在和僵尸搏斗,如果刚刚苏白咬舌自尽,他到底算是自杀的还是算是露西杀的?

广播希望故事复杂有趣,却不希望故事成了一团乱麻的乌龙。

“我只是确定一下。”

说完,苏白没接老管家手里递来的解僵尸毒的药瓶,而是选择朝反方向走向了二楼最深处,顺着楼梯上了房顶。

……

“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了么?”老管家心里思忖着,他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角色,那就是跳出观众的视角,从一个知情人的身份去观看这个游戏,就像是现在很多大型直播的网络舞台,观看者是可以自己选择切换各个视角摄像机画面一样。

蒙塔里,隐藏得不错。

老管家对这个叫做蒙塔里的青年似乎很是看好,他有权利表现出自己的喜怒和欣赏情绪,但老管家有一点不是很能理解,因为苏白的一些布置,在他看来,有点画蛇添足了。

和上一轮被自己亲自砸进墙壁中的皮克,有差不多的感觉。

现在,已经有一个“明白”人起身来拍你了,你该怎么应对呢?

慢慢地,

当苏白最后说出“赵蕊是因为要去找夜宵吃么”这句话时,

老管家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讶然之色,

这一个结论推出来,似乎是绕了一个大圈,但正是因为这个圈被绕了出来,所以变得更加地可信。

老管家沉吟着,不自觉地端详着自己手中的茶水,他觉得应该还有其他的后手,既然王一是一开始就打算将自己杀死的赵蕊向自杀的方向上去推动的话,除了纯粹逻辑上的东西,应该还有一个很清晰的后手,比如是证据。

而这个证据,应该很考究,至少不能像是那根琴弦一样,而且是一种哪怕放在那里也能说得通甚至是赵蕊如果真的是自杀也很难抹除的证据。

刹那间,老管家虽然还坐在沙发上喝着茶,但在二楼每个房间里,都出现了老管家的身形,他的目光开始在每个房间里都搜索着。

但房间里,完全没有异常。

默默地,老管家起身,他现在已经将自己当成另外一个玩家了,事实上这也是广播将其制造出来且安置在这里的原因所在。

整个屋子里,其余的老管家全都消失,客厅里的老管家也在慢慢地变淡,最后,老管家出现在了厨房里,而依旧在餐厅里与厨房隔得很近的众人根本就没有察觉到。

厨房里因为煤气罐爆炸现在还是一片狼藉,好在储存室里还有食物且还有另外一套厨房用具,当然,如果本来没有的话也是会有的,总不能让参与这次游戏的听众们在这里一边谋划杀人案找凶手一边还要饿肚子。

老管家的目光在一片狼藉的厨房里找寻着,但他还是没找到自己想要看见的东西,证据,没有证据!

如果仅仅是单纯地依靠逻辑推理来执行的话,并不能百分百啊。

不对,不对,

肯定是还有哪里我遗漏了。

老管家心里这般想着,他的身形再度从厨房消失,出现在了客厅沙发上,再度拿起茶杯,又陷入了沉思。

赵蕊的资料开始在老管家脑海中不停地过着,当然不是赵蕊在现实世界里的资料,而是赵蕊在这个赵氏山庄里通过老管家的眼睛和耳朵所看见的东西。

忽然间,老管家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身形出现在了屋顶位置,那条琴弦还被放置在那里,一段在屋顶上,另一段则是顺着屋檐下垂到赵蕊房间窗户的位置。

老管家对着这根琴弦蹲了下来,他没有伸手去触碰它,因为这不被允许,他的好奇心,只能在不破坏这个游戏公平的前提下才能得到满足,比如他的出现,不会有任何味道,不会有脚印,不会有任何的翻动和移动。

当老管家的目光盯着这段琴弦时,他在琴弦的一部分位置上看见了些许烧痕,这一点在琴弦垂落下来的尾端最为明显。

有东西在这上面燃烧过。

老管家开始继续观察,他现在有种当观众时自己主动解谜的快感,哪怕这种快感只能满足于他自己。

原来,

是这样。

老管家站起身,他终于明白苏白留下这个证据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了。

于老管家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子的一个画面,苏白将琴弦放在一侧,在琴弦的底部系着一条线绳,然后在线绳上涂抹了类似于煤油一类的助燃物。

苏白站在自己房间里,或者是其他某个隐蔽的地方,将琴弦提起来,点燃下面的线绳看着线绳慢慢地燃烧光,同时线绳的燃烧因为火势向上,也将琴弦尾端给熏黑了。

但老管家的脑海中随即又浮现出了另外一个画面,那就是老管家觉得苏白想让众人依靠这个证据去联想的画面。

那就是赵蕊在发现露西已经从屋顶下来时,自己将身体探出了窗外,然后将质量颇高的琴弦给抛到了屋顶上,因为琴弦尾端被事先绑着一条线绳,所以赵蕊可以通过在下面窗户这边抓拉这条线绳将琴弦的角度调好,一截垂下来对着自己的窗户这边,之后因为高度问题所以赵蕊选择了用火将事先抹了一层煤油一样助燃物的线绳给烧掉,雨水是灭不了煤油燃烧时的火焰的。

她不需要冒险去经过其余人的房间上屋顶,因为当时外面正在下雨,露西可以从屋顶静悄悄地回到自己房间换衣服,然后从容地操控僵尸去袭击苏白,但是她赵蕊却来不及,她不可能先上屋顶布置好琴弦后再下来换衣服然后赶着露西对苏白袭击时去厨房引爆煤气罐。

如果不是老管家先天知道苏白才是凶手的话,光这个证据,连老管家都没有丝毫反驳的余地了。

“他难道早就看出来了赵蕊的身份?”老管家喃喃自语,因为这个逻辑推断下去的话,前提条件是赵蕊知道露西是在做什么所以才加以利用以导致这种混乱局面出现,

再利用自己这个自杀者布置的琴弦假证据让活人觉得凶手还活着!

“露西对她的僵尸袭击他应该是没预料到的,但他应该早就知道露西在屋顶做什么了,但被僵尸袭击后他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选择这样子的一种布置……”

老管家忽然有些感慨,其余那五个还活着的人,在这样子的布置下输了的话,

也不算什么遗憾吧。

……

事情,似乎绕了一圈,又回到赵蕊自杀的问题上来了。

但这一次,连蒙塔里都没有办法反驳出什么,一开始推翻赵蕊自杀的推论,是因为那根琴弦的证据太假了,但如果按照那根琴弦的证据来推测再算上众人在这次调查中的表现和分工,完全就是一个大悖论的圈子。

而如果那根琴弦是赵蕊安置在那里的话,似乎一切就说得通了,她是故意的,让众人因此不会认为她是自杀!

“赵蕊,到底是什么身份,你们有什么线索么?”苏白此时开口问道,“敢大晚上一个人下来吃夜宵,这真的是不怕死啊。”

“她是光明系的魔法师,本名叫普琳娜,我和她在现实里就认识。”戴安娜在此时开口道,“她改变了模样,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东方女人。”

“那么,赵蕊,哦不,普琳娜的房间是和露西的房间靠在一起的,且两个人吃饭时也是坐在互相对面的位置上,也是很近。

你们说,是不是普琳娜早就看出来露西在做什么了?

她是光明系魔法师,哪怕现在是普通人,对于僵尸这类的东西,应该很敏感的吧?”陈明在此时开口道。

“不,赵蕊没时间在露西从屋顶下来后她再跑上去安置琴弦然后再下来换衣服去厨房那里引发爆炸自杀的,这里面其实不足半个小时,加上我们的反应时间和预防意外的时间,其实也就只有十分钟左右的真正空白时间,她来不及的,她也不敢赌这十分钟!”

蒙塔里在此时开口道,然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对徐刚道:

“去,去将屋顶的琴弦拿下来!”

似乎是因为蒙塔里之前的表现确实让人刮目相看,徐刚居然真的听话起身跑向了楼梯那边。

而苏白则是面色如常地看着蒙塔里,

你终于也很棒棒了。

第六卷 宣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