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腹黑的苏白!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呵呵。”苏白摇了摇头,正准备下梯子,但站在边上的老管家忽然又开口道:“但你好像忽略了一个问题。”

“你这算是场外吧?”苏白有些惊讶,继续道,“你可是游戏的主持人。”

“这不算是场外,我也能很负责任地向你保证现在我和你的对话不会有半点被窃听的可能,而且,那个问题我不信你没注意到。”

“是赵蕊有可能不是炼制僵尸的人,是么?”

既然老管家都这么说了,苏白也就不急着下梯子,而是在旁边坐了下来。

“是的,哪怕你将证据故意指向了赵蕊那边,但是赵蕊如果不是炼制僵尸的人,不是那个操控僵尸企图谋杀你的人,那么,那个人肯定会因此产生怀疑,乃至于对这所谓的双重保险根本就不会相信,因为他才是操控僵尸的人,所以双重保险这个你抛出来的逻辑,自然站不住脚,自然也就不会相信赵蕊是自杀的了。

到那时候,你估计就是他心中所认定的凶手了,况且,在我看来,你故意将证据指向了赵蕊的卧室那边,显然是在告诉那个炼制僵尸的人,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而且那个凶手还活着,否则不可能改变证据指向赵蕊那边。

也因此,那个炼制僵尸的人,绝对不会最后规规矩矩地投赵蕊这个死人的票,不是么?

他的第一怀疑对象,你猜会是谁呢?”

“我还是有些不能理解,你跟我聊这些东西,真的合适么?”苏白很有兴趣地看着老管家。

“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且纯粹的悬疑推理故事,收听广播的听众们也不会特别喜欢,大家听这个故事时,从头到尾云遮雾绕的,也会觉得很没趣很无聊,我相信你自己也盘出这个逻辑了,所以现在切入故事里和你聊聊并不会影响游戏的公平性。”

“广播,还真是贴心呢。”

“没了?”老管家等了一会儿,见苏白只感叹了这一句,有点意外。

“但我真的懒得配合他的演出,这是一个注重公平的游戏,广播总不可能看我不爽然后故意给我增加难度吧?

换句话来说,如果此时我们面前是一个直播的荧幕或者广播播音员正在世界某地的一个广播电台里播送这个故事的话,那么观众或者听众应该已经猜出来赵蕊是我弄死的了。

讲故事,就是该吊着观众的胃口,给个甜枣,给个盼头,但要保留悬念,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老管家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你对广播的了解,似乎比我还要深刻。”

苏白伸手在老管家的肩膀上拍了拍,“这么说吧,咱俩其实算是同行。”

下了梯子,苏白直接走向了餐厅那里,当苏白走到餐厅时,神出鬼没的老管家已经正在端送晚餐了,的确,在这个众人都是普通人的环境中,他老管家的存在真的相当于一个BUG。

菜肴一份一份地端上来,大家也吃得津津有味,都觉得反正赵蕊是自杀已经是确定无误的了,还有一个安宁的白天可以好好休息,心情都还不错。

但苏白清楚,露西、蒙塔里、戴安娜、陈明、徐刚这五个人里,有一个是装出来的,因为这个人肯定清楚,不是赵蕊让僵尸去攻击的自己,外加自己主动改变了证据利用琴弦指向了赵蕊,这意味着这个人知道,赵蕊绝对不是自杀!

而且这个人肯定不会一直到最后都不说话的,否则到明天投票时,大家都投赵蕊,等于是他自己也会被当作一个失败者,会接受老管家的惩罚。

这个游戏的投票机制很简单,但却在这种简单的规则下,尽可能地剔除了很多不必要的弯弯绕绕,使得游戏变得更纯粹起来。不像是狼人杀游戏,狼人也可能踩自己狼队友或者投票出自己的狼队友来坐高自己的身份。

在投票环节里,凶手和其余所有人,利益点是完全相反的。

到最后,那个炼制僵尸的人哪怕自己主动站出来告诉所有人,僵尸是我炼制的,有人改动了证据污蔑赵蕊,这也一点都不奇怪,比起被惩罚来看,其他什么东西都是无所谓的。

“叮当……”

一声脆响在餐桌上发出,

众人都抬起头,看向了那边。

“我觉得,有点奇怪。”

发声的,不是别人,是苏白!

苏白将自己面前的餐盘向前推了推,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沉吟道:“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众人愕然,至少表面上来看,是所有人都愕然了。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苏白又重复道,“你们发现没有,这一切都太顺畅了,我们,甚至没有多费什么功夫。

当然,如果说我和蒙塔里去桃树林里转了一圈,你们去赵蕊房间和游泳池那边搜查了一番也叫费功夫的话。

但还是太简单了,而且有一点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苏白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哪里不对了?”戴安娜问道。

“对啊,哪里不对啊?难道赵蕊不是自杀,所有证据都指向赵蕊是自杀啊。”

“不,不是这样。”苏白像是想通了什么,直接看着饭桌上的众人道:“我和蒙塔里在桃树林里找到了被削砍的桃树,应该是拿来做原料的,但是这只能证明一件事。

那就是包括赵蕊在内,我以及你们这七个人中,有一个是道士,他曾去后面桃木林就地取材,但并不能证明,赵蕊就是那个道士。”

“但那根琴弦是通向赵蕊窗户那边的。”露西开口道。

苏白看了露西一眼,随即又看向了蒙塔里,“蒙塔里,你打开窗子时,伸手去抓那根琴弦,很难么?”

“靠窗子很近,就在上面一点点,不难。”蒙塔里回答道,他之前曾被苏白喊去赵蕊房间打开窗子去确认。

“这么也就是说,哪怕赵蕊这个女人,个子没你高,但她如果找个踮脚的东西或者踩在窗台上,将那根琴弦给扯下来收起来或者再找机会处理掉,也是很轻松很简单的一件事,对不对?”

当苏白这个问题抛出来之后,众人都沉默了,是啊,确实很简单。

“所以,你觉得,赵蕊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陈明问道。

“对,这太简单了,确实是太简单了,简单得难以想象,试问,赵蕊如果是自杀的话,她怎么可能还留下这么清晰明显的证据!

我承认,赵蕊自杀的方式很让人难以理解,也很突兀,甚至是我们的一个思维盲区,而且屋顶这个位置,也是一个思维盲区。

但如果是你们的话,你们作为凶手,肯定会尽可可能地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前提下将一切不利于自己的证据给毁灭掉,不至于偷懒到这种地步了吧?”

苏白的目光在在场人身上都扫了一遍,然后着重道:

“那根琴弦,我觉得很大可能是真正的凶手故意嫁祸给赵蕊的,这个凶手,他在顺着我的思路来布局,我说赵蕊可能是给自己上了双重保险。

那么,

如果我这个思路和调查基准是错的,也就意味着,最后肯定不会调查到这个凶手头上,那么,请你们代入凶手的视角里,

如果你是凶手,你会选择怎么做?”

“故意把我们向错误的方向去引导,对于凶手来说,只要我们坐实了赵蕊是自杀这件事,然后今晚投票时全都投给赵蕊,那么这个凶手就赢了!”陈明开口道。

“对,是这样没错,而且我敢肯定,对证据做手脚的人,一定是凶手!”苏白抿了抿自己的嘴唇,“诸位,好像我们现在还不能休息了,我们只剩下这个白天的时间了,在我们在座的6个人里,就有凶手,一个还活着的凶手!”

众人都深吸一口气,面露思索之色,苏白则是不动声色地在观察着所有人。

“等一下!”戴安娜在此时忽然开口,然后她的目光先看向了苏白。

苏白心里一惊,但面色如常,

这个刑警妞不会还怀疑到我头上了吧?

好在戴安娜似乎是因为苏白是主动第一个讲出赵蕊自杀疑点的人,所以的她的思维逻辑上并没有将苏白打入凶手的范畴之中,而且发生爆炸时,苏白正在跟一头僵尸做搏斗,差点死在僵尸的手里,所以这一点似乎也做不成苏白是凶手的逻辑。

“是你苏白通过询问老管家才得知凶手如果是自杀结果没被我们调查出来的话也能算是胜利者这个逻辑的,

那么,

逻辑就说得通了,我觉得,一开始凶手应该不至于去想到嫁祸赵蕊是自杀,在王一说出这个可能且大家开始向这方面开始调查时,凶手才会想着去将证据指向赵蕊以坐实她自杀的事实。

我是和陈明去游泳池那边调查的,我和陈明能互相确认两个人一直在一起调查,没有分开过,而王一跟蒙塔里是去桃树林那里的,他们回来时,我们已经在客厅里等着了,

这也就是说,能够在那段时间里有机会去楼顶布置证据的,

只有去二楼卧室调查的徐刚和露西!”

其余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徐刚和露西那边,

露西在此时猛地站起来,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咆哮道:

“不对,有问题,有问题!”

苏白在心里则是笑了一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