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速战速决!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女菩萨的脸色微沉,她其实是法相庄严的模样,但依旧可以让人感觉到她正在升腾而起的怒气,而站在其对面刚刚成功拦截主她将和尚掳走的佛爷,此时也是目光微凝,因为佛爷不知道这个女人想要掳走和尚的目的是什么,同时,这个女人居然竟然真的敢承担下广播责罚的因果而出手。

当然,很有可能这位女菩萨只是想要和尚,却并不是为了杀他,所以哪怕承担因果,责罚也不会太重,但不管怎么样,佛爷是不可能让这个女人什么招呼都不打的前提下就将自己身边的和尚给带走的。

站在原地的和尚脸上没有什么畏惧之色,他似乎从来就没有害怕过,但在此时,手指间掐着的佛珠速度无疑比平时快了许多,可能的确是因为自己需要以前的同伴来保护却什么忙都帮不上,所以哪怕是心性如和尚都会受到一些波澜。

毕竟,这种感觉,的确不是太好。

女菩萨的目光逐渐从和尚身上转移到了佛爷身上,通过刚才的交手,她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想要抓走那个和尚,那么必须先击败面前的这个喇嘛。

只是这样一来,似乎自己的因果又大了一些。

不过,女菩萨似乎还是下定了决心,她慢慢地从水面中走过来,双手轻轻摇摆,却出现了一阵视线模糊,仿佛在此时于她身边,有无数只手正在挥舞,四周,也渐渐响起了梵音。

一种叫做感悟,或者一种叫做信念的东西正在铺陈开来,而目标,则是佛爷。

古代约战,有文战也有武战,僧人之间其实也是一样,古往今来,对中国的寺庙来说,肯定有武僧这一类的存在,用以震慑宵小保护寺庙产业,也有真正的高僧坐镇,专门跟外来的和尚讲佛论理,前者如果被击败了意味着寺庙的产业可能会遭受侵犯,而后者如果被击败了则意味着寺庙的道统和水准将会因此而降低。

“她想降低广播的惩罚。”和尚开口提醒道,“别理她。”

女菩萨想要解决面前的嘉措,选择了这种礼佛的方式,这种对决的方式,其实相当凶险,不亚于灵魂的对决,因为哪一方因此信仰松动或者遭受破坏那么那个人的心境多半也会因此垮掉。

而如果是采取这种方式对决的话,倒是能够解释成两个人互相印证自己对佛的理解和感悟,在广播那边,的确是能够降低不少因果。

哪怕没有和尚的提醒,佛爷也不会耿直到在这里跟这位女菩萨坐而论道,哪怕这里风景不错,哪怕对于自己的信仰佛爷也是很有信心,但他没有做出这种利于对方的选择。

对方很神秘,有时候神秘也是意味着一种强大,但对方并没有强大到有足够的把握一举将自己推开的地步,跟之前那个自己独自进入证道之地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一阵阵梵音自女菩萨身边响起,岸边的花木在此时仿佛都焕发出了新的生机,变得愈发的葱翠起来。

而佛爷则是手持柴刀,一副丝毫不予理会的架势。

终于,当女菩萨的一只赤足刚刚上岸时,佛爷就动了。

他之前出现了女菩萨面前,一把柴刀,就这么推送了出去,真正强者之间的对决,除非是那些专修炼体的高级听众,否则很少再出现那种你来我往大战三百回合的场景了,大家的战斗方式也因为层次提高伴随而来的经验积累变得越发地简单且追求时效。

譬如一开始大家都是低级听众或者普通听众时,战斗时还讲究个利用地形或者借助其余种种的外界因素来企图增加自己胜利或者存活的砝码,但到了这个阶段,外界因素所能起到的干扰真的很小很小了,甚至可以说是已经忽略不计,拼的,就是纯粹的自身硬实力了。

佛爷的这一刀,是直来直往地推出去的,他在等着对方的反应以决定自己下一步的反应,毕竟,以灵魂进阶的佛爷又融合了秦兵肉身,现在的他虽然是刚晋升不久的高级听众,但战力,却绝对不容小觑。

只是,令佛爷有些意外的是,一直到自己的柴刀锋口已经贴近对方的身体了,甚至已经过了对方使用护体法器或者罡气来防御的距离了,对方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猛然间,佛爷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而其身后的和尚,也是在此时微微一愣,显然,两个僧人都看明白了什么,

却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对方用的,是阳谋!

“噗……”

佛爷的柴刀刺入了女菩萨的胸口,但女菩萨并没有鲜血流出,甚至她的脸上,依旧法相庄严,似乎伤痛根本没办法给她带来什么烦恼。

然而,却在这时,女菩萨自洱海水面的倒影慢慢地凝实了起来,从平面化作了立体,一个一模一样的女人从水中浮出,且慢慢地站了起来。

而被佛爷刺了一刀的女菩萨则是慢慢地跪坐了下来,这导致佛爷也不得不跪坐了下来。

佛爷刺的,不是其真身,而是其法神,法神之中包含着女菩萨对佛的理解,对佛的感悟,故而佛爷的这一刀,自然不会刺出血来,但这却像是一种主动开始的挑衅,当你刺入人家法神时,人家法神自然而然地将你拖入到对感悟的对决之中。

说好听点,叫坐而论道,说不好听点,就是一个人拿自己的世界观去硬轰另一个人的世界观,其本质上,甚至比真正的肉身厮杀更为残酷。

她,

居然一直保留着实力!

新出来的女菩萨微微一笑,虽然脸色有些暗淡,身体也显得有些虚浮,但哪怕抽离出自己的法神来将佛爷陷入到论道的境地之中,其现在的自己,擒拿一个资深者,依旧不能算是什么困难。

和尚双手合十,念诵了一声“阿弥陀佛”。

对方的手段,确实神乎其技,和尚自认为哪怕自己跟佛爷换一个位置,自己估计也会上这个当,但在被抓走之前,和尚似乎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可以告诉贫僧,你为何要带贫僧走么?”

女菩萨并未回答,在她眼里,和尚已经是瓮中之鳖,就算和尚能够有办法在此时就晋升成高级听众,但这毕竟需要一段时间,而她可以随时阻止随时掳掠。

一旁的佛爷跟菩萨法神坐而礼佛,就算是明知道自己中了套,却不敢妄自分心,稍有差池,很可能就是自己道陨的结局。

女菩萨的手即将触碰到和尚时,一道红光忽然出现,紧接着空中忽然降下一道赤红色的天雷。

女菩萨单手拍飞那道红光,却不敢无视那道天雷,整个人不得不后退十余米,双手撑开,当天雷落下时,其身躯成为一道导体,将天雷完全引入了洱海之中,使得这一片洱海水面上一时间银蛇乱舞,很快,一大片被电死的鱼虾就飘浮在了水面上。

和尚微微皱眉,对方此举明显是故意将天雷引开,以防止伤害到他自己,这很显然,对方并不是想要杀自己,甚至还刻意保护自己不受侵害,但对方想要抓走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呔,女菩萨,想抓走我家师傅是要为了去西天取经么!”

圆滚滚的胖子已然赶到,一柄赤红色的桃木剑就在其身旁闪烁,刚刚的天雷也是他引导下来的。

女菩萨有些犹豫,这一次,是真的犹豫,因为她的法神本来是想要拖住佛爷,但现在随着对方又出现了一名高级听众助阵,自己的法神反而算是被佛爷拖住了,并且当自己想要召唤回法神时,能够察觉到佛爷似乎主动地将其继续缠住,大有论道不分昼夜的意思。

失去了法神的支持,以如今自己这具臭皮囊的力量去面对另外一名高级听众,女菩萨也没有多少信心。

但下一刻,女菩萨看向了和尚,很认真地道:

“跟我走,我帮你进阶。”

“笑话,我家师傅需要你帮忙进阶?”胖子走到和尚身边,伸手拍了拍和尚的肩膀,意思是莫怕,胖爷罩着你。

而就在此时,女菩萨微微叹了口气,有些留恋地在和尚身上最后看了两眼,似乎有些遗憾,但还是对那边的佛爷道:“放我离开。”

这是认输的表现,她选择离开。

佛爷却没有选择放开其法神。

胖子在旁撇撇嘴,道:“你当这里是B啊,随便你进进出出的。”

话毕,胖子双手出现了一把棋子儿,而后将棋子儿甩向了空中,这是准备布置阵法彻底将女菩萨留下的意思了。

但很快,胖子脸上得瑟的笑容就凝固了,因为当自己准备布置阵法时,于众人身边的泥泞地面中,于芦苇荡中,于另一侧的洱海水面中,又出现了三名男女不一的菩萨。

“卧槽,阿三哥到底来了多少人。”胖子心下不由得一慌,二打一的局面一下子变成了四打二,妈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刚才为什么不出来。

和尚却在此时提醒道:“他们比我们更慌。”

的确,四名菩萨虽然法相庄严,却显得格外地凝重,甚至隐隐约约间可见一抹畏惧,因为他们已经察觉到,于冥冥之中,一缕属于中国大佬级听众的意识已经扫向了这里。

其中一名菩萨当即开口道:

“速战速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