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悬案:赵氏山庄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外面的风波自然影响不到里面,哪怕已经牵涉到了其他地区的听众,甚至还隐隐约约引来了一名大佬的目光,但一入证道之地,基本就意味着与世隔绝,哪怕有诸如前面那个女人能自己打开阵法进来,但是作为这里的守护者,就算拥有了打开阵法的能力,也不能出去。

这是规矩,一种无声的规矩,是广播定下来的规矩,其实,换句话来说,证道之地当真算得上是一座桃花源,但正如以前苏白解释过桃花源是一个鬼故事一样,看着证道之地里的那一座座墓碑和黄泉,似乎也就唯有这种鬼域一般的地方才能真的寻找到纯净意义上的安静。

那些喜欢在朋友圈发几张图说去西藏净化心灵的人,是体会不到真正的信徒三不叩首所体会到的真正安详的。

当苏白参悟了一天墓碑回来时,看见希尔斯正坐在棺材边,他的身体依旧是半截扭折着的,看起来很是违和,但几天过去的时间,哪怕曾被苏白吸食过精血,但依旧恢复了一些元气,至少,能够自己挪动一下身体了。

见苏白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走回来,希尔斯脸上露出了一抹复杂的情绪,有怨恨也有羡慕,当然,最多的还是无奈。

“你这样子怎么像是个怨妇一样。”

苏白在希尔斯身边坐了下来,他昨天询问过希尔斯是否要传送回西方的证道之地却被希尔斯先拒绝了,也是,反正到了那边他也只能这样呆坐着,还不如呆坐在这里至少身边还有猫咪和苏白。

且算算时间,希尔斯距离下个故事世界也没多久了,当然,苏白也是一样,毕竟苏白上次进入的只是自己利用以前获得的奖励资格重回的《灰姑娘》故事世界,并不是广播安排的故事世界。

“人,真的不能停歇下来,我们西方有一位不怎么出名的思想家曾说过,人一旦歇下来,就容易乱想,就容易产生颓废的情绪,就容易迷失自己的目标。”希尔斯很平静地说道。

“我猜那个思想家叫希尔斯。”苏白说道。

“这都能被你猜到?”

苏白耸了耸肩,“其实,停下和不停下,没什么区别,我是觉得可能你先是在证道之地里待久了,又变成这种残废状态消磨了十天时间,所以心思一下子用太多了。”

“你看得很开。”

“没办法,被逼的。”

两个人就这么一起靠在棺椁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少顷,两个人的脸色忽然同时一变,苏白左手抓住了自己的胸口,而希尔斯则是只能咬着牙脸朝上硬挺着。

好在,这种痛苦消失得也很快。

“呵呵。”苏白笑了一声,“不出意外的话,这次的故事世界,我们应该是一起的。”

这可能就是广播恶趣味的体现吧,苏白可以断定,如果希尔斯当初没手痒地打通那个铜镜,又或者没脚痒的传送到自己这边的证道之地来,如果自己和希尔斯还不认识,那么自己在下个故事世界会和希尔斯碰到一起的概率基本可以说是低到没有。

但这一次,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两个人进同一个故事世界。

苏白伸手从棺材里将自己早就没有电的手机拿出来,呵呵,居然莫名其妙地又有了电,而且不用解锁直接出现了“kongbu66”的公众号消息屏幕上。

再看着手机显示屏上显示的百分之0的电量,苏白有些不满道:

“广播太小气了,倒不如把电给我充满,我还能玩会儿手机游戏。”

希尔斯的手机没带在身边,所以只是对苏白问了一声:“什么故事世界,我和你是在一起么?”

苏白点开了最新推送的图文消息,封面是一张客厅的图片,标题则是“赵氏山庄”,图文消息里没有什么任务介绍,但有参与这次任务的听众名单,总共有9个人,其余七个人的名字在苏白这里都是显示的星号,唯有自己的名字和希尔斯的名字可见。

“还真是,我们俩一起进下个故事世界。”苏白伸手在棺椁盖子上敲了敲,道:“那按照插图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密室类的故事世界。”

一边说着苏白一边将手机屏幕递送到了希尔斯面前,可怜的希尔斯现在就连拿手机都显得很费力,没办法,苏白只能帮他代劳了。

“一个标题,一份名单,一张图。”希尔斯示意自己看完了,然后看向了苏白,“想聊聊么?”

一般来说,进故事世界之前广播会有通知,有可能提前一周或者两周,或者可能只是提前一天或者两天,当然,如果你最近犯事儿了,可能就没这个待遇了,苏白就曾吃馄饨时一口馄饨还没落入嘴里就进故事世界了,还有一次躺在床上睡觉睡着睡着就进故事世界了。

而接到通知的听众,都会通过广播给的事先通知来思考推测一下,算是一种体验的预演,不至于一进入故事世界直接变得措手不及。

如果身边有其他的听众在,还可以互相交换一下意见。

低级听众或者普通听众可能还会为了准备下个故事世界提前准备些东西,比如如果是进入灵异类的故事世界,那就多兑换一些符纸圣水之类的,但如果你想拿手榴弹或者更夸张的一点,譬如拿个核弹头一起进故事世界,那是不可能的,广播会直接将不允许带入这个故事世界的东西给取消。

核弹头可不是什么玩笑,这年头一些厉害点的恐怖组织都能设法搞到核武器,别说几乎堪称神祇的听众了。

“你我都进,又是赵氏山庄,一个封闭区域,那么很可能会考验互相的信任和人心,我们两个虽然打过一场,但毕竟有着相同的身份,还一起面对过闯入者,所以广播让我们进入这个故事世界很可能是希望看见我们两个互相猜忌的画面以及剧情,而且广播会特意安排一些元素和规则保证它想看见的东西会出现。”

希尔斯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苏白的分析,不过他补充道:“一个狭窄的区域,对于我们高级听众来说,似乎有点小了,那么广播大概会设置这个山庄里的所有东西都是‘不可破坏’的属性,甚至是茶杯,我们都打破不了而且这次进入故事世界的人数是9人,对方大概率也是高级听众的层次,否则如果有更低的人加入,那么广播很可能会封印我们的实力,以达到游戏平衡的效果。”

“封不封印其实无所谓的。”苏白摇了摇头,道:“封印实力这种事儿,广播不可能做得比较多,不然我们的强化和强大又有什么意义?当然,在这个故事世界里倒是很有可能发生,不过我觉得广播最大的可能就是将我们在现实世界里的规矩安置在这个故事世界里,甚至还要加强,我们不能无缘无故地对其他人出手,甚至不能胁迫别人,除非有特定的触发条件,这样倒是能够解决实力不均衡的问题。”

既然是限定的空间区域进行的故事,那么广播肯定会有此安排,比如如果除了苏白跟希尔斯,其余人要么是高级听众低级或者是资深者甚至是普通听众的话,苏白和希尔斯两个守护者直接联手将其余人都抓起来捆绑着丢在客厅沙发上,这样子对于广播来说,还有个什么故事性?

如果区域比较大,以一座城市甚至是一个大陆为故事世界范围的话,那么弱者倒是可以寻找到更多的办法来应对强者,但限定区域的话,弱者在强者面前基本没什么腾挪范围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可以事先约定好,如果条件合适的话,我们可以先彼此信任对方,主要是条件合适。”希尔斯说道。

这也算是在进入故事世界前先达成一个攻守同盟了。

“只要条件合适。”苏白也算是应了下来,当然,还没进入这个故事世界,具体的规则还不清楚,现在只能算是一个口头协定。

“我甚至觉得,这9个人里,应该会有几组人,一组人里都互相认识和熟悉的,就像是我们两个人这样。”希尔斯接着分析道,“将这种信任和熟知的关系通过故事世界的剧情和规则来切碎和污染,似乎是广播的一大乐趣。”

“将美好的事物剖析开来,可能就不那么美好了。”苏白退出了微信,但是这时候手机却直接黑屏了,“操,我还想查一查有没有类似赵氏山庄的案子呢。”

“一个曾经死过9个人的别墅,或者是,一个无头悬案改编的故事世界。”希尔斯皱了皱眉,随即舒展开道:“看来广播哪怕是在东方也喜欢拿现实世界现成的悬案来进行改编使用。”

“我经历过国内比较有名的几个,比如南大碎尸案,比如朱令案、东北猫脸老太案这些个,你呢?”

“十二宫杀人案,开膛手杰克,这些比较有名的我都经历过。”

“很可惜,广播看来是个恐怖悬疑爱好者。”苏白感叹道。

“我懂你的意思,如果广播是个浪漫唯美主义爱好者就好了。”希尔斯笑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