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干杯!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女人深深地看了苏白一眼,这一次她看苏白时,苏白在她眼中,不再是那两个人的试验品,而是多出了一抹特殊的意味。

当然,女人心里也怀疑过,苏白是否真的是在虚张声势,但似乎,真的不像;

而且,她清楚,自己是不愿意赌的,因为一旦赌输的结果,对于自己来说,是万劫不复。

千金之子不坐垂堂,以她的身份和苏白绑定在一起对赌,对于她来说,本就是一种很吃亏的事情。

而这时,感应着苏白体内紊乱的能量气息,女人更清楚,自己连一句狠话都放不出来了,因为她自己都觉得,很可能自己再多絮叨一个“字”,都可能让面前这个男子刺激到直接选择最极端的方式。

当你被别人威胁,而你又不得不吃下对方的威胁时,

就很难受。

在最后认真看了一眼苏白后,女人的身形化作了一缕晶莹的碎片开始消散,消散的方向正是入口处的方向。

紧接着,在这以黑色调为主的证道之地的尽头处,刺目的白光闪烁而起,

女人,

离开了。

苏白咳嗽了几声,用手背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鲜血,然后手握着玉玺的他从岩壁那里飞出来,直接来到了入口处的位置。

三座墓碑,静静地躺在那里,

女人最终还是没把墓碑拿走。

只是,苏白并没有丝毫作为得胜者的欣喜。

“喵……”

吉祥带着如意回来了,如意身上带着伤,应该是之前被女人所伤,女人不敢对苏白过于动手,但是对于证道之地里的黑猫,女人没什么心理压力,哪怕这只黑猫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比证道之地的守护者更加地敬业,但广播不至于给一只黑猫守护者的身份。

苏白检查了一下,如意的伤势并不算严重,只是现在被震魂了过去,休息一段时间等灵魂稳定了也就能苏醒了。

“没多大事儿。”苏白伸手揉了揉吉祥的脑袋。

吉祥本能地反感,只是看苏白的脸色明显不太舒心,也就让苏白摸了两把。

随即,吉祥将如意放在了台阶上,伸出自己的爪子替如意梳理着毛发,虽说两喵二十年没见面了,但在这个时候吉祥给如意做这些事情倒是没什么不对。

“吉祥啊……”苏白忽然感叹了一声,他默默地靠着棺椁盖子坐了下来。

吉祥扭过头看着苏白,不知道苏白要说什么,事实上,依照吉祥对苏白的了解,他应该很少会露出这种多愁善感的神色,这是一个很果决的人类。

“每次拿自己的命,跟别人对赌,当自己是光着脚,吓唬别人穿鞋的,哪怕最后赢了,我也得不到丝毫的快乐和爽感。”

苏白伸手擦了一下自己的脸,

这是苏白的实话,也是心里话,很多时候自己的犯病和癫狂,无非是走投无路之下又不愿意选择妥协的自己所进行的一场破釜沉舟。

但每次都拿着自己的命,拿着自己的一切去摆放在桌子上,去将别人吓退,这确实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喵。”吉祥对着苏白叫了一声。

“还是弱,还是太弱。”苏白双手撑着棺椁,笑了笑,“我倒是希望以后有人对我玩这一手,跟我来拼命,每次都是我自己这样,就让人觉得我这几年,其实一直在原地踏步走。”

吉祥在台阶上匍匐了下来,它闭上眼,像是在假寐。

见吉祥不愿意听自己絮叨了,苏白也就不多废话了,先去查看了一下查尔斯的情况,发现这货还目光无神地看着天上,显然还没清醒过来,想了想,苏白干脆将他抬起来,放入自己的棺椁中让他先躺着,于情于理,这货最后也是做出牺牲的,而且,那个女人似乎真的没有去西方证道之地的意思。

随后,苏白又将那三块墓碑重新安置回了原位,有滇国玉玺在手,这些大佬留下的墓碑们倒是很老实。

等做完了这一切,苏白一个人站在祭台的最高处,下方的黄泉水依旧在流淌着,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双手,默默地撑在了雕栏上,苏白抿了抿嘴唇,

其实,自己还是有进步的,比如苏余杭,就已经不住在自己脑子里了,自己已经开始摆脱那一男一女的设计和控制。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上前行着,而自己,似乎还真的欠缺一些耐心。

那个女人选择的三座墓碑,苏白都记下了,等过阵子自己彻底恢复之后,苏白打算先从那三块墓碑开始进行参悟。

不管怎样,

生活,

总是要继续的。

一念至此,苏白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妈的,怎么感觉自己现在像是个被生活重担压驼了背的农民伯伯?”

这时候,一滴水滴滴落到了苏白的鼻尖,

苏白有些纳闷地伸手轻轻地摸了一下,

然后抬起头向上看了看,

“奇怪了,证道之地的‘屋顶’居然也漏雨么?”

……

女人出来的很快,快到外面的胖子、佛爷以及和尚都有些始料未及,她就这么直接走了,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淡然被苏白于证道之地打破了的缘故,女人不是很满意现在自己的心境,也因此没有再在这三只蝼蚁面前停留片刻,直接选择了离开。

正如她昨天很是突兀地出现在青铜门外找到胖子一样,她的离开,也还真是不带走半分云彩。

“走了?”佛爷问道。

胖子伸手看了一下已经自自己掌心消失了的阵法线,点了点头道,“阵法关闭了,那刚刚的确就是她走了。”

“心情似乎不好。”和尚此时开口道。

“哟,我家大和尚居然也能读懂女人心思了。”胖子调侃道。

和尚白了一眼胖子,道,“比起你的心思,那个女人的心思其实很好猜了。”

“……”胖子。

胖子忽然觉得,比起以前在焚化炉里被黑人那啥的事情,这次的事情好像更糗……

女人既然走了,那么这里的三人也就没必要去担心什么了,虽然他们并不能进入证道之地,也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女人走时心情并不愉悦这一点可以看出,想必里面的大白应该是没吃什么亏的。

佛爷既然坐下来了,胖子跟和尚也就坐了下来。

这时候,胖子似乎是故意想要找回场子一样,特意伸手摸了摸自己并不存在的胡须,然后干咳了一声,对和尚道:

“和尚啊,来,叫声大人我听听。”

胖子的意思很简单,现在我胖爷跟佛爷都成高级听众了,就你和尚还是个资深者,来,叫个大人呗,这不就是规矩么。

佛爷笑而不语。

和尚笑了笑,对胖子微微低下头,道:“大人好。”

“唉。”胖子应了一声。

二人的玩笑也就开过了,胖子还是有些热心地问道:“和尚,你是不是进阶遇到什么麻烦了?”

四人之中,苏白第一个进阶,随后就是胖子跟佛爷,现在就剩下和尚一个人了,胖子理所当然有这个疑问,按理说,和尚的天赋和积累绝对不比自己三人差啊,而且其实四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共识,四人之中,最纯粹的是苏白,最没底线的是胖子,最直白的佛爷,至于和尚,嗯,阴险、虚伪、城府、心机什么的全都可以往他那里塞。

佛爷这时候开口道:“七律这是心太大了。”

胖子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也是听出味道来了,和尚这边似乎并不着急,而且是有意的并不着急,那自己就没必要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随即,胖子像是想到了什么,起身走到自己车旁,从后备箱里提出了一箱啤酒和几代泡椒凤爪跟豆腐干。

“哥几个也好久没聚在一起了,一起喝一杯吧,和尚你就将就一下,这里荒山野岭的,也不好泡茶。”

和尚直接拿起一罐啤酒打开了拉环,显然和尚并不介意。

三人一起举起了啤酒,却发现好像还少一个人,胖子忽然道:“你们谁手机里有大白的照片啊,咱把他照片竖在这里就当他坐在我们身边吧。”

三人互相对视了许久,皆摇了摇头。

显然,三人手机里都没有苏白的照片,也是,谁会专门拍一张男人的照片放在自己手机里。

可惜了,现在的苏白在证道之地里,而哪怕是现在的胖子跟和尚联手,也不可能像之前那个女人那样直接将证道之地的阵法开启随后从容进入,绝对的实力差距,现在还暂时没办法去弥补,而当初徐富贵哪怕躺在证道之地里依旧能够向外界传递信息,但现在的苏白也明显做不到。

末了,胖子忽然大笑了一声,“来,咱们先碰杯,我拿两个,帮大白拿一个。”

胖子手里拿着两罐啤酒和佛爷跟和尚碰了杯,随即,三人各自都饮了一口,

紧接着胖子直接将属于苏白的那一罐啤酒直接倒在了地上,这就跟上坟时撒黄酒没什么区别了,

“哈哈哈哈,大白可不就是住在地下么……”

刮过洱海的风刮到这里,吹拂过草地,也吹拂过那一阵撒在地上的酒气,慢慢地于空中飘个转儿,又慢慢地消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