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凶手下一个目标:苏白!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所以……”苏白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疑惑,然后又是一点点的问询,最后则是‘你他妈是在玩我?’的表情。

只因为通过床底下的甬道下来没多久,在苏白面前就出现了一面金属墙壁,墙壁上有一个仅仅可以供一个人进出的门,且这个门的门槛还比较高,已经超过半米了。

伸手在门上敲了敲,绝对不是金属皮,而是类似于银行保险柜的那种材质和厚度。

“我现在不是没时间了么,你反正可以一边琢磨怎么杀人一边琢磨怎么打开这扇门,门是电子锁,看样子应该是指纹瞳孔都需要验证的高级电子锁,你加油吧。”

希尔斯一副我很看好你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这里一边计划着如何杀人如何隐藏自己,同时一边研制TNT炸药,又或者在这个连计算机都没有的一个地方想办法破解开这个密码锁?”

“额……难度是有点大,但这样才有挑战力,不是么?”希尔斯拍了拍苏白的肩膀。

苏白却在此时平静了下来,然后皱着眉头道:“你说,里面会不会是我们进入故事世界时一开始那一刻所出现的地方?”

希尔斯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你比如猜得更大胆,按照你的意思来说的话,其实这里面,放置的是我们的本尊?”

“难不成是封印着什么恶魔?这是偏科幻的游戏悬疑故事世界,不可能类似《林中小屋》一样,以科幻为画皮,出现了一大堆不可思议的亡灵生物吧,而且根据我脑海中对这个房间构造的认知,这个二楼下面的空间,其实和我们一开始所在的实验室里面的空间范围,差不多是能够对得上的,且,我并不觉得会有什么地下室。”

“为什么?”

“如果想要做地下室的话,完全没必要在屋子里开这个空间,这个道理,懂么?”苏白问道。

“呵呵,反正我现在懂不懂也无所谓了,对了,你打算下一个目标杀谁?”希尔斯问道,他反正已经出局了,所以倒是可以问问苏白下一步这个牌准备怎么打。

“暂时还不确定。”苏白回答道,“不是不信你,是我确实还没确定,而且,刻意地杀人太生硬了。”

“随机性杀人么?”希尔斯摇了摇头,“那个戴安娜和陈明两个人倒是很敏锐,你有信心在随机杀人的情况下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杀人,我还是很有经验的。”苏白说道。

“谁不是……”希尔斯刚想嘲讽两句,却想到了之前苏白说出自己心理测写的描述,想想似乎还真是这个道理,对于普通人里该如何去做谋杀这件事,自己这个兄弟单位的同僚确实更有发言权。

二人聊完了,希尔斯将床重新整理好,一起走出了这间卧室。

“需要指纹和瞳孔验证……”在即将走到楼梯那边时,苏白忽然开口道:“会不会是需要老管家的指纹和瞳孔?”

“那就无解了。”希尔斯耸了耸肩,“在这里,他就是一个BUG。”

当晚,有人是在客厅里睡觉的,也有人回到了自己卧室里了,老管家亲口承认过,在明天投票截止前,不会允许新的杀人案出现,也因此,晚上在客厅休息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害怕,回到卧室睡觉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的睡得安稳,谁都不清楚。

第二天的早饭和午饭,苏白都没下来吃,反倒是希尔斯屁颠屁颠地坐过来吃饭,而众人也都没有说什么,能够和刚刚杀了自己同伴的凶手一起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吃饭,也就只有听众这一类生物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等到用晚餐时,苏白从房间里出来了。

希尔斯主动地和苏白靠着坐在了一起,“整个白天闷在房间里做什么呢?”

希尔斯可不相信苏白是在研究如何在现有的条件下弄出TNT炸药出来。

“休息。”

“……”希尔斯。

晚餐吃得很是平静,因为大家都清楚晚餐之后会有什么事,等众人用罢晚餐之后,众人也就坐在客厅里等待着了。

苏白先坐到沙发上,希尔斯主动地跟苏白坐在了一起,苏白脸上露出了一抹嫌弃。

“我都要死了,你居然还不安慰我一下。”

“如果你真的要死了,绝对不是现在这个心态。”苏白说道。

“现在,请开始投票,我一个一个地问过去,你只需要当着我的面指出你怀疑谁是凶手就可以了。”老管家收拾好了餐厅就走了过来开始举行投票仪式。

很简单,很简略,甚至众人一点都不紧张,但苏白清楚,这是因为凶手早就暴露的原因,如果等到下次投票时,凶手还不确定,那这投票的氛围可就没这么轻松了。

众人都选择了皮克,也就是希尔斯,甚至连希尔斯自己也选了自己。

然后,老管家公布了最终结果,像是在走完一个仪式一样,而老管家则是主持这场仪式的虔诚信徒。

紧接着,老管家的一只手忽然抓住了希尔斯的肩膀,紧接着,两个人的身形瞬间消失,在客厅对面的暗红色墙壁前重新出现。

希尔斯倒是很平静,哪怕现在老管家正在将他整个人不停地向墙壁内去挤压,他的身体正在不断地崩碎化作脓水。

但从头到尾,希尔斯都没有叫过一声,一直到他死亡,其余人,则是有些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当这个在这几天内一直当下人伺候众人衣食住行的老管家忽然变身成刽子手时,所展现出来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确实让人心里有点一时转不过弯。

这道墙壁像是活过来了一样,主动地在吸食着,到最后,连希尔斯身上的衣服也被吞噬了进去,而老管家的身上乃至是他的双手,连一滴血珠子都没有溅射到。

苏白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沙发表皮,他忽然有了一种感觉,那就是这堵暗红色的墙壁,应该就是这样被故意染红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广播似乎对这个故事世界一直保持着很高的兴趣,这个场景,也不是第一次甚至不是第二次第三次的使用了。

一个让广播如此着迷且接二连三开启的故事世界,真的仅仅是表面上看起来得这么简单么?

“大家,可以休息了。”老管家对着众人微微躬身,在此时他似乎又变回了那个一丝不苟的平和老人,同时,他还善意地提醒道:“新的一天,开始了。”

这一声提醒,意味着新一轮的谋杀,可以开始了。

众人大部分都回自己的卧室了,至少在今晚,新的压抑将会笼罩下来,大家都是普通人,哪怕以前实力再强,现在也没有多少装逼的勇气,即使这次的死不是终结,但是看看希尔斯最后被硬生生挤入墙壁的下场,也是让人有些瞠目结舌。

苏白看了一眼钢琴,对老管家问道:“西蒙的尸体呢?”

“包裹着安置在杂物间里,等暴风雨结束后让警察来接收。”

苏白一阵无语,凶手都让你直接挤进墙壁了,你这时候还扯什么警察啊。

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苏白先洗了把脸,燃后又冲了个澡,不知道为什么,晚餐之后苏白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苏白并不认为是因为希尔斯的死亡场面影响到了自己,自己可没那么脆弱,那么,这种莫名烦躁的感觉,到底来自于哪里?

……

“擦擦……擦擦……擦擦……”

后半夜,窗户那边传来了轻微的摩擦声,苏白迅速睁开眼,他的睡眠很浅,所以很容易就能够被惊醒,当下,苏白反手握住一直放在枕头下的菜刀,起身,慢慢地走到了窗户边。

是有人,

准备对自己下手?

窗户是被关好的,和门被反锁一个道理,即使是苏白在此时也不敢真的托大,也因此,苏白没有第一时间去打开窗子查看外面的情况,凶手是要谋杀自己,而不是要杀死自己,谋杀比直接杀死多了一层含意。

因为大家心怀鬼胎,所以剩下的7个人不会全都坐在客厅里互相监视抱团取暖,但如果有人要杀自己,那么自己完全可以去惊动其他人让对方的计划破产,对方不敢明目张胆地杀人。

但就在此时,客厅里忽然传来了“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爆了一样,而与此同时,苏白面前的玻璃也直接被撞碎,两者发生在同一时间,这意味着客厅里的动静是为了遮掩对方破窗而入的声音!

时机掐算得,分毫不差!

一道黑影直接扑到了苏白身上,同时,一股恶臭且熟悉的味道刺入苏白的鼻腔,苏白下意识地反手将菜刀捅入对方的胸口,却发现菜刀竟然被对方的身体卡住了。

该死,这怎么可能,

大家不都是普通人么!

苏白清楚,对方并没有穿防具!

对方两只手死死地掐住了苏白的脖子,且远超过一个普通人的身体重量将苏白压在了地板上,使得苏白在此时很难动弹也很难发出声音。

这不是普通人,

绝对不是普通人!

对方忽然抬起头,一双瞳孔里全是黑黢黢的空洞,脸色也是带着死亡气息的铁青,

西蒙,

这居然是西蒙!

一瞬间,

苏白忽然明白了过来,

该死,

有人将西蒙的尸体炼制成了僵尸!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