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不掀了,砸!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如果是你的父母在这里,我过不去,

但你,

拦不住我的。”

这句话翻译一下差不多就是夸赞你爸妈很牛逼,我很佩服。

对于寻常人来说,别人夸自己爹妈牛逼,自己也是与有荣焉。

但放在苏白这里,则感觉到格外的刺耳,因为既然这个女人知道自己便宜爹妈,那么肯定也清楚自己这个“儿子”到底怎么来的。

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其中的轻蔑和不屑,不,没有轻蔑,也没有不屑,这是一种无视,彻彻底底的无视!

苏白倒是不讨厌被人无视,但他很讨厌有人在自己面前用长辈的语气评点那一男一女。

其实,换句话来说的啊,你在这里装哪门子的葱啊?

荔枝当年也是被那对男女当作自己这个样子给戏弄于股掌之中,你能和荔枝比?能和荔枝比现在卡在进阶最关键的一步狗急跳墙跑到证道之地里来偷东西?

而且偏偏是得知徐富贵那老货不在了,证道之地换了人了才敢过来偷东西,欺软怕硬得这么明显,现在居然还腆着脸一脸淡定地点评苏余杭那俩?

是,

他们如果站在这里,你肯定过不去,

但你丫敢站在他们面前么?

女人大概是不知道苏白心里正在想着什么,她也懒得去想,而是直接向前走去,哪怕苏白拦在她面前,但她依旧这么扛着墓碑继续往前走,一种气势踩着步点开始不断地积累起来,慢慢地产生了一种叠加,而这种叠加起来的气势坐落在苏白身上时,让苏白产生了一种气血倒流的痛苦感。

这个女人确实很漂亮,而且也确实很强大,苏白之前拿她跟梁森比较过,现在几乎可以断定,这个女人哪怕还没有进阶,不是真正的大佬级听众,也没有证道,但是她的战斗实力,纯粹的战斗力指标,真的不逊于证道的大佬!

但苏白还是站在这里没动,倒不是他跟这个女人怄气,苏大少好说歹说躺这里也快两个月了,也算是修生养性了一阵子,再加上之前在《一日囚》故事世界里跟苏余杭掐架掐得筋疲力尽,也让苏大少的脾气平缓了不少。

哪怕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刚刚在装逼,刚刚在无视自己,苏大少也没多么生气。

但该做的事儿,真的不能耽搁,以广播的脾气和讲道理的方式,你是守护者,人家偷东西,你如果大大方方让人家拿了东西走了,那你罪大恶极,如果你和小偷厮打受伤最后因实力不济没能阻止,那还能说得过去。

“砰!”

墓碑的前端碰到了苏白身上,苏白身体向前,扛了一下,但随即就感觉到自己刚刚恢复的骨骼在此时竟然又产生了裂纹,而苏白整个人的拦截并没有减缓女人的步点,她依旧保持着之前的速度,没有增一分也没有减一分。

慢慢地,苏白的身形已经被推到了台阶下,而一旦过了十二棺的位置,再往前行进过了两侧有雕塑的甬道就到传送阵法的位置了。

女人看着苏白,微微摇头。

然而,就在这时,苏白忽然松开手,退到了一边,似乎不打算继续扛下去了,这让女人的眼睛微微疑惑了一下,

“放弃了?”

女人说道。

她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正如胖子开车时面对胖子的唠叨她也偶尔回应胖子几句,但此时苏白松开手退到一边的举动,确实让她感到了一点意外。

虽然只是退开的一个动作,但苏白却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骨子里都在生疼,这不是夸张的手法,而是这女人的力量,真的大到可怕,如果现在去照X光,应该可以清晰地看见苏白骨骼上那密密麻麻的裂纹。

“扛不过。”苏白倒是很实诚。

女人还在继续往前走,“和我预想中的你,似乎有点不一样了,证道之地,看来确实是一个磨砺心性的好地方。”

“你很懂我?”苏白问道。

女人点了点头,“我知道你父母的事,自然也就知道你的事,那样子的环境里长大的婴儿,如果能正常起来的话,也是怪事了。”

“我见过荔枝。”苏白忽然说道。

“这又如何?”女人还是继续扛着墓碑往前走,按照她的速度,再过三四分钟就该到达传送法阵位置了,倒不是她不想走快,而是因为她一边走的时候一边要分心镇压墓碑里的气息。

“应该经常有人把你和荔枝拿来比较吧?”

苏白现在还抽出了一根烟,点燃,这样子,像是唠家常的了。

人家明明是个贼,在偷东西,而门卫却靠在门边看着人家往外搬,嘴里还悠哉悠哉地叼着一根烟,这画面,确实很离谱。

问题的关键在于,寻常公家或者公司老板的东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但这个东西,可是广播的。

 

关闭